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像老婆跟文霞抱怨的那样,随着天气一天天的转热,刘军浩也一天天的慵懒起来。平时没事,他实在懒得离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赵教授三番五次的约他上山转悠,刘军浩都开口拒绝,实在没有那个精力。

真闲的无聊完全可以坐在凉亭中钓钓鱼,要不就是躺在树下看蚂蚁上树,那也是一种情调。

提起钓鱼,刘军浩发现自己门前的水沟中有变成公共钓鱼场地的倾向。这些日子,每天刚吃过早饭,在刘家沟常住的老人们就一个个左手搬着小马扎,右手提着鱼钩来这里报道。连太阳伞都不用撑,水沟边的香椿树有的是树荫。

他对此是相当郁闷,要说这些老爷子真是奇怪,堰塘中那么多大鱼他们不钓,偏偏跑这么远过来掉小鲫鱼壳。

王老爷子直笑他不懂情调:“钓胜于鱼,我们更多的是图个乐子,真要想吃鱼,直接掏钱到你家买,你又不是不卖。”

有钱的就是大爷,刘军浩相当无语的给他们抱出一个大西瓜。这也是惯例,几位老人每天都是一边钓鱼一边吃瓜来着。

天气对猴子好像没什么大的影响,每天还是领着两只八哥到处疯跑。实在热的厉害,这家伙会自己跑到屋内打开电扇猛吹一阵子。等凉快后,它还会自己关掉。要说猴子的模仿能力超强,现在家中的电器除了电脑外,其他的它都会用。

看他们在旁边悠闲自在的钓鱼,悟空从家里取了鱼竿上前凑热闹。几个老爷子对这情况也习以为常,不少人还特意拿出食物喂猴子和八哥。

猴子得到食物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嘴里猛塞,反倒是两只八哥“汪汪……出牌钓主!”的乱叫了一通,似乎在表示感谢。

“刘军浩,给我挖点蚯蚓”没一会儿,王老开始扯着嗓子大叫。这老爷子纯粹是喂鱼,每次鱼竿一扔倒水里边就不再管,而是扭头和其他人天南海北的闲侃,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那鱼钩上早已经空空如一。

“好嘞”刘军浩应一声,直接对这院墙边挖了两铁锨,十来条臭蚯蚓落入瓶中。

“给我也弄两条”“我也要……”没一会儿,蚯蚓被分的一干二净。现在这些老爷子都钓出经验,刘军浩院中的臭蚯蚓鱼最喜欢吃。

“上钩了,上钩了!!”换过饵料,王老爷子旗开得胜,鱼竿一提,立马一条肥硕的泥鳅扔出水面。好容易钓这么一条鱼,他显得特别兴奋。

“上钩了……上钩了!”两只八哥也扑闪着翅膀叫起来。

又学一句,刘军浩先是一愣,继而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这两个家伙,你正经教的时候怎么也学不会,偶尔听别人提一句,它们却学的很快。

“好家伙,随便说句话你家八哥都能记住。你应该多教教它,我以前有个同事养的八哥还会背唐诗呢。”一位老人很为八哥的聪明赞叹。

“关键是学不会,为了让它们学会说‘你好’这两个字,我恨不得把录音机放在猴窝里边。”刘军浩郁闷的解释。

“刘叔叔,我又来看你了。”正说着话,一个童声在不远处响起。

单听这声音,刘军浩就知道是小文文来了。自从温富强夫妇发现儿子到刘家沟一趟变化很大后,他们每个星期必定要领着儿子来这里住上一两天。

别说,还真有效果,现在小家伙和最初相比已经变得活泼了许多,遇到熟人能主动打招呼。

“悟空,这个给你”小家伙跑到水沟前,从手中掏出一块巧克力。

“吱吱……”一看到有吃的东西,猴子立刻把鱼竿塞到主人手中。

“你们这里越来越热闹了……”温富强笑着给众人打招呼。

“欢迎欢迎,到院里坐吧”刘军浩赶忙把鱼竿收起,打算请他们两口子到院中歇息一下。

“不用,就在这里看钓鱼”温富强摆了摆手叫道。

“不如你也钓着玩吧,我这里恰好有鱼钩。”看他好像对钓鱼很感兴趣的样子,刘军浩把手中的鱼钩递出去。

“刘叔叔,你家其他小狗狗呢?”小文文急急的冲出院子叫道。他来的时候还给几只小狗带了鸭腿呢,结果刚刚在院中转了一圈,发现黑豹身边只剩下一只了。

“哦,前几天狗狗满月,送人了。”刘军浩开口解释了一句。

“那为什么还留了一只,是不是这只没有人要,送给我怎么样?”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刘军浩能够看出小文文对狗狗的渴望,他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这个小家伙。上次好像听温富强说过,患孤独症的孩子心里很脆弱,对周围人的反应相当敏感的。

“文文,不可以这样的,你看小狗狗很喜欢呆在父母身边,如果刘叔叔把它送给你,那小狗狗就要和父母分开了。”叶婉华自然看出主人的为难,就低声给儿子解释道。

“嗯”小家伙点点头,似乎认可了妈妈的话。

“吱吱……”悟空突然拉了拉他的衣服,用爪子指了指旁边的树林。

“你要带我去哪里?”小文文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

猴子没法言语,只能又蹦又跳着表达。好在它要的意思很简单,在场的人都看懂了。

“小心一点,别往树上爬。”温富强看这树林也没什么危险的,就点头同意儿子进去玩耍。

“不准掏鸟蛋。”刘军浩跟着在猴子的脑袋上叮嘱了一句,这家伙一脱离主人的视线,立刻就偷鸟蛋喝。为这事儿,张倩曾经教训过几次,可是这家伙却是屡教不改。

“妈妈,你们快来看,悟空找到很多鸟蛋!”不到五分钟,小文文兴奋的声音就在树林中响起。

这家伙,刘军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转过头就干坏事。

几个大人循声朝树林深处走去,一路上惊起蚊蝇无数,刚走两步,温富强胳膊上就被蹭的痒痒的。

“这树林中的草怎么这么好?”叶婉华有些诧异的问道。

“呵呵,前一阵子不是下暴雨吗,草自然比平常长的茂盛了一些,再说这树林是青庄的栖息地,里边的鸟粪也给荒草提供了肥料。”刘军浩自然了解原因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