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好像不在意料之中呀,看到眼前的景象,刘军浩很有些发懵。那个嫩枝条上的蚜虫并没有被蚂蚁吃掉,相反它们轻轻地将蚜虫叼起沿着树干攀爬,最后放在梨树的嫩叶上。这情形就好像保姆在照看孩子一样。

一只七星瓢虫大概也感受到蚜虫的气息,扇动着小翅膀飞了过来。不过它刚落在树枝上,有几只蚂蚁立刻爬了过去,继而张开大嘴咬向瓢虫。那七星瓢虫陡然被袭击,只能无奈的展翅飞走。

丫的,人家捉虫碍你什么事儿,怎么能这么霸道,刘军浩完全看不明白三者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也没有继续做研究的意思,伸手一摁,已经将这几只助纣为虐的蚂蚁摁死。

可是接下来越来越多的蚂蚁颠覆了他的认知,只见一二十只蚂蚁快速而朝一条梨树枝上爬去,跟着用嘴轻轻咬住送到相邻一个嫩树枝上。

太阳呀,刘军浩已经不再对蚂蚁灭虫抱有任何幻想。只是他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无奈之中,他只好退出石锁去问赵教授。老爷子一辈子和果木打交道,对这种情况应该很清楚。

“呵呵,你小子高中时候的生物书肯定没认真学,竟然想用蚂蚁灭蚜虫……它们是典型的互利共生关系。告诉你吧,蚜虫在吸食植物的汁液得时候会排出一种蜜露,里边含有大量糖分,这种蜜露是蚂蚁的佳肴,蚂蚁为了吃蜜露,自然要保护蚜虫。遇到其他虫子捕捉蚜虫,它们会奋不顾身的打跑。即使下大雨蚜虫被冲在地上,蚂蚁还会把它们带进洞穴躲雨,等天气晴好的时候再送到植物上……另外蚂蚁还会像人类一样修建‘牧场’,来饲养蚜虫,进而获得大量的蜜露。”

听完赵教授的解释,刘军浩良久才回过神,忍不住惊叹一句:“老爷子,你说的是蚂蚁吗,我怎么听着它们比人都聪明?”

“没听过那么一句话吗,生物远远比人们想象的要聪明,别看几只小小的蚂蚁,它们的智慧可不低。”

刘军浩原本以为是自己的石锁让它们变得奇怪,现在知道原因,他彻底绝了用蚂蚁捕捉蚜虫的想法。回到家,重新进入石锁,再次用土蜂蜜将这些家伙引诱在一起捉出。没有它们捣乱,相信那些瓢虫应该很快能够将蚜虫消灭干净。

这么折腾小半天,差不多也到做饭时间,他开始盘算着等下炒什么菜吃。前两天张倩说吃豆角茄子有些烦了,想换换花色品种吃。刘军浩一琢磨,用泉水泡了二斤绿豆,现在那绿豆已经两三厘米长,正是吃的时候。

刚抓了两把豆芽泡上,院外就传来老婆的高呼:“刘军浩,赶紧过来帮忙。”

“你这是……”刘军浩快步走出院门,看到眼前的情景很有些惊讶:老婆竟然提着大半筐桃子回来了。那桃子的个头虽然没有自家树上结的大,不过红彤彤的看上去相当诱人。不少桃子上带的树叶还是碧青色,显然是刚刚摘下不久。

“还傻愣着干啥,赶紧帮我弄到屋里,几十斤重的东西,快累死我了……”

听到她的召唤,刘军浩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帮着老婆把大筐弄到院中。

“今天的气温绝对上三十五度”张倩冲进屋内抱着冰镇西瓜汁“咕咚咕咚”连喝几大口,脸上的暑气才散开。

“这桃子你从哪里弄得,今天好像没有上街呀?”等老婆凉快定,刘军浩才将疑惑问了出来。

“别提了,是学生家长送的,前天上课的时候我无意中讲了一遍咱家桃树上桃子不能吃的事儿,结果有学生就记在心里,他回家的时候一说,这不上午来上课的时候他家的家长给我和王姨一人弄了大半筐桃子。那家长也是认死理,我推了几次让他拿回去,他都不肯,想着来回拿几十斤东西也费劲儿,就收了下来。”张倩口中叙述的很平淡,但是脸上却带着藏不住的笑意。

“这么多桃子,怕值二三十块呢。”刘军浩有些犹豫的回答道,他家不缺那几十块钱,这种便宜贪不得的。一斤两斤桃子收下就算了,那是学生们的心意,可这一大筐太多了点吧。

“放心,钱我已经付过。当老师的怎么能要学生的东西,再说我今天要是把桃子白白收下,明天估计就另外有学生送东西了。”张倩看的倒是清楚。

没等刘军浩动手,猴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洗了四个桃子。他和老婆一人一个,剩下的两个桃子悟空一只猴爪里钻一个。这家伙倒好,什么时候都不会亏待自己!

别说,老婆这教师真没白当。能让学生们如此爱戴,她也算是比较成功的。

一个桃子吃完,张倩还有些意犹未尽,又洗了几个桃子说要榨些桃汁儿喝,问老公要不要。刘军浩上午吃了几个大梨,现在倒没有多渴,因此就摇摇头表示自己一个桃子足矣。

火刚点着,还没往锅里边倒油呢,客厅里边“啪嗒”一声异常清脆的响动,继而传来老婆一声惊叫。

“怎么了?”刘军浩急忙冲进客厅。

地上那个大玻璃杯子摔得粉碎,张倩脸作无辜状,摆了摆手心虚的说道:“不是我打破的,是悟空!”

“吱吱……”没有想到那家伙异常精明,似乎也听明白女主人把责任推到了自己头上。它咧着嘴大叫不已,用爪子指着主人相当气愤的谴责,显然是不愿意背这个黑锅。

“呵呵,碎碎平安,罚悟空中午不准吃饭。”刘军浩对着猴脑袋拍了两下笑道。他自然明白老婆那点小心思,前两天自己把大瓷碗打碎的时候张倩还说他笨手笨脚的,没曾想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这个词语就用到她头上了。

猴子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反正叫的更欢。

吃饭的时候,张倩突然提起一件事儿,那就是庞旭两口子打算星期天过来。

“他们怎么想着这个时候过来呀”要说也有两个多月没见庞旭,挺想这家伙的。只是这没过年没过节,他们不知道发的什么神经。千万别是又吵架了,刘军浩暗暗祈祷。只要那两口子一吵架,徐晓丽肯定要和张倩诉苦,而庞旭则在QQ上不停地骚扰自己,跟祥林嫂没什么两样。

“我怎么知道,估计是上班累了,想来散散心”张倩有些不肯定,总觉得徐晓丽的决定过于突然。

幸亏这两口子过来的时候表情自然,至少从面上看不出有吵架的迹象,这让刘军浩和老婆松了一口气。

“赶紧看看吧,我们还带了个小玩意儿过来。”徐晓丽下了车,跟着弯腰从座上抱起一个竹笼。

“慢点,慢点,那东西太重,你歇着我来”庞旭这货赶忙将老婆拉开,接着自己将竹笼拎出。

这家伙真会惺惺作态,那竹笼不过巴掌大,能有多重。

“给,这是送给你们的,看看认识不?”他抿着笑意将竹笼递到刘军浩手中。

张倩那边却注意庞旭说话的时候,徐晓丽脸上明显一红。

“这是……竹狸子,先前你们拿走那只?”刘军浩惊讶的问道。眼前这个小家伙和几个月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本灰黑色油光发亮的皮毛变的脏兮兮看不到任何光泽,肥嘟嘟的身形也变得瘦骨嶙峋,反倒是那两颗大门牙更明显。猛然一看,这家伙好像是刚从非洲闹饥荒来的。

“嗯,现在物归原主。哥们这几天指导它减肥,算是小有成效。”庞旭厚着脸皮点头回答。

一听说是竹鼠,张倩赶忙凑到跟前,不过她看到那小家伙时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你们是怎么养的,能把它养的那么瘦?”如果不是刚才庞旭点头,她根本不敢相信是先前那只,单从个头上也能瞧出小了一号。

“嗯,这竹鼠养着养着就变瘦。”徐晓丽不好意思的解释。要说这东西刚弄回去的时候不但她很有兴趣,就连庞旭也时不时的溜到公园掰一些竹笋竹枝喂。可是小家伙的好运并没有长久,新鲜期过去,再加上他们两口子上班忙,两人的照看就没有那么及时。食物变成胡萝卜加竹竿,一次扔一大堆,足足让竹鼠吃好几天。再接着待遇逐渐降低,主食儿变成了干馒头和方便面渣滓……这家伙越吃毛越呛,和坐监没什么两样。不过它也算命大,即使如此也没被养死。

“能瘦成这样,它可以去代言减肥广告了”刘军浩笑着打趣一句。他现在很是佩服庞旭两口子,能把宠物越养越小,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这家伙特别能吃,我们住的地方又不像你这院中到处都是食物,因此经常挨饿。我和晓丽商量了一下,干脆弄给你们养得了,反正刘军浩有的是时间。”庞旭倒是丝毫没有感觉到内疚。

当初自己就应该拦着,不让老公把竹鼠送出去。看着那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模样,张倩很是心疼。

寒暄完毕,刘军浩从屋里边抱出一个大西瓜切开给他们吃。

“我们这次就是为吃西瓜而来的”庞旭看到大花皮瓜没有丝毫客气,率先抢了一大块。刘军浩以为他要自己吃,没想到这家伙一转,塞到了老婆手中。

他们两口子面面相觑,难道结婚对一个人的影响真有那么大?记得以前吃东西的时候庞旭好像没有让过徐晓丽。

“别说,你种的西瓜就是甜,超市卖的和这个一比简直是垃圾。”在他们愣神的功夫里,这人已经又抓起一大块饕餮起来。

“呵呵,想吃的话等走的时候多带几个回去,反正你们开的有车,小皮卡兜里放七八个应该没事。”刘军浩笑着附和一句。

几个人正吃着,悟空从外边窜回来。这家伙倒也不客气,立刻冲上前伸爪子抓了一块。

“汪汪……喵呜……”紧跟着八哥也飞到猴子跟前讨要。这两个鸟对西瓜瓤不怎么感兴趣,反倒很喜欢吃瓜子。

“咦,这就是你电话里说的八哥。”庞旭两口子一看到小八哥,立刻眼珠子瞪圆,纷纷凑到跟前挑逗。

“来,说声‘恭喜发财’”庞旭伸手去抓其中一只。

“鱼上钩了!”八哥冒出一句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你好!”徐晓丽也轻声叫道。

“出牌钓主!”

“这八哥怎么教的,净说些不着调的话?”庞旭试了半天,最后只能无奈的放弃。

“呵呵,就是这样,一切自学,你真教的时候它们怎么也学不会。”刘军浩苦笑着回答。他现在已经对两只八哥不抱什么希望,还是任由它们自学成“才”吧。

“你,傻鸟!”庞旭叹了一句,准备转身离开。

“你,傻鸟……”跟着一句惟妙惟肖的声音。

“咳”庞旭差点把西瓜瓤吞进肺中。等缓过劲儿,这人开始吹嘘起来:“看看,什么叫调教八哥的高手,我随便说一句,它们立马学会,看来这两个家伙真和我有缘。”

“扯淡,你要是再能教会它们说一句,我把这两个家伙送给你都行。”刘军浩撇着嘴说道。

“此话当真?”庞旭眼睛开始闪动。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刘军浩比他更了解八哥,刚才那句应该和前几次一样,都是无意间学会的。如果他能继续教会,那才邪门呢。

“等着,看你老公如何赢这场赌局。”庞旭自信满满的对着徐晓丽点了点头,然后咳嗽几声清嗓子。

“你好”他声音压得很低,猛然一听,总感觉像清朝辫子戏里边跟着皇上的大内总管。

“你,傻鸟!”八哥的回答相当有创意。

“哈哈”刘军浩差点笑喷。

“咳……咳……”庞旭又连咳嗽了几声,最后红着脸叫道:“也许它们对中文不感兴趣,应该试试英语。HELLO!”

“你,傻鸟!”另一只八哥跟着来了一句。

教到最后,庞旭差点没气晕,这两个家伙翻来覆去的就会那么一句话。他这便宜没占到,反倒白白挨了那么多句傻鸟,想想都觉得冤枉。

四个人又唠了几句家常,张倩就拉着徐晓丽到电脑旁看照片。

等老婆进屋,庞旭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真羡慕你呀。”

“打住”刘军浩赶忙做了一个停止的姿势,“你小子要诉苦另找地方,别每次来了就跟祥林嫂一样。”他确实有点怕了,这小子明显的又准备找到念叨。

“靠,是不是好哥们,听我诉诉苦怎么了,难不成眼看着哥们在火坑里煎熬也不拉一把。”庞旭瞪大眼睛叫道。

“好,好,你说,我听着。”网上有句话说得好,哥们就像那啥,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顶上。

“你说咱们高中的时候那过的叫什么生活,天天几个哥们闲着没事溜出去上上网,打打台球,再不就是凑钱搓一顿。”这小子感叹一句,接着开始忆苦思甜。

“那是你好不好,这些事儿我可没干。”刘军浩赶忙出生纠正。这货有一点不好,总喜欢把自己干过的滑稽事按在他头上。

“你敢说你没逃过课?大夏天的还约我到白马堰洗澡,当时你说你脚抽筋了,来去可都是哥们骑自行车驮着你。”

“好,就算上边的事儿我干过好了吧,你到底想说啥?”

“随便说说,上大学哥们几年时间算是彻底荒废掉,学的专业是计算机,几年下来除了游戏熟练外,专业课一窍不通。刚毕业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如果不是有徐晓丽管着,我到现在还四处漂着呢……”他感叹了一句,脸上满是郁闷的表情。

“啊”刘军浩轻叹一句,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靠,你怎么反应这么冷淡。”庞旭很不满的哼唧道。

“你想让我有什么反应,是你小子自己不愿意学。我不相信你们学校的人都是这样。”

“也是,我忘了你小子没上过大学。”

“好了,别诉苦了,说点别的事儿。最近工作怎么样呀?”刘军浩看他越说越郁闷,就随口岔开话题。

“工作还行吧,不好不坏,就是压力大。对了,有件事算是好事儿吧,晓莉有孩子了”

“真的?那可真是好事儿。”刘军浩一喜,继而在心中感叹:人家这速度简直是深圳速度,结婚生子一条龙,半点时间都没耽搁。

“所以哥们才郁闷的呀,本来准备和你们一样,晚两年再要孩子的。可是我爸我妈急着抱孙子,晓丽她父母也有这意思,我现在是三座大山压在脑袋上。房子、孩子、老婆都要养活,你看看我这些日子给愁的,至少瘦掉了十斤肉。还有头发,年轻轻的都成少年白了。”

“扯淡,你那是血热,高中的时候就有白头发。”刘军浩毫不客气的揭示真相。以前总感觉这人没心没肺的,现在走上社会反倒生出了那么多感慨。

“我家孩子认你当干爹怎么样?”庞旭突然又开口问道。

“呵呵,好呀。”刘军浩一口答应下来。他先前也和张倩商量着等有了孩子认这货当干爹,没有想到两人的想法倒是很相近。

***

本章是大章五千字,因为情节连贯,所以不分开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