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暗中直叽咕,这老爷子真有意思,听不出这话只是客套呀。老爷子貌似常人,但是经过赵教授介绍后他才知道人家的名气有多大,脑袋上顶着一大堆头衔:市美术协会理事,雕刻艺术协会副会长……

他很有些好奇赵光明是会认识这么一个人的,貌似没见那家伙有啥艺术细胞呀。等听完周玥儿的称呼,他总算明白过来,这人是周玥儿的外公。上次周玥儿从这里取了几个桃核说是要做核雕,其实就是给他找的。这老爷子看过桃核后觉得很奇特,于是产生了过来查看的心思。

见人家急于研究桃树,刘军浩也没再耽搁,直接开门将他们迎进院子。

“这就是那棵桃树?”老爷子眼尖,只在院中看了两眼,然后直奔水池边。

“这桃子我家悟空天天摘,现在树上没剩几个了。”刘军浩跟在后边解释,先前想着这桃子没啥用,他就任凭猴子摘着吃,到现在树上已经所剩无几。

“这还真是一棵怪桃树,以前的桃核你没扔吧?”老爷子研究过树后,接着问起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没,猴窝边那堆就是。”刘军浩不好意思的解释道,那桃核一直在地上扔着,他从未动过收拾的心思,上边弄得脏兮兮全是灰渣。

钟老先生倒没有嫌脏,直接拾了一枚蹲在边查看起来。最后,他兴奋的点点头:“不错,不错,质量很稳定,是做核雕的上佳材料。”

核雕简单来讲就是在果核上雕刻,属于微型雕刻工艺。主要的材料是桃核、杏核、橄榄核等果核及核桃,雕刻工具为锉、凿、钻。

关于核雕,其实早些年在农村非常流行。相传桃树辟邪,因此核雕的材料一般选择桃核,雕刻的东西是常见的花篮。那东西做起来非常简单,直接用小刀在桃核上挖两个洞,用红线穿起来挂在身上就行。

话说刘军浩小时候也挺有艺术细胞的,特意用钢锯条做了一把刻刀。他雕出的花篮深得同学们的赞美,不少人下课后都找他雕花篮,有的还拿水果糖换。那段时间他没少吃糖,不过好景不长,一次上课雕的正起劲儿被老师发现了,结果锯条被没收掉,他的艺术生涯也算暂告一段落。

那个时候没有人指导,他根本没想过小小的桃核上还能雕刻其他东西,因此所雕的清一色都是花篮。

早先院中桃子刚成熟的时候,村里的几个熊孩子看这桃的桃核大,纷纷过来讨要,为的就是雕花篮玩。可是他们用小刀雕了几次全部放弃,原因很简单,这桃核太硬,那种铅笔刀根本刻不动,力气稍微大点就会把刀片弄断。

刘军浩想到这问题,开口插了一句:“老爷子,你别光看桃核大,可是特意硬,用锉刀不太好雕。你要想用这个做核雕,恐怕要花大力气。”

“我要的就是质地坚硬的,一般的还稀罕呢。”老爷子扭头白了他一眼,那意思显然是说他不懂就边上呆着,不要胡咧咧。

“一听你这话就是外行”赵光明跟在后边补充道,“一般的果核质地酥脆,褶皱粗糙,壳薄仁大,稍不留神就会刻成败笔。其中桃核更甚,也因此搞果雕的人大多选择质地较为细密的橄榄核或者核桃。你家这树上结的桃核果型浑圆,质地坚硬细腻,属于搞核雕的上佳材料。”

他是现学现卖,来之前刚听周玥儿讲的。

口胡,听赵光明这么一说,那些缺点反倒都成优点了?

“这些桃核我全要,一枚一块钱怎么样?”老爷子有看了一阵子,这才站起身子问道。

这年头桃核也值钱?如果这事儿传到村里边,估计先前那些嘲笑他家桃树的人该目瞪口呆了。现在街上卖的大白桃一斤才八毛,自家这桃核比桃子还贵呢。

真是东方不亮西方亮,刘军浩禁不住在心中发出一声感叹。他原本想着那桃树没用,打算过些日子砍掉了事。现在桃核能卖钱,自然要留下来。幸亏悟空吃的那一大堆桃核没扔,否则才叫损失。那上百个桃核怎么说也值一二百块,不过这钱他被他拒绝掉。钱是小问题,桃核放在自己手中是废品,完全白瞎。不如送给人家得了,这样还能变废为宝。当然他也是有所求的,希望老爷子能送他一两件核雕,没事的时候在院中赏玩一番也是个乐趣。

钟老爷子听他不要钱反而讨要核雕,觉得很对脾气,于是点头答应下来。末了又问起他想要什么造型的,神仙人物还是避邪神兽?如果要搓手桃核的话,现在车上就有一对。

“不是吧,我记得人家都是说搓手核桃的,你这怎么来了个桃核?”刘军浩奇怪的问道。以前看辫子戏,那些王公贵族出场手中一般都拿两个山核桃,在掌中搓的“嗑嗑”作响,看上去相当惹人羡慕。为此他特意上山也弄了两个,可总觉没人家的气势。后来才知道人家那是另一个品种,和寻常的山核桃是两码事。

“呵呵,一般的桃核自然不行,形状过于窄扁。但是你这个不同,核桃呈浑圆型,而且壳皮比较厚实,完全可以制作文玩桃核,只要用锉刀把头尾磨掉就行。”老爷子跟着解释了一句。

“那你就给我弄一对搓手桃核吧”刘军浩一听顿时来了兴致,以后往村里溜达的时候领着小皮,手中盘玩着桃核,绝对有品位。以后见庞旭这小子,非要眼气眼气他,看还敢说自己是个土财主。套用网上那句话:哥们玩的不是桃核,玩的是艺术。

“给,这是前几天小玥从你这里捡的桃核,我挑了一对个头相当的雕刻出的,你看看怎么样,如果不满意的我另雕。”老爷子很快从车上拿出一对搓手桃核,他手指灵活搓起来啪啪作响,很有韵味。等停下来,众人才看清楚上边的图案。一枚上边活灵活现的雕刻着五只蝙蝠,寓意很明显……五福临门。另一枚上边则是两条戏水的鲤鱼,那意思自然是年年有余了。

很传统,很有韵味,表皮微微泛着玉泽。

得,就它了,刘军浩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这东西,他一把抓过来在自己手中揉搓。别说,以前拿桃核的时候没啥感觉,现在经过钟老爷子一改造,立刻品味出它的不凡。随便搓几下,响声清脆,指尖掌心酥麻一片,感觉分外热乎。

赵光明在旁边看的直眼热,暗道这小子运气真好。早先陪老爷子过来的时候他就看中这对桃核,想张口讨要来着,可是又怕人家不给。结果一愣神,这东西就送出去了。

赵教授也颇为心动,忙问钟老爷子有空不,如果有空的话也帮忙给自己做一对。那啥平时没事的时候一边遛斑鸠一遍搓桃核,绝对是个乐子。再说听说经常盘玩这东西还能活血通络,起到保健作用呢。

刘军浩不知道这老爷子的心思,如果知道的话只能感叹爷俩感情好,什么事情都想在一起。

在院中占了十来分钟,他才想起只顾注意桃核,忘了请客人进屋。赶忙说了声抱歉,然后将几人让进屋子。早上在井水中冰了个西瓜,现在正是吃的时候。

西瓜切开,又惹来钟老先生一声赞叹。

“那啥,钟老爷子,你看看这个盆景怎么样?”刘军浩扭头指了指条几上。这假山费了老婆一个多星期的功夫,很多游客看过之后都是赞不绝口,有此霍军来了还提出想购买,张倩虽然没卖,不过却相当兴奋,有人买说明自己的作品得到别人认可。不过那些只是业余人士的说法,他想听听专业人士的评价。

老爷子倒没有随口敷衍,他在条几边站了将近两分钟,然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嗯,不错,不错……用蚕茧做果实,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相当有创意,材质选择奇妙。”

能得到艺术家的一句称赞,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儿了。

“咦,这字?”钟老爷子刚要返回座位,突然又盯上了墙上的两幅书法。

那字是刘军浩翻修房子的时候写的,当时小彤彤还找了个错字呢。

“怎么了?”他略显紧张的问道。现在才想起这老爷子还有一个书法协会理事的头衔呢,自己这字儿写的虽然不错,可是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在人家面前绝对是班门弄斧。

“很难得,已经摸到三分书法的精髓。”

“谢谢老爷子夸奖,我以后一定再接再砺。”刘军浩的毛笔字一直是自己摸索,能有三分精髓,已经是很大的鼓励。

“是你写的?”这下轮到老爷子惊讶,他还真没看出来刘军浩会写毛笔字呢。

“嗯,平时闲着没事瞎胡写的,一直当个爱好。”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没有爱好你也写不到这水平。前两天我让这小子帮我抄写一首诗词,那字儿写的根本没办法看。”钟老爷子指了指旁边的赵光明,这货羞得差点没把脑袋藏桌子下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