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老爷子急着赶过来看桃树,因此并没有注意周围的风景,现在他看过周围的山山水水后,忍不住赞叹了句,好一派山水田园风光。最后竟然起了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的念头,准备支起画架写生。

一听说老爷子要在这里住下,刘军浩立刻表示欢迎,热情的邀请他住自己家。

那啥,他心里边还打着小九九呢。见过老爷子的核雕工艺,刘军浩升起了几分拜师学艺的心思。这手艺如果学到家,绝对是一绝。他主要是想练这个消磨时间,那啥平时空闲时间太多了点。

可惜钟老爷子没随他的意,这不沾亲不带故的,人家也不好意思在他家住不是。见他实在没有住的打算,刘军浩只能帮着联系村支书,正好村里第三批宾馆还剩余的有房子。

不在这里住,吃顿饭总没关系吧。在他的盛情邀请下,钟老爷子点头答应。要说这老爷子在农村呆过的时间也不算短,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刘军浩家这样的院子,里边稀奇古怪的东西太多了点。这会儿工夫,他又瞄上了一个尚未完结的枕套。

“这个是谁编的?”老爷子饶有兴致的翻看着上边的图案。

“就是他自己弄得”赵光明指了指说道,“这家伙在网上开了个店,每年卖枕套能挣上万块。还有用野菊花做的枕芯,那个在网上也很火。”他的话中充满了羡慕,人家随便糊弄一下就是钱。

“真看不出来,你会的挺多的。看来那句话真没错,艺术在民间呀。”老爷子掂量了一下,最后略带着感慨的说道。

“汗,老爷子,你千万别这么说,我这纯粹是瞎糊弄,怎么能算是艺术。”刘军浩这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这枕套说什么也和艺术攀不上边。

“呵呵,你这话就不对了,什么是艺术,有美感的就是,像陕西那个老太太,人家凭借一把剪刀创出这么大的名气,你能说她的剪纸不是艺术?”钟老爷子却提出不同的观点。

中午简单做了四菜一汤,老爷子吃得赞不绝口。材料好,怎么做都好吃。

下午数学考试结束,村里那帮熊孩子都松懈下来,他们连家也不回,一个二个直冲向河滩捉鱼洗澡。张倩本想出声阻止,却被刘军浩拉住。他们憋了一个星期,好容易放松一会儿,让这些家伙闹腾半天吧,有自己在旁边招呼着,肯定出不了事情。

他们手中没网兜,因此只能下水草笼,这水草笼简单,就是拽一大捆水草扔到河边的浅水处。过上半个小时再把水草搬到沙滩上,里边一准白鳔儿、梨花面、小泥鳅、肉麦丝。鱼虽然很小,但是这些家伙一个个却玩的兴高采烈,没一会儿,身上都沾满了泥沙。

捞起的小鱼儿他们并没有扔掉,而是用一根细柳条串起来,准备拿回家让大人们给炸鱼酱吃。这种鱼别看小,可是炸过之后酥香焦脆别有一番风味,儿时的鱼酱可是刘军浩记忆里最难释怀的美味之一。

刘军浩坐在柳树下看了一会儿,见他们一直在浅水处玩,也没啥危险。于是乎,他扭头走到进芦苇荡中捋草帽花儿,老婆很喜欢吃这东东。那草帽花儿洗净后,加些香油食盐用罐子装起来,然后搁在阴凉处腌制。过个十天半月再拿出来,味道香脆爽口,好吃的很。这个季节虽然早了点,但是那芦苇荡中已经到处都是绿油油的帽儿草。可惜长出嫩蕊的草帽花儿实在是少,他来回寻摸了个遍,最后只摘到十来朵。郁闷,看样子只能等过两天再来。

其实帽儿草的叶子也能吃,用这东西炒肉是下酒的好材料,只不过刘军浩对这东西不怎么感冒,只能作罢。好在芦苇荡中其他能吃的野菜也不少,撇开帽儿草还有不少菊菊莲。他沿着芦苇根边看了看,好家伙,这地方以前肯定没有人来过,到处都是,黑乎乎的个个有巴掌那么大。刘军浩顿时兴奋起来,赶忙喊那帮小子过来帮忙。

没一会儿,人人都采了一大抱子。

回到家,看老婆忙着改卷子,刘军浩就亲自下厨,整了两道菜当晚餐。

刚吃过晚饭,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是小泽宇打过来的。这家伙嘴巴倒是很甜,张口闭口叫姑父。他天南海北的扯了一通也没有说正事儿,最后电话被张妈夺了过来,说是明天领两个孩子早点过去。

老太太在那边一个劲儿的叫苦,说这两个小家伙在家根本呆不住,这不刚考试结束就闹腾着要到刘家沟,先前还给赵教授家那两个孩子约好了。

刘军浩没说两句话,电话又被张倩接过去。娘俩这明天就会见面,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刘军浩很是无语的看了看时间,这快半个小时了都。

今天开始就算放假了,张倩彻底松懈下来。头一次,两口子睡到七点多,直到猴子饿的在外边叫门他们才起床梳洗。

今天的天气实在燥热,从早上开始起太阳就火辣辣的。他们两人没什么胃口,干脆煮些小米粥,凉调一个黄瓜了事。

张妈上午过来,家里的菜虽说不少,张倩还是觉得应该上街再买一些,顺便接两个小侄子。那啥,趁早不趁晚,刘军浩让她骑着电动车早去早回。

天气热,悟空也没了精神,这家伙小半碗米粥都没吃完。吃不完,这家伙也没浪费,直接将米粥倒在马槽中喂赤兔。

等刘军浩刷完碗准备坐在风扇下凉快一会儿,结果进屋才发现猴子比他还会享受呢。这家伙早已经把风扇拧开,现在正躺在沙发上挺尸。要说挺尸也不对,它耳朵里还塞着MP3的耳机。

丫的,你听得懂那唱的是什么吗。刘军浩好笑的对着他的脑袋敲了一下,开口叫道:“给我滚起来,”然后他夺过耳机塞到自己的耳朵中,果不其然,这家伙只把开关打开了,根本没有选歌呢。要说这家伙的模仿能力超强,屋里的家用电器,它只要看人操作一次就会用。拿那个水塔来说吧,有次刘军浩忘记抽水了,结果这家伙搬了把小凳子站在上边把闸门推开。刘军浩当时还害怕它不知道将闸扒下,等下水塔来个水漫金山呢。谁知道猴子将主人的动作学的惟妙惟肖,它推上一会儿后又把闸拔了下来。

猴子伸着爪子不满的叫了两声,看主人不搭理它,只能够将身子挪了挪,把最佳位置让出。

家里没人,刘军浩进石锁随手一翻,一个大莲蓬已经落入手中。

“吱吱”猴子一看到吃食,立马不再挺尸,讨好的凑到主人跟前欢叫。

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是一吃货,碰到好吃的东西就想吃两嘴。正好省了自己的事儿,刘军浩将莲蓬往悟空手中一塞,指了指放在一边的茶碗。那意思猴子应该明白,剥下来的莲子放在茶碗里,等下分。两人类似的分工已经进行过好几次,每次都是刘军浩勾莲蓬,然后让猴子剥。

那家伙剥莲蓬的时候也不老实,它看主人没朝这边往望,就飞快将手中的莲子扔到自己嘴中,三下五除二,已经吞到肚子里边。

刘军浩其实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可是总不能跟一个猴子计较吧。

不到五分钟,悟空将那莲蓬剥的干干净净。末了,这家伙又把那莲子倒在条几上,用爪子划拉成两堆,两堆大小明显不一样。这个时候猴子才冲着主人一通欢叫,爪子指了指较少的那堆,然后又指了指主人。接着它两只爪子一捧,已经将较大那堆捧到一旁了。

“出牌钓主!”两个八哥急不可耐的飞过来,等待着猴子给它们喂莲子。

刘军浩很是无语,平常他分东西的时候都是自己占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留给猴子。现在倒好,这家伙学的有模有样。

石锁出产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这莲蓬怎么吃都觉得口感比外边的要好。刘军浩一连剥了几个莲子塞到嘴中,当然那莲心也没有扔,这东西可以泡茶喝来着。

“刘叔叔,我们来看你了……”吃的正美,院中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不用问,肯定是赵教授家那两个小家伙来了。

“啊,莲子,我要吃……”小浩宇刚冲进屋子就瞄准条几上的莲子。

“自己拿”刘军浩指了指桌子叫道。这小家伙也不是外人,不用自己特意站起来迎接。

“我也要吃”彤彤跟后进屋。小丫头跑了一头汗,怀中还抱着一个大书包呢。

“吱吱……”猴子一看他们两个伸手抓向自己的莲子,顿时急叫起来。这家伙整个身子完全趴在条几上,将那些莲蓬完全抱在怀里。

“悟空真小气,我带的糖不给你吃了”倒是彤彤有办法,她在书包中掏出几个花生糖故意引逗着。

这下那家伙大方起来,抓着莲子硬往他们手中塞。

没一会儿,张妈等人也会来了。

这些小家伙到来,刘军浩门前的莲蓬彻底遭殃。没一会儿工夫,上边的莲蓬只要能勾到的一个没剩,连带莲花也被他们拽了不少。张倩看这样下去水沟中的荷花要被他们拽干净,她赶忙拉着几个小家伙进院子看猪獾。(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