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熊孩子,跟他爷爷一样,都是钻到钱眼里的主。不过到底是掏了五毛钱,刘军浩让庞旭抱着竹狸子照了几张相,然后又还给小家伙。

小屁孩把鼻涕一抹,飞一般的冲向刘启华的小卖铺。口中更是兴奋的大叫:“启华叔,我买泡泡糖!”

几个人笑了一阵子,接着开始碾起马果子。要说这东西比碾米容易多了,只要碾碎即可,并不需要挑拣里边的杂质。等下用清水一漂洗,里边的杂质自然会浮在水面上。

庞旭干了不到五分钟就大汗淋淋,这货一看刘军浩在旁边乘凉,心中顿感不忿,开始尥蹶子。

刘军浩看他累得不轻,也没在计较,抓起碾棍推了起来。

等马果子装进布袋,他身上也出了不少汗。

“难怪我们村说人傻经常是‘憨的跟拉磨的老叫驴一样’,现在才知道推磨不容易,只有憨驴子才会拉磨,正常人谁干这个,”庞旭有气无力的说道,他已经歇十来分钟,还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恶心、气喘,总之浑身都不舒服。

“你多能,说句话还自己骂自己。”徐晓丽强忍着笑意推了他一下。

“你小子现在知道干活不容易了吧,刚才让你在家歇着你偏偏觉得皮痒。”刘军浩也不住的喘息,他虽然没觉得有多累,可是也热得不轻。这天气推碾,纯粹是找罪受。

几个人正在树下歇息,只见刘五爷拿着蒲扇从旁边经过,面上完全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五爷,你这是怎么了?”刘军浩微微一愣,赶忙上前追问道。老爷子一向是遇事不慌,云淡风轻的主儿,今天这是出了什么大事?

刘五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有人打招呼才抬起头。一看到是刘军浩,老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小浩,我正要去找你呢,养鸡场出问题了……”

“啥?”刘军浩脸上的色彩也是一变,那养鸡场虽然不大,但却是村里办的第一个企业,承载着村里人的期盼。现在出现问题,估计以后再有什么计划村民的积极性就不会那么高了。

“养鸡场到底怎么了?”他心中暗自祈祷千万别是鸡瘟,如果是的话绝对是大问题。虽说夏天暑气大,很少发生鸡瘟,可是很少不代表没有。农村有句俗话叫“家产过万,沾毛的不算”,鸡鸭牛羊只要没换成钱都担着风险,随便出个问题,大半年白忙乎了。尤其是家禽抵抗力特别弱,一场瘟疫下来,鸡鸭鹅是成批成批的死,让人心疼坏了。

几乎是一瞬间,刘军浩想到了自己石锁内的泉水,似乎那玩意儿有很多特意功效,鸡鸭喝过之后可以增强抵抗力。他打定主意,真是瘟疫的话一定要偷偷弄些泉水注入养鸡场前的山溪中,这样或许能够保一些。

“还不是几只猪獾闹腾的”刘五爷哭丧着脸叫道。

听到不是瘟疫,刘军浩松懈下来,几只小小的猪獾能有多大的危害,值得老爷子这么着急。

“朱鹮……你们村上次不是没找到朱鹮吗?”没等他接口,旁边一个游客已经惊讶的叫道。上次刘军浩当向导领着徐东方两人找朱鹮,进山前还有人特意在网上发了个帖子给他们壮行。此贴一出,整个论坛立马沸腾,很多人都讨论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朱鹮,也因此论坛版主单独设置了一个帖子让网友押宝。虽然最后失望而归,但是闹出的动静却不小,不少游客都知道这事儿。现在听眼前这老爷子一提,那游客顿时反应过来。

“呵呵,此猪獾非彼朱鹮,这猪獾是那种四条腿,脸上带白毛的。”庞旭紧跟着卖弄到,年前他上山游玩的时候,有幸近距离接触过一次猪獾。

“对,就是那鬼东西,这几天它们摸着了,天天晚上进养鸡场偷鸡吃,那洞穴都挖到鸡舍里边……”刘五爷提起猪獾就直咬牙,恨不得立刻把它们抓起来。

自从春上村里边组织了一场灭鼠大战后,山梁上的老鼠迅速减少,再加上老牛头特意将自家的花猫抱去,一到晚上撒在外边,因此这一片几乎没有老鼠出现。为了防止黄鼠狼偷吃,刘五爷把自家的狗也牵到鸡舍边。这狗是小皮的后代,继承了黄斑皮的优良血统,晚上守夜正好。就这样一猫一狗看守鸡舍,几个月时间那些小母鸡愣是一只都没有丢。

眼看着这些土鸡一天天变大,三位老爷子的脸上也整天乐呵呵,都在盘算着自己能拿多少奖金。可是还没等开始庆幸,前天早上刘五爷打开鸡舍门的时候发现竟然少了三只鸡。

老爷子顿觉事态严重,立刻喊来另外两人查看。因为昨天晚上没有听到猫狗叫唤,他们都以为肯定是土鸡在外边找食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吃掉的。于是乎三个人漫山遍野的找,大半天连根鸡毛都没有找到。

找不到问题,他们放鸡的时候只能瞪大眼睛瞅着。晚上将母鸡往鸡舍里赶,老牛头不放心特意又数了一遍,一只不少。

哪知道等第二天早上清查的时候又少了三只。这下几个老爷子才着急起来,领着黄斑皮沿着鸡舍转悠,想看看那罪魁祸首到底什么。

刘五爷家那狗倒也不负众望,很快在灌木丛后边发现一个大洞。几位老人和山上的野兽打了一辈子交道,看到这洞口的模样,他们立马认出是猪獾洞。按说找到洞穴,直接用烟将这几个家伙熏出来就行,可是这片地上杂草落叶太多,万一引起火灾把养鸡场点着,那损失可就大了。几位老爷子是投鼠忌器,对这东西很是头疼。

最后他们商量了半天,只能采取笨方法——水灌。这办法是灌老鼠很好用,只是对猪獾洞却不大好使。那东西是天生的挖洞高手,挖出的洞穴四通八达,而且洞中套洞,最长的洞穴有十几米长。如果一直用水灌,没半天时间别想将这家伙灌出来。

几位老爷子想着反正闲着没事,一个二个来了劲头,只当是锻炼身体。当然灌猪獾之前他们特意领着黄斑皮在附近转悠一圈,将发现的洞口都塞住,以免等下将洞穴灌满的时候这些家伙逃掉。

愿望是美好的,可是他们灌了大半天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猪獾洞仿佛没有底一般,七八十桶水灌下去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即使那山溪离猪獾洞不远,可是半天下来几位老爷子也累的气喘吁吁。正在这个时候,却听到鸡舍内母鸡咯咯乱叫一团。他们赶忙跑过去一看,顿时全部傻眼。

鸡舍内来了个水漫金山,哗啦啦的水流一个劲儿的朝外涌。

等水全部流干净,他们才找到原因:鸡舍墙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掏了一个大洞。

不用说肯定是猪獾干的好事,这些家伙胆子够大,为了偷鸡竟然直接把出口挖到鸡舍里边了,难怪前两天他们在山上找不到蛛丝马迹。刚才他们在猪獾洞周围找了个遍,唯独没有发现鸡舍内还残留一个洞口,结果等他们灌水的时候就来了个倒流。

几位老爷子看到这情形,自然分外恼火,他们将鸡舍内的积水排干净后,又拿起扁担挑水灌洞。

那几个家伙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刚把鸡舍里边的洞口堵住,没防备先前几个洞又被挖开。就这样做了整整半天无用功,三人万般无奈的放弃,决定另想别的招数。老牛头动了半天脑筋,想出用捕兽夹子这招。谁知道晚上把夹子下在洞口,猪獾没上钩,倒是把他家那只贪吃的花猫打得前爪直颠。

几个人什么招数都用尽,最后也没抓住几只猪獾,无奈,刘五爷只好到村里求助来了。

“猪獾这么聪明,简直和你家的水獭有一比。”苏娜娜听过之后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她这话刚说出口,刘五爷立马瞄了一眼,心中直叽咕:这么大的人怎么不会说话,没看我都急成什么样子了,你还在旁边说风凉话。

不过到底是过来游玩的客人,刘五爷也没有计较,他扭头冲刘军浩嚷道:“小浩你脑子活,给我合计合计看用什么方法把这两个家伙捉出来。”

“五爷,我能想什么招呀,你又不让用烟熏。”他顿了顿,又开口说道:“倒是有个法子,说出来怕你笑话。”

“快说,你这熊孩子现在怎么也跟刘广聚学会,什么话都是漏一半藏一半,想当官呀?”刘五爷现在急的嘴上起泡,一听说有方法,立刻追问起来。

“派几个人拿着铁锹挖,费上半天功夫,我不相信挖不出来。”刘军浩以前没有挖过猪獾洞,不过在他看来这东西跟挖老鼠没什么两样,只要费些力气肯定能够挖出来。

“半天?你倒真敢想。那猪獾洞七扭八拐,离地面最少有几米深,下边还有石头,一个星期你只要能挖到底就算好的,再说猪獾挖起洞来一点都不含糊,比铁锹还快。它们只要感觉上边被堵死,肯定会从旁边挖洞逃跑的。”老爷子对这事儿有经验,他以前这么干过,结果费了好大力气才挖到底。

左一个不行,右一个不行,到最后刘军浩也没了招数。

“我有个办法”庞旭这货突然开口叫道。

这货能有什么好主意?刘军浩很是怀疑。

“用豆豆,那猪獾洞小皮进去不行,可是豆豆身体小,钻到洞里边肯定没事。让它进去把猪獾赶出来不就行了……”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刘军浩一拍脑门,自家豆豆英勇神武,用它来驱赶猪獾肯定没问题。

看庞旭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刘军浩很有些怀疑这是不是验证了那句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刘五爷倒是知道用小猎狗驱赶猪獾,不过那种猎狗已经有十几年没人养了,他知道也没办法。听到刘军浩想用花猫代替,他很有些怀疑的问道:“你家那猫行吗,猪獾爪子很厉害,一般的猫根本对付不了。”

“应该没问题”刘军浩对豆豆很有信心,这家伙连草豹子都敢斗,更何况区区几只猪獾。

“那你赶紧回家抱花猫,我去找几个麻袋准备等下捉猪獾”刘五爷这几天一直为鸡舍的事情发愁,一听说有办法,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实施。

刘军浩回家抱花猫,顺便也将那小半袋马果子扛了回去。

豆豆这家伙挺难请,刘军浩一连叫了几次它都只是懒洋洋的回答,半点没有起来的意思。

无奈,他只好伸手将这家伙抱起。

悟空一看主人出门,赶忙也跟了上去,不过这家伙没亏待自己,临走特意从树上摘了个大鸭梨。

花猫抱到养鸡场,刘军浩看到这阵势吓一大跳,闻讯赶来的游客有一二十人,连带上村里看热闹的孩子足足有五十人。

“赶紧,就等主角上场,我们现在已经把洞口堵得只剩下两个,这样豆豆可以直接把猪獾赶出来。”庞旭在一旁催促道。有热闹可看,现在这货身上也不酸疼了。

刘军浩把花猫放在洞口,然后伸手指了指。

“喵呜”这家伙伸了个懒腰,相当不情愿的钻了进去。

“我准备好麻袋,豆豆肯定把猪獾赶出来了。”庞旭见花猫消失,立刻用麻袋堵住其中一个洞口。

“呜呜……”很快洞中传来豆豆的怒吼,紧跟着那猪獾也大叫起来。

“在这边,小心点,马上要出来了。”刘五爷听着声音快到洞口,赶忙招呼着大家准备好口袋。

还没等刘军浩把口袋裹在入口上,一个身影已经猛窜出来。

“啊,快打”随着一声尖叫,人群纷纷后退。

不过他们很快看清楚钻出来的是花猫,这意味着豆豆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刚才是被赶出来的。

花猫吃了大亏,说啥不愿意再往洞里钻,刘军浩蹲在它跟前动员了半天也没起效果。倒是悟空一看花猫吃瘪,立马兴奋的大叫起来,最后身子一窜,就要往洞里边钻。

“悟空回来!”张倩赶忙叫道。她很了解自家猴子的特长,在树上身手敏捷,可是钻进狭窄的洞中,它肯定连花猫都不如。

猴子伸头在洞口吱吱回应了一声,接着完全消失在黑暗中。

“你家悟空能把猪獾抓出来吗,可别被挠到了?我从书上看过,猪獾的爪子非常厉害。”一个游客担心的问道。

“应该没事……”刘军浩不确定的回答,猴子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儿,如果对方过于强大,它肯定会一溜烟逃出来。

他的猜想没错,不到五分钟,这家伙就吱吱叫着窜出洞穴。

等钻到主人身后,这家伙才平静下来,爪子指着洞口大叫不已,瞧那样子刚才在里边没淘到好处。

“得,两大战将都歇菜,看来咱们只有用笨方法捉猪獾。”庞旭看到这情形,已经打算回村里抗铁锨了。

“吱吱,”猴子突然又尖叫起来,它小爪子指了指猪獾洞,然后拉着刘军浩的裤腿朝回走,似乎在表达着什么。可惜在场的人每一个懂猴语的,只能满头雾水的看它表演。

“咱家猴子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呀?你快点跟上看它想要什么。”张倩看这家伙上蹿下跳的,禁不住开口问道。

“它会有啥办法?一大群人在旁边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来主意,如果一个猴子能有办法,那还真见鬼了。”刘军浩自动将老婆的话过滤,根本不理会悟空。那家伙一看主人没动静,在地上蹦的更欢实。

“说不定真有办法,你不去我去”张倩说着抓起猴子想走,哪知道那家伙从她的怀中挣扎下来,再次拉住了刘军浩的腿。

“真是邪门了,你们在这里守着,我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军浩被这家伙烦的头疼,只能任由它拉扯着往村里走。

悟空在前面蹦跳着带路,不时扭头尖叫,似乎在催促主人快点跟上。刘军浩原本以为它要往家里跑呢,谁知道猴子一路直奔刘启华那个小卖铺。这家伙该不会是想吃糖了吧?他心中泛起叽咕,觉得听老婆的话实在是个失误,自己竟然会相信猴子有捉猪獾的办法。

刘启华正坐在树下看小说,听到脚步声赶忙抬头。一看是刘军浩,他赶忙搬了把椅子让座。

“别,我是过来给猴子买糖的,等下还要去帮刘五爷抓猪獾呢。”刘军浩想着已经被猴子带来了,就买些糖堵住这家伙的嘴,不然指不定它等下又闹什么幺蛾子。

“你家猴子的待遇真高,隔三差五的还有糖吃。”刘启华感叹了一句,接着伸手在塑料袋中抓了一把糖叫道,“五毛钱全拿走”

猴子接过糖仍然不满足,爪子指着里边叫的更欢。

“还想要啥?”两人都迷糊起来。

“让它自己找吧”主人一松手,猴子立刻窜到小卖铺里边。这家伙并没有看其他的吃食,直接钻进柜台中拿了两盒擦炮,然后冲着主人叫了两声。那意思很明显:付钱!

***

今天更新两大章一万字,等下还有五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