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原本以为张倩的表弟何一凡表现就够不正常,谁知道和这些人相比,何一凡反倒成了乖宝宝。

这群孩子是包车过来的,他们刚下车,刘老三就小声凑到刘军浩旁边问道,“我说小浩,这些真是学生吗,我怎么看着不像?”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刘军浩只能打着哈哈,说实话他也被惊到。这些人的穿着上还真看不出半点学生模样,太“个性”化了点。尤其是不少女孩子,那个眼影看着好像是用墨水特意画出来的,不用化妆就可以演聊斋。还有的头发烫成冲天炮,或者挖掉一块,跟什么东西啃过一样。

“我孙子以后要是这个模样,我非拿起扫帚疙瘩把他屁股打烂。”刘老三一个劲儿的摇头,直叫自己落后时代。

别说他,就连刘军浩也被雷的外焦内嫩。要说以前有很多家长领着自己孩子来刘家沟玩,年龄和他们差不多,不过打扮都没有这么夸张的。

他哪里知道,那些孩子不过是有父母领着,才打扮的规规矩矩,如果单独出行,十有八九也是这般装束。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张扬个性的年纪。

刘军浩同何一凡一起把众人的住处安排好,然后领着他们朝自家走去。刚走到堰塘边上,就看到二麻子那小孙子正在向游客推销竹鼠。这小家伙把手中的竹鼠当成挣零花钱的工具了,闲着没事就在家门口等着。

有个烟熏妆的女孩子也很喜欢他手中肥嘟嘟的竹鼠,特意凑到前面要拍照。哪知道她刚靠近,这小屁孩就哇哇的哭起来,口中大叫着,“你走开,你走开,我不要你拍照。小浩叔……”

看把人家吓得,刘军浩强忍着笑意把他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掏出一块钱让这家伙自己去买唐吃。

“没事的,我姐夫家里也养有竹鼠,到时候你们可以抱着照个够,”何一凡赶忙打圆场。

通过半个小时的接触,刘军浩发现这群孩子并不是特别难以理解。他们和初次来刘家沟的人一样,都对村里的景致产生很大的兴趣。

一个个拿着相机拍个不停,在刘军浩眼中很平常的东西都成了取景的对象。

他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当兼职导游,陪这群孩子玩耍,因此也没有什么不耐烦。

“吱吱”不知道猴子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看到主人后立刻跑到肩膀上,用爪子剥了一个水果糖往他嘴里塞。

“我不吃,你自己吃。”刘军浩刚才解说半天,口干舌燥,现在根本不想吃糖,因此悟空的一番好意算是白费。

“哇,这就是何一凡说的那只猴子吧,果然很聪明呀。”主角出现,一群人轰的围了上来,纷纷拿起相机对它拍照。

悟空相当配合,还特意伸出两只猴爪子做出个胜利的“V”字,一下子把众人都雷倒。

“好了,咱们快点过去杀西瓜吃吧,别在这里耽搁了。猴子是我家的,你们什么时候拍都可以”刘军浩笑着摸了摸悟空的脑袋,开口问道,“钱包里还有钱吗?”

“吱吱……”猴子立刻将自己的挂在脖子里的钱包打开让主人看。

只剩下的两块钱了,这家伙花起钱来真跟流水一样,五十块钱看样子挺不过三天。

到刘军浩家里,这些孩子的眼睛就不够用了。

青庄、豆豆两口子、水獭一家,还有猪獾、小皮、寿字鳖等等所有的一切都给他们很大的冲击。

何一凡这些朋友刚开始来的时候还带着几分拘束,现在完全放开。有的去院子外边研究那只几米长的大火头,有的则到后院中观察黄鳝养殖。当然大部分女孩子都围上张倩这个女主人,唧唧喳喳的讨教起护肤心得。

人家都说十八的女孩一朵花,可是在张倩面前,她们都成了花骨朵。人家那个肌肤跟嫩豆腐一样,着实让人羡慕。

“呵呵,真没用什么化妆品,就是有时候喝我家的土蜂蜜。”说到蜂蜜,张倩热情的领她们到芦苇垛前面品尝。

“还有这样的蜂蜜呀,蜂巢在什么地方?”这些女孩子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个个捏着蜂蜜抢食起来。

“没有蜂巢,到冬天它们就躲在芦苇中过冬。”

一会儿工夫,刘军浩已经领着几个男同学从后院中抱了十几个大花皮出来。夏天西瓜熟的快,两天功夫,又熟了一大堆。

现在这点小钱刘军浩倒没看在眼中,西瓜纯粹是让他们免费品尝,算是给何一凡充面子。

沙楞楞、甜丝丝的西瓜自然让这群孩子赞不绝口,刘军浩笑着让他们敞开吃,不够自己等下还去摘。

“姐姐,给你看个好东西,”小彤彤觉得她们脸上画的妆很好看,因此对这些女孩子倒很亲近。

“给我看什么?”这个女孩叫陈紫紫,性格属于大大咧咧那种。刚才一众人看到猪獾不敢上前的时候,就是她大胆的抱着照了张相。

“就这个,你伸手!”小彤彤说着把手中的青虫递过去。

“这是……妈呀!”这个原本大胆的女孩子一下子蹲坐在地上,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大叫起来,“你快拿走,拿走呀!”这样子,比二麻子那小屁孩孙子的反应还强烈。

“没事,这是椿树上的毛毛虫,长成了很漂亮的。它不咬人!”小彤彤开口解释道。

“我不要,快拿走呀”陈紫紫使劲甩手想把毛虫甩掉,可是却总感觉手背上毛茸茸的。

这种毛虫是椿树上的“花姑娘”幼虫,虽然长长地看起来吓人,不过等变成飞蛾后却非常漂亮。它们是母鸡的上好食物,吃了很能增加产蛋量。刘军浩还记得小时候经常领着一帮伙伴捉“花姑娘”,这些飞蛾常常十几个一群,每棵椿树上都多的数不胜数,往往今天刚捉过,等第二天再找的时候就发现树上又爬满。

“好了,我把它拿走,你可以睁开眼了。真鄙视你,一条毛虫都害怕,还不如我们小孩子呢。”

小彤彤撅着小嘴,脸上露出鄙视的表情。一群女孩子都相当尴尬,九零后被零零后的鄙视,只能说一代更比一代强。

刘军浩可以想象,小丫头片子长大了绝对不省心,肯定让人头疼。

刚刚接触这群孩子时,刘军浩还跟不上他们的思路。总觉得年龄相差不过七八岁,可是完完全全是两代人,根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半天接触下来,等走近这群孩子才会发现他们并不像网上说的那么不可理喻。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对这个社会有独特的认知。你可以不认同,却不能忽视掉。

这些孩子虽然不时冒出几句听不懂得火星语,但是对农村一切很好奇,从进村子到现在,手中的数码相机就没有停过,很快内存卡就拍满了。不过他们的准备很充分,各自翻出新的内存卡继续拍照。

“哇,水牛!”看到不远处水沟中的一头灰黑色大牛,有个女孩子尖叫着冲过去,举起相机猛拍。

“姐姐,这不是水牛,而是正宗的黄牛好不好!”一旁当小导游的彤彤幽幽的解释道。

“可是它怎么在水中?”另一个女孩也好奇的问道。

“各位姐姐的问话太幼稚,你们要知道不是下水游泳的牛就叫水牛,同理你们也可以得出一匹穿过斑马线的枣红马仍然不是斑马,猪鼻子里插两根大葱也不会变成大象。”小丫头摇头晃脑的解释道。

张倩两口子被她模仿的人的口气雷得外焦内嫩,最后这句话是刘军浩给浩宇他们解释水牛和黄牛的区别时讲的。不知道彤彤怎么记得这么清楚,现在用到其他人身上了。

其实水牛和黄牛从外形上看有很大的区别,水牛的牛角一般比较粗大,而且体形健硕,个头比黄牛要大上三分之一。而且水牛的腿比较短,脖子更长一些。

生活在农村的人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笑话,只要看一眼就能认出。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误区,很多人以为水草很腥,黄牛大部分情况不会吃。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黄牛也吃水草的,只是没有水牛那么离谱罢了。

眼前这头黄牛是刘广聚家的,平常他都拴在沟边让它啃水草。

听完小彤彤像模像样的解释,这群人总算明白水牛和黄牛的区别。末了,小丫头又问道,“你们想不想骑上牛背照几张相呀。”

“它不撞人吗?”听说可以骑在牛背上照相,学生们再次来了兴致。

“没事,有刘叔叔在,他可以帮你们搞定。”小丫头指了指旁边的刘军浩叫道。

“我从书上看过,好像黄牛不能骑的,一般都骑水牛。”一个男生弱弱的问道,从他的话里边也听出对这个说法没多少自信。等真正到农村才发现,现实中很多东西和书上的描写有很大差异。

“呵呵,在有些地方,黄牛是作为肉用牛饲养的,所以这样的黄牛不习惯被人骑。水牛大多被当成劳力使唤,被骑的时候就要多一些,这就和我们平时很少见人骑奶牛一样。其实只是习惯问题,严格的说起来,任何牛只要经过简单训练,都可以骑的。”刘军浩笑着解释道。

***

刚起床不久,等下有事要出去,特意早点把今天的章节码出。呵呵,终于可以弱弱的喊一声求月票了。看在更新早的份儿,大家有月票的话投一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