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回合,双方都没有淘到好处。它们分开后,那大蛇不再恋战,身子快速朝草丛深处游去。

“汪汪”狗狗却没有放过它的意思,身子一窜,再次将大蛇截住。小家伙这次变得谨慎起来,没有像前次那样直冲冲的咬上去,而是身子忽左忽右的试探着。

大蛇也不甘示弱,不住的吞吐着芯子嘶叫。蛇类的眼神一般都不是很好,这菜花蛇也不例外。它现在只能根据对方的动作来调整姿势,速度明显要慢上半拍。

等试探完成,小狗狗也失去了耐性,身子猛然朝前一跳,爪子已经摁住蛇身。接着这家伙大嘴一张,死死地咬住蛇头,一会儿工夫,大蛇彻底断气。初次战斗胜利,小狗狗显得特别兴奋,不住着冲着小皮欢叫,似乎在等待着父亲的夸奖。

刘军浩上前拎起那菜花蛇掂量了几下,有三斤多重,晚上又有口福了。现在这天气蛇肉不能久放,必须马上弄回去择干净用食盐腌上。不过刚来不到半个小时,赤兔还没吃饱呢,刘军浩想了想,最后把菜花蛇扔进石锁中。这石锁他做过试验,具有很好的保鲜功能,效果甚至比冰箱还要好一些。

一切收拾停当,刘军浩直接搬了块石头往大柳树下一放,自己坐在大石头上背靠着柳树打起盹儿来。这地方正是风口,小风一吹,格外清凉,浑身舒坦的根本不想动。

迷迷糊糊将要睡着,柳树上几声清脆的黄鹂叫声把他惊醒。“两个黄鹂鸣翠柳”此情此情倒是很贴切,可是没等他将这句诗念出口,悟空就蹭蹭跳到树上冲着黄鹂吱吱一阵乱叫,把人家吓得扑闪着翅膀快速飞走。

这家伙,早知道不带它来了,真会煞风景!刘军浩很郁闷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眯上眼睛……在这地方睡一下午也不错。

“吱吱……”没睡两分钟,悟空却又把他吵醒。刘军浩本想开口将它狠狠训斥一顿,结果一睁眼,顿时呆住:这家伙爪子中拿着一个大老鳖呢。

“这个从哪里捉到的?”他略带着兴奋将老鳖接过来。

猴子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爪子只是一个劲儿的朝大河里指。

“去,再捉一只”刘军浩赞赏的拍了拍这家伙的脑袋。春上刘五爷表演捉鳖的时候一群人跟在后边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然,最后反倒是悟空瞎猫碰死老鼠捉了一只老鳖。当时他有些怀疑猴子是不是也懂鳖路,只可惜他一连要求了几次,这家伙都装傻充愣。现在看来,悟空真有可能懂鳖路的。

“吱吱”猴子的小脑袋一个劲儿的摇晃,瞧那样子是不打算再捉。

“捉一只老鳖我给你莲蓬吃。”刘军浩伸手一翻,从石锁中掏出一个碗口大的莲蓬。

悟空一看到莲蓬,立马兴奋起来,伸出爪子蹦跳着想讨要。院中的东西只要能吃,很少有逃过猴子爪子的,惟独这莲蓬例外。这家伙虽然不怕水,可是也不会游泳,每次看到荷花池中有莲蓬,都只能望洋兴叹。

刘军浩伸手一翻,那莲蓬又搁到石锁中。他指了指地上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然后用手比划道:“老鳖……”

猴子不情愿的叫了一声,然后朝不远处的河边跑去。

刘军浩此刻完全没了睡意,紧紧地跟在后边,想看明白猴子到底是怎么找到老鳖的。

刚走不到五十米,立刻听到前面噼里啪啦的响动,只见几个黑色的石头模样的东西连滚带爬的朝河水中跑去。

“扑通”“扑通”一连几声,那些家伙都跳入了水中。猴子在前面走得快,脚下倒是踩了一只。

真晕,怎么忘记关于老鳖的四句歌中那句“夏日炎炎柳下栖”,现在想捉老鳖可不在柳树下就行吗。

悟空的动作倒是麻利,它爪子一翻,已经将那家伙捏上来。也许是吸取了上次被咬的教训,它捏的时候特意错开老鳖的脑袋。

刘军浩上前去接那只老鳖,结果猴子一看主人手伸过来迅速朝后退了两步,嘴巴吱吱叫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手中。那意思很明显,一手交莲蓬,一手交鳖,想空手套白狼,没门!

“差点忘了?”他一拍脑袋,将莲蓬重新拿出。这下悟空才兴奋起来,把老鳖往主人的手中一塞,夺过莲蓬跑到远处开吃。

知道老鳖在什么地方藏身,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河边这片柳树林有四五十米长,供老鳖藏身的地方实在太多。刘军浩脱掉鞋子,将裤腿挽到膝盖上,然后悄无声息的下到河水中。这招叫“赶鳖”,沙滩上的老鳖很机灵,一般听到动静都会朝河里边钻。只要钻进水中,那就万事大吉,很难再被人抓到。捉鳖人摸到这个规律后,会悄悄在河边拉上鳖网,突然现身从后边追赶。那老鳖慌不择路中,十有八九会撞进鳖网内。

鳖网和兔子网很像,都是用丝线编织的一种立式网兜,一扇鳖网有二十厘米高,两三米长。河滩上拉上七八扇鳖网,那老鳖绝对没跑的。以前刘家沟河滩上老鳖多的时候倒是有人用鳖网,现在老鳖少了,这种网也很少有人再用。

刘军浩今天来的匆忙,自然没有带工具,不过他另有法宝石锁,这东西比鳖网还好使。

“小皮,”随着一声大喝,在树荫下乘凉的黄斑皮立刻跳了起来,直直的朝主人跑去。

一听到有动静,那些机警的老鳖也反应过来,翻着滚的朝河边冲。

刘军浩早已经张网以待,等老鳖靠近,他迅速将石锁打开。

“啪嗒……啪嗒……”一阵响动,四个大小不一的老鳖跌到了沙滩上。

这下家伙被摔得晕晕乎乎,等它们清醒过来又连滚带爬的钻进池塘内。

初战告急,刘军浩领着小皮一路肆虐下去,将这片沙滩转完,十几只老鳖也捉进了石锁中。

如果沿着原路再捉一次的话,应该还能捉到不少漏网之鱼。不过刘军浩没有继续下去,凡事都要留个念想,真把这片的老鳖全捉完,那就是罪过。

一通老鳖捉下来,刘军浩身上汗津津的,他脱掉衣服在河里边洗了一个澡,然后牵上小皮朝家赶去。

“小浩,你总算回来了,我正到处找你呢,赶紧把赤兔拴好跟我往祠堂去一趟”尚未到家门口,就看到刘老三从赵教授院中走出来。

“到祠堂,啥事儿?”刘军浩疑惑的问道。自从那次盖宾馆发现了石碑后,村里的几个老人就张罗着重修祠堂。这祠堂单纯是给刘家沟人一个祭拜先祖的地方,三间瓦房足矣,因此也费不了多少钱。祠堂盖好后暂时有老牛头看管,逢初一十五的时候上香祭拜。村里年轻一辈虽然对此不感冒,但是也都没说啥,毕竟这是缅怀先人的一种方式。

“赶紧去看看吧,咱们祖宗显灵了。”刘老三笑着说道。

“扯淡”刘军浩自然不相信这种鬼话。

“真的,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很邪门的。好像和你院里这个桃树还有关系……”

“我院里的桃树有关,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刘军浩越听越糊涂。

“别说这事儿还真有点邪门,是老牛头最先发现的……”

老牛头白天去养鸡场上班,只是偶尔到祠堂转一圈。前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想到祠堂上一炷香。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到内传来‘吱吱吱吱’的叫声,声音很杂,好像有一大群老鼠在里边闹腾。最初他也以为是里边闹老鼠呢,忙打着手提灯进去查看,可是里边啥也没有。第二天一大早他抱了只猫进祠堂寻摸,找了半天连个老鼠洞都没有找到。

到晚上,这种怪叫再次传来。老牛头心中犯了叽咕,特意喊来村里人查看,结果他们遇到相同的情形。手提灯来回照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等出了祠堂,里边又响个不停。到白天,祠堂内再次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不是老鼠藏在房梁里边吧?”刘军浩略带疑惑的问道。当初修建祠堂的时候采用的是斗拱式复合结构,二层用木料堆了个小小的阁楼,里边很容易藏老鼠的。

“真要是老鼠就好了,我们几个人里里外外找了个遍,连粒老鼠屎都没见到。不过倒不是没有收获,你猜我们在里边发现了什么东西?”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听他神神叨叨的样子,刘军浩的好奇心也升起来。

“我们在房梁的缝隙中发现了桃核,比鸡蛋还要大……”

“鸡蛋那么大?”刘军浩一愣,貌似除了自家院里那颗怪桃树,其他人家的桃子都没有那么大的核。

“对,和你家那桃核很像,所以老牛头才让我找你去认认。”

说话之间,两个人已经来到祠堂外。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看样子都是听说里边发生稀奇事儿,特意想过来凑热闹的。

“小浩,你过来看看,这桃核是你家的吧?”刘五爷说着将他拉到祠堂里边。

“应该是我家的”刘军浩只看了一眼就点头回答。自家的桃核特征太明显,个头比一般的桃核大将近两倍,纹理也要细腻的多。

他家住在村东,这祠堂立在村西边,两地相差近百米远,中间还隔着半个村子的人家。到底是什么东西把桃核运这么远的?肯定不会是老鼠,家鼠的活动范围一般没有这么广。

“不过这里怎么会有桃核,会不会是哪个孩子偷偷进我院子里摘了桃子然后把桃核放在祠堂里的?”他相当纳闷的反问道。既然动物没那么大的能力,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村里哪个熊孩子故意捣蛋。

“不会,这几个桃核是我们在房子屋脊上投下来的,谁家孩子有这么大的本事。”房梁有四五米高,不借助外物很难上去。

这可真是怪事儿,莫非真是祖宗显灵了不成。

“会不会是悟空干的,它每次吃了桃核都藏在猴窝里……”刘军浩开动脑筋,立马又想到一种可能。

“你赶紧回去看看,骑军良的自行车,快去快回”听他这么一说,几个人又将目光瞄准猴子。

刘军浩接过自行车,没两分钟又赶到家里边。

赵教授和姜老爷子看他着急忙慌的样子,都开口询问祠堂里到底有什么古怪。他们先前也听刘老三说过,不过两人都是无神论者,自然不相信祖宗显灵之类的话,也没过去查看。

“还真有点古怪”刘军浩粗略的将事情叙述一遍,两位老爷子听他说完,倒是动了过去查看的心思。

猴窝里的桃核似乎并没有见减少,刘军浩凑到猴窝边看了一阵子,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最后只能骑车赶回村里边。

“那声音也许是蝙蝠叫,这种老房子很容易藏蝙蝠的,而且蝙蝠的声音和老鼠很像。”姜老爷子听完众人的叙述,开口询问道。

“这桃核是怎么回事儿,”说话之间,刘老三又从上边投下来一枚桃核。

这桃核似乎是刚摘下不久的,上边还带着些许果肉。

随着竹竿投动,里边的桃核越来越多。众人都有些愕然,这似乎太多了点,不一会儿工夫,里边出现了七八个啃得光溜溜的桃核。连带供桌上摆的那些,已经有十五六个了。

院中那颗桃树结的桃子并不多,一下子少这么多桃子,刘军浩竟然毫不知情,这事儿太不可思议了点。

姜老爷子看供桌边有一小片水渍,他凑到跟前用手指摸了一些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最后肯定的说道,“使劲儿投,应该就是蝙蝠,这桃子是它们吃的。”

“蝙蝠不是吃昆虫吗?”一个游客疑惑的问道。

“呵呵,并不是所有的蝙蝠都吃昆虫,比如近年在中国发现的大足鼠耳蝠就是一种食鱼蝙蝠,这房梁里边躲藏的蝙蝠应该是果蝠,专门吃水果和花蕊为生的……”

姜老爷子的话没说完,突然刘老三大叫一声:“我的妈呀……”,接着竹竿啪嗒一下子扔在地上。

“呼”众人只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他们的头顶飞过,接着开始围绕在祠堂内飞速的盘旋。

“这是蝙蝠……”里边的人几乎都呆住了,那蝙蝠展开翅膀足有一米多长,简直可以说是蝙蝠中的巨无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