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小彤彤报喜,刘军浩在院中坐不住了,忙拉着霍军去海选现场查看。

可惜他们去的晚了点,刚到地方人家已经海选结束。

刘军浩倒无所谓,他本来就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霍军大呼遗憾,连说今天应该把自家孩子领来。先前他听刘军浩说起的时候就有这念头,不过当时想着过来还有事要办,没有时间陪孩子,因此打算等明天再说,哪知道人家只海选一天。

“刘叔叔,我被选中了,”见到刘军浩,小丫头更兴奋,老远扯着嗓子叫嚷。

“嗯,给你妈打电话没?”刘军浩伸手把她抱起。

“都打了,连她们学校看大门的老爷爷也打过,我爷爷的手机都打没电了。”小浩宇撇着嘴酸酸的抢答。

“我愿意,你想打也没机会。”彤彤毫不客气的回击。

“我不给你说话”小家伙顿时气结。

“小气鬼,浩宇是个小气鬼”那丫头继续嘲笑。

小孩子吵架,来得快,去的也快,还没走回家呢,他们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商量着等下一同捉知了。

夏天天长,吃过晚饭太阳还有没落山。夕阳的余辉泼洒在地面上,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张妈吃过饭去找王老师聊天,院中的四个小家伙没了大人约束,顿时兴奋起来,一个个拿根小木棍在地上找知了洞。张倩看的有意思,没一会儿也拉着老公加入其中。这些日子连日干燥,地下的土含水量较少,因此知了身上没沾多少泥土,挖起来特别省事儿。

“刘叔叔,咱们来个挖知了比赛怎么样?我们四个孩子一组,你和张阿姨一组。”蹲在地上找了一阵子,小彤彤升起比赛的念头。

“好呀”刘军浩立马点头同意。几个小家伙和他比捉知了,简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那啥夸张一点说,自己一个人捉过的知了比他们见过的都多。

不到十分钟,刘军浩一人就挖了六只知了,老婆也在自己的指点下贡献两只。四个小家伙一看要输,纷纷赶到刘军浩前面,想率先把知了洞挖掉。

刘军浩这边好运依旧,没一会儿,又有三只知了进账。

小彤彤见情况不对,干脆知了也不挖了,眼巴巴的跟在身边。她倒是聪明,想根据刘军浩的动作找出挖知了的经验,不过看了几分钟也没能找出原因。

“老公,你是怎么找到的?”张倩看了一阵子,也觉得很稀奇。刚才那地方明明她已经很仔细找过一遍,除了几个已经出土的知了洞外,其他连个蚂蚁洞都找不到。可是她刚挪开,刘军浩就从其中一个洞中摸出知了。

“呵呵,经验”刘军浩笑着解释,“大部分知了未出土之前只会在洞口开一个小缝隙,有些不同,它们会直接挖好,等天黑的时候方便爬出。刚才我看这洞口的泥土还是湿的,就猜测应该有个知了躲在里边。还有你们挖知了的时候尽量往树根下边找,这东西爬出地面之前主要靠吸食树根上的汁液生存,因此那洞口一般都在树根附近。”处处留心皆学问,刘军浩这些话都是经验之谈。

得到他的指点,四个小家伙挖到的知了多了起来。

一直到太阳落山,他们才停住手。今天的收获颇丰,光刘军浩一个人就捉了十来只。

“我来数,肯定是我们挖的多”停下手,彤彤又做起了统计员。

她正数的起劲儿,几只猪獾偷偷从洞中钻出来。它们的鼻子在地上吮嗅了一阵子,接着直直奔向脸盆。这些家伙一点都不客气,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呢,它们已经将脑袋伸进脸盆中。

三下五除二,众人辛苦小半天捉的知了被它们吃的一干二净。吃完,这些家伙围着刘军浩直哼唧,那意思很明显,还想要吃的。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感情让猪獾捡了个便宜。

刘军浩陪几人胡闹一阵子,觉得挖知了没啥意思,重新坐到院中品西瓜汁儿。

嗯……西瓜汁儿喝着清凉去火,被很多游客称道,可是什么好东西也怕天天喝,刘军浩现在喝到嘴中觉得没什么滋味了。

换成别的水果榨汁……葡萄汁太酸,喝起来容易反胃。雪梨汁儿不错,只是院中上次摘光了。自己石锁中倒是还有一些,可惜现在根本没机会拿出来。

算来算去,竟然没有合适的饮料……这人纯粹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如果让他喝上几天白开水,指定没有这么挑剔。

嗯……槐花,他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个时候,村里的槐花应该开了吧,有时间去摘些槐花喝,那东西喝起来绝对有滋味。

这个槐花是国槐开的花儿,和洋槐花有本质的区别。这东西吃到嘴里边特别苦,不过泡茶可以清热去火,农村人家只要院里栽有槐树的,一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总要弄些泡茶。国槐树全身都是宝贝,槐树叶能治疗放老肩,槐树根须蒸煮后利尿消炎,在农村也是个偏方。

刘军浩说风就是雨,想到这茬,立刻给老婆打声招呼去勾槐花,反正现在天还没黑,有的是时间。

“我们也要去,正好捉知了”几个小家伙一听立马跟上来凑热闹。

“小浩,你要去勾槐花?多弄一些,我会城里的时候给你爸带点,他喜欢喝这东西。”没等他们出门,老太太一听这事儿,赶忙隔着篱笆墙叮嘱了一句。

***

演员海选昨天结束,来刘家沟游玩的游客大部分都收拾行囊准备离开。一时间,原本热闹的刘家沟再次寂静下来。

吃过早饭,张妈就带着张倩和几个小家伙在院中忙乎起来。昨天晚上勾槐花的时候着急忙慌,枯枝败叶和槐花完全混在一起,现在要重新把它们挑拣出来。

花开如小米,挑起来特别费时,几个小家伙刚捡了一会儿,纷纷找借口不干。反倒是平时毛毛糙糙的悟空此刻很老实的蹲在旁边挑拣。

忙乎半天,槐花全部晾晒再凉席上,在阳光的映射下,闪动着金色的光芒。

“嗯,终于忙完了,好香!”张倩伸了一个懒腰,双手捧了一大把槐花放在鼻子前。要说现在她已经完全习惯这种闲中有忙的小日子了,和老公一起干干家务活,不要太累。干完活休息一阵子,看看书,上上网,听听音乐,日子简单,但是特有满足感。

平淡是福,日子简简单单就是一种幸福。

一时间,张倩心中竟然升起某种感触,似乎想把这种感触付之于笔端。

想到这里,她猛然从凉席边站起,接着着急忙慌的冲进屋内。

“怎么了?”刘军浩被老婆的动作下了一跳,赶忙跟在后边追问道。

“请勿打扰,我现在灵感来了。”趁开机的机会,张倩已经拽过复写笔刷刷在白纸上写了起来。

刘军浩立刻明白,他屏住呼吸,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出客厅。

“小倩怎么了?”张妈看到女婿出来,也关切的问道。

“没事,灵感来了,写文章呢。”刘军浩低声解释了一句。

“这丫头从小就疯疯癫癫的,喜欢胡写东西,有时候写不出来还一个劲儿的抓头发,恨不得将头皮子都抓破,你多担待一些。”张妈开口叮嘱道,显然老太太也知道女儿这个习惯的。

得,前两天老婆还自夸说她小时候最省事呢,应该把刚才张妈说的话录下来,看她还自夸不。

“老公,过来看看我写的怎么样?”没一会儿,张倩又冲着屋外叫了起来。她写的东西,刘军浩都是作为第一读者来着。

“不错,不错”刘军浩仔细读一遍,最后伸出了大拇指。倒不是恭维,这文章读起来就好像一股涓涓的溪流一样,和两人的生活很相像,平淡舒缓中带着温馨。

“当然,写这种文章我最拿手,就照着咱们的生活写。”张倩小有些得意的回答。

又开始臭美了……刘军浩很无语的看着老婆。不过他倒是忘了,自己也很喜欢再网上晒幸福来着。

可惜他们的幸福感没持续多久,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一个游客让准备两个西瓜,打算等下过来取。

刘军浩让老婆在屋里边歇着,自己则进后院摘瓜。

“院里的瓜不是昨天摘光了吗,估计没有……”刚出门,张倩插一句。

“我找找看,说不定瓜秧下边藏得有”某人心虚的回答。

进了后院,左右看看没人,刘军浩再次钻进石锁中摘了两个大西瓜。刚要迈步出来,当目光无意投向那片草丛时,他突然停住脚步。

浓密的野草中间,几吊淡紫色的花朵特别醒目。万绿丛中一点紫,这是黄芩。

石锁中怎么会有这么玩意儿,自己没引进黄芩呀。刘军浩思索了半天,终于有了一点印象,貌似是去年上山打知了壳时找到的,当时刚把黄芩挖出,结果几只野猪就赶了过来。他忙着追野猪,把黄芩往石锁中一仍了事,事后又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在外边的话,那黄芩早被太阳晒死,幸亏石锁中的生长环境得天独厚,这东西才得以保存下来。不过它长得太委屈了点,还没有周围的茅草高呢。如果不细看,根本发现不了。黄芩五月底六月初开始开花,花期一直能够延续到十月,现在已经到结黄芩子的时候,正好可以采摘。

刘军浩蹲在沙土地上,将周围的杂草仔细清理了一遍。等杂草除净,终于显示出黄芩的不凡来。底端的老根盘若虬枝,好似一条小龙蛰伏在草丛中。

黄芩修剪一下当个盆景也不错的,什么时候把它移出来再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