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几个老爷子过来,刘军浩麻利的跑到后院摘了个大花皮,然后拎着西瓜刀奔出来,准备随时开杀。

早做早省心,这些老人每次过来至少要消耗一个西瓜,他都养成习惯了。

“小浩,你家那两只八哥呢?”大老远的,王老头就扯着嗓子大叫。这老爷子刚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毛病,走起路来气喘吁吁。现在在刘家沟呆了几个月时间,啥毛病也没有了,而且越活越精神。听刘广聚说他前段时间一次性交了一年的房租,说是准备在这里养老。

抱这种想法的人不少,刘家沟山好说好景美,完全没有城里那种闹腾。老人们虽然不能和儿女一起生活,但是这么多人聚在一快,精神文化生活相当丰富,也算是老有所乐,倒不觉得孤独。

他们刚到岸边,那些青庄立刻扑闪着翅膀围上来,眼巴巴的看着几位老人,一点都没有怕人的样子。青庄已经养成习惯,知道他们一来准有鱼吃。

“早飞出去玩了,你找它们有事儿?”刘军浩开口问道。

“没有,我这不是刚才在麻叶上捉了几条青虫,想喂它们吃。”老爷子举了举手中的麻叶说道,“怪它们没有口福,我还是当鱼饵算了。这几个小家伙在干什么,到别处玩,别打扰我们钓鱼。”

“王爷爷,我们在钓黄鳝”小浩宇觉着屁股回答一句,跟着又拿黄鳝钩四处捣鼓。

“用这个钓黄鳝,你们几个孩子行不行呀。”一听说用黄鳝钩钓黄鳝,老人们都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讨论开。

要说这群老人年轻的时候大部分都有上山下乡经历,对钓黄鳝自然不算陌生,纷纷给小家伙们支招。

不过他们的意见相左,小彤彤等人越听越迷糊,不知道该听谁的。

几个老爷子争得脸红脖子粗,最后竟然从孩子手中接过黄鳝钩,开始举行钓黄鳝比赛。

小建辉几人彻底傻眼,早知道刚才不显摆,而刘军浩也哭笑不得的给他们当裁判。他们大部分人都是纸上谈兵,拿钓鱼的经验来套用钓黄鳝,水平实在不怎么样。

不过架不住水沟中的黄鳝多,总能够歪打正着。过了半个小时,除了王老爷子外,其他三人竟然都有收获。

“他先人的,小浩,你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黄鳝洞。我怎么感觉有点邪门,黄鳝钩下去立刻变成光杆,根本感觉不到有东西在吃钩?”刚才王老爷子讲起经验头头是道,结果自己的成绩最差。他自然非常郁闷,立马呼叫场外支援。

不应该呀,刘军浩也很纳闷。刚才他听出来了,就这老爷子讲的还沾一点边,怎么反倒他钓不到黄鳝。

看到那个洞穴,刘军浩总算明白原因。一般的黄鳝洞都是和水连通,这个则不同,而是孤立在岸上,形成一个茶杯口那么粗的井状深洞。

虽然洞中有水,但是一般人看到绝对会看成是废弃的老鼠洞。刘军浩却不这么认为,其实很多黄鳝洞都是由一个上洞、两个下洞外加一个老巢组成,方便遇到危险时随时逃走。

上洞一般都是在水面附近十几厘米的地方,主要功能是换气,而下洞则在水下三四十厘米深,是捕食和逃生用的。这个上洞虽然离水远了点,但是却并不稀奇。

“我看看,你们都退远点”刘军浩说着又将一条蚯蚓穿在黄鳝钩上,重新放入水中。钓黄鳝的步骤和医学中的“望闻问切”四诊法很像,这个望很重要,首先要仔细地观察洞口周围是不是很光滑,黄鳝钩落进去之后洞中的水是不是在动,有没有黄鳝出入的痕迹。

大部分黄鳝洞他一眼就可以看到,还有的洞可以用手摸出来。当然最简单的是找水面上有一团细细的泡沫的地方,附近绝对有黄鳝洞。

眼前的黄鳝洞很奇怪,洞外根本看不到痕迹。但是直觉告诉刘军浩,里边很可能躲着个大家伙。因为三两以内的黄鳝进出洞时会在洞口留下粘液,这样很容易分辨出是黄鳝洞。三两以上的黄鳝则相当狡猾,洞口处理的很干净,而且黄鳝越大洞看上去越是奇怪。

一般的黄鳝从咬钩到吞下去就几秒钟的时间,刘军浩曾经创下的记录是十秒钟钓了三条,落钩就有黄鳝吞食。

不过那些都是小黄鳝,对付大家伙不行,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这种家伙个头不是白长的,它们或多或少吃过黄鳝钩的亏,吞食经验相当丰富,只会试探着咬。

小浩宇等人好奇的想探头观看,却被刘军浩摆手阻止。他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伞骨,只感觉到手上微微一颤,接着再没有任何动静。

黄鳝钩提上来,上边的蚯蚓彻底消失。

果然是个狡猾的大家伙,刘军浩越发肯定起来。不过这种黄鳝经历的风险多了,变得非常敏感,轻易不会上钩,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将黄鳝从洞中钓出来。

“既然是黄鳝,那就逃脱不了我的手心,你让开,我亲自来。”王老爷子自信满满的表示。

刘军浩赶忙退位让贤,钓大黄鳝需要耐心,有时候可能会废掉一个小时的时间,人只能一动不动的蹲在洞口。这么热的天气,他根本不想耗在那里。

听说有大黄鳝,几个孩子都很兴奋地蹲在旁边围观。不过只看王老头不断的换诱饵,却一直没见黄鳝上钩。渐渐地浩宇四人等的不耐烦,开始转移目标。

“小浩,你能肯定这里边有黄鳝吗,我怎么感觉不像?”次次拉上来都是空钩,王老爷子也变得疑惑起来。

“绝对是大家伙”刘军浩很肯定的回答。

“真的吗,那怎么吃钩越来越慢呀,你看,现在都不吃了……”这次黄鳝钩拉上来,上边的蚯蚓根本没动。

“很简单,黄鳝快吃饱了,你再这么下去它真有可能不吃钩。”刘军浩对这种情况再熟悉不过。老爷子的水平一般般,想和这种大黄鳝争斗,道行还浅了点。

“要不你来试试看吧,我蹲的脑袋都晕了。”他终于坚持不住,把黄鳝钩往洞中一扔,跑到旁边抱了块大花皮啃。

“我也不想”刘军浩根本没有这个心思。天天和黄鳝打交道,对他来说早已经过了钓黄鳝为乐的年纪。

“我试试”小彤彤却自告奋勇跑到水边。

“怎么样,王老头,你怎么不吹了?”见他提前退出,旁边看热闹的马老爷子开口笑道。

“扯淡,我今天是运气不好。等哪天……”王老头是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刚要放几句狠话,结果那边哗啦一声。

小彤彤突然大叫起来:“上钩了,上钩了,这么大,刘叔叔赶紧过来帮忙!”

几个人扭头看去,都吃了一惊:好家伙,那黄鳝已经被拖到洞口,脑袋比小孩拳头还大。

“快拉,快拉!”马老爷子赶忙叫道。

“别动”刘军浩急声阻止,“千万别动,我来。”他小心翼翼的接过黄鳝钩,轻轻拖着往上提。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速度快,否则很容易把黄鳝嘴拉成豁牙子,然后黄鳝会脱钩而逃。

等黄鳝拖出洞十几厘米长时,他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握成钩状,飞速的钳上黄鳝的身体,把它拖出洞来。

“小浩,这黄鳝个头比你后院的都大,有一斤吧?”看着地上那个庞然大物,几个老人不住的开口感慨。

“嗯”刘军浩伸手掂量一下,一斤二两,最少生长五年以上。其实这个还不算大,以前刘家沟曾经有人钓过两斤多重的。不过这些年人们钓的勤了,大黄鳝日益稀少起来。

“我钓的,我钓的,浩宇你快回家拿相机,我要照相。”小彤彤生怕别人不知道是自己的功劳,不住的在人前大嚷。

王老爷子的脸都变黑,他现在郁闷坏了,早知道再坚持半分钟。这一扭头的功夫,成了别人的荣誉。

只是他五六十岁的人,倒不好和一个小丫头争功。

“啧啧,这么大的块头,等中午烧着绝对好吃。”一会儿工夫,木盆周围就围了一大堆游客,不断有人拿相机拍照留念。

现在刘军浩这里是焦点,只要有什么动静,立马整个村子的人都会知道。

“坏人,不准吃”小彤彤快急哭了,说什么也不让人吃。

“那你准备怎么办呀?”赵教授反问道。

“我要等下把它放掉,”小丫头想一阵子,最后还是绝对放生。

这倒是很合刘军浩的心意,大黄鳝越来越少,能保住一条是一条。不过刚才小彤彤拉黄鳝钩的时候没有经验,钩尖乱转正好挂住黄鳝的下腭,已经将它伤到,直接放生肯定活不成。还是在院子里养一阵子,偷偷喂些泉水,等伤口养好再放生也不迟。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石锁。自己完全可以利用石锁这个优越条件创造出几条大黄鳝来,这样还能够制造出新闻。想了片刻还是作罢,主要是时间太长,石锁中的黄鳝一到三两中间长的最快,然后生长速度会慢慢降下来,从成本上来考虑并不划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