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原本以为那草豹子跟一段时间没了兴致自然会离去,谁知道这家伙倒是不依不饶,整整跟一路,直到他们到达目的地仍然没有停下。

“太阳呀,不是吧,咱们大青山还有这么一片风水宝地?!我以前怎么不知道……”看到眼前一片望不到边际的竹海碧涛,赵光明显然惊呆了。他之前一直猜测刘军浩从哪里捡这么多知了壳,现在看了眼前的环境才恍然。

“呵呵,一看就知道你小子没怎么注意看咱们青山镇的乡志,大青山的竹林早些年可是远近闻名。”刘军浩笑着解释。其实不单这货,绝大多数大青山人都不知道深山中还有这么一片原始竹林。原因很简单,交通不便利,谁闲着没事进山跑这么远干什么。即使又想砍竹竿编竹器的,多半也不会到山里边,为几根竹竿根本不划算。

赵光明第一次看到竹林,这会儿眼睛完全不够用。刘军浩却没有这个闲心,赶忙指挥着同学们分组捡知了壳。他自己也没闲着,不住来回跑动,把零散的知了壳搜集起来。地上的知了壳、知了花一如既往的多,那些学生几乎忙得没有聊天的功夫。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就搜集了一麻袋。

“乖乖,真是长见识了”赵光明看到这么多知了壳,也很是惊叹,“小浩,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啥词?”刘军浩根本顾不上扭头,只是随口答腔。

“就是形容人们守着宝山要饭的……靠,语文全交给老师了,这个成语想不出来。”赵光明对着自己的脑袋拍了几巴掌,也没有想出来。

至于刘军浩更是一脸茫然,不知道这货到底要说什么。

“看看这些知了壳,浪费……对我想起来,是暴殄天物。”赵光明随手抓了一把潮湿发霉的竹叶说道,“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来捡知了壳,你看看,都沤成粪了。老子回去也要组织人捡知了壳……”

他话没有说完,最后又摇摇头道,“还是算了,让学生们捡吧。”也就学生们能使动,他开工资让大人们来捡知了壳的计划根本不可行。这片竹林是无主之物,人家想捡的话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为什么要给他帮忙。更何况他刚才弯腰捡了几个,发现这活只有小学生合适,竹林多少年都没有人砍伐过,竹子长的挤挤挨挨,大人钻进去反倒缩手缩脚,连腰都很难弯下。

刘军浩并没有让孩子们往竹林深处捡知了壳,生怕他们不小心迷路。竹林挤挤挨挨,十几米外已经看不到人。其实他倒不用担心的,有小皮在,孩子们根本不会走丢,不过万一出现意外总不好,毕竟上山前老婆可是再三交代。

两个人正在说着闲话,突然听到小皮吼叫起来。扭头一看,却是草豹子噙着一只肥硕的竹鼠出现在众人面前。

“靠,这不是竹鼠吗,我怎么把这茬给忘掉,这么大一片竹林,里边的竹鼠肯定很多。刘军浩,快叫你家小皮出马,多找几只竹鼠,咱们等下山了吃,这东西炖着吃绝对美味。”

竹鼠的洞道很浅,离地面只有一筷子多,而且它们挖洞的土常堆在洞口,因此非常好找。让小皮出马找绝对不是问题,只是刘军浩却不敢弄回家炖着吃,老婆知道肯定要吵自己。

见他不肯帮忙,赵光明只能自己动手,说是少了张屠户,还非要吃带毛的猪。他立刻命自家黑豹在林子里寻找。

这林子里的竹鼠不少,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黑豹就发现一个竹鼠窝。

赵光明立刻撅着屁股用小刀挖起来,很快将竹鼠惊出。只是他忽略了竹鼠的速度,那家伙窜出洞一溜烟朝竹林深处钻,转眼就消失不见。

黑豹虽然想窜身追赶,可是它的体型太大,在竹林中根本展不开。追出十几米远后,最后讪讪的返回主人身边。

赵光明不死心,一连挖了几个洞都让竹鼠逃掉,只好无奈的放弃。

“刘叔叔,刘叔叔,你快过来看!”这个时候,突然又传来学生的惊叫。

“怎么了?”刘军浩赶忙带着小皮赶过去。去年采知了壳的时候有学生曾经被蛇咬过,虽然最后是虚惊一场,但是他却怕了,生怕再出什么意外。

“你看这一片竹竿是怎么回事,好像是蛇爬过的。”被这学生一喊,周围的人都被吸引过来。他们看到面前的竹子时,口中都惊叫不已。

这些竹竿的造型非常奇特,开桠部分的竹尾要比普通竹竿小一些;竹节鼓囊囊的。猛然看上去就好像直立的大蛇,周身布满鸡蛋大的青色鳞甲。

“这是哪种竹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刘军浩,你等下用手机拍几张照片穿网上吧”赵光明这小子现在上网也常在十八楼转悠,自然知道刘军浩给村里做宣传的事儿。

刘军浩正有这心思,忙取出手机拍照。

“对了,要不你等下挖几个竹竿栽你院里,这样独特的竹子肯定会引起轰动。”

“扯淡”刘军浩连忙摇头,“要挖你自己挖,我绝对不拦着,等下还要扛着知了壳下山呢。”其实他已经弄明白竹竿为什么长成这种独特的造型,肯定是竹笋生长不健康所致,根本不是什么遗传。

听他一说,赵光明才想起两人的正事儿。

学生们一直忙乎到下午三点半,刘军浩看了看手机准时让他们停下休息,说是等下就要下山。

“不是吧,这还早着呢,怎么说也要到五点呀。”赵光明还想着多创造些经济效益呢。

“不行,再完就回不去了。”按照上次的经验,这个时间刚刚好。

回去的路上,刘军浩让赵光明领着大部队在前面,自己拉着滑竹竿慢行。等看不到人后,他就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准备休息十几分钟,然后把蛇皮袋扔到石锁中,空手走出山林。

可是他刚坐下,却感到有东西对着大腿叮咬了一下。刘军浩赶忙跳起来,发现自己坐在一只蝎子身上。这家伙蜇住人之后逃跑很迅速,一溜烟钻到石头下边消失不见。

刘军浩自然不会让罪魁祸首逃掉,他咬牙将大石头搬开。

好家伙,里边躲藏了三四只大蝎子,巢穴被扒开,它们一个个都挥舞着钳子示威。

原本这个季节除了交配很少有蝎子聚居在一起,这几只倒是独特。刘军浩用树枝把它们都夹进石锁中,打算放在里边饲养。

春上的时候自己上山扒了几十只蝎子,赵教授炸过之后给他端几只品尝,味道不错。他一直有饲养蝎子的念头,现在碰上机会自然要收集。

当然石锁中空间太大,这些蝎子散尽去会难找,而自己进石锁后万一不小心还有被它们蛰到的可能,为安全起见刘军浩在一小片沙土地上挖了个圆形的深沟,将泉水引进来。这样那片沙土地就成了孤岛。蝎子放养在上边也逃不掉,毕竟这玩意儿怕水。

收拾完毕,他才拍拍手哼着歌下山。

上山忙乎一天,又操心又费力,晚上躺在床上,刘军浩一个劲儿的叫唤,让老婆帮着按摩小半天,才觉得肌肉松懈下来。

接下来自然是晾晒知了壳,这些活村里的小孩子就能做,自然没刘军浩什么事儿。

可是没等闲下来呢,刘广聚却又打电话过来,说是要召集各家的当家人开个通气会。

这人又有啥重大举措?村里人都知道,刘广聚每次有大行动之前都要开“常委会”,找村里管事儿的人通气。

不过令刘军浩没想到的是刘广聚在电话里特意交代,一定要让张倩和王老师也到会。

“是这样的,今天讨论刘家沟小学的事儿,咱们小学目前只有一二三年级,四五六年纪都要到镇里上。这么大点的孩子在镇里住宿,很多家长都不放心,万一有个头疼感冒也顾不过来。

暑假里有人提想在刘家沟重新开设四五年级,我思考一下,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因此想找你们商量一下,看看可行不。如果可以的话就报到镇里,让他们派老师下来。咱们刘家沟这一年来的发展很快,咱们村委手里也宽裕很多,如果有老师愿意下来,我们可以适当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助,大家都想想,看看有什么意见。”

“小学开设四五年级,这是好事呀,我家孩子秋里就不用去镇里上学了。说实话,我就相信张老师和王老师的教学水平。孩子送到镇上还不放心呢……”刘广聚话音刚落地,大娃子就叫唤开了。

“我也同意,哪怕咱们每户交一些钱都行,反正谁也不缺那几个”二麻子跟着附和。

这的确是好事,村里没有人不同意。

见没反对意见,刘广聚又扭头问道,“张老师、王老师,你们两个是什么意见?”

“行呀,老师你一定要早点落实好,不然光靠我们两个肯定忙不过来。”张倩把自己的想法托出。

“嗯,我这两天就到镇里看看”

统一了思想,刘广聚开始为这事儿忙乎起来。在他看来现在刘家沟小学招教师并不是难事,现在公路修通,从这里到镇上骑电动车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再加上有补助,想来教学的教师应该不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