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那鸬鹚脱离魔掌,开始扯着脖子大叫。刘军浩抓了几次,才让它老实下来。

“腿被水獭咬断了,估计养不活,要不咱们晚上炖着吃,正好给你补补。”他捏了捏肥硕的鸬鹚腿建议到。这玩意儿味道和野鸭差不多,不过很难捉捉,他很有几年没吃过了。现在宝玉把它送上门,正好杀掉给老婆补补。

“不行,你怎么什么都想吃,弄回去我养着,等养好了再放飞。”张倩杏眉一瞪,刘军浩只能点头答应。

他心中直叫可惜,又少了次饱口福的机会。早知道让宝玉咬死再弄上来,那样老婆保准不说什么。

两口子冲着几个游客笑笑,准备抱着鸬鹚扭头进屋。

“等等,你就是刘军浩吧。我们是专门找你的……”葛文意从惊讶中清醒过来,赶忙开口喊道。

“啥事儿,进院子说吧。”刘军浩以为他们要买西瓜,就点头应承道。

等曹胖子等人进了院子,眼前的景象再让他们惊叹一把。这和他们想象中的农家小院完全是两回事。

单是前院的面积就上百个平方,院子内收拾的干干净净。院中绿树成荫,头顶的葡萄架上成串的葡萄一嘟噜一嘟噜、挤挤挨挨。还有墙角两株枣树上那些鸡蛋大小的枣子,密密麻麻压得树枝好像要断掉似的。另外花池中的向日葵,牵牛花以及油亮光滑的大茄子、丝瓜藤下垂着条条大黄丝瓜。还有漫天飞舞的蜜蜂……

单是在院中一站,就能够感觉到这院子不同凡响。院子的主人肯定不是俗人!

几个人对视一眼,心中的轻视完全散去。

“刘老板,你这院子阔呀。要是在省城,这么大的院子,单是地皮没有几百万就买不下来。”曹胖子由衷的赞叹道,跟着指了指葡萄,“我能买两串尝尝吗……”

刚吃过饭被太阳一晒,再看见晶莹透亮的葡萄,立刻口中生津。

“呵呵,我可不是什么老板,叫小浩就得了。想吃葡萄当然可以,悟空……”随着刘军浩一声大喊,在外边鼓捣的猴子立刻窜回院子。他伸手指了指葡萄,这家伙开始尖叫起来,脑袋不住的摇晃。

最后刘军浩伸出两个指头,它才很不情愿的爬到架子上摘了两串。下来的时候悟空还扯掉几个最大的塞到自己嘴里,让刘军浩看的又好气又好笑。

都说家养的动物随主人,他们夫妇俩挺大方,可是养出的猴子偏偏小气的很,实在让人郁闷。

“这葡萄是专门招待客人的,不要钱。”刘军浩笑着请他们坐下。院中的葡萄他们两口子根本没有卖钱的打算,准备自产自销,多余的等秋里再晒些葡萄干,储备起来冬天吃。

“好吃”刚剥了一粒葡萄,曹胖子已经开口称赞。

“随便吃,不够等下让悟空再摘”

刘军浩的话刚说完,猴子就开始尖叫,显然很不情愿。

“你家的猴子也真逗,它不会是能听懂人话吧?”葛文意好奇的问道。

“呵呵,都是训练出来的。”刘军浩随口回答着。

老婆担心鸬鹚的安危,早进屋给水鸟包扎去了,只能由他招待客人。

几个人本来想进院子就说买黄鳝的问题,可见到院中的景致后,倒不好意思在提这事儿。

聊了半个小时,他们才说想看看养黄鳝的地方,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没啥不方便的,随便看”听他们一说,刘军浩知道准又是看中自家黄鳝了,就没怎么在意。想做黄鳝生意的不知道有多少,多他们一个也不算多。

等走进后院,他们才知道这院子的规模大的惊人,一时好奇心更重。

“刘军浩,我都有些羡慕你了。呆在农村真好,院子想盖多大都没人管。”曹胖子又赞叹一句。

“呵呵,我这院子在刘家沟独此一份,以前是几个自然村的粮库。”刘军浩解释一遍,众人才恍然大悟。

现在暑气还没有完全降下,只见墙根避阴的水沟中,密密麻麻的全是黄鳝头,不少还游到岸边的草丛中,这让几个人再次惊得张开嘴。

要说他们几个人也都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可从进这院子起,就被里边的东西不断惊到。

“我说刘老板,你这黄鳝每天都喂什么呀?”谢东强代表众人将心中的困惑问出。

这种饲养黄鳝的方法,的确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刚才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这片水沟中最少有数千条黄鳝。作为厨师,他自然对黄鳝的饲养方式了解,知道那么多黄鳝每天要消耗掉的食物可不少。拿半大的黄鳝来说,一天要吃掉的食物占黄鳝自身体重的6-7%。如果不能保证投饲量,就会出现黄鳝大欺小、强欺弱和相互撕咬残食的现象。

黄鳝以肉食为主,最好的食物当然是蚯蚓、鱼虾和螺蚌肉。但是就他这规模,每天最少要喂掉上百斤饵料,弄那么多鱼虾根本不现实,肯定会掺杂些米糠和豆饼。

如果这样的话,黄鳝的品质根本没办法保证。

他刚才已经看过,这水沟中的黄鳝相当凶猛迅速,和野生的没什么两样。

“呵呵,不用喂,你们看到头顶那两个高压灯了吗,每天晚上飞来的虫子就够它们吃个半饱。另外我这水沟中还养的有鱼虾,正好能当黄鳝的饵料。”刘军浩笑着解释道。

听他一说,众人才注意到头顶的两个高压灯。

要说配制了高压灯后,刘军浩就没怎么关注过黄鳝的食物问题。他这院中视野开阔,每天晚上循光赶来的虫子不计其数,当然这个季节知了也不少,落入水中通通成了黄鳝的美食。

自从村里的五谷杂粮畅销开始起,为保证粮食的质量,村民们已经很少打药除虫,最多也就是打些除草剂。

当然为减少病虫害,刘广聚特意命人在村子的四角都设上高压灯灭虫,效果很不错。

在后院中参观完毕,几个人重新回到前院坐下。葛文意试探着问道,“刘军浩,你这黄鳝外卖不,我全部收购。价格咱们可以好商量,签订合同,只要质量有保证,价格提高一倍都没有问题。”

“葛老板,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份心。”刘军浩一个劲儿的摇头,将先前拒绝别人的话重新说一遍,无非就是产量太小等等。

见人家确实没有合作的意思,几个人只好失望的离开,临走之时特意买了几斤黄鳝回去。

***

开学在即,张倩开始忙碌起来。为确定秋季四五年级的入学人数,她特意让来借图书的学生回村捎信,看看其他两个村到底有多少学生来这里上学。

近两天陆陆续续有人来报名,登记的差事由刘军浩负责。他粗略的数了下,四五年级加在一起有四十多人。再加上自己村那些小子,应该有五十多个,够开设两个班。令他想象不到的是竟然有不少高河村的家长找上门来,说是秋里想让孩子在刘家沟读书。

这让刘军浩很是纳闷,要知道高河村在刘家沟南面,而且邻村就有小学,从距离上要近两里多路呢。

一问才知道人家觉得刘家沟小学教的比较好,而且这边中午还管饭。

虽然这些家长抱着贪便宜的心理,但是张倩找王老师商量一下,还是决定都收下来。毕竟家长们舍近求远也是对刘家沟小学的肯定,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后天要开学,张倩才想起如何安顿教师的事儿。

以前学校就她和王老师两人,上完课回家吃饭,因此连间正经的办公室都没有。

现在一下子来这么多老师,就需要弄间办公室,平时开会批改作业用。

另外是教师的住处安排,听刘广聚说这次教办室总共委派了四位教师,其中有两人是夫妇,还带着个孩子。人家肯定要在刘家沟居住,房子必须提前安排好。

学校倒是有几间空房子,可是一直没人居住,都荒废一年多时间了,需要仔细打扫。

这种活只能让自己老公去办,刘军浩去村里一招呼,带着帮娃娃兵朝学校进发。

好家伙,一个暑假没怎么去校园,里边的草又长得膝盖深。教学楼下不知道怎么长出两株丝瓜,屋檐下还挂着几根胳膊粗的青皮丝瓜。因为没有人摘,丝瓜早已经干瘪变老,根本不能吃。摘掉随手晃几下,里边哗啦哗啦响,显然连籽儿也晒干。

这种丝瓜除了当种没其他作用,刘军浩自家的丝瓜早留下两个做种子,哪会要这东西。

毛孩子几个人看着好玩就伸手抢过去,说是等下放火用。干丝瓜瓤全是纤维,点着之后带着一股香味,非常好闻,很多孩子都喜欢点丝瓜瓤当火把玩。这事儿刘军浩小时候也干过,有次差不多把村子里当种的丝瓜给摘个干净,为这事儿还挨过揍。

“你们这帮熊孩子能做点好事儿不能,万一引起火灾怎么办。这几个丝瓜都给我,等回去我有用。”

“小浩叔,你有啥用,你院中的丝瓜做种更好。”毛孩子反问道。

“我等下到河边捉黄鳝苗用”刘军浩想出个由头。

“用丝瓜子能捉黄鳝苗,真的假的?”几个孩子顿时来了兴致。这事儿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当然了,你们赶紧打扫卫生,等打扫完我带你们去河边见识见识。”看几间屋子还没有打扫,刘军浩就开口催促。

“好嘞”听说要去河边捉黄鳝苗,这群熊孩子都很有兴趣。一个个干劲十足,纷纷拿着扫帚打开几间空房。

“刺猬……!”小娃子刚冲进屋内,立刻兴奋的大叫起来。

只见房屋一角扒出个浅坑,周围还覆盖着很多树叶枯草,一只母刺猬领着几个小刺猬惊慌失措的躲闪着。

刺猬一般喜欢把窝做在郊野荒地的边缘或溪流边上,不过野外很容易碰到天敌。这刺猬倒挺会选地方,直接躲进学校。三个小刺猬巴掌大小,看样子刚出生还不到两个月。

这个时候的刺猬看上去相当可爱,毛孩子他们都伸手去抢,想弄回家饲养。

倒是那母刺猬发飙,乱叫着朝毛孩子脚上咬去,把他吓一跳。

刘军浩赶忙用铁锨把刺猬摁住,这家伙立刻团成一个刺球。

“这间屋子咱们不打扫了,到其他房子里吧。”反正学校空房子多,再多打扫一间就是,那几只刺猬还是留在屋里吧,它们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有它们在学校正好可以帮着捉老鼠,不然那些老师搬过来还要养猫。

毛孩子等人倒是相当不甘心,刘军浩威胁说要告诉张老师,他们才算打消饲养刺猬的念头。

等房子打扫完,几个孩子开始叫嚷着去河边看他用丝瓜瓤捉黄鳝苗。

刘军浩当然顺应民意,拿着丝瓜紧随其后。

其实这方法说起来非常简单,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只是一般人不知道罢了。刘军浩从小就是和泥巴长大的,在捉鱼方面绝对是专家级别。他无意中发现黄鳝幼苗很喜欢钻小洞,而丝瓜瓤很多窟窿,正符合这条件。

只要在浅水处扔几个干枯的老丝瓜,过上十几分钟,幼鳝就会自行钻入丝瓜内,到时候把丝瓜取出即可。

如果放得位置恰好在黄鳝窝边,一个丝瓜瓤里能搜集到四五十条小黄鳝。

其实还有一种简单方法,那就是弄些饲料放到草包里,过一会儿黄鳝苗也会慢慢地钻入草包中。

几个孩子看过捉黄鳝后,又打起洗澡的主意。

“小浩叔,洗个澡行不行,你别给张老师说”要说这些家伙被老师惩罚怕了,现在下河洗澡也偷偷摸摸的。

“好,少洗一会儿就上来。都在浅水处洗,不能朝河中间游。”有自己在这里看着,应该不会出问题。只是前几天刚下过一场暴雨,河面宽了不少,水也比较深,因此他只让孩子们在浅水处洗。

刚才忙乎半天,身上出了一身汗,刘军浩也有洗洗的意思。

左右这河边没人,他把衣服一脱,躺在浅水处用温热的河水冲洗身子。适应温度后,身子一窜,出现在六七米外,跟着摆了几下手,已经来到河中间。

好久没这么尽兴,刘军浩刚开始还关注着那群熊孩子打水仗的事儿,过了一会儿,他就自顾自躺在水面上,四肢完全舒展放松,身体好像一块木头任由河水把他朝下游冲去。

***

等下还有章四千字的更新,大概十一点半左右,今天更新八千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