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天气晴好,张倩吃过早饭碗一丢就去学校了。还有几天时间期末考试,这段时间要领着学生们争取将知识点再贯通一遍。刘军浩原本想趁早上天气凉快牵着赤兔去河滩上放半天,等热的时候早些回来。哪知道这家伙不怎么喜欢吃露水草,到河滩上磨蹭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吃多少。无奈,他只能把赤兔重新牵回家,然后进石锁割了一大筐浮草喂这家伙。

安顿好赤兔,他又开始在花池中忙乎。那指甲花个把月前已经开了,现在正是花盛期,花池中红彤彤一大片,看上去煞是喜人。当然花丛中的土蜂子也不少,刘军浩拽草的时候尽量避开这些家伙。被它们蛰住,滋味绝对不好受。

除完草,刘军浩将手擦干净,正口渴准备杀块西瓜吃呢,结果一扭头,发现猴子抱着一个大鸭梨从树上跳下来。

“悟空,过来,梨子!”他指了指那家伙手中的鸭梨喊道。

语言配上手势,这下猴子完全听明白,不过它并没有乖乖的将鸭梨送上,而是洗都不洗直接张嘴在上边咬了一大口,然后吱吱叫着递过去。

“这家伙,给我滚!”刘军浩哭笑不得的对着它的脑袋拍了一下,将悟空赶的远远地。话说院里的几棵果树虽然移植来不到一年,已经长到近三米高。现在刘军浩站在树下,最多能够勾到底部的水果。可是这些果子被枝叶阻挡,接受的日照往往比较少,因此口味远远不如顶端那些。这树的直径只有五六厘米粗,刘军浩上去肯定要压断。他又不爱用网兜摘,因此只能派悟空出马,反正这家伙是摘果子的老手,肯定知道那些水果好吃。当然摘了水果后,刘军浩作为主人当然要挑大的。

一连几次后,猴子不情愿了,干脆只摘一个。刘军浩伸手讨要的时候,它就猛然塞到嘴中啃一口……这家伙很聪明知道主人不要自己吃剩的食物。

“吱吱……”悟空一看他不要那鸭梨,立刻兴奋地大叫起来,接着大摇大摆的坐在他身边啃。

“这东西越来越狡猾了,故意在跟前眼气我。”刘军浩身子一闪钻进石锁中,接着摸出一个比鹅蛋还要大的梨子。他把上边的霜气擦了擦,直接开咬。

当初买果树栽种的时候刘军浩特意在空间中也种了一些,那梨树比外边的还结果多。这梨子个头明显比院中的大一轮,刘军浩害怕老婆看出异常,就打算让它们先这么长着,等外边的完全成熟后再拿出来,这样至少从外观上看不出明显的区别。现在被猴子一激,也没了继续藏拙的念头。

这一吃不要紧,他明显感觉到空间里的梨子味道更清凉甜醇,里边的汁水似乎也更多一点。吃起来沙沙的,牙齿根本不用使劲,只用舌头一压,那果肉就完全成了汁儿。难怪人们管梨子叫雪梨,这股冰凉如雪的滋味顺着口中一直流进腹肺,让人觉得比吃了冰糕还要舒服。

“吱吱……”这下轮到猴子眼红,扭头嗅了嗅鼻子,似乎也感觉到主人手中那鸭梨比它挑选的要好得多。它跳到刘军浩跟前,不管爪子是否干净,直接伸进口袋来回翻动。可是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第二个梨子,最后这家伙只能心有不甘的乱叫一通。

“想吃?”刘军浩拿着大鸭梨引逗几下,把扇子塞到悟空手中,“给我扇扇子”

“吱吱”这家伙为了美食啥也不顾,两只小爪子直接抓着扇柄猛扇起来。

看它累的脑门上直冒汗,刘军浩见好就收,又进石锁摸了一个大梨。得到梨子,悟空立马将手中的扇子扔掉,蹲在旁边猛啃起来。至于刚刚那半个鸭梨,则落入了几只贪吃的母鸡嘴中。

空间里种出来的梨子就是不一样呀,估计放在碗里捣碎可以直接当果汁喝。刘军浩美美的啃着梨子,不到五分钟,大鸭梨完全进入肚子,手中只剩下鸽子蛋那么大的梨核。

这才是用泉水浇灌过得优良品种,桃树……就当自己院里没有种植那东西。

一个梨子吃完,刘军浩仍然觉得不过瘾,想了想,再次钻进石锁中摘了一个。

“咦……越来越严重。”他刚打算抱着桃子出去,不经意间扫了眼另外一棵梨树,树上的景象顿时让他停下了脚步。

两株梨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刚摘梨子这棵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剩余那棵虽然结果也不少,可是叶子发黄变枯,看着就让人心疼,明显遭遇了病虫害。

要说前几天刘军浩就发现了这异状,只是石锁内没办法打药除虫。另外他认为那么几只小小的蚜虫根本成不了气候,因此就没打算管。可是这才几天的时间,从最初的一个梨树枝变成了一大片,瞧那架势,如果不抓紧防治,估计这梨树上的叶子还要被它们祸害呢。眼前的景象告诉他不管不行了,毕竟《我要的是葫芦》这篇课文他小时候也学过,如果任由情况恶化,恐怕到时候蚜虫越来越多,最后石锁内的果树有完全毁灭的危险。

徒手捉虫?这方法好像不怎么可取。那蚜虫是小不点,一般都躲在叶子后边,如果让他睁大眼睛一只一只的捉,那恐怕要累成近视眼。

飞鸟灭虫……自己院中好像还没有可以担当重任的鸟。那金丝燕以空中的飞虫和水里的鱼为主食。树上的蚜虫,它们的专业不对口,恐怕你只有把虫子抓到它们跟前才能捉住。两只八哥更不用提,这两个家伙整天除了瞎叫唤外好像没有其他的本事,每次饿了飞到悟空跟前讨食,好像还没有亲自捉过虫子呢。

“要不上网发个帖子求救?”他想了半天好像没什么好招,最后只能极其郁闷的走出石锁。那啥,因为这事儿上网求助,总觉得有些小题大做。正想着,突然一只甲壳虫从面前飞过,刘军浩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多星瓢虫……这玩意儿也是害虫,很喜欢吃果树的嫩茎。

不过它好像有个兄弟来着……刘军浩一拍脑袋,他刚才纯粹是急糊涂了,怎么把七星瓢虫给忘记的一干二净。“七星瓢虫爱吃蚜虫”,小学生都知道这句话。

蚜虫也很喜欢危害西瓜秧的,不过自己院中的西瓜秧好像从来没怎么生过虫子,这里边肯定有七星瓢虫的功劳。刘军浩想到这里,立刻带着悟空去后院抓瓢虫。

到了后院,他彻底的纳闷:一人一猴在院中来来回回找了个遍,连一只七星瓢虫都没有看到。

“难不成这玩意儿都瞎了眼不成,自己后院中这么好的环境,它们竟然不来……”刘军浩心有不甘的再次寻找过去,这回他的眼睛瞪得更大。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一只七星瓢虫飞落在西瓜秧上了。

口胡,我找的就是你,刘军浩赶忙想伸手上前捉。可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噌”从旁边跳过一只石鸡。这家伙舌头一卷,七星瓢虫就进了肚子。

原来如此,他这才明白过来,感情不是没有七星瓢虫,而是这玩意儿被石鸡给捉吃掉了。

院中捉不到,刘军浩只能极其郁闷的将目光转向野外。好带这东西真的不少,没一会儿,他就捉了七八只。猴子看主人这么忙来忙去,也凑到跟前捉,不过这家伙分不清瓢虫的区别,没一会儿,七星瓢虫、一星瓢虫、多星瓢虫等等都给捉了过来。

平时没怎么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些瓢虫真是千奇百怪,几星的都有,更有的壳上全是小黑点,看的只让人头晕。你说这些家伙没事背那么多小黑点干啥,当是下围棋呢,刘军浩在心里边直叽咕。

在外边晒了半个多小时太阳,七星瓢虫也抓了小半瓶子。刘军浩正打算扭头回去,结果又在树根发现一个大蚂蚁窝。

蚂蚁也吃虫子呀,自己完全可以捉些蚂蚁放在梨树上,这样那些蚜虫绝对没跑的。

想到这里,他扭头看了看四周,没人!身子一闪,已经钻进石锁中。快速掰了一根芦苇棒,然后出现在原地。

蚂蚁爱吃甜食,这芦苇蜂蜜对它们有着致命的诱惑,据说楚汉之争的时候韩信用蜂蜜在乌江边写了“项羽必死”几个大字,结果引得蚂蚁抢食。项羽逃到乌江边的时候看到这几个大字,当时还以为是天意,最后抹脖子自杀了。

蜂蜜刚丢在地上,不到两分钟,一大群蚂蚁就涌了过来,在地上黑压压的爬了一大片。猴子好像很害怕这东西,口中吱吱叫着不敢靠近。

回到家,刘军浩再次进入石锁,他把七星瓢虫撒在树枝上,然后又将蚂蚁团倒在树根。七星瓢虫倒是很快适应了环境,开始在树枝上找起蚜虫来。反倒那些蚂蚁有些犯迷糊,一个二个不住的碰着触角。

他看的心急,就捉了两只蚜虫扔到蚂蚁堆上,想借此转移这些家伙的注意力。

好像不对……看到蚂蚁的反应时,他再次傻愣。那些蚂蚁并没有把蚜虫当成食物,反而抬着它们送到树上,然后彬彬有礼的转身离开。

***

今天这章本来写完的很早,打算接着写第二章呢,结果我刚把文章传给一个朋友,他看过后指出了一个明显的错误。于是乎,稿子作废,我重新写了一遍。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蚂蚁吃蚜虫来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