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们跃跃欲试的模样,刘军浩只好把这黄牛从水中拉上岸。一般的黄牛脾气暴躁,碰到陌生人接近可能会用牛角乱撞,不过刘广聚家这头很老实,倒是没什么危险。

随便拿塑料袋往牛背上一铺,然后招呼他们挨个往牛背上骑,等每个人都过瘾之后,才领着他们进树林看青庄。

这些孩子对捡知了壳也相当感兴趣,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他们还真发现不少“漏网之鱼”。悟空和小彤彤几人立刻翻脸,纷纷抢着要把知了壳归为己有。

要说以前碰到这事儿,猴子争不过肯定尖叫几声表示不满,而后夹着尾巴离开。可是它知道知了壳能换“钱”后,对这东西很热衷,现在根本没有退步的意思,站在主人的肩膀上,两只爪子不断冲彤彤比划,口中吱吱的尖叫。

这下又让一群学生给笑喷了,无奈他们最后只好决定男同胞捡的知了壳归猴子所有,女同胞的则给彤彤。

树林中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刘军浩主要是害怕他们被青庄叮啄。要知道现在正是青庄、白鹭、水鸭子等鸟类的产卵期,这片树林目前几乎人们的成了禁地。陌生人进入其中做出令它们“误会”的动作,肯定要遭到驱赶。这样的事情最近已经发生过好几例,所以刘军浩特别小心。

人和动物之间的信任是慢慢建立的,有刘军浩这个熟人在,那些野鸟并未显现出太大的敌意,在众人的镜头前也没有躲避。

上午的游玩只能说是走马观花,可是看得出来,这些孩子玩的非常尽兴,纷纷表示下午还要过来钓鱼玩,晚上的时候结伴抓知了吃。

等十一点多的时候他们才回村里的农家乐报饭,刘军浩没有请众人吃饭的打算。毕竟这么多人,都安排在自己家也不现实。

通过半天的接触,刘军浩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众人管他们的领队叫“大蒜哥”。这么帅一个小伙子被人起了如此奇怪的绰号,莫非又是什么火星语不成?

中午在饭桌上他忍不住开口问道,“一凡,那个叫大蒜哥的是什么意思?”

“大蒜哥,你说马辉呀,他……”何一凡刚说到这里突然开始咳嗽起来,跟着捂着肚子大笑不已。整个饭桌上的人都被弄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好笑。

“我给你们说,这要从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开始讲起,那老头特别喜欢唠叨,只要看到学生犯错误就能唠叨半天……”

听他将整个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讲一遍,众人总算明白“大蒜哥”的由来,忍不住大笑起来。到最后刘军浩只能发出一句感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感情这教导主任有天找马辉进行批评教育,谁知道这熊孩子不耐烦听他说教,在去之前特意往嘴里嚼了几瓣大蒜。等教导主任谈话的时候他故意凑近,不断张开嘴巴呵气,结果差点把教导主任熏晕。最后满脸黑线地摆摆手让他离开,从头到尾还没有三分钟。

消息传出,一群学生都称之为神人,从此以后他子就被朋友们起名为大蒜哥了。

“这招真好,以后我犯错误也用得上”小建辉立刻拍手称赞。

“不准学”张倩脑门上已经冒汗了,她用筷子敲敲桌子道,“你说你们这群学生,平时不好好学习,闲着没事都干些什么,真替你们老师头疼。”

刘军浩这边刚放下碗,那些同学已经过来了,进院子就一个劲儿的叫嚷着,“刘大哥,你家养的黄鳝果然好吃,难怪农家乐不住向我们推荐,等走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弄两斤回去……”

“我也要,也给我弄几斤。”

有这个打算的人不少,不一会儿,刘军浩这边就预定下百斤黄鳝。

看来何一凡这小子组织旅游也不错,还能够给自己带来客户,总算是干了件好事。

他们想钓鱼,刘军浩自然全力配合,准备拿出自家的几个鱼竿。哪知道人家自带的有,而且个顶个都是高级货,一个鱼竿几百块钱,刘军浩听的直吧唧嘴。

门前这条水沟由于是山溪的支流,再加上石锁中泉水的作用,里边各种各样的鱼类非常的多,就是直接用手随随便便半个小时也能捉出两斤鱼来。因此这些孩子钓的非常尽兴,没一会儿最多的一个就钓了十几斤鱼。

不过他很快停下来,站在树荫里看别人钓鱼。

“怎么不钓了?”刘军浩奇怪的问道。

“哦,先不玩了,你给我算一下这些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刘军浩迷糊起来。

“这些鱼呀,你这个是怎么算的。”

“汗……”刘军浩一拍脑袋,总算明白过来,感情他把这里当成那种钓鱼付费的场所了。

“不要钱,这是野鱼,你们钓多少都不收费。对了,明年五一你们还可以过来参加刘家沟的钓鱼大赛,不但不收费,而且还有奖励。”

“这样呀,”那学生点点头,突然又凑到他跟前说道,“刘大哥,给你说个发财门路”他叫孔令泽,从一身穿着打扮上可以看出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你说?”刘军浩心中直犯叽咕,不知道他一个孩子能想出什么好主意。

“你可以把你门前这片水沟包下来,然后弄成收费的鱼塘,这样一年下来收入肯定不低于两万块。”他神神秘秘的说道。

“这个呀,你的想法不错,可是没能想到长远利益。”刘军浩沉吟一下说道。他本来想说“你这纯属扯淡”,不过知道人家也是一番好意,所以才用温和的语气否定。

“长远利益?!”这小轮到对方迷惑了,他实在很难想象从一个农民口中说出这个词语。

“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游客开车跑几十里到刘家沟游玩?”刘军浩反问道。

“这还用说,当然是这里的风景美。”

“按你这个说法离市区不到三十里的龙潭沟应该更具有优势才对,那里的万蝠洞全国有名,还可以玩水上飘流。为什么到最后这个游览区反而办不下去,前段时间报纸上还在商量关闭呢。”

“那是因为他们门票太高,而且里边的很多设施都收费。”孔令泽开口分析道。

“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人家为什么到刘家沟玩,不单单是这里风景美,更重要的是可以让他们花很少的钱玩的开心。你说的这种钓鱼模式是可以短期挣到很多钱,可是一旦收费,很多钓友就不会每个星期天赶过来了,这样房租还有吃住消费你算算会少掉多少。如果免费,他们在这里玩的开心还能够带更多的朋友来,可以形成口碑效应,难道不能让刘家沟这个品牌做得更好?

小伙子,吃亏是福,做人糊涂点好。什么便宜你都占了,到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失去更多。”刘军浩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有游客像刘军浩提出这种建议,都被他付之一笑否决掉。拿搞养鸡养鸭产业来说,刘军浩只要把产业扩大几倍,收入肯定能翻两番。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知道做过之后,村里那些养鸡养鸭的肯定要受到影响。这样时间久了,也许村里人嘴上不会说些什么,但是心中肯定不舒服。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把自家鸡蛋价格订高五分钱的原因之一,为的就是不形成直接竞争。

自己有黄鳝养殖这个独门生意,实在没有必要斤斤计较。

以前村里也有人希望多开展些收费项目,这样大家的收入会更多一些。刘军浩给村里私下提过后,刘广聚曾经专门开会讲过。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大部分用户都能想明白,最后那些收费项目不了了之。

“你讲的对,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孔令泽想一阵子点点头道,“就说钓鱼吧,现在想想钓那么多不要钱,自己好像占了很大便宜,以后有机会肯定还想到刘家沟来,这样就成了回头客。”

“那这些鱼怎么办,不会等下全扔回去吧?”旁边的一个同学开口问道。

“没看见周围的青庄吗,你可以喂它们。当然如果想熬鱼汤的话就拎到农家乐,让人家帮你做。”大概是这次的人太多,青庄并不敢朝前凑,只是在树林中远远地观望。

听他一说,旁边的女同学立刻抓起水桶中的鱼类四处乱扔。那些水鸟一看有食物,纷纷扑闪着翅膀赶过来。

一时间,整个树荫下热闹非凡。

刚开始水鸟们还伸着脖子等他们扔鱼,到最后变成明抢,一个个窜到水桶旁边抢食。

“你们刘家沟果然不同凡响!”孔令泽再次赞叹,很快他的目光又瞄准刘军浩手中哗啦哗啦响的文玩桃核,“刘大哥,你也喜欢玩这个呀?好像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喜欢玩。”

“略懂略懂”刘军浩得意的搓起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如果被老婆看到,又该说他是装大尾巴狼了。

***

汗一个先,今天写这书没灵感的时候想找本同类的鉴赏一下,突然发现同一时期的乡土小说都太监掉了。如果不是葫芦这次回归,本书的生命也堪忧,呵呵,还是保留点火种吧。嗯,为了尽量不太监,提倡大家正版阅读,毕竟一个月也就几块钱的事儿。

另外还是那句话,尽量保证每天一更,当然有事儿的话例外。现在开始准备码今天的第二章,大概五点之后还有章更新。

大家有推荐票的话都推荐一下,希望这个星期能够爬到推荐榜上,这样可以让更多人看到恢复更新了,呵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