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水獭的事儿折腾小半天,最后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刘军浩只能任由它们胡作非为。把几个游客送走,他在桥边看了一会儿刚要转身回院子,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喊,“小浩哥,你在家呢……”

刘军浩扭头一看,顿时乐呵呵的叫道,“是军明,你怎么来了,可是稀客,广聚叔舍得让你出门玩了?这样也好,劳逸结合,歇歇脑子。”这半大的小伙子叫刘军明,是刘广聚家的老三,今年刚上高二。刘广聚一门心思指望他考大学,放假后把他关在家学习。这家伙也老实,很少出门逛着玩,放假这么长时间,刘军浩在村里看到他的次数两个巴掌数的过来。

“哪呢,我爸恨不得让我把睡觉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上,怎么可能让我到处转悠。我是来找张老师的,有道数学题不会做,让她给我讲讲。”

“这事儿呀,你等着”刘军浩赶忙把媳妇拉出来。

“数学题?!我看看再说……”张倩一听说让解答数学题就发懵,上高中那会儿她就对数学头疼。只是现在不好意思在老公面前露怯,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希望可以蒙对。

看老婆皱着眉头做题,刘军浩拿过军明手中的数翻看起来。这数学书和他上学时候的变化不大,看着很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当年数学还是很不错的,可惜没坚持读下去。

希望很快破灭,张倩盯着那道题看了半天,不断地咬笔杆,差点把手中的铅笔给咬断也没有想出个头绪。她只好开口问道,“你带数学课本来没有,我高中毕业有几年,很多公式都忘掉了,需要看看课本再说。”

“带了”刘军浩赶紧把数学课本递过去。

两个人生怕打扰她的思路,连大气都不敢出。

又半个小时过去,张倩把草稿纸几乎划烂,上边密密麻麻的写的全是公式数字,可是也没有画出个所以然然。

最后她相当不好意思的说道,“军明,要不你去隔壁找王老师看看。她教了一辈子高中数学,肯定会,这题我看着熟悉,就是找不到思路。”

“我看看是什么题……”见老婆磨蹭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有做出来,刘军浩就自告奋勇的上接过来。

通读一遍似乎并不是很难,这让他生出几分信心,抓过媳妇手中的铅笔验算起来。

不是吧,张倩在那里张大嘴巴,她很怀疑老公能做出这道题。在她眼中,老公除了心算能力强点,好像没什么其他数学细胞的。

“你看看这样做对不对,需要画个数轴表示。”刘军浩用了二十多分钟时间才将题解出来,然后把草稿纸递过去。

“嗯,答案对上了,肯定对。”刘军明看一遍,很肯定的点点头。

等他走后,张倩直盯着自己老公看。

“看什么看,我脸上又没有花”刘军浩小有些得意的叫道。他自然瞧出媳妇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

“老公,真想不到呀,你还有这水平。”张倩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小看了。

“呵呵,小菜一碟。”刘军浩很是摆个风骚的姿势,等着老婆继续夸自己。

可张倩见不得他那得意劲,直接玉手捏了过去。

***

再过几天就九月份了,日头还这么毒,刺目的阳光把人晒得脑袋昏沉沉的,做起事来也没有精神。

这两天自家动物的戏份大多完成,所以刘军浩也闲下来,不用每天去剧组报到。他这人本就没有什么勤劳致富的精神,上午摘了几个大花皮放到井水里边,接着开始躲在葡萄架下避暑。

没一会儿,刘军浩就开始迷糊起来,闭着眼睛即将睡着。

可是这时旁边的小黄斑皮噌的从地上窜起,一下把主人惊动。接着院外边传来噪杂的人声,其中刘广聚的声音尤为响亮,“这就是刘军浩家,他可是咱们青山镇的奇人。应该说在全县,不对,是全市都有相当大的名气……”

汗,听到这里刘军浩再也坐不住,不知道刘广聚到底在和什么人吹嘘,快把自己夸成花儿了。

“广聚叔,你们这是……”刘军浩原本以为刘广聚在向游客作介绍,哪知道出门一看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只见几个人正扭头听他显摆,不过从来人的穿着上看应该是青山镇的村民,另外他们身边还跟着七八个孩子。

“哦,他就是刘军浩,张老师的老公。小浩,张老师在家不,他们是大梁村的人,咱们小学今年不是要开四五年级嘛,这些家长想领着孩子先过来看看。”刘广聚三言两语将事情解释清楚。

“哦……哦,”刘军浩迷糊劲儿顿消,赶忙请这些人进院子坐下。他抱了个大西瓜杀开让众人品尝,跟着回屋叫张倩。

媳妇自打怀孕以后,瞌睡就比较多。刚才自己想坐到屋里看会儿电视她都不让,说是打扰自己睡觉,跟着被赶出来了。

“来,来,你们都尝尝,小浩种的西瓜是大青山一绝。”刘广聚又开始胡吹。

等刘军浩打开客厅门顿时瞪大眼睛,又好气又好笑的指着媳妇,非常的无语:感情她在屋里玩电脑呀,难怪把客厅门关上。

见被老公发现,张倩忙把耳机摘下,不好意思的吞吞舌头,脸上露出相当无辜的表情。

外边还有客人,刘军浩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开口道,“大梁村有几个家长领着孩子过来了,准备秋里上四五年级,你出去看看吧。”

“好,好”张倩赶忙点头答应,暗自庆幸躲过老公的唠叨。

几个孩子刚进来立马被院中的动物吸引,一个个到处乱转。别说他们,就连家长们也惊叹连连。

刘军浩和张倩对这种现象见怪不怪,第一次进院子的人都是这幅表情。

“这就是张老师”刚看到张倩走出门,几个人忙站起来。

其实这些家长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刘家沟小学开设四五年级的事儿是否属实,顺便见见老师,给自家孩子报个名。

他们在院中坐了一个多小时后,纷纷起身离开。倒是刘广聚留了下来,说是还有事情。

“张老师,前天我到教办室的时候那个郭主任给我说了,镇上的教师也不多,只能给咱们刘家沟委派三个教师。我打算给王老师商量一下,让她那几个退休同事也到村里教学,咱们给开工资。张老师你秋里还是学校的校长,来的老师都归你分配。”刘广聚简短的把这几天跑的成果叙述了一遍。

张倩跟着点点头,这本来就是她分内的事儿。

刘军浩一直觉得老婆这校长来的太容易了点,什么波折也没有。前两年刘家沟的公路没有修通,学校绝对属于偏远地带。老师们死活不愿意来教学,就算是有人来也千方百计调走,最长的都没有坚持一年。只有媳妇傻乎乎的服从分配过来,当然傻人有傻福,来了就当上学校的校长。那时候手下没有一个兵,如果不是王老师自愿发挥余热,怕是她就是光杆司令。

现在分配几个老师,这才算是正规军。

“另外小浩,我这次还想给你说个事儿。咱们小学的老师估计还有些紧张,要不你也担一个班的课怎么样?”

“广聚叔,你打消这个念头吧”一听他提这茬,刘军浩赶忙摆手道,“我这课本都丢多少年,早忘光了。再说也没有上过师范,真要当教师你不害怕误人子弟呀。”他刚下学的时候刘广聚就有这心思,当时给拒绝掉,哪知道现在还没忘。

“你这熊孩子骗谁呢,昨天我家老三还说你的数学好,高中课本知识丢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比张老师还厉害。”刘广聚瞪眼说道,却把张倩说得不好意思。

她真没想到老公这么厉害,课本都丢好几年还能够记那么清楚。反倒是自己这大学有点白上了,高中的数学知识忘得一干二净。

“再说耽误不了,教一年级,只要会哄孩子就行”刘广聚早有考虑。

“那也不行”刘军浩说啥不同意,一年级的小孩子特别磨人,他可不想当保姆。自家还有一摊子要收拾,哪有时间当教师。

“张老师,你说小浩这个教师能不能当?”刘广聚见此路不通,扭头看着张倩。

“广聚叔,我们家确实离不开人,每天还有人来买黄鳝的。”张倩知道老公没有当教师的心思,就替他辩解道。

“那这样总行吧,小浩教几个年级的体育,一个星期就几节课总累不住你吧。”见这熊孩子死狗抽不上墙,刘广聚只好退而求次。

“好吧”刘军浩不好再拒绝。在他的理解中,体育老师就是混日子的,这个自己比较拿手。一个星期就五节课,应该没啥大问题。上课的时候把自家赤兔往操场上一牵,只当是放牧了。

“你小子一个月工资打算要多少,先声明,我给你开的可不高。”刘广聚又问道。这次的教师工资除镇里解决一部分外,他打算再从村里发些补助。

“看你说的,要啥工资,就当是给咱们村子做贡献了。”刘军浩哪好意思要工资。

“那就这么说定,”刘广聚见他答应,总算心安下来。

“广聚叔,我发现你老人家对学校的事儿很热心,是不是也想修名声呀,等秋里咱们重新继族谱的时候让人给你写上去。”刘军浩开玩笑道。村里重修族谱的事儿主要是几位老爷子在操心,年轻人大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当然是修名声,我看凭你小子的能耐,也能在族谱上占个位置。”刘广聚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手指差点捣在刘军浩的脑门上,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啥时间咱们村能出个大学生就好了……本来还指望你小子,谁知道你不争气。”

“呵呵,当时不是不懂事嘛。早知道我再努努力,说不定就进大学了。”刘军浩难得老实回答一次。

说起来刘家沟挺丢人,每年的学生不少,却从来没有一个考上大学。不知道是风水还是什么原因,能够把初中上完的都很少,上高中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原本刘军浩上高中的时候学习成绩挺不错,当时村里人都说老天开眼,这次肯定要出个大学生。哪知道他却因为打架被开除,很让村里人失望了一次。

“广聚叔,你别叹气。我看你家老三这次准能考上,暑假都没有放松学习。还有三叔家的军义也不错。”见他不住的唉声叹气,刘军浩赶忙安慰道。

“我家老三不行,脑子太死筋。对了小浩,提起考大学我倒想起来。前几天我上街找乡里研究开设四五年级的事儿,结果碰到梁大炮随便聊了几句,他说咱们村之所以没有人考上大学,是因为老坟不好,怨那几棵梓棤树妨碍住。学生一到高中就被扎的脑袋疼。我琢磨着回来找个时间把那几棵梓棤树挖掉,这样就不妨碍,结果一忙给忘了。”

刘家沟的老坟在山溪的转弯处,只埋了五代人,后来因为地方不够分开。不过逢年过节烧纸的时候,村里人都要把老坟上挨个烧几张。

老坟上的梓棤树已经有几年了,现在足有胳膊那么粗。

“不是吧,广聚叔,梁大炮的话你也相信,他纯粹是个大忽悠。”刘军浩哑然失笑,没有想到刘广聚疾病乱投医了,一个江湖骗子的话也相信。

刘军浩以前卖十三香的时候摊位和梁大炮相邻,知道他这人全凭一张嘴忽悠,说出的话能当真才算见鬼,他实在想象不住这梓棤树和考大学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很有道理,梁大炮又没有到咱们村老坟上看,他怎么知道有几颗大梓棤树。再说了,我家老三前两天还给我说头疼呢,这不都对上了。”刘广聚振振有词的叫道。

“那叫脑神经衰弱好不好,很多学生到高中都要得病的。大梁庄离咱们村这么近,梁大炮每天东奔西走瞎逛游,看到咱村的老坟很正常。”刘军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实在想象不到这么拙劣的话竟然能骗到刘广聚,怎么说还是个老初中生呢。

***

等下还有章四千字的,大概十一点左右放出,今天一共更新八千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