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家悟空呢?”吃过早饭,张倩问起猴子来。别说,这东西在眼前的时候你觉得碍事,一会不见还挺想它的。

刘军浩大声叫了一句,没有听到回答,就开口说道,“谁知道,估计跑出去捡知了壳了。”自从知道知了壳可以换钱后,这家伙的动力很大,不管是走路还是干什么两只眼睛都瞪得跟玻璃球一样,那些藏在树叶后边的知了壳很少有能逃脱过它的法眼的。两只八哥自然很配合,经常跟在悟空后边帮忙。

现在猴子学聪明了,除了刘军浩和张倩谁也不信任,每次捡到知了壳都藏在卧室中,生怕被浩宇他们几个给偷走。事实上,几个小家伙也防着它呢,悟空太不老实,只要人没注意,这家伙都会偷偷溜到赵教授家拿浩宇他们捡的知了壳。

刘军浩两人对悟空这种行为不鼓励也不反对,只要它不闹出乱子,一切都OK。

想起知了壳的事儿,张倩翻身回卧室看了一下,接着惊奇地叫道:“老公,你过来看,猴子弄的知了壳都有两麻袋了,真多……”

这么热的天气,刘军浩根本懒得离开风扇,不过老婆召唤,他只能应声起身。庞旭那吃货的协议书还在头上悬挂着呢,万一惹恼了媳妇,也给自己来个约法三章可不妙。

“这么多,看到满满的两大袋子知了壳,刘军浩也有些惊讶。悟空这几天真的没有闲着,把捡知了壳当成一项事业来做了。集腋成裘,平时这家伙在院中进进出出,每次都用黑塑料袋提半袋子知了壳,看上去并不显眼,可是架不住次数多。

“就是呀,我也不知道,根本没往桌子下瞧,我估摸比浩宇他们捡的还多呢。”张倩那边随手掂量了几下叫道:“最少有二十斤。”

“我看看”刘军浩伸手将蛇皮袋提过来拎了一下说道,“二十一斤半”

好家伙,几天的功夫,弄了六七百块钱。刘军浩原来的想法是猴子弄得钱让它自己存着,不过现在看着总觉得有些眼馋。这些钱全部落在悟空手中的话,估计它全部买冰激凌和擦炮,不要半个月时间准能花光,实在是浪费。前几天的事情还没过去呢,不如自己帮它保存着,细水长流。

六七百块钱看着很多,不过刘军浩只有眼馋的份儿。只有猴子能做到这一点,换个人试试都不行。小浩宇他们最近一段时间也忙得焦头烂额,但是没了悟空参与,他们的效率相当差劲。现在几个孩子倒是想起猴子的好,可惜人家撇开他们单干了。

“哎,等哪天凉快让学生们上山捡知了壳去。对了,老公,你说咱们村举行一个捡知了壳比赛怎么样。发动所有的游客都参与,各自捡的知了壳归本人所有。这样他们既欣赏到山中的美景,又可以创收,算是不花一分钱旅游。”张倩突然为自己这个奇思妙想兴奋起来。

“还真是”刘军浩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其实不用他们组织,游客都自发的在村旁的树林中捡知了壳,不过大部分图的就是好玩,还真没打算挣多少钱。刘启华的小卖铺专门做零散收购的生意,一个五分钱。

真要把他们组织起来进山捡知了壳,创造的效益绝对是可观的。不过他随即又摇了摇头,附近的山上知了壳不多,山中又太远,来回要五六个小时,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反倒不美。

“那咱们可以分成两天呀,让游客晚上在山中宿营,”张倩想出补救措施。

“宿营,你开什么玩笑。”刘军浩连连摇头说道,“你忘记山里的草蚊子了。”上次进山找朱鹮的事儿他记得很清楚,赵光明等人被咬的乱蹦。游客进山宿营绝对受不了,毕竟人家是来游玩的,不是过来遭罪。

“也是,可惜了”张倩对着知了壳发表一通感慨,跟着又将注意力转到电脑上。昨天刚在网上找了个韩剧,还没看完,今天正好接着看。

刘军浩自然将后勤工作准备好,给老婆倒了一杯西瓜汁后,自己则捧了本画报到院中乘凉。

没一会儿,猴子吱吱叫着冲进院子。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家伙满头大汗的提着一大塑料袋知了壳回来。

刘军浩看的很是心疼,赶忙从石锁里摸出个雪梨奖励它。悟空伸手接过来啃了几口,又拿着塑料袋一溜烟跑出院子,拦都拦不住。

这家伙,挣钱不要命!看猴子这么勤奋,刘军浩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挺尸。他四处在院中寻摸了一圈,想看看有什么事儿让自己忙乎的。结果转一圈,院中一切安好,根本没有要动手做的事情。有时候,人太闲了也不好,无所事事的日子真难受。刘军浩略作感慨,喊了一声小皮,领着两条黄斑皮朝院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蹬蹬蹬”小浩宇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开口大声问道,“刘叔叔,你家有废雨伞没有?我是说破的。”

“有呀,你要那玩意儿干啥?”刘军浩纳闷的看着这个小家伙,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家里以前倒是有废雨伞的,不过早被他扔掉了。

“我想做个黄鳝钩……”

“我们也想要”后边跟着伸出三个脑袋来。

“黄鳝钩,你们想吃黄鳝我等下到后院捉,费那么大的事儿干啥?”刘军浩不知道他们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大热天的不再屋里边乘凉,到处乱跑。

“我们不要你后院里那些,那黄鳝太容易捉,我们想到村里边钓。”

“就是,你后院那些显示不出我们的水平。”

弄了半天,刘军浩终于明白过来,感情这几个小家伙和自己的目的一样,也是没事儿找乐子。至于伞骨可以做黄鳝钩这事儿是听谁说的,不用猜就知道是毛孩子。从暑假开始,刘家沟的客流量激增,大部分都是家长领着自家孩子过来游玩的。孩子和大人不同,虽然彼此陌生,但是很容易玩在一起。这不才几天的时间,村里这群孩子变成了小部队,当然毛孩子几人是头领。每天领着一帮家伙到处瞎转悠,挖知了、捡聚聚莲,斗蟋蟀之类的事情没少干。

黄鳝钩一般用雨伞伞骨或者自行车辐条做成,做前要先把伞骨的一头磨得非常锋利,放进火里烧红,再拿手钳把尖头弯曲,做成鱼钩状,然后快速地放进冷水里淬火。这一切做好后,还需要用细线把钩子另一端绑在一根长竹筷上,黄鳝钩就彻底完工。

用这种方法做出的黄鳝钩硬度很好,即使一斤多重的大黄鳝也咬不断。

刘军浩对钓黄鳝自然相当熟悉,不少本事都是跟六五爷学的,老爷子脑子里好像有张黄鳝洞分布图,周围的河坝、池塘、水沟,只要有水的地方,他随便瞄一眼,就知道哪些地方有黄鳝,哪个洞里已经被人钓过了。每次猜得都八九不离十,很少落空过。可惜他走的早,没有将这一手绝活传给刘军浩。

不过话说回来,刘军浩虽然没能把老爷子这本事学过来,但是也绝对算得上是个中高手。

“用黄鳝钩钓黄鳝,你们几个小家伙成吗,知道什么地方有黄鳝?”他并没有立刻点头,而是扭头反问道。

“门前的水沟里就有,桥下有很多。”

听了他们的回答,刘军浩只好回去找伞骨,给他们一人做了个黄鳝钩。这些孩子把钓黄鳝想的太简单,以为外边的黄鳝和自己后院中的一样,都是手到擒来呢。只是他们纯粹是为了好玩,刘军浩也没有想讲多少理论。

看着几个家伙闹喳喳的挖蚯蚓在水沟边找黄鳝洞,刘军浩并没有凑到旁边指点。这个时候露水还没有下去,水中比较冷,黄鳝一般不会吃钩。

他正在凉亭里坐着,很快几个老人也搬着小板凳过来了。现在刘家沟名声在外,完全成了老年人的避暑胜地,这些日子老年队伍有不断壮大的趋势。

刘军浩当时看到这么多老人来刘家沟游玩的时候很纳闷,不知道这些老人都怎么想的,大热天的也到处乱跑,不害怕热出个什么毛病呀,坐在家里吹着空调多爽。像现在的天气,他这种年轻人都懒得动。

他把自己的疑问给赵教授一说,老爷子立马来了一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们是害怕在屋里边坐的时间长了得空调病。”

“空调病?”这病他以前倒是听过,可还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长时间在空调间内生活工作的人,大部分都会出现头昏、耳鸣、乏力等症状,甚至有些人还会皮肤过敏呢。我以前也是每天晚上睡觉都将窗户关的严丝合缝,然后开着空调睡觉,每天早上起来就觉得心慌气短、头晕脑涨,总觉得胸口好像有个大锤子在捶打一样。当时你王姨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我出什么毛病了呢,赶忙拉着去医院检查,结果上下检查一通,啥毛病都没有,后来我跟医生说自己有整晚开空调睡觉的习惯后,他说那就是空调病。”

***

新的一年开始,祝大家万事如意,天天开心!

嗯,其实要说的是对不起,几个月时间都没有更新,让大家失望了。过去的一年收获很多,但是令人郁闷的事情更多,心情一直不好。

我所期望的希望的事情产生了很大的变故,最后彻底失望。当然都是一些私事,就不多说了,希望新的一年有个好的开始吧。

以后更新会慢慢的提升到每天一更,争取早点把书写完。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更新估计会不太及时,丢了几个月,我需要把以前的情节重新梳理一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