“小浩叔,我们给你送东西来了”他们这边正在逗八哥说话,毛孩子和小娃子用自行车提着一个蛇皮袋赶过来。两个熊孩子分外显摆,还没进院子就扯着嗓子叫。

“出牌钓主!!”两个八哥一看到来人,立马欢叫着冲出院子,以为人家又过来给它们喂食儿了呢。

“这……这说话了?”两个孩子激动的小脸通红。毛孩子还结结巴巴的来了一句:“你好!”

“出牌,钓主!”八哥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

“你们送的是什么好东西呀?”等他们兴奋劲儿过去,赵教授才问起两人的来意。

“瞎碰,昨天晚上用高压灯捉的,刚才广聚爷说让我们送过来喂黄鳝。”毛孩子气喘吁吁的将口袋往车下搬。只可惜他力气太小,那布袋口又没扎紧,结果哗啦一下子瞎碰流了一地。那些母鸡一看到有食物,立刻发疯般的冲了上来。

“出牌钓主!”两只八哥一看到食物被抢,冲上去大叫。不过母鸡显然听不懂这话,脑袋啄的更欢实了。

“汪汪……”八哥见它们不听,立刻改变声音,模仿起小皮的叫声。这下母鸡们有了反应,惊慌失措的逃开。一看母鸡逃开,两个家伙立刻扑到瞎碰堆上啄个不停。偶尔有母鸡想靠近,它们立刻会冲着人家汪汪叫上一通。

“这家伙还真会狐假虎威”赵教授笑着叫道,看来多学一门“外语”的确有好处,只用几声就将抢食的敌人吓退。

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鸟呀,自家猴子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两只八哥跟着它也学的贼精。平时院里的母鸡很怕小皮,听到黄斑皮的声音立马撒腿就跑。八哥显然也知道这情况,因此才出声威胁。

“两个高压灯一晚上捉这么多?”刘军浩见两只八哥连吃带划拉,爪子将那些瞎碰弹的到处都是,他赶忙上前收拢到口袋中。看这情形,他估摸着昨天晚上自家后院中的瞎碰也没少捉,不过那些落入水中都被黄鳝吃掉了,自然没办法统计数量。

“这还不多呢,村南边那个高压灯放在水池上,我们早上过去看的时候那个水池都填满了,刘五爷用竹筐捞了六大筐,用秤称了一下,连水有几百斤,那些都被弄到养鸡场喂鸡,这些是养鸡场用不完,广聚爷让我们给你送来。你家黄鳝吃不吃?”

“吃,当然吃了”刘军浩也没有想到村口竟然捉到那么多瞎碰,不过想想又觉得正常,一晚上将十几株大杨树上的叶子啃干净,那瞎碰岂会能少?

满满一袋子瞎碰被抬到后院,两个小家伙大把大把的抓着往水沟里边撒。没一会儿,两人跟前都聚集了一大群。

“我也试试手”郑建学两口子也跟在后院来,他们原本看到这东西觉得有些小恐怖。不过看了一会儿,觉得引逗黄鳝挺有意思的,就伸手忙乎起来。

刘军浩并没有朝前凑,他现在正在思索一个问题:这瞎碰狂潮到底能持续多久?如果能够持续上半个月的话,那这高压灯不撤换了,只用两个高压灯就能给黄鳝提供充足的食物。如果真这样,那以后自己可省力许多,根本不用再管黄鳝。要知道后院中的黄鳝长的飞快,食物消耗自然很大。后院由于空间限制,并不能提供充足的食源,还需要刘军浩时不时的进石锁抓一些小鱼小虾进行补充。

他把这想法给赵教授一说,老爷子摇了摇头回答道:“恐怕持续不了多长时间。这一波金龟子出现的有些反常,和前一段的天气有直接关系,等它们交配完成就会迅速死掉。以后即使有,应该也不会象这样密集的出现。不过没有金龟子还有其他的飞蛾呀,要知道夏季是飞蛾最活跃的季节,你只要开着高压灯,相信后院中的黄鳝就不会缺食物。”

听他这么一说,刘军浩暂时绝了撤掉高压灯的念头。反正一晚上的投入不到两元,让它们这么亮着吧。

将那一布袋瞎碰撒完,水沟里的黄鳝也都吃的差不多。刘军浩摘了个大花皮,然后领着众人进前院吃瓜。

西瓜刚切开,不少土蜂子就循着甜味赶来。刘军浩抓起书本连赶了几次,才将它们赶跑。要说院中的土蜂子就这点不好,每次一吃西瓜准有几只摸上来。

几个大人唯恐被土蜂子蛰住,毛孩子却是屡蛰不改,他特意弄了一小块瓜到芦苇垛边引逗。

没一会儿,这家伙又大惊小怪起来:“小浩叔,张老师,你们赶紧过来看,大马蜂在吃你家土蜂子呢。”

“早知道了,没啥稀奇的。”马蜂猎杀蜜蜂,这点刘军浩早知道,他家院中也时不时的飞来一两只捕猎的马蜂。不过这些家伙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自己这土蜂子和一般的蜜蜂不同,它们可是相当凶猛的。只要有马蜂上门,立马一大群上前拦截,撕咬。因此在他眼中那些马蜂上门纯粹是找死。

“你快点过来看一下,马蜂好像越来越多了。”毛孩子一惊一乍的叫道。

“没事,你这熊孩子瞎叫个啥,赶紧过来吃瓜,别靠的太近又让蜜蜂给蛰住了。你脸上那个疤才刚好,这又皮痒!”刘军浩赶忙出声让这熊孩子后退,别在群蜂大战中挨蛰。

“不是,小浩叔,事情不对,你赶紧过来看一下,马蜂有几百只呢,你看头顶!!”小娃子也跟着大叫起来。

赵教授闻言也抬头看了一下,继而惊叫道:“小浩,真的不对,怎么那么多马蜂?”

“这……这马蜂都是从哪里来的?”等刘军浩凑到芦苇垛边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

一会儿工夫,那芦苇垛边上就飞来上百只,这些家伙和土蜂子大战一团,让人看的心惊胆战。

陡然来了这么多马蜂,土蜂子明显紧张起来,前仆后继的朝那些马蜂身上猛冲,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

“赶快把它们分开,不然等下损失就大了。”看着眼前的情景,张倩也是万分着急。

刘军浩快速回屋换上标准式的捉蜂装备,然后拿起扫帚在芦苇垛前挥舞起来。这次的群蜂大战比前次两种不同蜜蜂之间的争斗更激烈,一上来就拼个你死我活。它们被刘军浩驱赶后并没有分开,反而发展到高空争斗。

“用柴火熏”追赶了十来分钟见一点效果也没有,刘军浩只能万分无奈的另换招数。

等大火升起,群蜂终于停止争斗,一个个扇动着翅膀四散逃开。看院子里的马蜂没剩多少,他果断的将柴火打灭。

“这些马蜂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附近肯定有一个马蜂窝。”等院中的烟尘消失,赵教授又开始查找原因。

“我想也是”刘军浩的话中带着几分焦急,“要尽快找出来,不然等马蜂越繁殖越多,院中的土蜂子就要被他们消灭干净了。”他家自从有这窝土蜂子后,院中为之增色不少,不少游客都觉得分外稀奇,特意凑到跟前看一看传说中的芦苇管式蜂蜜。同时这窝土蜂子也给刘军浩带来了不少收入,村里人没有不眼气的。其实钱倒是次要,重要的他们两口子从没有为蜂蜜的事情发过愁。

听他一说,几个人都开始在院中仔细寻找起来,重点寻找的地方是屋檐下,那里最容易藏马蜂窝。

可是他们沿着院子寻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反倒是又有不少马蜂飞到芦苇垛前挑衅。

“这样不行,看来要捉只马蜂引路了。”刘军浩最后只能万分无奈的采取一种从未试过的招数。这是他前些日子投过学校那个大马蜂窝后,特意上网查询的。

方法比较简单,就是用细杆绑着一个小肉块,然后在马蜂出没的地方舞动。

马蜂是肉食性昆虫,它们很快会上前叮肉。吃食的时候会弓起身体,这样细腰就显露了出来。

那东西虽然凶残,可是智商却极其低下,属于典型的顾头不顾尾,只知道傻傻的叮着肉吃。此刻你只要用细麻绳丝线挽一个小结,然后悄悄地套在马蜂的细腰上,最后再在细麻丝上拴一个显眼的白纸片。

这样等马蜂飞回巢穴的时候,你紧盯着那白纸片就肯定能找到它们的老巢。

这方法他看的时候觉得很新奇,现在倒是值得尝试一下。

刘军浩先让张倩回屋弄了一片猪肉,然后又让她贡献出一根长头发,准备等下开始捕捉。

原本以为捉马蜂会很困难,谁知道像网上说的那样,这马蜂的确傻到家,眼瞧着头发丝都拴在细腰上了,它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刘军浩就松开头发丝。没两分钟,那马蜂高高的飞起。

不过它的飞行方向却让几个人张大嘴巴……竟然是先前投的那个大马蜂窝。

“什么时候这马蜂窝里边又有马蜂了?”赵教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结果,先前不时将那马蜂窝里的蜂蛹都挑干净了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