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刚起床,刘军浩刚拿起牙刷准备刷牙,结果就听到庞旭这货兴奋的声音:“是不是,你们也看到了呀……对,我告诉你,等下还有更多的采访呢,对,你注意收看今天的《奇趣宝典》。”

“啥事儿,看把你得瑟的。”见这货的嘴巴都咧到后脑勺,刘军浩赶忙开口问道。

“刚才公司一哥们打电话过来,问新闻上那人是不是我。原本想着新闻不会播出,谁知道也播出了个片段,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守在电视前……”庞旭大呼遗憾,那啥这还是自己第二次上电视呢。

“不就上个电视,把你美得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这东西能当饿?”他鄙视的摇了摇头,继续刷牙大业。

“给你没共同语言”庞旭根本不理会他的嘲讽,兴奋的开始嗷嗷在院里哼唱起来:“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灿烂的星光,永恒的徜徉……”

“X,大清早你发什么神经,招狼呢”刘军浩听到这声音吓一跳,差点没把嘴中的泡沫吞到肚子里边。这声音,唱的比自己还难听。

“辽远的边疆,随我去远方……”这货根本不理会他,仍然扯着嗓子哼唱,完全没有注意那边猴子悄悄划了一个擦炮扔到他身后。

“啪!”一声响动,这家伙立刻哑音。

火爆,异常的火爆,刘军浩完全没有想到院中的动物只在新闻上出现了几分钟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刚吃过早饭,张妈就把电话打过来,说是在新闻上看到悟空了。接着是和张妈要好的那帮小区老太太,还有张倩小姨。刘军浩现在看见电话就头疼,只好把手机塞到老婆手中,自己则躲在电脑前看网页。

刚登上QQ,“滴滴”弹出一大堆对话框,都是说昨晚的新闻,不少人表示近期要到刘家沟一趟,看看他新捉的几只猪獾。

登录到十八楼论坛上,上边也有人在讨论。

今天是什么日子,这采访还没有完全播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但刘军浩纳闷,张倩等人也很困惑。往常院中的动物也上过新闻,可是都没有这次火爆。

几个人在院中讨论半天,最后得出结论,这可能是质变引起量变。单一动物号召力不强,院中动物集体亮相给人的感觉绝对震撼。

事实证实了他们的猜想,中午的时候郭记者打电话过来,电话中的声音难掩兴奋:“呵呵,今天我们栏目的公众电话差点没被打爆,很多人都在问刘家沟,你们等着客流量大增吧。”

郭记者这人不错,昨天那几个西瓜没白给,挂断电话几个人都忍不住感叹。昨天郭记者等人临走前提出想买几个西瓜回去,刘军浩直接进后院给他们抱了七八个大西瓜,然后又捞了半桶黄鳝,当然全部属于免费赠送。人家替刘家沟做这么多次宣传,吃几个西瓜是应该的。

明天庞旭两口子还要上班,因此他们中午吃过饭就早早的离开,当然临走也带了几个大西瓜。苏娜娜早把工作辞掉,倒是能多住一段时间。

晚上《奇趣宝典》栏目播出后,一晚上张倩的手机更是没停过,最后她都想把手机关机,自家电话线也拔掉了事。人太多了点,很多是询问暑假夏令营的。这主要是刘广聚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没忘给刘家沟宣传,他特意提到即将举办的摸知了大赛。

刘军浩现在真成了村里的宣传员,他有问必答,虽然有冰镇西瓜汁去火,可是两天下来,嗓子也差点哑掉。

等事情渐渐平静下来,刘军浩才恢复往日的悠闲,那啥没事的时候研究研究蚂蚁上树,要不蹲在墙角瞧壁虎捉蚊子。苏娜娜本来是过来散心的,现在却被张倩抓了壮丁,每天跟她一起到学校给学生上课。马上要期末考试,这段时间她和王老师两人根本忙不过来,多个人正好可以把三个班照顾下来。

要说刘军浩也不是没干正事,猪獾的事情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是也给他敲了个警钟,那就是养鸡场的防疫问题。

为了防止小鸡在饮水的时候被溪水中的水蛇火头等吃掉,刘五爷等人特意在山溪边挖了一个半圆形的水洼。这水洼虽然和山溪相连,但是中间的开口很小,基本上属于死水。刘军浩趁刘五爷没注意,偷偷把泉水朝水洼中倒了不少。他原本是为母鸡着想,谁知道却忽略了那水洼虽说属于死水,可是还有一个小口连着山溪呢。

他刚离开不久,溪水中很多鱼儿都感觉到泉水的气息,纷纷朝水洼中跳。

刘五爷很快注意到这情况,最初他没怎么在意,以为这鱼是被水洼底部沉淀的麦麸所吸引。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那鱼越积越多,不一会儿,水洼中黑压压的全是。小母鸡们完全沸腾起来,都站在岸边捉鱼吃。

这情况传到村里边,游客们再次轰动,纷纷跑到养鸡场拿着相机猛拍。不少人还来了动手的兴致,蹲在水洼边捉鱼玩。

村里的老人讨论了半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可能是过鱼。

前几天上过电视后,刘家沟再次迎来了一波游客高峰,很多人是来看稀奇的。现在看到这景象,都觉得不虚此行。

苏娜娜原本打算在刘家沟带上半个月再说,可是只一个星期,她就呆不下去。家里一天三个电话催,最后她妈更是威胁再不回家就亲自到刘家沟来了。无奈,她只好收拾行装离开。

***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对于村里那帮熊孩子来说,这是既兴奋又痛苦的时刻。考试结束,他们整个暑假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如果考不好,指定要回家挨揍。

学校缺监考的人手,刘军浩自然被张倩拉过去充数。

他也监过两次考,因此对流程相当熟悉。那群孩子知道眼前这人不是省油的灯,很少有敢动歪念头的。上午考语文,刘军浩被分配在二班级,村里的几个捣蛋鬼都在这个班。

考试刚进行到一半,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学生们齐刷刷的抬起头。

“别看我,继续做卷子”刘军浩喊一声,然后把手机摸索出来。

是赵光明这小子打来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啥事儿。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都到你家门口了。”

“这会儿正在学校监考呢,你有什么事儿,要不你现在赵教授院里歇着,我等考试结束了再回去?”这小子来的时机不对,自己这会儿是真的走不开。

“不是吧,你监考?”电话那端,赵光明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语调。

“X,你那是什么语气,为什么我不能监考。告诉你,老子也是响当当的高中生,教几个小学生完全不成问题。当初学校缺老师的时候村里一个劲儿的请我去教学呢,哥们只是不想当就给推掉了。”刘军浩很恼火的问道。

他完全是实话实说,刚下学的时候刘广聚就动员他到学校教书,结果刘军浩摇头拒绝,继承了刘老头卖十三香的勾当。

“呵呵,幸亏你没去,否则绝对是误人子弟。”赵光明开口叫道。

“有事说事,再不说我可挂了。”跟着小子越说越火大,他这边还监考呢。

“别,你家那桃树上还有桃子吧,我今天给你带了一个人来,人家要买你那桃子呢。”赵光明怕他挂断电话,赶忙将来意说清楚。

“啥?你小子不是给我开玩笑,竟然有人要买桃子?”刘军浩的语气比赵光明刚才更惊讶。

“是真的,人我都领过来了。考试完你快点回来,人家等着看货呢。”

挂断电话,刘军浩仍然站在门前傻愣,这桃子还真有人买。吃还是入药?貌似桃仁是一味中药,农村有个偏方是桃仁炒黄捣碎可以祛瘀血消炎的。以前有人曾经收过,十来块钱一斤。自己院中这桃子的桃核大,桃仁也不小,如果砸了卖桃仁的话应该能卖个百十块钱。

可是为这百十块钱赵光明会领人过来?想想总觉得不大可能。

等考试结束,刘军浩把试卷收过之后给张倩打了声招呼,然后急急的赶回家。老远就听到赵教授院中笑声阵阵,他扭头一看,只见一个不认识的老人正和赵教授聊的带劲儿呢。

“刘军浩,你可算回来了”赵光明正拿着鱼钩陪周玥儿钓鱼,一看到正主回来,他立马迎上来。

“小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市鼎鼎有名的雕刻艺术家钟山钟老先生。”

雕刻艺术家?刘军浩疑惑的看了一眼。怎么瞧着都不像,人家那艺术家都是后脑勺扎个小辫,然后留一把山羊胡子,绝对非主流,光从外形就能分辨出来。眼前这位看上去要比赵教授老一些,满头都是银发,看上去像是一个平平常常的老人。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精神面貌相当好。

“钟老先生你好,久仰大名。”虽然没听过,但是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哦,你听过我?雕刻在材质上分木雕、石雕、骨雕、金属雕刻,你说说我是哪一种的?”老爷子好笑的问道。

“这个……”刘军浩顿时没了声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