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刘军浩讶然的问道。他没有想到人家能碰到这种好事,谁能想到那片水洼里竟然会有鲶鱼苗。

“我还没有捉呢,估计有大几百只。对了,我现在来是问你要王老板的号码。他不是搞水产的吗,你打电话让他来一趟。看看出什么价格……”刘军奇这个时候才说明来意。

“好,我这就打。”刘军浩说着翻出号码拨过去。

王老板对鲶鱼苗也很感兴趣,说是等下就赶过来。一扎多长的鲶鱼苗已经算半大,一条最少能值块把钱,难怪他这么兴奋。

“你等着,我回村找几个人,咱们一起去捉鲶鱼苗。”刘军奇说完又急匆匆的回村。

瞧他的样子,刘军浩能够想象得到,估计这事儿等下全村人都该知道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刘军奇再过来的时候领一大帮人,不少都是看热闹的游客。一群人浩浩荡荡朝河滩走去,这人边走边吹嘘。

只见他家的地头的水沟中长满茂盛的水草,连带地中间也长着不少。

刘启勇随手拿了个土块扔过去,“砰”的一声,水沟中顿时慌乱起来,不少一扎多长的鲶鱼在水沟中乱窜,将水弄得浑浊一片。

“不是吧,这么浅?”从鲶鱼搅动的痕迹看,水沟中大部分地方只有二十多厘米深。一群人全瞪眼,都没有想到这么浅的水中会有鲶鱼苗,该刘军奇捡钱。

要说刘军奇这块地并不算偏远地带,村里人种地的时候来来回回都从他家地头经过,可是却没有注意过这片浅水。

“没办法,运气来了谁都挡不住。我这不是过来看看地里能中麦不能,结果就碰到了……”刘军奇笑着解释。

“这田地里怎么会有鲶鱼苗,又不通水沟?”一个游客很是疑惑的问。

“是夏天的上水鱼。”有人为他释疑。

“军奇叔,这鲶鱼怎么捉,你咋没有拿捞网?”刘启勇看了看问道。别的鱼倒好捉,直接把水排干就行,可是鲶鱼却不能这么捉,因为这东西钻泥窝。你把水排干净后它们都钻到泥深处,到时候连根鲶鱼毛都见不到。

“沟里水草太多,用捞网也不顶用。没事我这地块瓷实,鲶鱼钻不了泥,咱们还是排水吧。”刘军奇了解自家这块洼地,刚积半年水,根本没有淤泥。

听他这么一说,几个小伙子都拎着铁锨开始挖沟渠。不到十分钟,就在地中间挖出一条五米多长的水沟。

跟着几个人拿着脸盆猛灌,水越来越少,那些开始鲶鱼慌张起来,一个个晕着脑袋在水草丛中乱窜。

“啊……哦……”刘军奇正捉的起劲,突然抱着脚大叫。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玻璃割住脚?”刘军浩赶忙跑过去。

前些年村里种棉花,年年都打药,农药瓶子扔的到处都是,很多直接扔到水沟中,碎玻璃很容易割到人脚。

现在倒是很少了很多,近两年还没有听说谁割到脚。

“不是,是咯牙鱼扎住了”刘军奇在水中直蹦,跟着铁锨猛然一拍,把那条十来厘米长的咯牙鱼扔到岸上。

要说人们在水中捉鱼最怕碰到什么,不是蛇类也不是火头,而是咯牙鱼。这东西嘴角和背上都带有长刺,手捉扎手,脚踩扎脚。

尤其是用脚踩上,那刺就会象钉一样扎进你的肉里,,让人疼的直乱蹦。好歹这种鱼在刘家沟很稀少,否则怕是没有人敢下水抓鱼了。

被咯牙鱼扎伤怎么办,听大人们说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用尿浇一下立刻就好,贼灵贼灵的。

小时候捉鱼的时候被咯牙鱼扎伤,往往是一脱裤子就尿上了。

一群人都大笑着撺掇刘军奇脱裤子撒尿,把折货羞得脸上通红。

“不行呀,军奇叔,你脱了裤子也不行。我听说要童子尿,要不让毛孩子过来试试。”刘启华唯恐不热闹,开口大叫着。

“你这熊孩子给我滚远点”刘军奇说着抓块泥巴扔过来,岸上的人纷纷躲闪。

“这鱼我捡回去烧着吃,挺好的。”刘启华忙用树叶抱起来,准备回家扔到锅灶下烧着吃。

水沟中出了咯牙鱼,这帮人都小心起来,生怕中标。

万幸的是将水沟中的水排完,再也没有见到咯牙鱼。

水沟中没有其他鱼类,清一色的是鲶鱼,个头大小相当,显然是同一群。

有其他鱼类才叫怪呢,估计都被它们给吃光了。

最后统计出来的鲶鱼苗数量超出大家的想象,都以为这么大点的地方能有几百只就算了不起,谁知道竟然有上千只。按一块五一条的话足足能卖近两千块,完全能抵得上他家这块地的收入。

村里的人羡慕的直骂,狗日的刘军奇,运气好的都快赶上小浩了。

他们正谈论着,王老板已经开着车停在河堤上,看到河滩中聚着这么大一群人,他立刻过来打招呼。

见过鲶鱼之后,人家当场给出一块三的价格。

刘军奇嫌少,有些不想卖,说是要等等看。最后讨价还价,王老板出一块五钱一条全包。

“军奇哥,要不等下给我剩几条怎么样,我也掏这个价格买。弄回去养在水沟中,等过年的时候杀着吃。”鲶鱼肉嫩、刺少、开胃、易消化,吃起来很不错,可是捉到的人很少。有这机会,刘军浩自然不想错过。

“你这熊孩子打我的脸呢,要啥钱,直接拿吧,”刘军奇说着用盆子分出二十多条。

“要不了这么多,几条就行”刘军浩最后只要了七八条,准备回去扔到后院不再管。反正水沟中有的是食物,也饿不到它们。

帮刘军奇把鲶鱼捉干净,刘启勇叫嚷着自家地头也有水沟,想看看里边有鲶鱼没有。

听他一说,众人都跟过去。可惜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拿着铁锨在水中搅和十几分钟,最后不过捉了几只巴掌大的鲫鱼壳。

这种鱼太常见,刘启勇根本没有要的心思,最后又扔到水沟中。

“小浩,你慢点走”刘军浩端着水盆想早些把鲶鱼送回家,二麻子却急急的喊住他。

“啥事儿?”

“你这两天有时间没有,想给你派个好差事……”二麻子赶上来说道。

“我哪天都有时间,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关子?”刘军浩等着回去放鱼,就没时间和他磨叽。

“我不是想着你现在是学校的老师,估计没多少空。”

晕倒,自己这老师在二麻子眼中还挺金贵……其实连工资都没有。

“是这样的,这几天我山边那块地闹野猪,想让你领着小皮咱们去捉野猪。”

野猪糟蹋庄稼的事儿他是前两天发现的,当时他差点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自己山边那两亩多玉米毁倒一大片,即将成熟的玉米棒被啃了不少,地块中随处都能看到散落的玉米粒,哩哩啦啦,心疼得二麻子直跺脚。

他当时还以为村里哪户人家的牲口没管好,结果沿着痕迹找,却发现是猪蹄印记,而且一直到树林中。

想起去年的经历,他就知道准是野猪又下山作怪。这事儿他回村一说,立刻有人到自家地里查看庄稼情况。检查后他们才知道不单二麻子家的地里的庄稼被野猪毁坏,其他几户人家也有庄稼被毁掉。

更严重的是刘广聚家的花生地,雪白的花生被啃得遍地都是,看了让人心疼。

前两天二麻子还想着野猪也算是保护动物,把它们预防住就完事。于是他在地边围一圈芦苇篱笆,结果隔天篱笆墙就被野猪成排推到,连根刨出,半点作用都没起到。

眼瞅着自己的二亩地庄稼要毁掉,他才动了捕杀的心思。

放野猪夹子倒是个方法,可是现在上山游玩的客人很多,容易误伤。他想想只能作罢,还是决定用狗来捕杀。

去年的经历让二麻子知道,要捉野猪,必须刘军浩家的两条黄斑皮出马,一般的土狗根本不是对手。

“捉野猪,算我一个,去年那野猪肉味道很不错呀。”听到要去捉野猪,刘启华立刻凑过来。

“好吧,要不今天晚上我就带小皮过去蹲点守候,只派村里的几条黄斑皮去就行,其他的狗就不要跟。”村里那些看家的土狗去了不但派不上用场,而且还拖后腿。上回就是如此,本来都准备关门打猪,可是到要紧关头却让土狗给惊动了。

自家村里有五六条黄斑皮,只要指挥得当,撵野猪应该足够。

对待作恶的野猪,刘军浩也倾向于捕杀。山上的野猪保留一定的种群就行,不能让它们的种群数量繁殖过大。

“晚上还是不要蹲点,山里蚊子多。要不咱们白天进山打野猪,反正有几头黄斑皮在前面开路,碰到野猪也不怕。”二麻子建议到。

刘军浩一想也对,晚上容易出意外情况,还是白天稳当。

下了决定,刘军浩第二天吃过早饭去村里转悠一圈,把黄斑皮都集合到自己院中。小皮是村里的狗王,加上这些都是它的后代,因此在小皮面前这些狗都很老老实实。

那些游客听说要上山撵野猪,个个都表现的很兴奋,没多大一会儿就围满院子。

***

自己给自己祝贺一下,终于写四百章了,非常不容易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