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看到那鸟落下来,爪子指着荷塘里吱吱叫个不停。

“小浩,小心你家悟空,这家伙可盯上彩豚窝了。”赵卫东一看这情形,赶忙出口叮嘱。

“放心吧,这家伙不会游泳。”刘军浩笑着解释道。说来也怪,悟空其他方面模仿能力超强,唯独在游泳方面很让人郁闷。听赵教授说过,一般哺乳动物都会游泳的,猴子也是如此,日本的猴子冬天还会泡温泉呢。

刘军浩当初也想让悟空学游泳来着,可是这家伙下浅水可以,一旦漫住身子就会大叫着后退。他推测猴子小时候肯定被淹过,心中留有阴影,所以才不会游泳。正因为如此,他才不害怕悟空偷彩豚蛋。

可是事情根本不想他想象的那样,众人进院子不到二十分钟,小彤彤又开始大叫:“刘叔叔,你们赶紧出来,快看悟空。”

众人循着声音出门,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傻眼:猴子此刻站在脸盆中,两只爪子上还抓着一根芦苇杆,那动作和毛孩子刚才划木盆时一模一样。

“不是吧”赵卫东的嘴巴张的很大,他再次被猴子的模仿能力惊倒。

“小浩叔,你家猴子叫悟空,它和孙悟空一样的。”毛孩子也眼馋的叫道,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明天上山捉个猴子养着。

“汪汪”那两只八哥也大叫着落在脸盆中,显得特别兴奋。

“悟空,回来”看这家伙已经将脸盆划拉到荷塘深处,他赶忙开口叫道。

“嘎嘎”孵蛋的彩豚被惊动了,扑闪着翅膀冲着猴子大叫起来。猴子爪子紧紧抓着竹竿,此刻根本没办法还击。不过两只八哥不是吃素的主儿,“汪汪……喵呜……”乱叫一团。

很快,另一只彩豚也从远方飞来。两只鸟根本没管八哥,直接扑闪着翅膀朝猴子身上啄去。

悟空开始慌乱起来,爪子死死的护住脑袋乱叫。

形式急转直下,众人再次傻眼。两只彩豚连啄带挠,不到五分钟就将猴子弄得晕头转向。脸盆也被撞得左右摇摆,差点没翻在水里边。

彩豚的爪子和鹰爪差不多,只几下把猴子挠的身上鲜血直流。刘军浩率先反应过来,赶忙吹了一声口哨。附近盘旋的青庄得到呼唤,纷纷大叫着赶过来。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变得混乱无比,猴子趁机摆脱彩豚的追击。这家伙抓起芦苇杆快速朝岸边划动,姿势跟《地道战》里边仓皇撤兵的日本鬼子很相像。

“吱吱”猴子上岸后立刻对着荷花池大叫起来。夏天天热,伤口容易感染,刘军浩本想把它抓到屋里边用白酒清洗一边伤口,哪知道这家伙根本不理会主人,而是一溜烟的冲过木桥,继而钻进树林中。

“悟空怎么了?”赵卫东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刘军浩跟着摇头,他也不知道这家伙进树林中要干什么。

很快悟空又跑回来,爪子里还抓着一件东西。

“擦炮”众人都认出来,随即想到擦炮的功能。

自从猴子用这玩意儿对付过猪獾后,它把擦炮用的相当销魂。白天在院里边,时不时的能够听到噼里啪啦的擦炮声。最初他相当纳闷,不知道这擦炮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本以为是猴子偷钱买的,结果问了刘启华,人家说是游客买给猴子的。听了这话他才知道为什么悟空这段时间喜欢朝游客身边凑,这家伙在游客面前显摆一阵子后就会把人家拉到刘启华的小店里。这些游客大都看过猴子放擦炮的视频,因此相当支持猴子的燃放大业。刘军浩对此很是头疼,再三叮嘱游客别给这家伙买,可是总有人想看新鲜。无奈,他只得在自家把关,隔三差五去猴窝里搜一次,将藏起来的擦炮收缴,每次准能搜到几个。

他这边实施严打,猴子跟着应对,渐渐的把擦炮藏在院中其他地方。可是刘军浩这边有小皮,基本上院中的擦炮一招一个准。

最近几天院子内没有响动,还以为这家伙转了性子呢,看样子应该是藏在树林中,等下再喊上小皮搜索一遍。

“啪啪”猴子手拿擦炮,立刻神威大展。它一连朝荷花池中扔了七八个擦炮,周围的水鸟吓得根本不敢落地,包括那两只彩豚。

万幸这家伙藏得擦炮不多,不然非把彩豚吓出个什么毛病不可。

猴子发泄一通,情绪似乎稳定下来,这才咧着嘴巴冲着主人直叫。

“好了,这精彩场面等下我要传到论坛上”见猴子进屋,赵卫东才合上相机。

还没等他上传,张倩突然在门内叫道:“刘军浩,有人打电话找你”

电话接通,里边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人家开口问他家是不是养着一只猴子。

刘军浩回答应是,结果那人提出想掏钱买。

一听说是买悟空的,他干脆利索的拒绝。从猴子落户到自家来,要掏钱买的不知道有多少,而且价格一次比一次高。对这些,他和张倩一概拒绝。两人早已经将悟空看成自家的一员了,甚至可以说是两个人的孩子一般,有见过父母卖孩子的吗?

“别,”一听他要挂断电话,那人顿时着急起来,“我出十万,十万,如果你觉得价格太低的话咱们还可以商量。”

“一百万也不卖”刘军浩说完把电话扣上。

“怎么回事?”看老公脸色不对,张倩赶忙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个人在电话里莫名其妙的说要买悟空,我给拒绝了。”话刚说完,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刘军浩很是无奈的拿起来。

“刘先生,我们急需购买一只猴子。你到底有什么条件可以说一下吗……你别挂断电话,听我说……”那人害怕他挂电话,因此语速说的特别快。

听他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刘军浩总算明白过来。这人据说是在一个儿童电视剧里边担任剧务,那片子需要用一只猴子做道具。由于导演的要求很高,他们四处筛选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猴子。正急得上火的时候,突然有人说曾经在一个电视台看过动物专辑,那里边有只猴子非常聪明。导演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找到了这个视频,结果一看很是高兴,直说这猴子就是自己想要的。跟着他让剧务把这猴子买下来,还有小皮、豆豆等如果有可能的话,也一并买下来,说单凭这么一群动物就能让剧本增色不少。

于是乎,剧务根据视频斜上方的台标找到了市电视台,接着又从郭记者手中要过刘军浩的电话号码,这才有了上边的一出。

听到自家动物能上电视剧,刘军浩两口子自然高兴,不过对他的要求还是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院中的动物不知道给他们带来多少欢乐,绝对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那人在电话里说了小半天,看刘军浩油盐不进,直说等下要过来面谈。

“哇,你家小皮这么值钱?”赵卫红听说这件事后,跟着一声赞叹。在她看来,做猴子能做到这种地步也算很有成就感了。

“刘叔叔,别把悟空卖掉好吗?”小丫头顿时紧张起来,赶忙把猴子抱在怀中。她太喜欢猴子,要不也不会大老远的给悟空提一大书包吃食儿。

“呵呵,放心吧,叔叔在这里保证,不管出多少钱都不会卖的。”刘军浩给她吃了一个定心丸。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卖猴子的想法。

“那就好”得到这话,彤彤总算安下心。

下午天热,过来买西瓜的游客不少。他们听过这件事情后都感叹连连,接着纷纷建议不要将猴子卖掉。刘军浩再三拍着胸脯保证,最后都有点口干舌燥的倾向。

“小浩,我听说你要把猴子卖掉,千万别卖呀,这猴子可是咱们村的形象大使。”快吃晚饭的时候,刘广聚急急的赶了过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听得,一进门就说出这么一番话。

“广聚叔,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刘军浩很无奈的重新解释一遍。他现在已经后悔了,早知道这事儿不跟老婆提,只当那电话打错的。

夏天的天气真没准,傍晚的时候夕阳满天,刚吃过晚饭没多久,天色就变暗下来,接着零零星星的雨点开始朝下落。几个小家伙特别兴奋,一个个嗷嗷叫着往雨里冲,张妈拦都拦不住,最后只能让他们打着雨伞在院里玩。

“知了,我捉到一个知了。”很快,小彤彤兴奋地声音从雨中传来。

一听说院中有知了,几个孩子都兴奋起来,纷纷打起手提灯在院中寻找。这场雨虽然很小,但是对知了却很及时。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在院中捉了七八只。

小泽宇还想进树林寻找,刘军浩赶忙拦下来,让他明天早上早点起来找。

这场小雨对院中倒没什么影响,第二天早上天气放晴。刘军浩起床才发现昨晚的雨很小,地表只湿了个皮儿。仅仅一场小雨,暑气消散不少,早上还有些微冷,刘军浩打了几个喷嚏后开始在院中做广播体操。他倒是想做饭来着,可是张妈早已经在厨房忙乎,他根本插不上手。

这段日子没怎么锻炼,体重似乎增加不少。照这么下去,真有可能像老婆说的那样变成胖子。

一套广播体操没做完,小浩宇和彤彤已经兴冲冲的冲进院子。

“刘叔叔,昨天晚上下雨了,知了出的肯定多,赶紧和我们一起捉……”

“建辉,泽宇,两个大懒虫,赶紧起床捡知了壳”

两个家伙的嗓音一个比一个大,院子很快热闹起来。昨天下了一夜雨,树林中湿漉漉的,现在进去肯定会将鞋子浸湿,刘军浩就劝说他们吃过饭再去捡。

“不干,吃完饭知了早飞走了,现在去还能捉到刚脱壳的知了。”小丫头一个劲儿的摇头,她知道想捉知了的话必须趁早。

看他们很坚持,刘军浩只能把猴子派给他们。悟空身上昨天被两只彩豚抓的鲜血直流,不过只伤了个毛皮,根本没动到筋骨。一夜时间,那些抓痕已经结疤,因此对爬树没什么影响。

原本想着现在还没到知了的兴盛期,即使下一场雨也不会有多少。可事情出乎刘军浩的意料,到吃早饭时间了几个小家伙还没回来,他只能钻到树林中喊。

“姑父,你看我们打的知了壳。这么多……”离老远,小建辉就扯着嗓子大叫。

刘军浩一看也小吃一惊,确实多了点,这恐怕有一斤吧。

猴子见到主人,吱吱叫着打个招呼,继而又窜到另一棵杨树上。这家伙一边用爪子打知了壳,一边往嘴里塞零食,倒是两不耽误。

刘军浩连催几次,他们才恋恋不舍的走出树林。

见成果这么丰硕,吃过早饭后赵卫东几人也兴致勃勃的拿起竹竿到树林中打知了壳。

反倒是赵教授和刘军浩见得多了,根本没什么兴致,拿起象棋在院中厮杀起来。

刘军浩左手拿着棋子,右手文玩桃核转的飞快,声音咯咯作响。自打从钟老爷子那里求来这两个桃核后,他根本没离过手,闲着没事就在手中盘几圈,手指倒是越来越灵活。

“你别发噪音好不好,打扰我思路。”赵教授眼看要输了,怪起他那桃核来。

呵呵,刘军浩笑而不语,手中的桃核转的飞快,完全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赵教授瞧到他脸上的表情,顿时郁闷的直咬牙,最后点头认输。你说老人玩桃核还说得过去,一个小青年盘玩这东西,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如果庞旭见到刘军浩这样子,恐怕只有两个字送给他:装B!

“小浩,找你的。”两人正摆开棋盘准备继续厮杀,刘广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身后还跟着三个人。

“你们是?”刘军浩忙站起身子打招呼,这三个人一个也不认识。这几个人看着有点怪,一个大胡子,另一个留着小辫子,那个女的反倒是一头短发。这情形怎么看都像是一群艺术家。

“刘先生你好,我昨天为猴子的事情给你打过电话。”左边那个一个留小辫子中年人热情的迎上来说道。

“哦,我不是说了吗,猴子不卖”刘军浩皱着眉头回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