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本来还想软磨硬泡耍些小性子让老公给自己摘一串,结果看他油盐不进,只好端起桌子上的西瓜汁。

话说自从怀孕之后,老公就变得面目可憎,啥事儿都不让自己做。

实在闲着无聊,她打了个哈欠,又要回屋上会网。

“别,要不你绣十字绣吧”刘军浩赶忙阻止。他现在尽量阻止老婆上网,能少上就少上。

“不想绣了”张倩一个劲儿的摇头。

“那我给你出个简单的脑筋急转弯,刚从网上看的……”刘军浩急忙转移老婆的视线。

“你说……”张倩对脑筋急转弯相当感兴趣。

“田野里有一百个猎人,其中九十九个都在打兔子,只有一个人没打,请问为什么?”刘军浩随口胡诌出起脑筋急转弯。

“……”张倩倒是抿着嘴想起来。

刘军浩就喜欢看老婆这种情态,凝眉抿嘴看起来相当可爱,傻傻的。有功夫用手机拍下来就好了,等孩子长大懂事后让他看看老妈的“丑”态。

“不会是爱护小动物吧,肯定不是这个答案”还没等老公开口,张倩已经自我否定。

她一脸猜了几个,刘军浩都摇头说不是。最后在老婆的催促下,他才说出答案,“因为那个猎人小名叫‘兔子’,他在挨其他人揍。”

“切,没劲。再说一个……”

见成功转移老婆的注意力,刘军浩又开始说起来。正说着,突然听到头顶咔嚓一声。

他吓一跳,还以为怎么了呢,忙抬头朝树上看去,却见枣树上一个胳膊粗的树枝断掉,露出暗红色的木料。

“老公,这枣树是咋回事?”张倩也顾不上剪指甲,赶忙从椅子上站起。

今年枣树上的枣子似乎比去年更多一些,不少枝头都压弯了,沉甸甸的非常喜人。这个断树枝上结的尤为厚实,估计能打下来三四十斤枣子。值百十块钱呢。

眼看枣子要成熟,却出现这样的事情,张倩小有些心疼。

听到这院里的动静,赵教授也跟着过来询问。

“还能是怎么回事,枣树结的太多也苦恼。”刘军浩指着那个断树枝说道,“你们看那树枝断面暗红,这是被虫子掏空了,再加上今年结的枣子多。”

“我说呢,这枣子泛青发亮,看样子已经酥了,挂在树上太可惜,等会儿弄下来咱们抱枣馍吧?”赵教授建议到。

“好呀,我把村里那帮熊孩子都叫来捡枣。”刘军浩正有此意,立刻出门叫人。这么多枣子三人根本捡不完,还是多找几个帮手。

听说他院里打枣子,小孩子一窝蜂的跑来,甚至还有几个游客过来看热闹。刘军浩家的枣子在游客中可是出了名,都知道这枣子个大味正,吃到嘴里甜丝丝的。

见人来的差不多他随手朝断树枝一指,说了句枣子。悟空立刻反应过来,三下五除二就窜到树枝上,这家伙抱着枝头一阵摇晃,院里就下了场枣雨。

“悟空,停下”看枣子落得差不多,刘军浩急忙叫停。

悟空倒是听话,立刻停止动作。

见枣子不往下落了,这群孩子开始哄抢起来。刘军浩也随手捡了几个,将上边的泥土擦拭干净后品尝一下,果然酥甜酥甜的。

悟空蔫坏蔫坏,看到人们凑到枣树下,这家伙冷不防的又把树枝晃动起来。

“噼里啪啦”枣子再次落下来,直把捡枣子的孩子们打得抱头鼠窜。

刘军浩赶忙呵斥,可是这家伙却不听话了,反而兴奋地吱吱乱叫,爪子上的动作并不停止。

悟空的兴趣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会儿没了兴致,就独自坐在枣树上吃起枣子来。

这个断枣树枝肯定活不成,上边还有不少枣子,留在树上浪费。刘军浩又从屋檐下取出长竹竿钩子,直接把枣树枝弄下来,准备晒干了烧火。

那些熊孩子捡的枣子刘军浩也没有要,让他们自己吃着玩。自家已经捡几斤,足够包枣馍。

谁知这些家伙吃起来没个够,不一会儿就将手中的大枣吃个精光,又闹腾着要吃。刘军浩害怕再把树枝压断,就顺应民意,拿起竹竿钩子晃起来。

这会儿工夫,刘五爷进了院子,刘军浩赶忙停下来请他吃大枣。

“不错,这枣比我院里那两棵树上的还酥甜”刘五爷尝过后也不住称赞。歇息一阵子,他才把自己的来意说出来,“小浩,你这后院有蜈蚣没,有的话给我抓几条,我等着用……”

“五老爷,你要抓蜈蚣呀,我帮你……”没等刘军浩插嘴,毛孩子已经自告奋勇的站出来。

“你小子滚远点,你认识蜈蚣吗”刘五爷对着他的脑袋一拍,已经把这熊孩子摁坐在椅子上。

“五爷,你怎么想着这个时候捉蜈蚣,时候不对呀?要不再等等,等秋里我有时间再帮你?”刘军浩疑惑的问道。

其实他倒不是推辞,这个时候真不是抓蜈蚣的最佳时机。要想捉到蜈蚣一般都是在春上,惊蛰到清明前捕捉。因为蜈蚣一般在十月份的天气冷的时候钻入泥土中潜伏越冬,直到惊蛰时才苏醒。这个时候的蜈蚣休养一个冬天,皮壳厚实发亮,肥硕无比,入药最好。

到了立夏以后,很多蜈蚣就开始隐藏到砖头、石块或者杂草堆中产卵和蜕皮,相当难捕捉。如果不费劲儿找的话,很不容易找到。还有就是到了夏天雨水比较多,捕获到的蜈蚣不容易保持干燥,一不小心就会生虫腐烂,这个时候的蜈蚣肉薄质差,只能算是次品。

“前几天晚上热,你五奶在地上睡觉,结果老风湿犯了,浑身都难受。我淘了个方子,需要十来条蜈蚣做药引。这不找你来了……”

“我说五爷,有病赶紧去医院看。可别耽搁,那方子你从哪里来的?”刘军浩赶忙劝阻道。

“没事,你五奶这是老毛病,方子我以前也用过。你这后院院子大,房子也老,加上草厚实。我估摸着应该有不少的蜈蚣……”

刘五爷也没有说错,蜈蚣喜欢吃青虫、蟑螂之类的昆虫,刘军浩这后院中倒是适合蜈蚣生存,可是这么长时间他连一条都没有见到。原因倒能想象得到:别看蜈蚣挺吓人,其实它们的天敌并不少,老鼠、公鸡、鸟类、甚至蚂蚁都可以吃蜈蚣。

提起蜈蚣,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东西与蛇、蝎、壁虎、蟾蜍并称“五毒”,而且位居五毒首位。

它还是一种中药材,早些年一到夏秋季节,蜈蚣大量出现,青山镇的街上就有人家专门收购蜈蚣。根据蜈蚣的个头大小不同定价,九厘米以下的5分钱一条,中等的给1毛钱,大的就有3毛钱一条。

那时候5分钱就能买根冰棍,或者是一把瓜子、老牛筋。这可是搞创收来改善生活的好方式,刘军浩小时候很为蜈蚣疯狂了一把。他们也不管人家收购蜈蚣干什么用,反正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经常是下午一放学就放下书包扛着小钉耙满村遍野去找蜈蚣抓蝎子。

抓蜈蚣是个经验活,首先要选择好地形,这东西一般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因此背阴处的土坯墙根是首选,尤其是墙根堆有石头碎瓦块烂树叶,一般都有蜈蚣。随便用钉耙刨几下,就能够挖出一条来。

这个时候只要胆大心细,用钉耙的齿压住蜈蚣,然后再用手捏住蜈蚣的脑袋,把蜈蚣的两个毒牙拔掉,顺手扔到罐头瓶中,一毛钱就到手。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千万不能用力过猛,否则把蜈蚣拽断就不值钱了。后来他们动静太大,差点把刘军义家的土坯房挖倒。结果人家找到学校里,老师把他们训斥一顿。无奈,这群家伙只好把目光投向村外。也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破旧坟墓里面以及周围的蜈蚣比较多,而且个头相当大。

于是乎,一群熊孩子也不知道害怕,傻楞楞的拿着钉耙去刨坟墓。当然村里的坟他们不敢动,而是专门到山坡上去找那种无主的破坟。

这些坟墓也不知道堆砌多少年,年久失修,早已经成了乱石堆,不少透过缺口还可以看见里面的骷髅。

胆子小的见到这东西早吓摊了,可是他们却干得相当有兴致。刘军浩最牛X的一回事看到那骷髅的眼窝有一条硕大无比的蜈蚣,一群人都不敢弄,他愣是用脚踢几下,等蜈蚣钻出来的时候直接用手一捏,扔到瓶中。

然后在伙伴们崇拜的目光中搓搓手,显得异常得意,后来想想自己当时的举动挺二的!

还有一次是下课和同学们玩鞠的时候,无意中在墙角发现了十几条肥肥的蜈蚣。他和刘启勇把蜈蚣的牙齿拔掉,再偷偷地放到同学的文具盒里边。

等那些同学打开文具盒……大家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况!

整整一堂自习课,同学们都在尖叫和鸡飞狗跳中渡过,好多胆小的女同学都哭得一蹋糊涂。

当然这事儿很快被人报告给老师,几个参与者都被老师拽着耳朵扔到外边罚站。作为罪魁祸首的刘军浩和刘启勇还得到了老师用竹竿棍特别“照顾”,差点没把手打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