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子……挺好!

一个莲蓬下肚,刘军浩舒舒服服的躺在恰好漫过身体的河水中,脑袋上枕着一块麻石。他刚才故意让将泉水朝身上倾倒了一些,附近的肉麦丝鱼都被吸引过来,不住的在他的身上叮咬着,将那些新陈代谢产生的皮屑啃噬掉。

头顶上,细长的柳条随着夏日微风轻轻地摆动。不远处,两个小水獭还有小狗狗以及草狸子幼仔在一起戏耍打闹。

这三种风牛马不相及的动物竟然能够在一起和平相处,如果有人看到眼前这副情景,肯定会大为惊讶。

和谐,和谐才是硬道理。刘军浩对眼前的情况熟视无睹,此刻正眯着眼睛回想昨天和老婆的谈话呢。那啥张倩提出要到外边度蜜月旅游一圈,他就问老婆是不是在家呆烦了。

“不会呀,为什么要这么问?”张倩很奇怪的问道。上网和同学聊天的时候,也有人问起这个问题,当时她是这样回答的“每天听着鸡叫鸭鸣起床,呼吸院中带着泥土气息的新鲜空气,放学归来钓钓鱼,再不就是坐在屋里边逗逗猴子,调教一下八哥。自给自足、安贫乐道,不求闻达于诸侯,无案牍之劳形。春日看百花盛开,夏夜听禅叫虫鸣,秋季收桃李山楂,冬天依窗观雪景。胸无大志又何妨,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和老公两人闲暇的时候玩电脑嗑瓜子,一起在网上斗地主偷菜,谁说这日子不是神仙。”

老婆有这种想法,刘军浩很是高兴。那啥,这叫心有灵犀,简简单单的人生未必不幸福。

在河水中洗了一个多小时,皮肤都泡的发白刘军浩才上岸穿衣。别说在野外洗澡感觉比在家里边冲凉舒服多了,洗过之后整个人儿都觉得神清气爽。他领着自家的动物回家,那小草狸子也紧紧跟在后边,老草狸子连叫了几声它们都没回去。末了,两个小家伙还冲着父母连叫几声,似乎在催促它们快点跟上。

无奈,两只草狸子只得跟上去。

看来动物小时候最好哄的呀,几条小鱼就把它们给收买了。

一个老爷子坐在凉亭中陪赵教授下棋,他突然拿着棋子一动不动。

“你快点呀,我这将军呢。”赵老爷子上午已经连输两局,眼瞅着这局要赢,结果对方竟然不下了。

“不是,你看那是不是狐狸?”这老爷子哑然的指着他身后。

“狐狸有什么奇怪的……”赵老爷子扭头看去,也惊叫了一声:“小浩,你这动静越来越大,竟然连狐狸都弄回家了,不是打算长期养着吧……”那大狐狸他自然认识,是当初救过的一对,一直生活在芦苇荡中。赵教授去河滩闲逛的时候偶尔也能碰到过一两次,那家伙对他虽然没有和刘军浩那么亲切,不过每次见到了也会跑过来打招呼。

“呵呵,刚才在河滩上碰到的,我给这两个家伙喂了几条鱼,结果它们就跟着回来……”

话没说完,突然“刮刮”声响成一团,原本在水沟边捉鱼的青庄都扑闪着翅膀飞起,完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水鸟怎么了?”一群人都有些困惑。

谜底很快揭开,由刘军浩家那只大青庄带头,其他青庄都扑闪着翅膀乱叫着朝刘军浩身边的草狸子啄去。

“嗷嗷”那两个小家伙初次遇到这情况,一下子懵了,站在那里傻愣。

“汪汪”小皮反应倒是灵敏,身子一纵已经拦在草狸子面前。

乱,水沟边乱成一团。青庄乱叫,小皮咆哮,小草狸子更是躲在父母身后瑟瑟的发抖。

刘军浩看事情不对,赶忙把将两个小家伙抱进院子,老草狸子一看自己的孩子安全,这才急速钻了进来。

那些青庄在外边盘旋许久,最后心有不甘的散开。

这两个家伙到底干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了,惹得青庄一见到它们就跟仇人一样。刘军浩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原因,他倒是忘记,草狸子和不但吃鱼还捕捉水鸟吃鸟蛋来着。只不过一般的水鸟碰到这些家伙连逃跑都来不及,哪会直直的冲上来叮啄,也就刘军浩院中这些青庄个头庞大,敢晕着头直朝上冲。

草狸子到来,刘军浩自然好吃好喝的招待。记得它们去年还在自己的院中偷过西瓜,今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直没在后院露面。

回屋抱了半个西瓜放在草狸子一家四口跟前,人刚离开,两个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啃吃起来。

几位老爷子棋也不下了,都围到院里看草狸子。要说这些老人活了半辈子,都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别说区区几只狐狸,就是老虎也见过不少次,不过那些都是在动物园隔着铁笼子看的。真正面对面近距离看野生狐狸,这还是头一次。不过那两只老草狸子显然不给他们面子,只要看到有人靠近自己的儿女两米以内,立刻大叫着威胁。偏偏那两个小家伙似乎并不理解父母的苦心,时不时的凑到人群中吮嗅,最后竟然大摇大摆的钻进刘军浩家的客厅中,一跃跳上沙发躺在那里眯着眼睛睡觉。

“今天算是开眼了,还有这么大胆的狐狸。”一位老爷子看到眼前这情景,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好奇的拉着刘军浩问道:“你是怎么和动物交流的,这狐狸就不说了,那猴子,还有水獭、青庄、野兔……它们好像都不怕你呀。”

听这老爷子一说,众人才醒过来味,平常没注意,现在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能是什么原因,自然是石锁的功劳。刘军浩在心中叽咕着,面上笑嘻嘻的回答:“比较科学的回答是人品问题,我这人天生面善,动物见到我觉得亲切。当然我个人认为是无数个偶然原因造成的必然结果。为什么这么说呢,拿猴子来说……”

他充分发挥本山大叔的忽悠大法,讲起了自己和院中动物之间亲密交流的经历。猴子是用大枣拐来的,水獭是自己下河抓的,青庄是捡了鸟蛋让水鸭子孵化的,水秧鸡子是他和赵老爷子在洞穴中挖到的……一桩桩一件件讲起来,几位老爷子口中啧啧称赞,为这家伙的好运惊奇。

“哇,狐狸到来了!”张倩刚踏进院门,一眼就看到正躺在楝树下乘凉的两个家伙。那两只草狸子见到她也很高兴,特意上来欢叫了一阵子。

一中午的功夫,张倩把时间都浪费在给草狸子照相上。

俗话说得好,日久生情,人和动物之间的信任也是如此。如果放在以前,那草狸子虽然可能会跑进院子找食物吃,但是绝对不会像眼前这样大摇大摆的躺在树下。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这一家四口子吃饱喝足后才从院中溜出。刘军浩害怕青庄再次将草狸子拦住,还特意为它们保驾护航。

送走草狸子,刘军浩哪里也没去,坐在院中单等霍军到来。本来那大马蜂窝子在院里挂的好好地,谁知道竟然滋生出一大群马蜂,前几天更是上演了一场群蜂大战。事后,刘军浩就给霍军打电话,让他来刘家沟将那蜂窝弄走。结果电话打过去人家正领着媳妇旅游呢,说等些日子再过来。

这一等就是七八天,刘军浩以为没消息了,霍军又把电话打过来,说是马上到刘家沟,顺便还给他带一个好东西。

“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刘军浩围着那鸟笼看了小半天,最后相当失望的问道。那鸟笼刚拿出来的时候还特意用黑幕遮着,生怕见到光线,他原本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谁知道掀开黑幕一看是几只灰不溜秋的鸟,身体微带金色的光泽,嘴巴微微向下弯曲,腿短细弱,尾巴呈剪刀型。这鸟再寻常不过了,它根本就是自己屋檐下的燕子!

“别急,你不认识它很正常。还是让赵老爷子看看,他可是专家。”霍军没直接揭开谜底,反而扭头问起赵教授。

“哦?有什么特别的?”赵教授盯着那鸟笼看了半天,最后很肯定的回答,“这就是家燕”

“老爷子,你看清楚再说好不好,注意,你们看看这鸟是不是比家燕小一点?”霍军原本以为赵教授那么大的学问应该能认出的,结果人家的回答令他很受伤。

“嗯,个头是小,今年刚孵出来的吧,你小子从哪里投的?”刘军浩接口问了一句。

“不给你说了,我打开鸟笼让你们看清楚。”霍军说着就要将鸟笼门打开。

“慢着,别让它飞跑了,真飞跑的话我可不给你赔。”看这几只燕子霍军稀罕的跟宝贝一样,刘军浩赶忙出声阻止。

“飞跑了算我的行不行”霍军说完将那几只燕子从笼中赶出。

那几个家伙从笼中钻出后迅速的扑腾着翅膀想飞走,结果连扇动了小半天也没有反应,最后直直的钻到石板下的缝隙中藏起来。

“看出什么异常没?”霍军开口问道。

“看出了,这燕子胆子比较小,一点都不像我家这些。”刘军浩吹了一声口哨,屋檐下立刻飞过来两只燕子落在他的肩膀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