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课,刘军浩牵着赤兔慢慢悠悠的朝回走。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半,差不过该回家做午饭了。

话说今天是刘军浩第一次给学生上体育课,没什么教学内容,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拔草。校园中的青草经过一个夏天的疯长,很多地方野蒿草都有半人多深,为此刘军浩特意从家里带了把镰刀。

一堂课功夫二十多个熊孩子都在操场上乱转,基本上把学校的蒿草拽光。蒿草堆有半人高,全摊在操场上,他准备晒干当柴烧。

回到家里,把赤兔往马棚里一栓,水龙头拧开,哗啦啦的井水直接灌进食槽中。

这是刘军浩刚刚给赤兔搞得新福利,将水管接到马棚里,以后给赤兔饮水不用再提桶。懒人有懒人的方法,刘军浩很为自己这个措施自豪,还特意等二麻子上门的时候显摆一番。可是二麻子却直说他败家子,没有听说谁专门为牲口修一根水管呢。

当然要说起来,人家这赤兔也享受得起如此待遇,毕竟这东西每月光照相合影挣的工资和人差不多,谁家有这么个牲口都要小心伺候着。

刘军浩朝客厅中一坐,随手从空间中摸出个雪梨,准备吃完就做饭。可是没等他往嘴里塞,悟空已经吱吱叫着窜上来,谄媚的拿着蒲扇给主人扇个不停。

“想吃?”刘军浩好笑的挥挥手中的雪梨。

“吱吱……”这家伙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一般,两只爪子伸到跟前,就像小孩子讨食。

“去把小刀拿来……”

刘军浩逗了一会儿才把梨切开分给猴子一半,悟空立刻捧着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半个雪梨就进了肚子,末了这家伙贪心不足,又吱吱叫着讨要。这次刘军浩却没再给它,石锁中的雪梨也所剩不多,还要留些给老婆吃呢。

媳妇自从怀孕后嘴巴特别馋,经常想吃些稀奇水果,自己有备无患。

吃完梨又歇息一阵子,心中的燥热全消。刘军浩提着篮子到后院转悠,同时盘算着中午吃什么菜。

豆角、葫芦、丝瓜这些吃了整整一个暑假,早吃腻味。不但他自己不喜欢,就连张倩也一个劲儿的嘟囔着想吃新鲜东西。

见到水沟旁那快有人高的芝麻,刘军浩立刻有了主意,打算拽些芝麻叶中午当菜吃。

掐芝麻叶不能早也不能晚,太早芝麻栓正上浆,掐掉叶子会影响芝麻的产量。太晚的芝麻叶已经变老,吃起来味不对。

自家的芝麻种的早,这个时候刚过“煞顶”季节。芝麻梢头的小花已经残萎,芝麻叶浓绿中透出嫩黄,正是掐的时候。

他在芝麻丛中忙乎,猴子也跑到旁边凑热闹。没一会儿这家伙从芝麻地里翻出两条粗长的豆虫,兴奋地向主人邀功。

靠,刘军浩看到两只色彩斑斓的家伙也吓一跳,这豆虫快有拇指粗,比寻常的要大一倍。

不用猜,肯定又是泉水的功劳。

话说泉水就这点不好,不管什么东西经过滋润后都有变巨型的倾向,连害虫也是。

豆虫他倒没什么害怕的,小时候常捉。

每到秋收季节,田里各种庄稼都已经成熟,等庄稼收割后,各类昆虫就没了藏身之地,只能苟延残喘的等待随霜降到来。

而学生们一般此时放秋忙假,最常做的事儿就是到地里抓豆虫。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这东西都会吓一跳,尤其是拿到手中后它更会垂死挣扎,在手掌中不停翻腾、左扭右拧。

那黄绿红间掺杂着黑点的身躯,粗糙柔韧的外皮,总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村里那帮熊孩子却不怕,而且捉住后还喜欢用小刀给它们玩斩首示众。

随手一刀,直接把豆虫头齐切掉,看它的残躯吐着青绿色的沫子……等虫子不动后再把它肚腹里的东西全部挤出来,留下那张五彩斑斓的皮。

拿坑边用清水洗净,套在小棍上晾干,这样就成装设铅笔外形的绝佳图画。那个时候他们经常比的就是看谁铅笔上套的虫皮好看,想再想想挺让人无语的。

刘军浩现在自然没有捉豆虫的心思,他指示悟空把两条虫子投进水中喂黄鳝。

刚把豆虫扔在水中就有几只黄鳝就游过来,一阵哄抢,青虫被撕咬的什么也不剩。

掐回的鲜嫩芝麻叶漂在凉水中洗净,倒入开水锅中焯熟捞出,然后用清水浸漂。再挤干水,用菜刀切成小段放入钵子内。

加入生蒜末、盐、干辣椒粉、味精和食油等拌匀,最后往菜面上撒些葱花、熟芝麻粒。

整道菜卖相不怎么样,吃起来却道微苦微涩、清香扑鼻,让人口中生津。

再煮锅绿豆汤,弄几个咸野鸡蛋切成四瓣,红黄色的蛋黄流出油来,就着麦香馒头……中午媳妇放学回来吃到这菜,口中终于叫声好。

刘军浩在心中松口气,这顿算是应付过去了。

下午学校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他不过是按照媳妇的吩咐拍些芝麻叶照片到网上,提醒各位吃客掐芝麻叶的时节快到了。

帖子刚发上去,就有人打招呼预订自家院中的芝麻叶。不少游客买黄鳝的时候进后院看过,知道他家今年种的也有芝麻。这些刘军浩统统拒绝,自家只中了几分芝麻,芝麻叶估计还不够他们自己吃,哪有多余的。

还是像去年那样,让游客自己到村里买,如果没时间过来的自己可以帮忙邮寄。

他正回着帖子,QQ突然有信息弹出,一看却是常蕾那丫头的。这女孩上大学之后活泼多了,还组织同学们来刘家沟游玩过几次。每次来必定要到自家玩一阵子,已经和老婆混的很熟。

“刘大哥,你知道秋天种什么菜吗,我是说现在?”刘军浩刚回了句,那边就弹出一大堆字。

“秋天种菜,你有什么事儿?”这丫头貌似还在上学吧,种地的问题轮不到她考虑。

“嗯,我们就准备在学校里边种菜。”常蕾回答道。

“不是吧,你们是上学还是种菜?”刘军浩很是纳闷,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既上学又种菜呀……”在常蕾的详细解释下,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感情这帮学生经常在网上玩开心农场的游戏,越玩越觉得在电脑上不过瘾。这游戏让很多从小就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学生认识了多种农作物,但是那些卡通版的植物很失真,不少人很想知道农作物长什么样子,还想感受感受自己种菜是什么感觉。

于是乎同学们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向学校申请把“开心农场”搬进校园:每个班都分一块菜地,好让有兴趣的同学去播种、施肥和锄草……当然不能“偷菜”。

“这样呀,你们真有想法有个性。”刘军浩在电脑前打了一行字,心中却直叽咕现在的学生太无聊了点。应该再给他们搞个“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活动,这样看他们还无事生分不。

“对呀,可是我们不知道秋天种什么菜,所以就找你了。”这丫头估计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还兴致勃勃的介绍着。

瞧人家很有劲头,刘军浩不好意思再打击下去,“现在能种的东西多了,白菜、萝卜,还有蚕豆和油豆,菠菜,秋茄子……”

刘军浩说一大堆,最后又把各种蔬菜的种植方式详细说一遍才关掉对话框。

他刚准备看看新闻就关掉电脑,结果却听到院子外边传来刘军奇的大嚷声,“小浩,小浩在家不在……”这声音底气十足,差点把他家的房顶给震塌。

“在呢,在呢”刘军浩赶忙走出客厅。

只见刘军奇站在院门口,脸上笑得差点看不到眼睛。

“我说军奇哥,到底碰到什么好事儿。”这人藏不住事儿,喜怒哀乐全在脸上。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准有喜事。

“呵呵,你怎么知道的?”刘军奇大笑着问道。

汗一个!冲你这声音这表情,就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刘军浩相当无语的回答。

“是这样,我家河滩里不是有一块地嘛。春上的时候毛孩子他妈贪便宜,把地头斜尖那片洼地给平整好种上庄稼。结果夏天下暴雨不是淹个精光……当时我气得把孩他妈狠骂了一顿,谁知道老天爷有眼,把我家的庄稼还真淹对了。”

这人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庄稼淹死还高兴?刘军浩纳闷起来。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总说些让自己听不懂的话,刚才那个常蕾是这样,刘军奇也是如此。

他口中的洼地刘军浩也知道,当时还帮着去排水来着。可是水沟被填平后雨水根本没地方排

,哗啦啦的水平排朝地块中间灌,当时还可以看到鱼在地里游。

“对呀,就是那块地,你知道我刚才去地里转悠看到了什么。你再也猜不到,你哥我这次要发笔小财了。”刘军奇讲着讲着自己咯咯笑起来。

“我说军奇哥,地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快说呀……”刘军浩现在好奇心也被他勾起来。

“鲶鱼,那片水洼里全是鲶鱼苗。都有一扎多长,你说美不美。”(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