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奇了怪,一群人在水塘边看了半天,最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然。

“会不会和这桑葚有关系呀,你看塘里的水都快染成紫色的了。”一个游客看水面上紫红色的桑葚很多,于是做出如此推测。

“兄弟,你平常不钓鱼吧?”他话刚说完,旁边一个游客就开口问道。

“你咋知道?”那人略带奇怪的反问。

“你要是经常钓鱼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告诉你,桑葚是上等鱼饵,钓鱼效果非常好。”那游客继续科普。这人刘军浩比较熟,是个资深钓友,隔三差五就要开着车来刘家沟钓鱼。

“不是吧,桑葚能钓鱼?”那人带着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刘军浩,显然是希望“专家”释惑。

游客都扭头看着刘军浩,他们当中有很多人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儿,觉得分外稀奇。

“他说得对,桑葚可以钓鱼,尤其是大鱼。”这问题自然难不倒刘军浩,他小时候经常用桑葚钓鱼,有次还钓了一个四斤多重的草鱼。其实不但桑葚可以弄来钓鱼,嫩玉米粒、葵花籽儿、毛豆、南瓜花儿等等,这些他都试过,效果不比专门做的饵料差。

“都围在这里看啥呢?”正讨论着,刘五爷的声音从外边传来。他和老牛头手中还提着大半袋饲料,原本打算给养鸡场的小鸡喂食的,结果一看这边围了一大圈人,两位老爷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也过来凑热闹。

“老爷子,你们终于来了,我们刚才还想找你们呢?”一听他的声音,几个游客立马兴奋起来,三言两语把事情讲清楚。在他们看来,刘五爷比刘军浩更权威,毕竟年龄在那里放着。还有就是他们都听说过老爷子飞叉捉鳖的光荣事迹,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人的名,树的影”,这老爷子肯定不是一般人。

不过让他们失望了,刘五爷围着水塘看了半天最后直摇头。

“我知道为啥,这些泥鳅都醉翻了。”老牛头蹲在水边捉了两条泥鳅瞧了一会儿,站起身子说道。

“泥鳅喝醉?”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老爷子的答案太有创意了!谁会傻的往水塘里边倒酒呀,那纯粹是脑子有问题,有钱没地方扔。再说这么大的池塘,想把鱼醉翻,估计最少要倒入百来斤酒。

“你小子那是啥眼神,不相信是不是。”看到刘启勇的表情,老牛头带着微恼的解释道:“你们看旁边的桑树,这么多桑葚落在水中,夏天天热,在水中一泡肯定会发酵。这又是死水,时间一长,这水坑就成了桑葚汁,不被醉倒才怪呢。”

“我说和桑葚有关系吧,你们还不相信。”听老爷子这么一解释,先前那游客立马相信,略显得意的跟了一句。

老牛头这个解释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不过往深处一想又觉得不对,为啥单单泥鳅醉翻了,其他鱼没事。

“那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以前就见过这情况,听老人们说是桑葚泡的。”对这个问题,老牛头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我知道,泥鳅一般在水底生活,这桑葚泡出的汁液密度比水大,一般都沉在水底。鱼类大部分都在水上层生活,因此暂时无事。”

听完那游客的解释,又有人提出质疑:“貌似以前没听过桑葚吃得多了会醉呀。”

“谁说没有,《诗经》里边就描写过有其他动物吃桑葚醉倒的例子。”

“《诗经》?”众人脑门上都闪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晕倒,越说越离谱了,一圈人都觉得这人巨能吹,这也能和《诗经》联系在一起。

那人卖了个关子,然后又抑扬顿挫的念到:“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可不就是描写斑鸠吃多桑葚醉倒了吗?”

听人家一念叨,不少人才恍然大悟,《诗经》里边还真有这么一段。刘军浩也有几分印象,貌似以前上学的时候学过那篇文章来着,不过他学校那点东西早还给老师了。如果不是刚才人家解释,他还真不知道那两句是什么意思。

这游客记性不错,三十多的人了还能清楚记得高中的文章,很了不起的说。刘军浩原本很有些佩服,后来才知道人家是高中的语文老师,难怪记得这么清楚。

泥鳅的事儿只是个小意外,来的快去得也快。既然不是有人恶意投农药,那就没啥大问题,大热天的他也不想在村里瞎转,给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返身回家。

刚坐在风扇下吹了不到五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张倩,是你吗……”电话接通,还没等刘军浩开口呢,那边徐晓丽已经哭着喊叫起来:“我要和庞旭这个混蛋离婚……唔,他太不理解人了,天天和我吵架,这一个星期就吵了两次……我要离婚,老娘我不给他生孩子了,他愿找谁生找谁生。”

“喂,徐晓丽,你可别冲动”不是吧,两人要离婚,孩子也不要了?刘军浩吓了一大跳,赶忙出声劝阻。

“哦,是你呀,把电话给张倩,我找她有事儿。”徐晓丽这才反应过来,话语中挺不好意思的。

听她在那边哭的一个凄惨,似乎天塌下来了一般,刘军浩不敢耽搁,赶忙把手机递到张倩手中。他并没有离开,主要是想听听两口子怎么了,前几天来的时候还柔情蜜意的,怎么一转眼开始大吵大闹,还要离婚呢。

张倩却不给他机会,摆了摆手让他出去,显然是怕私房话让他听到。

不听就不听,等下老婆不说自己也要打电话问庞旭那货。

这两口子还真把他们当成灭火队,只要一有事儿,准打电话过来。要说他们的日子过得的确惊心动魄,跟演电视剧一样,记得有次差点因为庞旭打游戏的事儿分手。

这次又发生什么大事儿,竟然要离婚。刚才徐晓丽貌似在电话里大骂庞旭负心来着,莫不是这小子有外心了?刘军浩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这小子上高中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好鸟,拿望眼镜偷瞄女生宿舍次数不少。

本以为徐晓丽哭诉一阵子就该挂电话,可是眼瞅着都半个小时了,屋里的动静还没有停止的迹象,中间倒是传来张倩的笑声。

这电话破纪录,一直打了一个多小时,张倩才合上手机走出来,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她真能说,我的手机都发烫了。”

“他们因为啥事儿要离婚呀?”

刘军浩话刚问出口,老婆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让人莫名其妙。她这是不是幸灾乐祸呀。

良久,张倩才止住笑意说道:“你猜,猜中了这一个星期的碗都是我刷。”

晕,这火烧眉毛的事情,哪有心情搞《我猜我猜》呀。

“你不知道,刚才差点笑死我了。你知道他们因为啥吵架……徐晓丽在电脑上玩打升级,本来这盘她们这方坐庄,搭档打出的是红桃主,她的牌也超好,红桃有两个对子,还有双王。这牌是百年不遇的好牌,她兴奋之下就喊老公过来看。结果庞旭纯粹找抽,在一旁帮倒忙,来了个抄底,而且还把她的两个王给拆撒出。结果这盘输了快两千欢乐豆,徐晓丽怒不可耐,两人就吵了起来,最后还要离婚呢。”

“不是吧?”刘军浩先是一愣,继而和哈哈大笑起来。那两口子真是极品,就这点小事竟然也吵着也要离婚,和小孩子没什么两样。

“就是,你不知道我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憋得有多辛苦。”张倩笑了一阵才略带着感慨的说道,“幸亏你不喜欢打游戏,否则咱们制定也吵,我还听过有两口子因为偷菜的事儿吵架呢。”

“那她最后咋消停的”刘军浩又好奇起来,刚接电话的时候徐晓丽的怨念可是相当大。

“呵呵,我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庞旭签订两口子吵架协议书,这下他就蹦跶不起来了。”

“吵架协议书?”这也能签协议,老婆真是太有才了,不过怎么总感觉不妙,这里边似乎有卖身条约的味道。

果然,张倩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刘军浩脊梁直冒冷汗,幸亏自己没有造反精神,否则这几条说不定张倩先在他身上试用。

1、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两人吵架,男方必须马上无条件道歉,并哄到对方气消为止。否则两人争吵造成的后果由男方负责。

2、男方生气不得摔东西,女方可摔枕头沙发垫。

3、电话吵架时男方不准率先挂电话,如果挂了要在一分钟之内打回去,并承认错误赔礼道歉,吵架时如果女方主动挂断电话,男方必须立刻回拨……

听完老婆说的数十条,刘军浩在心中默默念叨,庞旭这小子以后有的受了。

***

解释一下,关于泥鳅吃桑葚太多会醉的事情我小时候见过一次。当时我们一群小孩子疯狂的捞,为这事儿还被大人揍了一顿,说是人家用农药闹的。不过那泥鳅拿到岸上一会儿就恢复过来,后来有人说是它们桑葚吃的太多醉了。说来也怪,其他鱼貌似吃了桑葚没有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说不准,只是当时听老人们说过会喝醉,写这章之前我上网查了一下,很遗憾,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因此我只能按自己的理解来写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