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你家这猴子真当孩子养了,看把它惯得。”刘启华一个劲儿的摇头。村里其他人对待自家的孩子也没有这么娇惯,要什么给买什么。不过想想他又觉得可以理解,毕竟这猴子也不是一般的动物,听说人家上山一趟就能帮着主人找十几斤木耳,那又值多少钱?

到最后,他只剩下羡慕两个字。

刘军浩跟在猴子后边走,脑袋是越来越晕乎。对猴子买擦炮这事儿,他已经隐隐约约想到了一种可能。不过那啥总觉得猴子没这么高的智商,也许一切都是他多想。

还没走到养鸡场,庞旭离老远就急不可耐的叫道:“小浩,你家猴子回去拿什么东西了?”

“你们猜,谁猜中我绝对佩服的五体投地。”刘军浩应了一声,然后把猴子手中的擦炮塞到自己的口袋中。

“不会是喊你院中那几只水獭帮忙吧?”一个相熟的游客开口问道。

“呵呵,水獭在陆地上连豆豆都不如呢,这家伙拿的东西你们绝对想不到……”话没说完,猴子已经窜到他身上把擦炮掏出来,根本不给他设置悬念的机会。

“擦炮?!”众人全部愣住,很快脑子转的灵活的人已经想到了这东西的功能,可是他们和刘军浩一样,面上透露着怀疑:一只猴子有这么聪明吗?那还不成妖精!

猴子接下来的动作验证了他们的猜想,这家伙抓住一盒擦炮再次钻进洞中。

很快,里边就传来一声爆响。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猴子用擦炮斗猪獾!”庞旭没口子的赞叹。

“啪”“啪”里边响声连连,紧跟着里边传来猪獾愤怒不堪的叫声。

“天呀,这家伙你是怎么教的?”苏娜娜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她虽然知道自己死党家的猴子非同寻常,可是没有想到妖孽到这种地步,竟然会想到用擦炮和“敌人”战斗。一大群人忙乎了半天没有解决的难题,最后竟然让一只猴子给解决掉。莫不是说人的智商还没有一只猴子聪明,真这样的话我们的祖先就不用进化。

别说她觉得不可思议,其实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觉得很疯狂,很难以置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任谁也不敢相信。今天这场面回去和朋友讲讲,相信他们也觉得是天方夜谭。

“可能是它从平常和花猫的争斗中总结出的经验吧?”张倩只能做如此推测。她虽然觉得自家猴子聪明的有些过分,可是到没有觉得太过于妖孽。毕竟猴子玩擦炮是常有的事儿,有段时间更是用擦炮将豆豆撵的满院子乱窜。见惯了猴子放烟花、刷碗这些举动,再放擦炮好像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在她心中,自家悟空早已经是聪明伶俐的代言词了。

刘军浩很赞同老婆的观点,他也认为猴子是在斗争中总结出的经验,只不过这家伙的举动总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这场面一定要拍摄下来,等下给郭记者打电话,他肯定对这个新闻感兴趣。”庞旭现在脑瓜转的飞快,一瞬间又想到上电视的事儿。

“都别出声,猪獾快出来了,小浩,你弄个麻袋堵住洞口。”刘五爷一直侧着耳朵听洞中的动静,感觉到那猪獾的叫声越来越近,他赶忙让大家止声。

老爷子一说,众人都屏住呼吸,略带着紧张的等待猪獾出现。

悟空在洞下发了飚,擦炮一个跟着一个扔,啪啪的响声一片,直将那几只猪獾逼得无路可逃,最后只能怒叫着朝洞口冲。

刘军浩早已经张网以待,单等它们投入其中。

“呼”直觉得麻袋口被什么东西一冲,接着一个家伙在里边闹腾起来。

他眼疾手快,捏住麻袋口就要扎住。

“到一边扎,别挡住洞口,里边肯定还有猪獾。”刘五爷赶忙在后边叫了一声。老爷子经验十足,知道猪獾一般这个时候产仔,里边肯定是一公一母,运气好的话,还能抓到小猪獾呢。

刘军浩赶忙提着麻袋让道,那边庞旭飞快的拎了一个麻袋补上去。

猪獾被捉住后仍然不老实,不时在麻袋里横冲直撞,垂死般的挣扎。

“老爷子,你说的到底准不准呀,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动静?”众人在旁边等了五分钟,仍然没有见到第二个猪獾自投罗网,倒是里边的鞭炮声也稀疏起来。

“悟空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刘军浩心中一紧。

“肯定有,把好门,有动静了!”刘五爷侧耳趴在地上倾听了半分钟,突然惊叫道。

庞旭手中的麻袋一沉,这家伙伸手一提,接着兴奋的叫道:“抓住了,抓住了!”

“吱吱”里边传出尖锐的叫声。

“不对,是猴子!”张倩率先反应过来。

“它怎么钻到麻袋里了?”庞旭也感觉声音不对,赶忙打开麻袋。

“吱吱……”猴子冲出麻袋口,指着这货大叫一通,显然是在谴责。

这家伙身上倒是没有什么损伤,不过手中的擦炮只剩下空盒子。它从主人手中接过擦炮,一扭头又钻了进去。

不到一分钟,里边再次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庞旭这次到没有捉空,很快又有一只猪獾钻进麻袋中。

“还有!”听里边擦炮声继续响动,一个游客兴奋的叫了起来。

到最后一共抓了四只猪獾,两大两小,可以说是成果丰硕。当然算起来自家猴子算是居功甚伟,那猪獾洞里边并不好受,这家伙钻了半天,浑身的毛发都热湿,上边沾满泥巴。刘军浩看它浑身全是汗泥,赶忙拉到溪水边冲洗了一下,然后掏出水果糖犒劳。

猴子显得特别得意,一路上不时对着麻袋尖叫。

那几只猪獾刘军浩本来想让刘五爷养着,谁知老爷子直说自己每天要照料小鸡,根本没工夫。让他看着办,真不想养的话可以拎到街上卖掉。

卖掉是不可能的,不过养在家里边也不对呀,别看猪獾、水獭都挖洞,可是它们的工程量不同。水獭只是浅浅的挖出个洞穴了事,猪獾则比较变态,属于天生的打洞专家,没事就在地底下挖洞来着,最深的地方离地面有十来米,如果散养在自家院子里,说不定不要几天时间,他家院里就要上演地道战了。为了自己刚返修的新房,他不敢冒这个险。

只有先放在铁笼里养着,等过些日子再放到山里边。不过还要注意一个情况就是离养鸡场远点,否则这些家伙会重新回到老巢。

刘五爷这辈子见到猪獾多了,因此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稀奇。其他人不同,除了刘军浩外,剩余的都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猪獾,因此对这东西很感兴趣,觉得隔着麻袋看不过瘾,纷纷跟在刘军浩后边,准备等到他院里边再看。

这些家伙一放到笼子里立刻龇牙咧嘴的大叫起来,背后那些长毛也一根根的竖起。

“这家伙就是猪獾,看上去挺可爱的……”

“就是,刘军浩,你不想养的话卖给我吧,我弄回去当宠物养。”一个游客跟后叫道。

“呵呵,这东西你恐怕没办法养,它喜欢打洞,弄到家里边估计会把你家的衣柜、沙发咬个稀烂。”刘军浩笑着开口拒绝道。那啥,这猪獾最近几年越来越少,还是放在大青山中留个种吧。

“没事,我看着挺可爱的。”那游客并不想放手。

“吱吱……”悟空也蹲在旁边弄一根小木棍挑逗着。

其中一只个体稍大的被逼的急了,突然张嘴咬向木棍。“咔嚓咔嚓”三五秒的功夫,指头粗的木棍就端了好大一截。

“嘶……”众人都吸一口凉气,这家伙的牙齿太厉害了点。幸亏是木棍,如果把手指头伸进去挑逗一下,那还不跟啃胡萝卜一样,一口下去少掉半截。

这下,那游客也不再提饲养宠物的事儿。

“小浩,听说你家猴子抓了几只猪獾,我已经给郭记者打电话了……”一群人正在院里围观,那边刘广聚已经兴奋的跑进过来。

这人,什么事儿都想着宣传……刘军浩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了刘家沟,再让自家猴子牺牲一次吧。

搬着指头算起来,除了他这个主人,貌似自家的动物都上过电视。

“你们刘家沟的新闻就是多,我都考虑着要不要在村里设个通讯员了。刘军浩,你愿意当不?”郭记者来到刘家沟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其实也挺纳闷的,怎么刘家沟这个小村子到处都是新闻点,隔三差五准能冒出一件稀奇事儿。而且大部分事件都和刘军浩有关系,这人也算是个奇人吧。

“呵呵,我还是算了,级别不够,你让我们村支书当吧,他比较顺手。”刘军浩笑着推辞。

“让你小子当你就当,别推三阻四的,给咱们村做好宣传是第一要务。”刘广聚倒是想当来着,不过他都四五十岁的人,当这个实在不太合适。

因为捕捉猪獾的整个过程刚才已经被游客拍摄下来,因此郭记者这次来的重点找几个人采访,当然悟空成了重头戏,要拍摄几个它放擦炮的画面。

刘军浩本来想让这家伙放几个做做样子,谁知道那盒子里早放空了。

这败家子……他只得重新到刘启华那里买了一盒。

悟空接到擦炮到不含糊,立刻噼里啪啦的燃放起来。一时间院里鸡飞狗跳,笼子中的四只猪獾更是尖叫连连。

两个八哥倒是不害怕,特意凑到前面乱叫一团。

“咦,这是你养的八哥?”郭记者眼睛一亮,又是一个新闻点,貌似上次来的时候院里还没有八哥呢。

“不是我养的,是悟空养的。来,叫一个!”刘军浩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你,傻鸟!”那八哥跟着发出一声鸣叫。

众人先是一愣,继而哄堂大笑起来。尤其是庞旭这货,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刘军浩抓了抓头皮讪讪的叫道:“这鸟正经话一句也学不会,就会胡说八道。”他此刻心中是郁闷连连,都怨庞旭这小子,正事不干,非要乱教自家八哥,这下出问题了吧。

“还会别的不?”郭记者笑的也直抹眼泪,他觉得这两个鸟太逗了。

“那啥,钓鱼算不算”刘军浩开口问道。

“它们还会钓鱼?”这项技能很少有人知道,大家的好奇心再次被勾了起来。

“不是,是猴子钓鱼,它们会看鱼浮子。”张倩跟着解释一句。

“快让你家猴子表演一下”郭记者迫不及待的叫道。

他立刻拿出鱼钩,然后又在上边挂上蚯蚓。哪知道猴子这次却没了兴致,死活不接鱼竿。刘军浩很是头疼的摸出几个水果糖塞进这家伙手中,这下它才勉强的接过鱼钩。

柳荫、凉亭、垂钓者,这画面原本很和谐的,不过垂钓者变成猴子就让人觉得搞笑了。

“上钩了,上钩了!”鱼浮子刚刚沉下,那两只八哥就扑闪着翅膀大叫起来。

“还真能钓鱼……”

“这八哥也太能了吧?”

“就是……”

众人再次感叹起来。

郭记者脸上此刻通红一片,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兴奋的,“刘军浩,你家还有什么稀奇的动物,统统让它们展现出来吧,我准备录个专题节目放在电视台的《奇趣宝典》栏目里。”

“小皮,过来!”看到大家充满兴奋的眼神,刘军浩现在也来了显摆的心思。

黄斑皮得到主人的呼唤,身子一跃,已经跳到他的身边。

“去,扇子拿来。”

这家伙得到主人的命令,立刻吧嗒吧嗒跑到屋里边,接着很快噙了一把扇子。

一群人现在已经有些无语,人家的狗也不一般。

“赵教授!”刘军浩喊一句,接着指了指隔壁。赵老爷子今天怎么了,这么大的动静竟然没有出来查看。

“汪汪”小皮应答一声,接着一溜烟跑出院子。

“小浩,你有啥事儿不会直接过去说呀,非要让小皮喊,我正睡午觉呢。”赵老爷子过来的时候还打着哈欠,他后边还跟着大豆豆。见院中这么多人盯着自己看,老爷子先是一愣,继而开口问道:“你们干啥,我什么没有不妥吧?”

“没事,没事,”刘军浩笑着解释道:“郭记者准备请你家斑鸠表演认阿拉伯数字呢。”

“这有什么好看的,”赵教授喊了一句,紧跟着两只斑鸠飞进院子。接着老爷子拍了拍大豆豆的脑袋叫道:“去,把识字卡拿来”

大豆豆摇了摇尾巴,接着扭头离开。

众人的眼睛彻底瞪圆,这条狗也不寻常呀。看人家这动物养的,太通人性了点。

午后的太阳异常火辣,众人围在一起密不透风,可是此刻他们完全被院中动物的表现吸引,完全忘记热意。

不到两分钟,大豆豆噙来一叠纸片,上边写满了阿拉伯数字。

赵教授将卡片一字排开,然后开口叫道:“七”

“扑棱棱”立刻有斑鸠飞上前将那张标有数字七的纸片叼过来。

“三”另一只斑鸠跟着飞出把三叼出。

“神了!”良久郭记者才感叹一声。

看一群人这幅模样,别说刘军浩心中得意,就连庞旭也兴奋异常,觉得这哥们很给自己脸上抹光。他开口叫道:“刘军浩,再让你家豆豆表演一个小猫钓鱼。”

“对,让花猫钓鱼”有游客已经反应过来,貌似他们在论坛上看过豆豆用尾巴钓鱼呢。

花猫表现完了宝玉一家子又登上舞台,它们表演的自然也是捉鱼……

等院中的动物挨个秀一遍,众人仍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单个一件稀罕事儿并不让人太过于惊讶,可是这么多稀奇的动物聚在一起就非常冲击人的神经了。这些游客都觉得刘家沟没白来,光是动物表演就给人带来太多的惊奇。郭记者也觉得不虚此行,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将刚刚录制的画面发回去,相信这一期的节目肯定能够引起轰动。

要说他们不是没有见过马戏团的表演,那些动物的表现也很让人惊讶。可是这不是在驯兽师皮鞭下的狗熊踩高跷,老虎钻火圈等等常见的画面,而是一种以前从未见过的场景,刘军浩院中的动物似乎更有活力,更能让人产生亲切感。

好像追星一样,那些出身平凡的明星更容易让人产生亲近,因为这似乎在想人们昭示,只要你努力也可以做到。

刘军浩院中的动物也是如此,它们更加平民化。现在院中不少游客已经在心中琢磨着是不是回去养个宠物什么的,茶余饭后引逗一下,给自己带点乐子。

表演完毕,刘军浩没有让众人离开,他领着庞旭等人进后院摘了四个大西瓜,然后在院子里切开请众人品尝。

这举动自然博得大家的好感,看完节目还有免费水果吃,实在是不错。

郭记者吃过西瓜后更是赞叹连连,特意领着摄影师到后院转了一圈,说是要给他的西瓜打个隐性广告。其实刘军浩倒不在意广告不广告的,自己院中的西瓜不用广告也供不应求。(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