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看看游客们带的家伙,再瞧瞧自己的装备,很有些自卑的感觉。几个游客肩背登山包,脖子里挂着相机,手中带着弩弓,看上去很有气势。而自己只拿了把昨天晚上刚赶制的弹弓,腰里挎着小刀,其他什么工具都没有。

其实他感觉带小刀都是多余,今天的主力军是黄斑皮,众人碰到野猪自然不会傻傻的近身肉搏。

不少游客还拖家带口,领着媳妇和孩子一起上阵。看到他们的模样刘军浩头疼起来:这些人不像是进山打野猪,倒像是去旅游观光。

他们平时看到野猪温顺的样子,以为这东西和家猪没什么两样,根本不具有危险性。

其实大错特错,野猪没有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当然很温顺,但是一旦凶性激发起来,那将是极其恐怖的。要知道有句话叫“一猪二熊三老虎”,在山区受伤的野猪要比熊和老虎还凶猛几分,带这么多非战斗人员上场,万一遇到意外情况就惨了。

刘军浩根本不敢让这些游客上山冒险,只是看着众人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无奈只好把刘广聚拉到没人的地方小声说道:“广聚叔,这样不行呀,让他们上山怕是不行,遇到野猪怎么办……”

他把自己的担忧说一遍,刘广聚也不住点头。的确,这些游客上山真出点什么意外谁也担当不起。

“我来给他们说说吧……”

刘广聚在回到人群中喊两嗓子,乱哄哄的场面终于安静下来。他给大家详细讲了讲猎杀野猪的危险性,劝众人不要上山。

可是效果却不怎么样,很多人没有亲眼所见,大都抱着不以为然的态度。倒是有几个游客迟疑起来,可见众人都不害怕,他们又重新跟上去。

就这样刘军浩和捕猎队带着黄斑皮在前面开路,后边跟着一大群游客浩浩荡荡朝山梁上进发。临出门悟空这家伙主动跳到主人肩膀上,看样子也打算去凑热闹。

他这段时间没有到村西头转悠,自然看不到地里庄稼被糟蹋的悲惨模样。昨天还以为二麻子的形容夸张呢,谁知道到达现场后才发现人家并没有夸大。

花生地中到处都是野猪的蹄印,泥土被拱得像用铁犁刚刚耕过的样子。大片大片的花生秧倒在泥土里,整块地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从泥土痕迹上看,显然昨天晚上野猪重新在这里“大餐”一顿。

见拳头大的蹄印遍布整片花生地,二麻子捡了几粒散落的花生心疼的叫道:“这些畜生都是祸害,专门挑好花生吃,坏的一点儿都不吃!”

小皮闻了闻野猪气味,跟着就带领几条黄斑皮朝山梁上奔去,一众人急忙紧随其后。

刘军浩在心里已经盘算好,等下碰到野猪的时候让小皮追的慢一些,这样可以把野猪朝深山里赶。大部分游客缺乏锻炼,尤其是妇女和儿童,以他们的体力肯定追不下去,最后只能慢慢的拉在后边返回山外。

果然没多久,不少缺乏锻炼的游客就开始喊累,慢慢脱离队伍。他们见追赶野猪无望,索性在山上游逛起来。

捕猎队原本猜测野猪蹄印肯定是往山里边去的,哪知道跟着跟着,竟然翻过山梁来朝大梁村方向赶去。

刚转过山梁岔道口就看见有个村民手里拿着镰刀在前面慢吞吞的走,那人听到后边有动静忙回过头,接着打招呼道:“二麻子,你们这是干什么,好大一支部队。”

“打野猪呀,你这么早上山干啥,割草?”二麻子开口应答到。这人他认识,是大梁村的梁林喜。

“打野猪”听到这词梁林喜的眼睛一亮,继而疑惑的问道,“打野猪你们怎么没带家伙?”

“带了,那不是!”二麻子指指在前面岔道上的几只黄斑皮。

“黄斑皮!这下好了,我家的玉米地有救了,不用再割掉喂牲口。”梁林喜见到前面的几只黄斑皮,顿时高兴起来。

“割玉米喂牲口,你家的玉米熟了?”二麻子好奇的反问。这个时候只有早玉米成熟,其他大部分刚吐须。

“熟个鬼,还不是让野猪闹得。我家后山的几亩玉米快被糟蹋完了,我想把那些倒掉的砍回去喂牛。”梁林喜扬了扬手中的镰刀。

原本以为就自己村的庄稼被糟蹋厉害,谁知道众人看过梁林喜家的玉米地后才知道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你们过来看看我家的玉米地,”梁林喜指着不远处的几亩地气愤的说道“它们糟蹋庄稼根本不是为了吃,就是折腾人‘拱起耍’。这些玉米被拱倒后它们不是每个都啃,而是东咬一口西啃一下,搞得遍地都是,你看看这里,这些玉米不吃它们还打滚压倒。”

玉米成排成排的倒在地上,玉米粒到处都是,远远地看上去,好像是刚刚被鬼子扫荡过。

“先前我在玉米地里扎了个草人还管用,谁知道刚过两天野猪就把草人给拱倒。接着我又弄鞭炮轰炸,可是也越来越没效果……先前它们只在晚上糟蹋粮食,这一段时间那群野猪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疯,大白天都敢大摇大摆下山拱玉米。而且吃起来还挑食,边吃边拱,糟蹋得让我都心痛死。这家伙赶也赶不走,连人都不怕。我在山上种了三亩多苞谷,估计有四成收入就谢天谢地!”梁林喜说道最后不住的唉声叹气。

“到底有多少野猪呀”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和野猪斗过的人,刘军浩他们自然要详细询问。

“这几天在山上出没的野猪有三波,算下来应该有二三十头。其中有只老母猪个头特别大,也非常凶猛,估计有三四百斤重。这畜生一般单独行动,其他的两伙野猪也都是由母野猪分别率领,那队比较多的是两大九小,另一队是一大七小。其他的我就不知道……”

“小野猪多大?”刘启勇开口问道,他还打起捉小野猪回家饲养的主意。

“说是小野猪,估计也有六七十斤重。”梁林喜接着回答道,“对了,那个独行的老母猪我前天还见过一次,长的特别吓人。我当时正撅着屁股在地里收拾被野猪糟蹋的玉米,结果这家伙不知道怎么跑到我背后,离我只有七八米远。把我吓得两腿都发软,心通通直跳,一动也不敢动。

幸亏这家伙没冲过来,而是转身‘踏踏’跑掉了。我可看的清楚,那家伙的鬃毛有筷子长,两个獠牙跟牛鼻环一样。我看到它腿上还拴着小半截三角皮带,好像曾经被捉住过。”

“三角皮带,”二麻子心中一动问道,“是不是在左后腿上?”

“当时太慌,忘记是哪条腿上。”梁林喜仔细回忆一阵子,最后答道,“好像是,我记得在左边耷拉着。”

“不会是我家养的那头吧?”二麻子还记得自家野猪前年是把三角皮带咬断后逃跑的。这么说来,去年冬天猎杀的那只很可能不是他家的。

刘军浩本以为大青山中最多七八头野猪,现在才知道一共三拨。按照梁林喜的说法有二十多头,肯定是这山上还存在其他的野猪群,只是人们以前不知道罢了。

难怪它们最近如此猖狂,要知道一头野猪的活动范围起码有五六百亩。附近的几座山头上要是分布着近三十头野猪,显然太密集,吃不饱的野猪当然会跑到山下糟蹋粮食。

几年前偶尔也有野猪下山糟蹋粮食,但是大家都没在意,主要是野猪一见人就飞快的钻进草丛中。因此很少有人发现它们的踪迹。即使自家庄稼被糟蹋了,大多也以为是村里的畜生没看好跑出来做的。

野猪的繁殖能力超强,只两年的功夫,已经让村民们恨得直咬牙。

勘察完现场众人准备跟着黄斑皮继续前进,哪知道刘军浩一回头,却发现游客后边还躲着个小尾巴……不是毛孩子是谁?!

“你咋来了,你爸知道不?”刘军浩立刻把这家伙给提留出来,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

这熊孩子早已经皮实,根本不怕他,笑嘻嘻的解释道:“我已经写好请假条,说自己感冒,让小娃子给我捎到学校给杜老师。小浩叔,现在早已经上课,我赶回去也晚了,你就让我跟上吧,到时候好给你们帮忙。”

“你这熊孩子……”几个大人气的直瞪眼,最后只好摆摆手让他跟上。

几条黄斑皮一路飞窜,刘军浩他们也紧紧地跟在后边。没一会儿,越来越多的人掉队,最后只剩下王医生和几个游客跟上来。

看他们气喘吁吁的样子,刘军浩忍不住开口劝说,“王医生,要不你们先回去吧。就现在这个状态,你觉得能打野猪吗?”

“放心,我不会成为你们累赘的”王医生拍了拍胸膛回答道,“我每个星期都要去健身房锻炼几次,扳手腕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野猪可不会和你扳手腕的,你会爬树吗?”刘军浩笑笑开口解释,“不是力气大就有用。人在丛林中由于枝蔓的遮挡,根本跑不过野猪,因此在被野猪追击时最好的方式就是爬到树上躲避。”

“会”王医生点点头。他小时候也调皮捣蛋过,自认为爬树的本领还是很不错的。

“那你爬下试试……”

“现在?”王医生反问道。他总感觉刘军浩的语气中有小瞧自己的意思,因此想表现一番。

“对,”刘军浩点点头。

王医生立刻把背包朝地上一扔,跟着双手抱着树干攀爬起来。只是他的速度太慢了点,用将近一分钟时间才慢吞吞爬到树上。末了他还得意坐在树枝上问道:“怎么样,我小时候可练过。”

“王医生你不行,要不还是下山吧……”刘军浩再次劝阻道。不是打消他的积极性,就这速度,碰到野猪根本没跑的。人家直接窜到树下一拱身子,估计就咬到他的屁股。

“我怎么不行?”王医生急急的分辨道,“难道我这个速度还慢?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拖你们的后腿。再说刘长林都可以跟上,我为什么不行?”

“毛孩子,你爬下树让你王叔看看。”刘军浩随口吩咐道。他们让这熊孩子跟着,自然有跟着的道理。

“好嘞”那边毛孩子应一声,朝旁边的松树上快速跑去。到树下他根本没有做任何停留,蹬蹬蹬直接踏上树干,快窜两步后手往树上一扒,借着这股冲势已经窜起三米多高。再一个纵身,已经出现在五米多高的树枝上,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

“这……这孩子真成猴子了。”王医生看的目瞪口呆。他实在没有想到人的速度会这么快,跟着咽了咽唾沫问道,“你们都会爬树?”

“当然”几个人点点头。身为农村的孩子,爬树是基本技能。如果谁不会爬树,那才招人耻笑呢。

“不会速度都这么快吧”另一个游客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呵呵,不是都这么快,而是都比毛孩子快。你看着吧……”为了游客的安全着想,刘军浩不介意也露一把。他瞅了旁边的刘启勇一眼问道,“怎么样,比不比?”

“呵呵,比就比,谁怕谁”刘启勇顿时豪情大发,“估计你比不过我,我这么多年可没闲着。倒是你小子天天不干活,估计上树的本事早荒废了。”

他们从小关系很铁,但是在爬树方面谁也不服谁,小时候比试过无数次,互有胜负。

“好,上这两棵树,开……始!”刘军浩瞄准一株杨树,没等刘启勇做好准备,他就猛然喊了一声开始。

可是对方的反应超过他的想象,几乎是“开”字刚喊出口,刘启勇已经照着毛孩子刚才的姿势猛然窜起。在树上蹬了两脚后,他手臂伸展已经窜到树上。手脚并用好像一只硕大的狸猫,不到十秒钟就坐到高高的枝杈上。

刘军浩起步慢些,反倒落后两秒才爬上去。当然悟空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只是一闪身,已经到了树顶。

“知道你小子喜欢耍赖,我早防着呢,这么多年还没有改……”刘启勇坐在树上哈哈大笑,很是得意。

***

马上还有一更,今天更新史无前例的九千字,破了自己今年的记录,呵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