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提起这个话题,刘军浩觉得他们两口子现在要一个也很不错的。当然最好是男孩,这倒不是他重男轻女,而是男孩子比较皮实,惹了祸自己能揍他不是。真要是女孩,老婆肯定不让揍。

夫妇两个真是心有灵犀,他刚想着,老婆已经问喜欢男孩还是女孩的问题了。

刘军浩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张倩立刻伸手拧过来:“你敢打孩子试试,孩子要说服教育,哪能使用暴力。”

“要是说了不听呢?”刘军浩反问道。

“那也不行。你打我儿子,我打他老子。”张倩说完这话自己就笑了。

“得,看来咱家的孩子又将是一个何一凡。”刘军浩无语的叹息,说实话他还真怕自家孩子成这副模样。想到这里,他暗下决心,孩子真教育不好的话,到时候老子绝对揍他,谁拦着都不行。

老俗话怎么说来着“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让那家伙体验一下他老子小时候受过的苦。话说当年刘五爷可没少揍他,光是扫帚疙瘩就不知打坏多少。如果有三五天没挨打,连他自己都觉得屁股发痒。

“那……揍呗,不过不能打的太重,吓唬吓唬就行。”想到自己那表弟,张倩的语气没有刚才强烈了。

“还是生个女孩子好,省事,”末了,她带着感叹来一句,“以前我妈常说每天为两个哥哥的事情操心的头发都白了,就我省事,从小不哭不闹,长大文文静静,一看就是温柔的性子。”

汗……这不是丈母娘的原话吧,刘军浩用很怀疑的目光看着老婆。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说的是实话,不信咱们回家问我妈?”看老公不相信,张倩又伸出玉手来一招九阴白骨爪。

“相信,相信”刘军浩忙投降,心说你的确够温柔的。

“你说生个女孩子起什么名字?”

“别问我,你知道我不擅长起名。”关于孩子名字的问题,他们以前讨论过。不过那个时候没打算要孩子,只是闲的时候说说而已。现在生孩子的计划提上日程,这事儿自然要重视起来。刘军浩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真的不擅长,担不起重任。老婆是语文教师,起个名字不是什么问题。

“你是根本没用心。我都想过了,咱们孩子的名字既好听,又要有意义,听起来又很顺的那种,最好能让人只听一遍就记住!不像咱俩个的名字,全国不知道有多少万人重名。”张倩立刻来了个“四项基本原则”。她说的是实话,从小学到大学至少遇到四个和自己重名的,甚至有两次还是一个班的人。每次老师一点名两个人同时站起来,再不就是两人都坐在凳子上互看着对方,很让人费脑筋。最后还是班主任想了个办法,那就是点名的时候按学号,这样才分开。

“叫的多说明流行,咱们要紧跟时代潮流。还早着呢,慢慢想,我不相信一年时间连个名字都起不好。”刘军浩搂着老婆回答道。

这孩子还是没影的事儿呢,两口子已经开始替他规划未来了。都说做父母的不容易,估计这孩子未来也不容易。

说完这话题,张倩心情顿时为止一松。一切白担心了,她还以为老公思想难以转变来着。

好久没有这么转过,两个人坐在柳荫下乘凉,在刘军浩那悠扬的芦笛声中,两个草狸子围着他们来回蹦跳,接着又往芦苇荡深处跑去,不时的回头叫几声。

“它们好像让咱们跟上呢。”心情放松下来,两口子才发现那草狸子并不是单纯围着他们玩耍。

“跟上看看”刘军浩也点点头。

好奇心起的张倩紧跟着草狸子钻进芦苇荡,刚走了不到二十米,就看到眼前稀疏的芦苇上边爬了很多瓜秧,上边还挂着几个手臂粗的甜瓜。

“老公,快看,甜瓜,这么大!”张倩兴奋地叫起来。

“甜瓜有啥,地里的也甜瓜多了。”刘军浩并没感到有什么稀罕,他慢吞吞的走过来,接着好笑的说道:“你这啥眼神,这是甜瓜?是菜瓜好不好,甜瓜不朝上爬秧的。”菜瓜和甜瓜不同,这东西刚长出来就能吃,不过味道不怎么样。等熟的时候吃起来刚刚好,酸甜酸甜的。当然菜瓜还有另一种吃法是凉调,洗净切成薄片加入少许食盐用香油调拌后,绝对是消暑的佳品。

他扭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这片的菜瓜秧至少有十来株呢。另一边有不少散落着不少菜瓜子,应该是草狸子吃剩的。

那只母草狸子对着芦苇荡叫了两声,立刻从不远处的草丛中钻出两只小家伙。

“哇,它们的窝这么隐蔽,太难发现了。”冷不丁的在身边窜出几只小草狸子,张倩吓一跳。

“呵呵,让你发现就有危险了。”草狸子窝和猪獾窝一样,都属于虚虚实实的那种,平时难得一见。

两个小家伙和月前相比身形大了不止一倍,它们看到刘军浩两人也不陌生,撒着欢的在他们身边蹦跳。

“对了,去年不也有几只吗,怎么没见了?”张倩突然想起去年那几只草狸子来,貌似那次在院墙外见过一次后,再也看不到它们露面。

“谁知道,估计被老草狸子赶走了,毕竟它们不能让父母养一辈子呀。”刘军浩只能做如此推测,小皮两口子就是这么做的。

“哎,动物有时候比人还聪明。它们知道对孩子不能溺爱,只有狠心将孩子赶出去才能让它们适应环境。”三句话不到,张倩又扯到孩子的教育上。

两人陪草狸子玩一阵子,然后摘了三个菜瓜走出芦苇荡。小草狸子和前一次一样,仍然紧紧的跟在后边。

“不是吧,小浩,你们出去一趟又将狐狸领回家了?”现在天气凉快,许多游客在凉亭里观鸟。一位眼尖的游客看到这情景,再次惊呼起来。不少人心中都暗自叽咕,这人太神奇了点,动物缘超强,什么东西都能领到家里来。

“可爱的狐狸”彤彤几人听到声音,也兴奋地冲了出来。不过那两个小家伙对他们不感冒,一个劲儿的朝刘军浩身后躲。

知道它们怕生人,刘军浩没有让人们围观,他径直领到院中,弄了几大块西瓜喂。

两个家伙倒没有客气,伸着脑袋抢食起来。

“小狐狸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彤彤在旁边蹲看了半天觉得不过瘾,又往前面走了两步,伸着小手摸其中一只的脊背。

那草狸子先是一惊,身子飞速跳开。大概感觉到这小女孩对自己没啥威胁,这才慢吞吞的回来继续吃食儿。

赵卫红赶忙给女儿拍了几张照片,说来也怪,她根本没想过万一草狸子发飙咬伤女儿怎么办。或者在她的心中早已经认定刘军浩院中的动物都是和善的吧。

见彤彤能够接触草狸子,小泽语等人也凑了过去。可他们还没走近,两个小家伙立刻大叫起来,龇着尖牙威胁。

感情人家认人呀,不是和谁都接近的。不到五分钟,那两个家伙的肚子吃得滚圆,不住用毛绒绒的身体蹭着小彤彤的裤腿,完全一副撒娇的模样……可是等泽宇等人靠近,它们又凶猛起来。

吃饱喝足,两只小草狸子似乎有在刘军浩这里安家的打算,直接在树下一躺,闭着眼睛休息起来。

小黄斑皮对这两个新来的家伙比较感兴趣,还特意凑到前面闻了一阵子,然后在它们身边躺下。末了,它们更是用舌头互相梳理着对方的皮毛。狐狸和猎狗称兄道弟,院中的人都觉得这不是一般的不可思议。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动物都对草狸子表示欢迎,那些水鸟好几次要冲上来啄它们,幸亏被刘军浩拦了下来。

眼瞅着天快黑,两个家伙也没有走的意思。最后还是老草狸子钻进院子呼唤,它们才不情愿的跟着父母离开。

“照着情形下去,它们早晚会在你院里安家,跟那猪獾一样。”赵教授很有些感慨的说道。

提起猪獾,刘军浩相当郁闷,先前他想着养一段时间就把它们放回山林。谁知道刘军浩下午刚把它们放在山上后,到晚上自家小皮就汪汪叫起来。他起来打开手提灯一看,发现猪獾又回来了。

接下来他尝试好几次,放生的地点一次比一次远,可是根本没效果,这些家伙跟癞皮狗一样,黏上就不走。想想也是,这里吃喝不愁,可比山上舒服多了。

目前这几个家伙比较规矩,并没有袭击自己院中的鸡鸭,主要是在粪堆上寻摸个蚯蚓,或者到水边吃个泥鳅、黄鳝什么的,刘军浩见没什么危害,也默认了它们的存在。

结果没几天,猴子就吱吱叫着将主人拉到墙根。

他刚看到的时候下一跳,自家那墙根被挖了一个大洞,看这洞型就知道是猪獾刚挖的。

口胡,先是水獭挖洞,现在轮到猪獾,这么下去,自己的院墙估计保不住了。

如果两个草狸子在这里安家落户,草狸子好像也挖洞吧?他有点不敢想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