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这事儿有个影子,咱们应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刘广聚末了开口说道,“小浩,你下午有事儿没,没有事儿的话我叫几个人咱们把梓棤树给挖掉。”

得,这人说风就是雨,刘军浩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只能回答道,“我没啥事儿,不过到老坟上挖树这事儿你是不是和村里的老人商量商量。”

“当然,晌午我就去找五叔他们……”刘广聚说完急冲冲的走出院子。

“迷信”等人走了,一直没发表意见的张倩才插嘴道。

“呵呵,就是求个心安。”刘军浩倒没觉得有什么,刘广聚不过是望子成龙罢了。

没想到挖梓棤树闹出的动静挺大,下午刘军浩拎着铁锨赶到老坟边的时候,山溪边已经围了四五十人。

刘广聚已经把香案摆在老坟头上,然后弄了捆黄纸挨个坟头烧一遍。

“估计等下又要咱们磕头”刘启勇凑到他耳边小声嘟囔着。

“不是吧,就挖几棵树”刘军浩还以为仪式完毕,谁知道正题刚刚开始。刘广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清清嗓子大声念起来。

内容倒是都听明白了,无非就是为让后代有人考上大学,特意把这几棵有妨碍的树移走,希望祖上不要怪罪等等。

文章半白半文,读起来朗朗上口,不像是刘广聚写出来的。后来刘军浩才知道是他专门找梁大炮写的,花了五十块。

真让刘启勇猜着,等文章念完,刘家沟的人开始按辈分排队磕头。大热天的,不是胡闹吗?年轻一辈虽有怨言,可是这种场面轮不到他们说话。

折腾二十多分钟,总算完事。剩下挖梓棤树就容易多了,几个半大的小伙子拿着铁锨三下五除二就将树连根挖出。

梓棤树挖下来没有人要,被老牛头拿回家烧火了。

***

今天要上街赶集,吃过早饭,刘军浩先将几个用细发草编织的枕套放在车篓里,然后又把悟空捡的两布袋知了壳放好,再给赵光明带上几个大花皮瓜。

他刚准备齐活,那边猴子已经跳到车上。

十来分钟时间就赶到街上,将枕套邮走,刘军浩就骑着电动车赶到赵光明的门面。

“你小子怎么才来,再不来我要打电话了,哥们等着去看热闹呢。”刚见面,赵光明就满嘴抱怨。

“看啥热闹?”刘军浩好奇的问道。

“街南头老冯家盖新房,他门口那株大槐树要挖掉,我等着过去看……多少知了壳,你给我说个数得了,我也没时间称量。”

“不是吧,那株百年槐树?”刘军浩听后非常惊讶。老冯家的大槐树算是青山镇的一景,还上过乡志。这株槐树生长了一百多年,树干非常粗,一个人都抱不住。原本树枝遮天蔽日,可惜有年打雷把树头劈掉,只剩下四五米高的树干。再加上常年风吹雨淋,虫钻蚂蚁咬,树干也被掏空,现在已经不复早些年的胜景。

“对,就是那个。原先都联系好买主了,有人准备掏四千块钱买走种植。可惜该老冯家不得这笔财,他们心急着盖新房,泡石灰的时候没注意,把石灰池挖倒槐树旁边。石灰的蒸劲多大,愣是把槐树给烧死。现在人家买主看过这树说可能种不活,就不打算买,老冯家正找人锯树干呢。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株槐树长一百多年很不容易,听说要挖掉,刘军浩很有些心疼的问道,“我记得那树不是在他们院前面吗,盖房子应该不碍事呀,挖掉多可惜。”

“怎么不碍事,现在街上水泥路修好后,人人都往路边挪。老冯那块宅子我看过,不挖树的话只能盖两间新房。他想多盖一间,这树就碍事了。”

等知了壳称好,赵光明立刻领着刘军浩赶到街南边。这个时候树旁边已经站了二三十个人,都直叫这树死掉可惜。

他们赶到的刚刚巧,几个帮工正用绳子固定大树树干,还没开始用上电锯。

刘军浩也觉得很可惜,这树上的叶子虽然不少已经干枯,但是措施得当的话应该还有救。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摸出手机给媳妇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这人的目光真短浅,树长这么大多不容易。老公,我支持你,买下来吧,栽咱们家。”张倩上街的时候也见过这株大槐树,听到这情况很是惋惜。

见老婆不反对,刘军浩立刻挤进人群把赵光明拉出来。

“什么,你要买这树?”赵光明听后非常惊讶,赶忙劝阻道:“我说刘军浩,你不会是钱烧的吧,四千块不是个小数目。这树已经被虫子掏空,买回去根本没有办法做木料。”

“谁说要做木料,我准备买回去栽种到门外边。你没发现这槐树的造型挺奇特,绝对能吸引游客的目光。”刘军浩将自己的打算说出一部分。

“话倒不假,可是你能保证栽活吗。我看玄乎,这种天气……再说你看槐树叶,差不多都要干枯了。”赵光明一个劲儿的劝道。两人的关系够铁的,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对方跳进大坑。

“没事,我有把握种活。再说不就是几千块钱嘛,哥们亏得起,大不了弄回去当柴火烧。”刘军浩故作大款,朗声叫道。他没有办法给这货详细叙述自己的计划,有石锁这个作弊器,槐树他又七八分的把握能种活。实在不行,自己也可以在槐树上种木耳。这种大树,正好可以栽培木耳。

“靠,算你有钱,掏几千块钱买堆柴火烧。你要是真钱多,我劝你买煤,绝对超值。”

“你去谈谈看能降价不,哥们还认准了,非买不可。”几千块钱,多卖些黄鳝就挣出来,刘军浩还这没有看到眼下。

“那好,要我说最多出三千块,再多说啥也不买。”赵光明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得,人家有钱,那就任由他摆弄吧。

一下子砍掉一千多块钱,原以为要磨嘴皮子,谁知道事情出乎赵光明的意料。当他把刘军浩的想法给槐树主人冯根发说后,那人倒是没有犹豫多长时间,跟着就点头答应下来。

这让赵光明心中更加没底,又过来劝刘军浩一次,见他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院里看热闹的人听说他要买,都一副看傻子的目光盯看着刘军浩,觉得他挺二的,怎么做这个明显亏本的生意。

冯根发生怕刘军浩反悔,还说让他当场交钱,交过钱之后这槐树就是他家的。想什么时候挖都可以,只要别耽误自己动工盖新房。冯根发在价钱上这么爽利自然是害怕槐树过两天叶子落完一分钱不值。趁着还有股气多少卖些钱算是赚的。不过他心中也觉得可惜,如今搞园林的人很喜欢这种大树,如果不是泡石灰动住根,这槐树值四五千块呢。

刘军浩上街自然不会带几千块钱,买知了壳的钱又不够。见人家催得急,他只好让赵光明回家拿钱先给垫上。当然他也害怕拖得时间长槐树根彻底毁掉,这样自己就真的救不过来。

在等赵光明拿钱这段时间,刘军浩又用手机给二麻子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把事情简单叙述一遍,让他领七八个人拿上家伙来。

钱递给冯根发后,他没有耐心等二麻子他们,直接让赵光明找了四五个帮手开始在树下忙乎起来。

首先要做的就是把上边多余的树枝给锯掉。这槐树几经波折,已经没有多少粗的枝杈,唯一的几个树枝看上去也半死不活。

正挖着,二麻子已经领人来了。

看过这树的生存状态后,二麻子把刘军浩拉到没人的地方训斥道,“我说小浩呀,看你平时干事儿挺有章法的,这回怎么这么糊涂。那树明显根已经被泡死,买回去绝对赔钱。我看还是算了吧……”

“算不了,我钱都给主人了,还指望人家退钱不成。”

“你……”二麻子的指头差点捣在他脑瓜子上,“那咱们秋里再过来挖,现在不是挖树的好时间,即使根没问题,买回去也不好栽活。”

农村有句话叫“树挪死,人挪活”尤其是大树,很少有人挪动,稍有不慎就会挪死。

“人家等着盖房子,哪会让你等到秋里,现在开挖吧。”刘军浩倒怕拖得时间长没救。

见他油盐不进,二麻子只好点头答应下来,挥手招呼村里人开挖。

树有多大,根有多长。这株百年老槐树的根系发达,分根特别多。十几个人忙乎半天,树根还没有挖出来。

看看到吃饭时间,刘军浩没有让大伙再忙下去,而是到老郭的牛肉摊子喝牛肉汤。

这树原本就在不断落叶,经过他们这一折腾,落得更厉害。加上太阳暴晒,才两个小时的功夫,地上就落了一地。

刘军浩看到这种情形也很郁闷,他不敢再耽搁下去,提了个水桶到冯根发家的院子中说是要接些水浇树根。

看四周没人,他偷偷的把水桶放在厕所中,然后钻进石锁弄了满满一桶泉水提回来。

大中午的刘军浩围着树根浇水,二麻子又训斥起来,只说他胡闹,哪有中午给树浇水的。

不过说来也奇怪,原本蔫死的槐树在浇过水之后叶子竟然没有再像先前那样一个劲儿的朝地上落,当然短时间内颜色还没有发生变化。

众人吃过饭歇息一阵子继续开挖,用了三个多小时的功夫才把树根完全挖出来。

本以为这株槐树有上千斤重,哪知道中间完全被虫子掏成空洞,几个人使劲朝旁边一推,树干就轰然倒地。

跟着树洞中钻出两只肥硕的大蜈蚣,惊慌失措的朝墙根钻。前些日子为找蜈蚣,刘军浩领着一帮熊孩子漫山遍野掀石头,现在不找了却自个出现。

没等他有捉的打算,赵光明那边已经眼疾手快把蜈蚣踩死。

其实整个槐树的重量都在根部,单纯树干不过二三百斤的重量,几个人抱着轻轻一抬就掂起来。硕大的槐树根把整个车厢都占满,长长地躯干没办法装车,只能落在地上。

这样根本不能走,刘军浩打算找几个人跟在车后边抬树干,反正十几里路也不算远。哪知道二麻子想出个歪方法,他让赵光明帮忙借了辆拉车,将车把往手扶车车厢上一系,这样就组成加长车厢,拉起槐树来毫不费力。

槐树运到村子里的时候的确引起不小的轰动,要知道这株槐树在全镇都相当有名气。当然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说这树活不成,刘军浩买亏了;有的说槐树生命力强,只要根不死就没问题。

趁早不趁晚,槐树弄下车后,刘军浩又让众人在自家院墙外边挖了个深坑把槐树种下。

想着耽误大家半天时间,他挺不好意思准备晚上请众人吃饭,谁知道人家摆了摆手都打道回府。

农村就是这样,你帮我我帮你,遇到事情大家一起帮忙。再说村里人提起刘军浩,没有不夸声好的。他这人懒是懒点,可是遇到让帮忙的事儿绝对不推辞。以前没机会还人情,现在帮点忙算什么。

害怕槐树耽搁时间长不行,晚上睡觉前,刘军浩就偷偷弄了桶泉水浇在根部。

可是随后的几天槐树仍然在缓慢落叶,差不多一个星期的功夫,枝干上已经落得光秃秃的,和死树没什么两样。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小子后悔了吧,三千多块钱买堆柴火。”二麻子过来买鸡蛋的时候看到这槐树,立刻又训斥起来。

刘军浩虽然耷拉着脑袋挨训,但是心中仍然坚持槐树没死。他仔细检查过树干,里边仍然汁液饱满。这槐树落叶,十有八九是动住根基的原因。只要树干不死,长叶是早晚的事儿。

和他猜想的一样,等树上的叶子落完,又过一个星期的功夫,秋雨过后,槐树上竟然长出不少嫩芽。

这让村里的人啧啧称奇,连说没想到。

见槐树这幅形态,刘军浩总算安下心来,停止浇灌泉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