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着你呢,得意个毛!”刘军浩双手在杨树上微荡,再一滑已经从三米多高的树枝上跳下。

小时候他们关系铁的恨不能穿一条裤子,互相之间非常了解。两人配合着不知道干了多少坏事,用刘启勇他爸的话说就是:“小浩在村东头放个屁,我家启勇在村西边就能闻出来什么味。”

只是后来刘军浩上学,两人的关系渐渐生疏起来。

这么比试一次,他们都回想起小时候的情景,一时那种亲密无间的默契又钻入心中。

“这……这……”几个游客都看傻了眼,王医生才知道自己刚才是班门弄斧。

“再比比弹弓怎么样”刘军浩很有些不服气,自己的身体素质绝对比刘启勇好,只是刚才反应慢了点。

“随你”刘启勇也从裤兜里抽出梨木弹弓,模样看起来相当嚣张。

“你们这两个熊孩子,都多大岁数还玩这东西。不抓野猪了?”二麻子见他们玩得兴起,竟然把正事耽搁,立刻开口训斥。

“对,对”刘军浩才想起今天的主要任务是上山猎杀野猪。

“我们还是下山吧……”经过这件事情几个游客终于服气,知道再跟上去纯粹是累赘。他们原本想跟在捕猎队后边看热闹,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人家见到野猪立刻窜到树上,剩下他们可不就危险了吗,野猪可不管你是不是打酱油的。

有个游客不甘心的把手中的摄像机递给刘军浩,“小浩,你等下帮忙拍摄一下,我可不想错过追猎野猪的镜头。”

“没问题”刘军浩点点头接过来。悟空想拿着摆弄却被拍了一巴掌,这家伙立刻老实。

“这样好不好,围到野猪的时候我先上树,你们追击的时候我不跟上怎么样?”王医生仍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沉吟片刻说道。

“好吧”看他一再坚持,刘军浩只好点头答应,大不了自己到时候照顾他一下。只有一个闲人,应该可以照顾。

众人继续前行,心中都轻松了许多,至少不用再分心照顾其他游客。

刚追过山坡小皮突然停下来,身子开始半拱起,脖子后稀疏的皮毛全部炸起。

“大家准备好家伙,估计碰到野猪了。”刘军浩低喊一声,从腰里抽出小刀。

果然朝前面摸出百十米远,就听到几条黄斑皮大叫起来。跟着草丛中传来“呼啦啦”的声音,非常急促,随后草木折断树叶踏碎的声音伴着骇人的野猪嚎叫传来……

他们不由得加快脚步,紧紧跟在黄斑皮后边。

追到一片树林,突然一个色彩斑斓的身影在前面出现。

狂奔的野猪也一愣,下意识的停住脚步。

“草豹子!”二麻子还以为这东西是过来捕猎野猪的,顿时兴奋的叫道。如果这只草豹子阻拦一下野猪群当然好,能让他们省些力气。可是他们的算盘打错,这家伙见野猪直冲冲过来,立刻窜上树逃走,没有半点眷恋。

口胡……人家才是真正的酱油众!

“这样追下去不是办法,估计等会儿咱们就是追上野猪也被拖的毫无力气了。”二麻子的体力到底不比年轻人,没一会儿开始喘息起来。

王医生更不堪,他这时已经累得跟死狗没什么两样,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喘气。不过他的精神倒是值得佩服,始终没有退缩的打算。

“要不大家上树吧,可以在这里设置一个包围圈,我让小皮追上野猪赶到这里来。”刘军浩打量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树木高大稀疏,是个绝佳的伏击战场,就挥手让几个人爬到树顶。

王医生本来要朝一株碗口粗的杨树上爬,刘启勇忙将他拉住。这么粗的杨树根本经不起野猪的撞击,估计几下就能撞断。为安全起见,还是爬上松树为妙。

一般的狗很难领会主人的复杂命令,但是刘军浩却不担心自家的两只黄斑皮,主要是它们的理解能力很强。

野猪还没有来,王医生两腿已经激动地开始哆嗦,连爬了几次都没有上到松树上。无奈刘启勇只好在下边扛一把,让他踩着自己的肩膀上去。

“太滑了,太滑了,跑半天身上也没劲!”王医生爬到树上讪讪的说道。没想到自己还没有碰到野猪,就已经成累赘。

等几个人全上树之后,刘军浩快速的赶上几只黄斑皮,他呵斥住小皮指指领头那只大野猪。

小皮在原地低啸几声,周围的黄斑皮立刻散开,快步朝野猪群包围过去。

黄斑皮就这点好,配合性比一般猎犬要强的多。虽然几条狗是初次配合,但是却有模有样,看包抄的方向,正是本着头猪去。

这一伙野猪有七八只,比黄斑皮还多,因此围猎起来并不容易。

不过小皮它们挺有章法,靠近时聚在一起狂啸着朝野猪群中间扑去。

野猪惊慌失措之下根本顾不上合群,下意识的朝两边逃。这样一下就被分成两群,它们的战斗力顿时消减大半。

追出近百米远后,小皮又嚎叫几声。几头黄斑皮故伎重演,再次把剩下的野猪分群。

这样来回三四次,终于把领头的那只野猪给单独隔离开。

大局已定,黄斑皮开始围着野猪直兜圈子。

每次这野猪想朝猪群方向靠拢的时候几条黄斑皮都会蜂拥而上,将去路全部堵上。

刘军浩家的小黄斑皮甚至还抓住机会照着野猪臀部狠狠咬去,可惜这野猪很聪明,在紧要关头身子一闪,没让它咬中要害。

疼痛让野猪开始发狂起来,在小黄斑皮后边穷追不舍。在它追击的时候,又一条黄斑皮抓住机会窜上去咬一口。

虽然这两口都不重,但是却把野猪的凶性彻底激发,一时嚎叫连连。

整个过程中小皮都没有出马,它更多的是在战场上做协调工作,表现像个指挥若定的大将军。

见野猪被赶回来离自己越来越近,刘军浩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七八分,赶忙朝回跑。

“野猪赶过来了吗?”见刘军浩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二麻子忙问道。

其实不用他回答,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听到野猪疯狂的咆哮声。

过了两三分钟,这群黄斑皮终于把野猪赶到树林中。只见那家伙浑身上下淌着腥臭的鲜血,显然在刚才追击的过程中被黄斑皮咬的不轻。不过这些伤口都没有伤及要害,因此野猪一时之间更加凶悍,鸡蛋大的双眼通红通红的,看上去异常吓人。

小皮很能理解主人的意思,将野猪围起来后并没有展开攻击。而是在树林中不断地兜圈子,渐渐地将这头野猪堵到几个人藏身的树下。

野猪皮糙肉厚,即使手里拿着刀也不行,如果不刺中要害也杀不了,而且近身搏斗危险性太大。众人还打算采取去年猎野猪的方式,用弹弓打野猪眼,先把它弄瞎再说。

“毛孩子还有广喜叔和我射野猪左眼,启勇、启华和军威哥射野猪的右眼。怎么样,有问题吗?”刘军浩开口问道。每边三个人,这样可以保证命中率。

“没问题”几个人在树上回答。

“那好,都准备好。等有机会我喊打,咱们一起射……”

几个人把弹弓完全拉开,瞪着眼做好准备。

那群黄斑皮不再吼叫,野猪立刻觉得压迫降低许多,下意识的哼唧着停滞下来。

正是机会,刘军浩没有丝毫犹豫,大喊一声打:“打!!”

“嗖嗖嗖……”几个人几乎是不分先后开火,弹子直接朝野猪双眼射去。

“吼!”野猪一声震天的惨叫,突然发疯似的撞向身旁的一株松树。这野猪少说也有三百多斤,巨大的冲击力直撞得松针哗啦啦落一地。

这家伙大概撞晕脑袋,竟然身子朝地上一躺,四肢开始乱踢腾起来。

这个时候他们都发现野猪双眼淌着鲜血,应该是在刚才的射击中被打瞎掉。

“我刚才打中野猪眼了……”毛孩子兴奋的喊一句,要下树查看。

二麻子急忙呵斥住,“别下去,你这熊孩子疯了……”

有经验的猎手都知道,受伤的野猪如果反扑将会特别凶猛。尤其是临死前那最后一咬,往往用尽其毕生力气。

除非野猪倒地彻底断气,否则千万不能靠近,要小心它装死。再说刚才几人的弹弓只是把它射瞎,并未伤及要害,野猪还有反扑能力的。

“咋办,咱们不能这样干等吧?”那野猪大概撞晕乎,他们在树上等了三分钟也不见野猪从地上爬起。

“要不我下树给它一刀”刘启勇抽出小刀开口问道。

“别,太危险了”刘军浩阻止住。

“小浩,野猪死了吗?”这个时候在远处的王医生也等得不耐烦,口中大声叫嚷着。

听到他的声音,刘军浩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看客,心中一动,扯着嗓子叫道:“王医生,把你手中的弩弓递给悟空,让它送过来给我。”

野猪就在树下不远处,这个距离用弩弓最好。只要瞄准要害,估计两次射击就能要了它的性命。

“好的”虽然离的比较远,但刚才的激烈场面还是让王医生看的热血沸腾。听到刘军浩呼唤,他立刻大声回答。

得到主人的吩咐,悟空吱吱叫了一阵子。身子窜动跳到相邻的杨树上,再荡个秋千,已经来到王医生所在的大树上。

弩弓虽然不重,但是猴子一次也拿不走。它来回几次,才把弩弓和箭全部交给主人。

幸亏带着悟空,不然还真没办法拿弩弓。

没等他开始射击,那野猪听到几个人的声音,终于辨明敌人的方位,吼叫着冲上来,朝刘军浩旁边的一株树上撞去。

“噗”“噗”刘军浩趁势射击。以前赵光明拿弩弓的时候他玩过,因此相当熟悉,连射两箭都射中野猪的要害处。

那家伙陷入最后的癫狂,用獠牙一个劲的朝杨树上撞。直径近二十厘米的杨树硬生生的被它撞掉大半,最后轰然倒地。

王医生更吓得一身冷汗,这杨树正是他最初选的那株。如果不是刘启勇阻止,他现在估计已经受伤了。

野猪虽凶悍,不过已经是强弩之末。随着流血过多,最终不甘心的摔倒在地上。

又等了几分钟,众人才下树靠近查看。二麻子生怕野猪没有死透,还抽刀给野猪来了几下,却发现里边的血早已经凝固。

“刺激,绝对刺激!快把摄像机取下来,看看拍到没有。”整个过程中王医生虽是旁观者,但是也紧张万分。此刻松懈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身上半点力气也没有了。

听他一提,刘军浩才想着挂在树上的摄像机。刚才紧张之中早忘记这玩意儿,不知道录到没有。

他打开一看,还真幸运,大部分捕杀镜头都拍摄进去。

这次猎杀野猪算小有成就,他们歇息一阵子后准备下山。几个人先砍掉几根木棍,然后让毛孩子拿上捕猎用的家伙,他们则抬着野猪下山。

六个大人抬四百斤重的东西,算下来一个人也就是六七十斤,根本不算太重。刘军浩等人抬的很轻松,倒是王医生没干过农活,一路不住的喘息。不过他还没有从激动中清醒过来,显得特别兴奋,下山的时候咬牙强坚持。

没走多远就碰到刚刚离开的几个游客,看到他们抬着一头肥硕的野猪顿时欢呼起来。

有人立刻朝山下拨电话,却发现根本没有信号。

看刘军浩他们满头冒汗,几个游客立刻接过来,结果给压得嗷嗷直叫。

下山路上迎接的游客越来越多,不少人都翻出相机拍照,最后汇成大部队回到村里。

相当一部分游客觉得遗憾,早知道咬牙也要跟上去,错过这样的场面实在太可惜。

等他们看过刘军浩拍摄的视频后才觉得不遗憾,场面太吓人了。那浑身是血的野猪嗷嗷疯叫,就好像一头怪兽。野猪最后的反击把一株杨树给弄断,更让他们心中很是吃惊。这才知道刘广聚所言非虚,不让他们上山是为他们好。

野猪直接抬到二麻子家烧水褪毛,分配方式还和以前一样,每家都有份,分完剩余的归捕猎队所有。

毛孩子下山后就被一群伙伴围住,这熊孩子得意洋洋的讲述当时的情景,可是很快被他老子拽着耳朵拉到人群外,跟着凉鞋就打在屁股上。

这段视频剪裁过后传到十八楼网站上再次引起轰动,不少人都大叫过瘾,当然也有人直呼血腥。

猎杀了领头的野猪,村西的庄稼地终于安静了一晚上。

没有想到隔天大梁村的村主任就找到刘家沟,点名要见刘军浩。

刘军浩还以为什么事儿呢,一问才知道是让自己带黄斑皮去他们村捕猎野猪的。大梁村今年庄稼也被糟蹋的厉害,这样下去山梁上的庄稼几乎要颗粒无收。

反正已经开了杀戒,多杀两头也没什么。二麻子等人一商量,于是乎第二天又领着黄斑皮上山围剿。一个星期时间连杀两只领头的野猪,猖狂的野猪浪潮终于平息下来。

***

为猎杀野猪的事情忙乎了七八天,刘军浩总算空闲下来,却开始为冰箱里的野猪肉发愁。

三头野猪,他家一共分了四十多斤野猪肉。这几天还没吃完,主要是老婆最近一段时间对肉食很反感,而他也吃腻味了。

不过两只黄斑皮却幸福起来,刘军浩每顿煮上三五斤,让它们吃的肚子浑圆。

野猪肉放在自家浪费,他盘算着给赵光明送些过去。谁知刚有这打算,人家就领人找上门来。

赵光明开口直呼他不够意思,猎杀野猪的事儿也不告诉自己,让他那两只黄斑皮在家闲着。

刘军浩连忙道歉,说等下给他砍几斤野猪肉。

聊一阵子,赵光明才说明来意,他领的几个人是园艺公司的,准备掏钱买他门外那株大槐树。

“小浩,你小子运起怎么这么好,刚才马总已经看过这树,说还是老价格,五千块钱。怎么样?才刚种不到一个月时间,稳赚了两千块。”

听到马总要掏五千块钱买槐树,赵光明快羡慕死了。当时如果自己有这魄力,说不定这几千块钱就揣进自己腰包里。

可是他也只有眼馋的份,话说万一砸到手里怎么办?没那富贵命,最好别贪心。

“不卖,”刘军浩的回答很干脆。虽然不知道马总从哪里知道自己把槐树种活的消息,但是自己买下这槐树那一刻起就没卖的打算。

几个人见劝说刘军浩不成功,转头又进村子找二麻子,他们相中二麻子宅子边那几株皂角树了。

刘军浩闲着无聊,也跟上去看热闹。

“各位大叔大婶,你们谁家还有树要卖。绝对高价,尤其是皂角树。”赵光明进村就扯着嗓子叫嚷。

乖乖,听人家报完价格,刘军浩才知道现在皂角树如此昂贵。二麻子家那几株皂角树不过比碗口略粗,结果马总给出的价格是每株一千五百块钱。

就这样人家还不想卖,最后马总一路加价直到两千块钱,二麻子才松口卖掉两株。

村里人看的很眼热,都说过年多种几株皂角树再说。

别说他们,连刘军浩也打算弄些皂角籽种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说不定等十几年后,皂角树更贵重。

***

最近找到几张知了脱壳的照片很不错,就上传到网易博客里边了。主要是起点上传照片后需要审核,而且速度太慢,我就没上传。

还是以前文章中那个网址,或者在百度里搜索“我要的是葫芦网易”然后进入博客里边,点击相册应该就能够看到。

最后说个事儿,呵呵,希望大家支持正版。书写到现在真的不容易,天天盯着电脑屏幕打字查资料,弄得眼睛都近视了。

另外我好不容易更新快起来,不要打消我的积极性呀。

当然如果真的看那啥,那就悄悄地那啥,最后看完到起点投几张推荐票支持一下总可以吧。本书最近估计不会有啥推荐,只想到推荐榜上让更多人看到,也算是一种宣传吧。

还有看到有朋友让画平面图的事儿,我这两天试着画了下,可惜太丑根本没办法上传,实在不好意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