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午后,虽然太阳还有些毒辣,不过刘军浩的院子内却洋溢在一片和谐的气氛当中。几只刚出壳不久的青庄迈着笨拙的身体在院中围着父母要食物,尖细的呱呱叫声响成一片。

看到这些小家伙闹出的动静,刘军浩不用猜也知道它们肯定是第一代青庄的后代。那几只是水鸭子孵化出来的,没有老青庄的言传身教,它们垒窝的能力稍微差点。再加上和人类相处的久了,警惕性不是那么高,因此这几只青庄筑巢时干脆随便噙了一些芦苇叶子应付了事。刚出壳的青庄也继承了它们父母的血统,这才没几天纷纷从窝里边跳出来,满院子跑。

赵卫东等人坐在葡萄架下喝着冰镇西瓜汁聊天,显得无比的惬意。要说刘家沟真是一个可以让人身心放松的好地方,小风一吹,单位的是是非非都抛到了脑后,剩下的只有轻松。

几个男人纯属瞎聊,什么国家大事,民族风俗等等说了一大通。到最后,几个人都有栽瞌睡的倾向。吃饱喝足后这么休息,只能用两个字形容——享受。

赵卫红张妈却没有闲着,她们几个钻进屋里边看照片,张倩则在旁边解说。几个女人倒是越说越兴奋,笑声不时从屋内传出……刘军浩不禁感叹还是女人精神头好啊。

“刘叔叔,刘叔叔,我们又发现了个稀奇东西。”没一会儿,小浩宇冲进院子。不用说,头上满是汗水。

“又发现什么宝贝了?”刘军浩纳闷的问道。莫不是附近真有这么多稀罕东西尚未发现,怎么几个小孩子随便转一圈就能找到。

“我们刚才在外边找莲蓬吃,结果你猜在荷叶上发现了什么东西?”小家伙卖关子道。

“两个青蛙在打架……”看他神秘的样子,刘军浩好奇心倒是真的升起来。除了青蛙喜欢蹲坐在荷叶上外,其他东西好像没这习惯。当然还有一种就是叫水虿的昆虫。它是蜻蜓的幼虫,没有翅膀,平时喜欢潜伏在水沟的湿泥或者水草丛中。一般来说昆虫都怕鱼类,可是这小东西不同。它出生起就是肉食性,异常凶猛,很喜欢捕食水生昆虫,个头稍大一点的甚至能捉小鱼和蝌蚪。

水虿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水中,只有蜕皮的时候才会爬到荷叶上。

“不是,我们在荷叶上发现了个鸟窝,连毛孩子都说从来没有见过呢……”小浩宇显得特别兴奋。

“荷叶茎上有鸟窝很正常,我以为是什么稀罕事儿呢。那鸟窝大小?大的话就是青庄,如果太小就是芦苗子。”刘军浩推测道。按说这两种鸟很少在荷叶茎上垒窝,可是很少并不是没有。

“不是荷叶茎上,是荷叶上。而且刚才毛孩子看过,说不是青庄窝。”小家伙开口纠正。

“什么……荷叶上”这熊孩子不会看花眼了吧,荷叶上也能垒鸟窝?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嗯,你赶紧出门看看。”

这的确是个稀奇,院中的人纷纷涌到香椿树下。顺着几个小家伙的手势,刘军浩终于看到了那个奇怪的鸟窝。水沟中间比较深,因此荷叶的出水不是很高,更多的是浮在水面上。那鸟窝便垒在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荷叶上,透过缝隙可以清晰的看到鸟窝的模样:上边用蒲草垒成的,中间还夹杂着不少羽毛。由于荷叶的阻挡,刘军浩并没有看到窝里边的鸟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鸟窝垒在这位置,他的确是第一次见到。

“小浩,这是啥鸟窝?”赵教授开口问道,他知道刘军浩在认鸟窝方面的特长。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刘军浩看的眼睛发酸,愣不敢肯定是什么鸟窝。他觉得有些像水秧鸡子窝,可转机一想又觉得不像。人家的特征很明显,一般垒在水面的荒草丛中。还有一个就是水秧鸡子垒窝的时候会用嘴巴把周围的草全部旋转到一起,和吊床很类似,那窝就在吊床上。

刘军浩辨认水秧鸡子窝的本事是跟刘老头学的,老爷子认水秧鸡子窝是一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本事。他随便在水草丛中扫上一眼,总能看出哪片有水秧鸡子窝。而且窝在什么方位、里面是否有鸟蛋等等都知道。

可以这么说,小时候刘军浩没少吃水秧鸡子蛋。那啥每次他馋了就会哭着闹着让刘老头给他找水秧鸡子蛋吃。他现在还记得那水秧鸡子蛋的滋味:蛋白光滑有弹性,没有一点腥味,很香、很诱人。蛋黄更是其中的精华所在,凝结之后并不像一般鸟蛋那样干涩难以下咽,相反有一种很面的感觉,吃一次能让人回味几天。

老爷子和刘五爷一样,奉行的都是可持续发展战略。水秧鸡子一窝通常产两枚蛋,很少有三枚或者四枚的,他每次捡的时候都会在窝里边留一枚,为的就是留个种。如果一网打尽的话,以后就没蛋可捡了。

刘军浩长期跟着老爷子,自然将他的手艺学的七七八八。可惜轮到他的时候却没了表现得机会,这水秧鸡子一年比一年少。水秧鸡子蛋,也离他远去。

“你也不认识,这到底是什么鸟?”赵教授奇了怪。

“咱们把这鸟窝掏上来不就知道了。”毛孩子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你想怎么掏?”刘军浩现在也有将鸟窝弄上来的一看究竟的打算。那鸟窝在荷叶上看似稳当,可是却危如累卵,只要用竹竿投一下,肯定会落入水中。不下水的话,很难讲这鸟窝取下来。下水有弊端,那片荷叶茎秆密集,人在里边过一趟,腿上绝对会滑出满腿红痕。

“我有办法!”他的声音刚落地,彤彤就举起了小手,“用木盆撑着过去”

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小丫头会举一反三,去年采菱角的时候他们这么做过。

于是乎,几个小家伙把木盆从院中抬出。他们个个都争着要做到木盆里来着,为了安全起见,刘军浩还是让毛孩子担当这个重任。

毛孩子木盆划得顺溜,不到两分钟就划到荷叶边。他扭头朝鸟窝里边看了一眼,接着将鸟蛋捏在手中叫道:“小浩叔,是水秧鸡子窝。”

“真是的”刘军豪看过那鸟蛋的颜色后,也点了点头。

“水秧鸡子怎么会把鸟窝垒在荷叶上,真是怪事。”赵教授一个劲儿的晃脑袋。

刘军浩也觉得很纳闷,不过想到院中那几只青庄,他又觉得纯属正常。不兴人家来个非主流呀!话说回来,这窝够悬的,沟中的水稍微流的急一点,这鸟窝就有被冲走的可能。

“鸟蛋给你家悟空吃吧。”毛孩子上岸后又把那鸟蛋递了过来。

猴子一看到鸟蛋,立刻兴奋的乐不可支,伸着爪子要去接。

“你这家伙有没有脑袋,猴子本来就经常偷吃鸟蛋,你给它不是助纣为虐吗?”刘军浩一把将鸟蛋夺了过来。为偷吃鸟蛋的事儿,张倩没少给猴子上政治课。可惜这家伙屡教不改,隔三差五总要偷上那么一次。好歹它不敢祸害院子里的鸟,刘军浩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赶快送回去吧”说完,他又把鸟蛋塞给毛孩子。

“不是吧?”这家伙现在倒不想费第二遍事了。

“等等,不是水秧鸡子蛋。”刘军浩突然感觉手中的鸟蛋有点异样。这颜色的确和水秧鸡子很相似,可是个头却要大出将近一倍。他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那颜色也比水秧鸡子蛋要深的多,而且上边还带着一些青色的斑点。

“怎么又不是了?”

刘军浩详细将两者之间的区别讲了一遍,毛孩子也一个劲儿的点头。

不是水秧鸡子,到底是什么鸟?众人好奇心再次被勾引起来。

谜底很快揭开,只见一只野鸭模样的水鸟扑闪着翅膀飞过来。这鸟非常精明,见岸上这么多人围观,它只是在低空不断地打着转,盘旋了四五分钟也没有落入荷塘中。

“咦,这是鸳鸯,也不是……”刘军浩觉得这鸟甚是奇怪。那鸟的羽毛很鲜亮,嘴巴怎么看都像是鸭子,不过头上却带着一个鸡冠。再看身体,感觉很像大鹅,而那爪子又似是老鹰的利爪。

这简直是鸟科动物里的四不像,他完全可以肯定是第一次见到。

“咱们不会发现了一种珍惜鸟类吧?”见他直摇头,赵卫东兴奋起来。

“这鸟我从资料上看过,好像叫彩豚……”赵教授不太肯定的叫道。

“彩豚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不是荷兰猪吗?”赵卫东以为老爷子记错,忙跟在后边纠正。

“这个也叫彩豚,它是一种罕见的原生鸭科动物。最几年在南方有人饲养,不过这彩豚是怎么回事,竟然跑到这里落户,再说它这个窝也很奇怪。”老爷子很有些不解。

“大家都回头,让它落下来再说。”招来彩豚算是幸事,说明刘家沟的生态系统越来越好了。

等众人退到远处后,那鸟才施施然的从空中落下,最后悄无声息的潜入荷塘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