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水流平缓,人躺在水面上只会缓缓地移动,水并不会灌进鼻子。暖洋洋的河水滋润着皮肤非常舒服,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其实利用水的浮力把身体放置在水面上人人都可以做到,只不过人们大都心存对水心存恐惧,不能保持姿势太久罢了。

刘军浩艺高人胆大,加上对这一片河流很熟悉,因此没有这个顾及。

正舒服着,他突然感觉到身下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靠近。没等反应过来,脚后跟猛然被一拉,跟着身子一个趔趄沉到水中。

“我靠,不会又碰到水猴子了吧。”刘军浩大吃一惊,手忙脚乱的拍打着河水。

那东西死不松口,不住的拽着他的脚后跟往下沉。

刘军浩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下来,赶忙身子翻转,双手朝下一摸,准备抓水獭的爪子,结果摸到手中才发现是个滑不溜秋的东西。

这是什么鬼东西?眼睛在河水中看东西很模糊,只能看到自己怀中抱着漆黑的一团。那家伙被抱住后挣扎的更厉害,差点逃脱他的束缚。

刘军浩猛然打开石锁,河水哗啦一声灌进去,连带那个未知生物也摔倒河滩上。

靠,这么大的老鳖!等进入石锁中,刘军浩才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咬住自己的脚后跟。感情是一只锅盖大小的老鳖。

那家伙初到陌生环境,下意识的松开口,他趁机躲的远远的。

这么大的老鳖还是第一次看到,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了。刘军浩粗略的估计一下,大概有一百多斤重。

如果弄回去养在院中,绝对会引起相当大的轰动……弄回去貌似不行,虽然可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但是后果他能够想象得到。

上次刘五爷在河滩上表演了一手捉鳖的本领后,让人们知道河滩上有很多老鳖,结果引来不少人到这里捉鳖,幸亏当时有水獭捣乱才没让他们得逞。如果让人知道自己在河里捉到这么大一只老鳖,那些贪婪的家伙还不发疯似的下须笼捕捉。到时候整个白条河恐怕都不得安生,这样的话自己的罪过可大了。

千万不能让老鳖露面……养在石锁中倒行,不过这家伙的块头有一百五六十斤。每天如果吃掉十斤黄鳝,一个月就是三四百斤。石锁中养的那十几只老鳖每天消耗的黄鳝都让他肉疼,这数字没办法算,自己根本养不起。

思前想后,他还是觉得把老鳖放回河中了事,毕竟这里才是它真正的家。

想着要放走,刘军浩还有些不舍,仔细打量石锁中这个玩意。暗绿色的鳖盖呈椭圆形,背部中间略微下陷,不仔细看就好像是块光滑的石头。四缘长着一圈宽厚柔软的裙边,脑袋比一般的老鳖小许多,和身形明显不相配。腹部、前肢带着灰白色。

外形看上去倒不凶猛,谁知道这家伙刚才竟然敢把自己当成食物。胆子够大!

以前刘五爷说大河里老鳖多的时候,大的有锅盖这么大,自己还不相信,现在看到这只老鳖,他终于知道是真的。

等回去后刘军浩下意识的打开电脑,在搜索栏里搜索巨型老鳖。里边出来一堆图片,仔细对比,和自己刚才捕捉的那只老鳖很类似。不过看过下边的说明才知道这家伙不是普通的鳖类,难怪从外形上看着不同。它的名字叫鼋,是淡水龟鳖类中体形最大的一种,属于国家Ⅰ级重点保护对象,和大熊猫是一个级别的。

鼋的背甲骨板可以入药,而且鼍肉鲜美,曾经遭到大量捕杀,现在野外的数量已经急剧减少。除了南方部分省份有少量残存外,其他地区已经十分罕见。

和大熊猫一个级别……这个新闻如果被郭记者报道出去,肯定要引起轰动。不过现在只能当成秘密埋在心里,刘军浩相当憋屈,秘密不能给人分享的滋味太难受了。

等仔细看完介绍他才知道这家伙比自己想象的更牛,古籍中记载“鼋,性凶悍,力气大。”有渔民曾经目睹过鼋上岸与老虎搏斗的情景。

还曾有人在鼋背上放置一块重达数百斤花岗岩石,还站有四五个彪形大汉,结果它仍能自如地爬行。的确够牛,难怪古代庙宇的石碑和帝王的墓碑一律由石雕的鼋驮着。

自己发现的这头鼋还不算大,据记载,最大的鼋有三四百斤重呢。

当然他也找到鼋攻击自己的原因,感情问题出现在他身上。鼋在通常情况下并不主动伤人,可是在水面上漂浮不动的人,就会被鼋误认为是“尸体”而撕咬,这也是人们在水中游泳从来没有被鼋咬伤的原因。

将资料详细看过一遍后,刘军浩又后悔起来,这东西比老鳖还稀少,早知道刚才不放走了。养在石锁中也算留个念想,等以后再捉到还能配对。可惜他不识货,好不容易捉到这么一只又放掉,白条河这么宽,再想碰到就难了。

看来只有等有机会再说,以后再河边的时候多操点心。

***

暑假过的挺快,说开学就开学。

早上吃过饭张倩伸了个懒腰,觉得浑身都乏力。休息近两个月,还真有些不想上班。今天学生报到,教办室指派的四个老师昨天都已经来了。

那两口子叫周瑞民和谢小燕,今年刚三十岁的样子,孩子在上四年级,这次也跟过来了。

另外两个是杜飞和王芳,都是今年刚从学校毕业的,直接被分过来支教。

上午没什么大事儿,主要是学生报到,老师们聚在一起开个短会。自己这体育老师根本不是正规军,刘军浩本以为没他什么事儿。哪知道媳妇非拉上他,无奈他只好跟着老婆一起到学校。当然临走之前牵上赤兔,学校草这么深,不利用可惜了。

今天算是正式上岗,哥们也是老师了。过两天打电话给庞旭显摆一番,那吃货肯定吃惊的眼珠子掉一地。

学校一下子多几个老师,张倩和王老师总算不用那么忙了。

以前她们两人教三个班根本顾不过来,每次都是先让一个班上自习复习功课,等这个班讲完之后再匆匆过去。

第一天上课,学生们的精神面貌不错,至少没有捣蛋现象。

上课后几个老师都到班里清查人数,刘军浩看没自己什么事儿,拿本书朝杨树下一坐,放任赤兔在操场里吃起来。

“小浩叔,听说你要当我们体育老师,是不是真的?”村里的几个熊孩子听说刘军浩要当给他们当体育老师,一个个显得很兴奋,下课后特意跑过来询问。

“对呀,怎么了,不愿意呀?”上午没他什么事儿,开完会一个人牵着赤兔在校园里乱转,特别无聊。

“当然愿意,非常愿意……外围愿意!”

毛孩子一连用了三个形容词,不过最后那个句子刘军浩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外围愿意?”“对,这是英文,你懂不懂?就是非常的意思。”毛孩子得意洋洋的解释。

感情是VERY,好好地英语让这熊孩子念成啥,不知道老婆怎么教的。

“小浩叔,你当我们老师太好了,以后想干啥干啥……”“就是,上体育课你带我们上山抓蝎子,掏鸟窝,摘野果子!”

“你们这群熊孩子做什么美梦呢”刘军浩伸着手指在他们的脑门上挨个弹了个脑瓜崩。如果自己带学生上山胡闹,估计回家老婆该发飙了。

等上课铃响,刘军浩继续无聊起来,脑海中回想着和四个老师见面的情景。

周瑞民两口子还可能留下来教个一年半载,但是那两个刚毕业的教师看着有些玄乎。刚走出校门的人大部分属于眼高手低的主儿,稍有不顺心就想尥蹶子。这点看看庞旭和苏娜娜就知道了,他们才毕业那阵换了多少工作。这两人很有可能不适应农村的环境,说不定过一两个月就会打退堂鼓。以前学校这样的例子太多,虽说现在刘家沟的生活环境有改善很大,但是也不能不防。

刘军浩准备中午先请他们吃顿饭联络下感情,尽量让两人留下来。

他刚打算给老婆说一声自己回家先做饭,兜里的手机突然想起来。一看号码是刘广聚打过来的,这点上不知道有啥急事。

“广聚叔,啥事儿,我在学校呢。”“小浩,你等下和张老师说一声,让学校的老师放学都去我家吃饭。我琢磨半天想请他们吃顿饭,看看这些新来的老师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没有。人家来咱们村教学够不容易的,咱们要尽量创造好条件让他们留下来。可不能再像前几年那样,老师走走停停,稳定不下来,最后家长的心都凉了,吃亏的还是学生。”

刘军浩本来想自己请,现在既然刘广聚主动提出来,他就没多说话,毕竟村支书请客更显得重视。

末了刘广聚又说让他早些回家弄几斤黄鳝,顺便捉只兔子,再弄个野鸡,准备中午吃。刘军浩忙答应下来,这事儿必须支持。

“刘哥,抽不抽?!”

他刚挂断电话,杜飞已经从教室中溜出来,手里还拿着烟。

“呵呵,我不抽烟。”刘军浩摆了摆手问道,“怎么样,这半天还适应吧?农村的孩子就这样,比较捣蛋,你千万别给他们好脸色,否则绝对蹬鼻子上脸。”

“还行,都挺老实的,主要是他们不熟悉我。对了,我刚才琢磨着中午怎么吃饭,你们村有卖菜的吗?”杜飞属于自来熟那种。只见了两次,他已经哥长哥短叫起来。

“放心吧,中午饿不住你,刚才村支书给我打电话,让咱们中午都去他家吃。想买菜简单,你来的时候不是看到农家乐了,那里就卖鸡鸭鱼肉。其实村里家家都卖菜,而且绝对绿色食品。”

“那我放心了,刘哥,这就是你家赤兔吧,能不能让我骑一会儿,我可是在十八楼看过的它。这次听说让我到刘家沟支教,哥们没二话,直接过来。”杜飞摸着赤兔的马鬃很好奇的说道。

感情这货是冲着赤兔才来刘家沟的,有好奇心就好说,刘军浩对留下此人多了几分把握。

他一拍马臀,赤兔老老实实的站稳让杜飞骑着在校园外溜达一圈。

“过瘾,过瘾,刘哥,我还是第一次骑马呢,以后有时间让我骑着玩行不行?”杜飞跳下马背的时候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

“好呀”刘军浩一口答应,“每天骑着溜一转正好帮赤兔消食。”

给老婆说一声后,刘军浩就提前回家。将刘广聚交代的东西备好,他想想又进石锁捉了两条三斤多重的鲤鱼,同时又逮几只石鸡拎着过去。周瑞民等人是第一次在刘家沟吃饭,怎么着也要招待好。

等学生放学,张倩直接领着他们朝村里。

中午在刘广聚家摆了两桌酒席,他还特意把村里几个代表请来作陪。

桌上的食材大都是从刘军浩家弄的,自然让几个没吃过的人交口称赞。吃到半途,几个陪客的挨个起来敬酒。

村里人劝酒实在,一杯接着一杯。一圈下来,两瓶酒喝光。周瑞民还好点,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酒倒满后能推推,能让让,最后还往刘军浩酒杯里倒了一个。倒是杜飞刚毕业,酒桌经验明显不足。他不知道推辞,一圈下来已经喝有小半斤,脸上通红一片。

酒足饭饱,刘广聚开始询问他们有什么困难要解决,几个老师都提出学校离村子有些远,饮水弄粮食很不方便。他们想问问村里有空闲地方没有,几个人打算到村里租住。

“这个没问题”刘广聚一口答应下来,“你们再坚持十来天时间,等堰塘边新盖的宾馆能住人让你们先住,一人一个标准间。”

随着刘家沟名气增大,前来旅游养老的人越来越多。头两次盖的房子早已经分完,还有不少老人直接住在村民家里。前些天不断有人询问租住的事儿,刘广聚当即拍板决定再盖一批,正好可以分几间让教师们居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