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气,刚刚十一点,太阳已经将地面照的白花花的。院中的青庄没了精神,一个二个躲到柳树荫下闭目养神。不单它们,连往日闹腾的猴子也懒散的躺在风扇下。不过这家伙比较会享受,嘴里边还噙着吸管,时不时的扭头对着玻璃杯吸一口西瓜汁儿,然后用爪子拍拍肚皮,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刘军浩送西瓜回来后根本没耽搁,直接站风扇下猛吹。悟空感觉凉风被挡住了,这才睁眼吱吱叫两声抗议。看到是主人,这家伙又没了声息。

在风扇下吹了十来分钟,才感觉浑身的热意散去。他刚想学猴子那样在沙发上挺尸,却被张倩拉着玩连连看,说是碰到高手了,要好好较量一下。

没办法,刘军浩只能耐着性子陪老婆看了一阵子。很纳闷,老婆对这类看上去很弱智的游戏很感兴趣,怎么玩都没个厌烦。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直到连赢三局,张倩才退掉QQ准备做饭。

“我不饿”小建辉举着手叫道。

“我也不饿”泽宇跟着举手。

这两个家伙上午喝了一肚子西瓜汁儿,现在根本没有饿意。

征求过张妈的意见后,张倩决定中午做凉面。

随便拍上几瓣蒜,切碎后加入葱花、芝麻盐等调料,然后加入香油调和……那香味,很能勾引人的食欲。

面条用凉水冰过后特别爽口,再配上凉调好的小黄瓜。刘军浩一连吃了两大碗,两个原本说不吃的小家伙也忍不住每人盛了小半碗。

饭后,张妈例行午休。老太太本来想让两个孙子也休息一会儿,哪知道两个家伙半点睡意都没有,碗一丢就去隔壁喊小浩宇玩。

张倩刷完碗继续上网,刘军浩本想陪着,可是没一会儿,就在旁边直打哈欠。无奈,他只得伸个懒腰,拿把蒲扇躺在吊床里晃悠。

朦朦胧胧刚要睡着,两个八哥却开始在他身旁聒噪起来。

本不想理会,可惜这两个家伙看叫这么大声没效果,干脆落在他耳朵边上“汪汪”乱叫一通。

刘军浩顿时来了气,猛然伸手一抓,已经将八哥捏在手中。接着一抛,扔到猴窝中。

受此“重创”,两个八哥彻底老实,只敢躲在猴窝里乱叫。

耳边没了聒噪,刘军浩继续躺在吊床上打盹。刚闭上眼不到两分钟,突然又听到头顶一声鸟叫,接着一团凉凉的东西落在脑门上。

他困的正厉害,没睁眼瞧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当是旁边楝树上的落叶,伸手一划拉,想将树叶弄掉。

嗯……不对,这树叶怎么黏糊糊的,刘军浩下意识的将手凑到鼻子前。

口胡!一下子睡意全无,这个竟然是鸟粪。

抬头朝树上一看,两只八哥立刻扑闪着翅膀逃走。

原来是这两个家伙作怪,刘军浩恨得直咬牙。别让我抓到你们,老子下次抓住绝对把羽毛扒光,让你们变成裸*鸟。

将脸上洗干净,他重新坐到吊床上。还没躺下呢,两只八哥又在头顶尖叫起来。等刘军浩起身,它们展翅溜走。

如果是野八哥这么戏弄,早一弹弓打下来了。可眼前这两只老婆稀罕的跟宝贝一样,刘军浩自然没办法下手。

打又打不的,捉也捉不住。

“悟空……”刘军浩彻底没了脾气,只能喊猴子将这两个家伙领走。

哪知道连叫几声,根本没听到悟空的回应。

“猴子跟泽宇他们出去了,你找它干啥?”屋里边飘出来一句。

难怪,刘军浩这下找到原因。往常这个时候它们都烦猴子来着,今天猴子外出,两只八哥只能骚扰自己。

它们在头顶乱叫一阵子,再次展翅飞向马棚。

这两个家伙不会是想让自己干什么吧?见过八哥的举动后,刘军浩总算明白它们应该有事儿。

他赶忙起身走到马棚旁边,一切正常,那里根本没有任何异常情况。

赤兔现在也没什么精神,冲着主人嘶叫了一声后,继续躺在那里用尾巴赶牛虻。

刘军浩看了一阵子,也没明白两只八哥到底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刚扭头回来,八哥又大叫起来,接着飞进屋子。

这两个家伙闲着没事调戏我呢,看它们终于停止乱叫,他做出如此推测。

可是没等他坐下,老婆在屋里边一声大叫,“老公,你赶紧过来看,这两只八哥怎么了?”

“什么事儿……”刘军浩冲到门口,继而傻愣在那里。

两只八哥现在正在表演杂技,一只嘴巴叼着苍蝇拍手臂,另一只则叼着苍蝇拍网。它们的平衡性掌握的很差,飞起来跌跌撞撞,有好几次差点都撞在地面上。

“它们想干啥?”眼前这情景很让人困惑:两个傻鸟噙苍蝇拍到底要干什么。

答案很快揭晓,八哥摇摇摆摆飞到刘军浩跟前,接着嘴巴一张,那苍蝇拍“吧嗒”一声跌落在地面上。

“我知道了,想让我给它们打牛虻子吃。”结合先前八哥把他往马棚里领的事情,刘军浩立刻明白过来。自家院中树木多,因此牛虻子苍蝇也不少,不过好歹院中有鸡鸭,大部分时候这东西都被鸡鸭啄食掉。

正午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鸡鸭全部躲在阴凉处,牛虻子苍蝇没了天敌,倒是显得异常活跃。刘军浩有次不胜其烦,买了个苍蝇拍追打这东西。

他只操作一次,悟空就学会使用苍蝇拍。而且那家伙对打牛虻子的事业兴致很高,根本不用人催,闲着没事拎着苍蝇拍在院中转悠,而两只八哥则跟在旁边吃牛虻子。来回这么几次,它们倒是形成条件反射了。

今天中午猴子被几个孩子领出去玩,八哥们没了吃食,这才闹腾起来。

“那你帮它们打一些吧,我进屋玩电脑,外边太热。”张倩原本以为自家八哥要闹什么稀奇,现在听说是打牛虻子,顿时没了兴致。她伸了一个懒腰,接着钻进屋内。

得,有老婆这话,刘军浩只能拎起苍蝇拍奔向马棚。

刚才没注意,现在转身到赤兔背后,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牛虻子就那么三五只,苍蝇太多了点吧,清一色是黑褐色的尖嘴苍蝇。别看这种苍蝇个头很小,但是却厉害无比。

一般的绿头苍蝇嘴上带的是吸盘,牛马的皮相当厚实,它们即使上去也吸食不到血液。尖嘴苍蝇则不同,它们和蚊子一样,嘴巴上是吸针,能够刺穿皮肤吸食血液。最重要的是这东西吸食的时候会释放出一种麻醉剂,一般牛马很难反应过来。

这些家伙吸食的时间应该不短了,个个肚子呈现鼓鼓的血红色。

“啪啪……”刘军浩眼疾手快,三五分钟的时间,那牛虻子苍蝇在地上落了一大片。那白色的苍蝇拍也染成血红色,两个小八哥在地上欢叫着叮啄起来。它们很挑食,只吃那些尚未打死的苍蝇。

“喳喳”杨树上的喜鹊见到这情景,在刘军浩头顶上盘旋了两周,接着也落在地上和八哥抢食。

这几只喜鹊在院里待得时间长了,渐渐的不怎么怕人。

“汪汪……”有了抢食者,八哥立刻紧张起来,口中大叫着驱赶。

可惜喜鹊对它们这招早已经习以为常,根本没有回应,只是埋头一个劲儿的啄食。

被八哥闹腾一阵子,刘军浩完全没了睡意,只坐在树荫下乘凉。

他越看越纳闷,这还没有五分钟呢,赤兔身上又围了一大片苍蝇。八哥和喜鹊争相啄食,可惜那些苍蝇尚未开始吸食血液,因此反应很快,喜鹊扑上去往往落空。

这样下去不行,看到小小的苍蝇如此猖獗,刘军浩忙将赤兔的缰绳解下来,想将它牵到水中冲洗一下。这家伙浑身湿漉漉,汗味儿特别重,应该就是汗味儿把苍蝇引来的。

谁知道刚把赤兔拉出马棚,这家伙好像发疯了一般,竟然围着墙根舔舐起来,拉都拉不住。

它这是怎么回事?刘军浩一时发懵,把手中的缰绳丢开。

“老婆,赶紧出来看看咱家赤兔怎么了?”看它越舔越带劲儿,刘军浩赶忙喊张倩出来查看。

“它在吃灰?”张倩一看也傻眼,“是不是得什么病了……”

“没听说牲口生病了舔墙根的呀,”刘军浩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不过他对石锁有很强的信心,不认为赤兔是生病了。

“你没听过的多了,赶紧打电话让兽医来,你有电话号码没?”张倩也着急起来,说着要回屋拿手机。

“慢着,我到村里问一下老年人,他们应该知道。”刘军浩说完着急忙慌的骑上电动车,一溜烟跑到养鸡场。

他把自家赤兔的怪异表现给老牛头一说,人家立刻瞪大牛眼叫道:“这么简单的事儿你小子都搞不明白?真不知道你家那马是怎么养的。好治的很,回去抓把盐,然后弄一脸盆水,赤兔喝完指定好。”

“你说赤兔缺盐?不应该呀,我一直都是这么喂的,以前没有这种反常现象呀。”刘军浩疑惑的问道。

“你小子知道个啥,马的汗腺发达,这种天气出汗特别多,盐分排除的也多。这么一天,它们能排除七八两盐呢。盐分供应不上,只能舔墙、喝脏水了,如果长时间这样,很容易的病。”

老牛头一辈子和牛马打交道,久病成医,因此他在这方面算是半个专家。听完解释,刘军浩已经相信九成,不过对他说的那个一天排除七八两盐的事儿半信半疑。

回到家,刘军浩自己用脸盆接了大半盆水,然后让老婆捏一把盐放入其中。

“这就行了?”张倩半信半疑将脸盆放在赤兔面前。

那家伙伸着脖子闻了一下,接着咕咚咕咚猛灌起来,不到五分钟,一脸盆盐水喝个精光。

“咱家赤兔也会缺盐”回到屋里边,张倩仍然有些不相信这个解释。她特意上网查了一下,查过之后,两人彻底信服。感情马这种动物是造盐机器,夏天跑上小半天能排出将近两斤盐分呢。

事情圆满解决,刘军浩总算有空闲眯一小会儿了。

他重新回树荫中躺下,还没等睡着,小彤彤扯着嗓子大叫着冲进院子:“刘叔叔,张阿姨,浩宇他们偷偷下河洗澡去了。”

晕,看来今天中午是睡不成觉了,刘军浩很郁闷的坐起。他先打了一个哈欠,继而清醒过来:“你说啥,浩宇他们下河了。”

“嗯,他们先骗我说要去柳树林捡知了壳,我嫌热没去,后来听阿琴姐说他们往河滩里去了。”小丫头点点头说道。

那边张倩听到声音,也急急的冲出来。

这下事情闹大,他们几个小家伙竟然敢偷偷下河。现在河滩上肯定没大人在,万一出事儿……

两人根本不敢想象,忙冲出院子。刚出院子就看到七八个熊孩子又说又笑的从河堤方向走来。

一看到老师,毛孩子几人的神色开始不对,一看就知道做了亏心事。

“都给我站过来,你们刚才去干什么了?”张倩让这些小家伙在太阳底下排成一排,然后挨个审问。

“姑姑,我们去捡知了壳,你看,刚才捡这么多……”小泽语说着把手中的布袋提了提。

“真的?我怎么听说你们是下河洗澡?”张倩面带疑惑的问道,按说洗澡头发肯定要弄湿,她刚刚发现这些家伙的头发都是干的。

“我们真没洗澡,你看头发都是干的。”毛孩子跟着插了一句,他还特意拽了拽自己的头发。

“真没洗澡?”刘军浩面带笑意的开口问道。这点小伎俩能瞒过老婆,但是绝对逃脱不了自己的法眼。头发是可以晾干的,当年他就用这招骗过老师,自然知道如何揭穿。

“真的没洗”毛孩子一看这人的笑容,顿时心中打鼓。他可是听他老子说过,小浩叔以前这种欺上瞒下的事情没少干过。

刘军浩啥话不说,直接上前抓住毛孩子的手臂,用指甲轻轻在上边划了一下,上边顿时显现出一道浅白色的痕迹。

“洗了一小会儿……”这家伙看事情败露,立刻来个“坦白从宽”。

“说谎,至少洗了半个小时”夏天在水中泡的时间过长,出来后皮肤会显得特别干燥,随便在皮肤上划一下会有痕迹,他就是根据这个判断出来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