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一凡难得用心做一件事情,刘军浩两口子自然表示支持。

吃过饭,他根本不顾天气眼热,特意带着这家伙进村子里看房子。没有想到何一凡准备的挺充分,每看好一家都要用手机拍下来,说是等下用电脑传回去让大家看看,满意的话再订下。

见他自己心里有谱,刘军浩就没多说啥。忙乎了将近两个小时,总算把房子安排好,他总算得以喘口气。

其实只要住处准备好,其他的并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何一凡来之后,屋里的电脑就被他霸占了。这熊孩子不害怕天热,一下午坐在电脑前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看了人家的打字速度,刘军浩发现老婆的速度也只能甘拜下风。只听到电脑前面噼里啪啦的响动,他凑过脑袋数了一下,和十几个人聊天呢。

自己看的都头大,不知道这家伙聊得过来吗。

下午的时候张倩小姨又打电话过来,小声询问儿子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张倩在电话里给他们二老一个肯定的回答,总算让小姨安下几分心。

泡杯菊花茶,手里随便拿本书翻看,张倩那边则捧着手机看小说。两口子谁也没有打扰谁,在树荫下一躺一下午。其实刘军浩书倒是没怎么看进去,他从小就对书不怎么感兴趣。除了武侠小说外,其他的书大都是看的直瞌睡,偏偏老婆有点小资情调,每次上街喜欢买那些散文书籍。

“姐夫,还有西瓜没有,我有点渴了。”将近六点,何一凡总算从屋里钻出来。这熊孩子大概在电脑前做的时间太长,两只眼看路都有点不真切,刚出门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没有,前两天连八成熟的都卖光了,你去摘根黄瓜吃吧。”刘军浩的石锁中倒是有,不过实在懒得动。这熊孩子玩半天电脑,总不能算是有功吧,想吃水果自己找去。

“哦,我看看”何一凡倒也没有拿自己当外人,去后院转悠一圈,最后拎了一根顶花带刺的黄瓜出来。他没有洗,直接塞到嘴里啃。

“爽”这熊孩子没有继续进屋玩电脑,而是也搬了把椅子坐在刘军浩身边。

“你暑假了不打算看看书什么呢,要不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让张倩给你补补课?”刘军浩试探的问道。这件事情张倩小姨在电话里提几次,张倩都没有给个准话,主要就是怕管不了何一凡。

“别提功课的事儿,头疼!”这熊孩子一听他提起学习,立刻耷拉下来脑袋。

得,刘军浩也没有继续交谈的打算。害怕说的重了这孩子突然发飙怎么办,毕竟自己这又隔了一层。

“姐夫……姐夫……”突然何一凡压低声音叫起来,好像做贼一般。

“怎么了?”刘军浩不知道他又在闹什么幺蛾子,自己就坐在旁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呀。

“你快把这个马蜂弄下去,我手上爬了个马蜂!哇,太大了……”何一凡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马蜂!!”那边的张倩吓一跳,赶忙跑过来,接着开口大叫道,“老公,快点,快把这个马蜂弄掉,太大了,我的天呀!何一凡你别动,小心它蜇人!”

听老婆大呼小叫的,刘军浩也一惊,赶忙丢下书赶过来。看到那个三厘米长的“马蜂”,他扑哧一下,直接伸手把“马蜂”捉到手中说道,“就这东西呀,看把你们吓得,没事了……”

“不蜇人?!”张倩总算明白过来,好奇的伸着手想碰这东西,可是总感觉有些害怕。

“这是什么马蜂?”何一凡也凑过脑袋。这熊孩子现在倒胆大起来,将“马蜂”从他手中接过去。

眼前的“马蜂”模样比较独特,体长有几厘米,绝对算得上是庞然大物,更让人害怕的是它的尾巴后边还带着一个比身体还长的尾针。

“就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又是一个稀奇昆虫。”张倩确认自己没有见过。她来刘家沟两年了,寻常的动物都已经见到,这种“马蜂”还是第一次呢。

“呵呵,你撒谎,前几天在电影上还见过。”刘军浩笑着纠正老婆的错误。

“前几天……没有呀?”张倩仔细回忆一阵子,好像没有从电影上见过这东西。

“就《赵氏孤儿》中(情节需要,把电影放映时间提前,呵呵),你下载的盗版电影。”刘军浩进一步提示道。

“哦……”张倩恍然大悟,“这就是那个蠓呀,真像!”

全片中有一种戏份最重的生物,那就是“箭蠓”,如果没有这种小昆虫,影片中的搜孤、救孤情节就变得不太可能,不会像描述的那样戏剧性开场。

按照电影中的设定,“箭蠓”是一种嗜血的飞虫,能够通过尾针快速向动物体内注射致命的毒液。

这种“箭蠓”的原型就是何一凡此刻手中拿的东西,它的名字叫姬蜂。是蚂蚁和蜜蜂的近亲,长着细长的触角,灵巧的腰身,看上去十分妖冶。卖相上相当漂亮,称得上是膜翅目中的美人。雌性姬蜂肚子末端都长着长长的尾刺,长度能占到体长的一半。

它们的个头一般都在一厘米左右,最大不过四五厘米长,刚刚捉到这只算是比较大的。不过这东西并不像电影中那么玄乎,它们在现实生活中对人类没有任何威胁。

“原来是这样呀,……”听完老公的叙述,张倩总算明白几分。继而开口问道,“这东西应该很稀少对吧,我平时根本没有看到过。”

“那是你没有注意,姬蜂到处都有,既然这只跑到这里,肯定院里有窝。你等着,我找找看……”刘军浩说着站起身子,目光朝周围的树上查看。

不一会儿,他的目光就瞄准头顶一段楝树枯枝,“看,就在那里!”

“原来它们在树上挖孔产卵呀,害虫!这么隐蔽,我还真没注意到……”看着树干上爬的十几条姬蜂,张倩赶忙回屋把数码相机拿出来连拍几张照片。

“它们不是害虫”刘军浩哭笑不得的解释,“这楝树枝都被大树蜂幼虫给钻通了,姬蜂产卵的时候利用自己那四五厘米长的产卵器穿过树皮,然后把卵产在大树蜂幼虫体上。这样等姬蜂幼虫孵化出来的时候,大树蜂幼虫就变成了食物。”

刘军浩对这种昆虫知之甚深,因此给老婆科普起来毫不费力。

“哦,这个以前生物书上学过的,终于见到活生生的例子。”张倩感慨一阵子,又拿着相机拍了几张,这才心满意足的坐下。

经过刚才这么一闹,何一凡倒是对楝树上的姬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抬着头观察半天都不觉得烦。

到晚上七点多,暑气总算消除几分,刘军浩还想继续挺尸,却被老婆拉起来,说是要到河堤上转悠一圈。

两个人手拉着手,晃晃悠悠出了院门。小皮也领着小黄斑皮跟上主人的步伐,院中的其他动物多半嫌天热,都各自躲在乘凉的地方不愿起来。

地里的玉米已经半人高,再过多时间该抽穗了,花生也长成大蒲扇……两口子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转悠,小皮紧紧地跟在主人身后,似乎对这一切都感兴趣。倒是小黄斑皮很闹腾,不时窜前跑后,追逐着在刺脚芽花上飞舞的蝴蝶。很快这家伙又用爪子划拉着一个刺猬向主人邀功,刘军浩摸着它的脑袋表扬几下后,撒手把刺猬放掉。

随着刘家沟周围的环境变好,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也多起来。没一会儿,他们面前又跑过一只步色匆匆的黄鼠狼。

小黄斑皮吼叫着冲过去,不过它这次没淘到什么好处。它刚追到背后伸出爪子要摁住黄鼠狼,哪知道人家突然一撅屁股,一股刺鼻的气流喷射而出,直接把小黄斑皮熏的退到十几米外,汪汪叫着落荒而逃。

小皮要给儿子报仇,却被刘军浩喊住。让这小家伙吃点亏也好,省的它以后无法无天的,不听管教。

接下来的功夫,小黄斑皮彻底老实,看样子遭受的黄鼠狼打击暂时不会消退。想想这样的事情可以理解,主要是狗鼻子特别灵敏,对刺激性气味反应很强烈。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偶尔和老婆出来转转的感觉也不错,当然要是天气再凉快一点更好。

他们沿着河堤一路南行,最后直到张妈打电话才扭头朝回走。

“累,这几步路就觉得浑身没力气。”放假以后张倩歇的有些娇贵了,这才刚走几步就觉得两腿酸麻。

“来”刘军浩立刻蹲身。

“还是不要了”张倩连连摆手,不想让老公累着,他今天可是忙了大半天。

“没事,就一百多斤的重量,我还扛得起。”刘军浩笑道。

看老公说的坚决,张倩只好俯身上去,不过走一段路突然问道,“我的体重真的超过一百斤了吗?”

女人……刘军浩万分无语!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张倩却不让他背了,看那样子还挺不好意思呢。老夫老妻了都。

***

今天星期天,打个夜市,原本想着晚上能够多码一些呢,结果到现在才写了三千字,郁闷。困死了,睡觉去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