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只燕子是第一代家燕的孩子,从小就和人类接触,因此并不怎么怕人。刘军浩当初给它们喂食物的时候也参照训练青庄的方法吹口哨,因此两只燕子对这声音非常敏感,一听到响动,立刻落了下来。

“我X,这下我对你更有信心了,连家燕也能训好。不过你们真不知道那是什么燕子?”霍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着赵老爷子。

“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是啥鸟。莫非你这个燕子是金子做的不成?”刘军浩刚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没有看出那燕子有什么稀奇的地方。

“你别说,这燕子虽然不是金子做成的,但是价格也不低,你知道我掏多少钱买的吗?”他说着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块?”听了他的形容,刘军浩就知道价格很高,不过还是故意往低了报。

“你小子成心气我是不是,我花了五百块在肇庆怀集买的。”霍军恨恨的说道。

“怀集,燕岩?……你这个是金丝燕?”赵教授猛然联系起来。燕岩是我国内陆唯一有金丝燕栖息的地方,素有“中国燕都”之称。

“老爷子,你终于知道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金丝燕,我前几天去燕岩旅游买燕窝的时候看旁边还卖的有金丝燕,脑袋一热掏钱买了几只。结果刚出来就知道买亏,边上有很多人都提着尼龙袋卖呢,一袋一袋的,比我那个价格便宜多了。”霍军垂头顿足的叫道。

“燕窝,就这种燕子会结燕窝?”刘军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几个小家伙,似乎并没有看出它们和平常的家燕有什么大的区别呀,不过身上的毛色光泽略微不同罢了。对于燕窝,他长这么大虽然还没看到过实物,但是却是早有耳闻,小时候曾经和刘启勇做过“煮燕窝”的壮举。当时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从哪本书上看到了有关燕窝的描述,他们天真的以为燕窝就是家燕在屋檐下垒的那种泥巴窝。听说这东西能吃,两人趁大人不在家,偷偷的把刘启勇家房檐下的燕窝给投了。然后连洗都没有洗就丢到锅里边煮,结果煮成泥巴糊。

两人尝过后觉得味儿不对,接着又往里边舀了几勺糖,然后硬着头皮把泥巴水给喝了。

等后来知道此燕窝非彼燕窝后,他们想起这事儿都觉得傻的好笑。

“对头”霍军点点头。

“你亏心不亏心,我听说人们接二连三的采摘燕窝,最后把燕子累的直吐血,这东西你要是吃了才没良心呢。”看那几只金丝燕的凄惨相,刘军浩开口直为它们抱不平。他和霍军来往有将近一年时间了,算是相处不错的朋友,因此说话少了很多忌讳。

“你小子不懂了吧,那叫血燕,是燕窝中的珍品。并不是金丝燕吐血形成的,而是它吃的食物中含有海藻等物体呈红丝而得名。”霍军也是这次到燕岩旅游才知道的典故,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刘军浩面前现学现卖。

“买燕窝就买燕窝,你怎么把金丝燕也给买了?”赵教授有些奇怪的问道,没听说觉得鸡蛋好吃还要见识母鸡长什么样子的。

“我听那卖燕窝的人说这燕子能培养成屋燕的,当时没细想,被人家一忽悠就掏钱买了几只回来。结果问过懂行的人之后才知道那店主骗死人不偿命,金丝燕需要的主要食物是银鱼和海藻,这样才能够保证燕窝的质量,咱们这里根本没有那两种食物,我到哪里给它们找。

它们选择燕屋非常挑剔,必须要考虑屋内的温度、湿度、还有房间的宽度、空间设计能不能够让它滑行畅通无阻,另外要给金丝燕留有足够的游戏玩乐空间,这样才能留住金丝燕。我听人家说,有人为建造燕屋花费了七八上十万,结果照那个速度,要等8,9年才回本。我根本没有那耐性,就当是白扔了几百块钱。”霍军相当懊恼的回答。

燕屋就是为方便采集燕窝专门给燕子搭建的屋子,结构和普通屋没有什么两样。不对饲养燕子的方式比较特别,燕子仍然要依靠自己到外边找食物,那屋子不过是给它们提供筑巢的地方而已。

霍军最初以为屋燕就像养鸡养鸭那样随意弄个鸟笼养着得了,等了解到完全不是这么一会事儿后,他彻底打消念头。

“那你把燕子弄到刘家沟干啥,难不成还想在这里建造燕屋?”刘军浩一看这人有变成祥林嫂的倾向,赶忙打断他的话茬问道。

“哦,说实话这鸟我原本打算炖汤吃,最后想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打算转手送人。你家这环境不错,后院水沟中白鱼不少,养金丝燕应该很错的。我想着把金丝燕送给你,真养成的话到时候送给我一个燕窝得了,不让我那几百块钱打水漂。你觉得怎么样?”霍军开口问道。

养金丝燕,貌似这工作有挑战性,自己对这种鸟可是一窍不通呀。刘军浩一时还真不好回答他,这鸟要在自己手中养死,那就是罪孽。不过真养成的话……燕窝大大的多。以后到市里边看望张爸张妈,直接提上燕窝,那样多有面子。

“这个希望不大,目前咱们国内我还没有听说谁养成功过呢”赵教授不怎么看好这项目,总觉得霍军太异想天开了点。

“凡事都有例外,万一成功了呢。就这么说定,真成功的话到时候要送给我一个燕窝。”其实霍军也没抱多大希望,不过是不想看着这几个小家伙在自己的手中送命而已。

“那好吧,我试试看。”刘军浩最终点头将这事儿答应下来。有石锁这个作弊器,金丝燕说不定还真能养活呢,毕竟那两只水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当初他打算将宝玉两口子养在院中的时候,赵老爷子早早的下结论说成年水獭很难驯服,如果不圈养的话十有八九会逃走。

霍军这次是过来取马蜂窝的,闲话续完,他就急催着主人赶紧把马蜂窝弄出来。

将人送走,刘军浩把鸟笼提留进屋子。在网上查了半天,貌似介绍金丝燕习性的文章很少,反倒是关于燕窝的文章有一大堆。不过最后总算弄明白这东西和蝙蝠一样,一般在平地上很难飞起,必须借助一定的高度滑翔。

如果这样的话,以后倒不担心它们飞跑的问题。等赵教授在离开后,刘军浩迫不及待的打开石锁将几只金丝燕全部放入其中。

这几个家伙刚进入石锁空间和其他动物一样,都有些晕头转向。不过慌乱之后,它们竟然安静下来。

咦……吃鱼?

看到其中一个金丝燕站在池塘边,脑袋对着水中的肉麦丝叮啄的时候,刘军浩心中一喜。一般来说,燕子的长项是在飞行途中捕捉食物,但凡事都有例外,如果食物傻停在那里的话,它们当然也会捕捉。自己这石锁中的鱼很少遇到路上的天敌,因此显得比较傻,任由金丝燕叮啄。

只要它们吃食物,那应该能养活。

不过看它们低着脑袋在岸边叮啄,刘军浩总觉得有些怪异,貌似飞起来啄食儿更美观一些。

它们没有滑翔空间飞不起来?那就为它们制造一个。

想到这里,刘军浩立刻跑到池塘边抓燕子。也不知道霍军这些天是怎么养的,金丝燕刚送来的时候目光呆滞,没有一丝灵气。现在倒好,刚在石锁中呆了不到十分钟,身形就开始敏捷起来。一看到刘军浩过来,它们立刻迈着小细腿朝后退。被追的急了,身子一闪钻进草丛中。现在石锁内可不像最初那样荒凉,里边的野菊花、细发草等等都有膝盖深。一转眼的工夫,几只金丝燕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X,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刘军浩大步流星的在草丛中追赶起来。当他锁定一只金丝燕的时候突然把空间一打开,那家伙立刻跌落在屋子内。

抓住金丝燕,重新进入空间,刘军浩使劲儿朝高空中一抛,那金丝燕发出一声清脆的啼叫,继而伸展着翅膀跃入空中。

飞翔两周后,它似乎完全适应了石锁的环境,翅膀一掠,已经在水面上划了一个弧线,一条白鱼被它啄入嘴中。也幸亏现在石锁空间足够大,这才让它们有了回旋的地方。

刘军浩如法炮制,最后将几只金丝燕都送入空中。看着这些家伙在石锁中自由自在的飞翔,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看来天空才属于它们的舞台。把金丝燕养入鸟笼中,这和老虎关进铁笼中没什么两样。应该像对待水獭那样,等它们在院子里混熟了就散入空中。自己那二楼恰好有房间空着,给它们当燕屋不知道可以吧。

养金丝燕他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所有的一切只能够摸着石头过河。

目前看来,这个开端貌似不错。冲着那传说中的燕窝,刘军浩就觉得自己应该努力为这几只金丝燕提供舒适的环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