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气爽!

刘军浩手牵赤兔,领着两条黄斑皮和悟空直接下到河滩上。到地方后把赤兔撒开,任它在河边溜达。反正附近没有庄稼,怎么折腾都行。

他自己则找个干净的地方,捧本书坐草地上发呆。

悟空守在主人身边玩了一阵子,觉得没啥意思就自顾自捉蚂蚱喂八哥去了。

秋天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这话一点也不假。现在蚂蚱即将到产卵的季节,块头又大又肥。尤其是“老扁担”和“土匪头”,个个都有一指头长,抓在手中很有分量。

书根本看不进去,刘军浩刚翻了两页就开始瞌睡。他索性合上书本,活动几下脖颈抬头打量周围的景致。九月是收获的季节,天空特别蓝,特别纯净,蓝的叫人惊叹。头顶那几片白云丝丝缕缕,好像整齐排列的鳞甲。

举目朝远处看去,白条河像条柔和的丝带缠绕着两岸的芦苇荡缓缓流向远方;更远一些的山峦上树木显现出苍黄的颜色,偶尔有几株树泛出烂漫的火红;田野里庄稼倒是越发浓绿,似乎准备抓住季节末尾最后疯狂一把。

此情此景,刘军浩很想念几句诗来抒发下感情,可是绞尽脑汁思索半天,一句应景的词也没有想出来。

反倒是浮现一句“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后边两句说啥也想不出来……课本上那点知识早交给老师了。

哎,看来自己真没有当诗人的天赋。

哥们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了,刘军浩不再想那两句诗,开始闭目养神。

没一会儿,猴子手中的塑料袋就装了小半袋蚂蚱。这家伙兴奋地跑到主人面前显摆,刘军浩被骚扰的不耐烦,只好起身把塑料袋口扎好,跟着又掏出个塑料袋递过去。

这几个塑料袋原本是捡菊菊莲的,现在被猴子征用。

看着猴子在跟前忙碌,刘军浩倒想起小时候捉蚂蚱的情景。以前捉到蚂蚱总是狗尾草串连起来:左手攥紧蚂蚱把蚂蚱头往下一掰,右手捏住草茎从蚂蚱背部的脖子底下往上穿,直接把脖子和鞍部的薄膜扎烂,然后从头部下面穿出来。再把它扯到狗尾草底部,蚂蚱会被没有摘去狗尾巴挡住。

就这样一个个穿下去,十几分钟的时间能穿一大串。有时候捉的兴起,一下午可以捉七八串,手里攥的全是。大大小小,青的黄的,看上去很有成就感。

有时候那种劲头特别大的土匪头还会在串子上乱蹬,把先前穿上去的蚂蚱身子给蹬掉,只留个脑袋孤零零挂在那里。

刘军浩捉蚂蚱还总结出经验,要找蚂蚱最好是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那个时候露水已经降下来,田地里的气温比较低,蚂蚱的活动能力也大大减弱。它们此刻往往往树枝爬。

第二天一大早,趁太阳还露头的时候往路边的矮树枝上找,就会发现到处是蚂蚱串子。一个个趴在那里老实得很,可以直接往下摘。

不过这些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他现在根本没有那个闲心,宁肯躺着晒太阳也不愿动弹。

今年夏天天气干燥,很适合蚂蚱的生存,这河滩上到处都是。只两个多小时的功夫,猴子已经把两个半大的塑料袋装满。刘军浩用手掂量了一下,足有二斤多。

这么多蚂蚱,估计能让两只八哥吃上半个月。

看看天不早,他就把赤兔牵起,顺着来路朝回走。悟空最初还跟在主人身边,很快就不见踪影。再看到它时,这家伙正抱着个玉米棒子啃呢,也不知道是从谁家地块里掰的。

“吱吱”见到主人,这家伙兴奋的举了举玉木棒子。

刘军浩伸手接过来掐了一下,发现玉米粒已经泛硬,正是煮着吃的时候,再过段时间变老就不好吃了。

看到别人家的玉米快成熟,刘军浩才想起自家的那二十多株,现在也到了煮着吃的时候。

往年都是村里人给他送嫩玉米吃,不过老吃人家的他们两口子也不好意思。

今年种芝麻的时候,刘军浩就随手把自家喂鸡鸭的玉米粒朝后院墙根洼地撒了一把。

刚开始玉米苗长势很好,可是夏天有次下暴雨的时候他忘记把后院的水道眼打开。结果院中雨水弥漫,等水排干净后才发现那片玉米苗被淹死了大半。

见它们半死不活的样子,刘军浩索性不再管,只当没种过。

谁曾想这些玉米苗的生命力很强,竟然有二十多株玉米的活过来,而且越窜越高,现在结出的玉米棒子有三四十厘米长。

这二十多个玉米棒子成熟的话撑破天能打十几斤玉米,根本起不到作用。因此刘军浩没有让它们成熟的打算,准备直接煮着吃掉了事,足够他们两口子解馋。

回到家,张倩已经在院里坐着吃葡萄。看到老公进院子,她懒洋洋的打了声招呼,接着“啊”的一声尖叫。

刘军浩吓一跳,还以为老婆发什么神经呢。

“老公,这是你捉的蚂蚱,要不咱们今天晚上炸蚂蚱吃吧?”

张倩自从怀孕之后,总想吃些新鲜的东西。现在看到那两袋子蚂蚱,总有种很想吃的欲望。

蚂蚱都是在河滩上捉的,绝对没有污染,炸着吃倒是可以。不过刘军浩担心的是孕妇能不能吃。

现在一切行动以老婆为主,听张倩想吃炸蚂蚱,他立刻上网查资料。自从媳妇怀孕后,刘军浩几乎每做一样饭菜都要上网查下,看看孕妇是否该忌口。

嗯……蚂蚱体内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孕妇吃了没问题,只要不过量。

不过刚捉的蚂蚱还不能炸,需要饿上一天等它们肚里的物事排干净再说。

刘军浩害怕时间长了把蚂蚱捂死,也没敢耽搁,早早把蚂蚱倒在木盆里边。当然为防止院中的鸡鸭偷吃,他特意在盆上罩了两块窗纱。

晚上还是煮玉米,自家的玉米煮熟了吃起来甜丝丝的,很有质感。张倩那边啃了一个还打算继续吃,刘军浩赶忙阻止,玉米虽然好吃,但是也不能多吃。

***

“七月十五穿红袄,八月十五打红枣”还不到农历八月半,刘军浩院子里几株枣树上的枣子三五天功夫竟然全红了。沉甸甸、密密麻麻的挂满枝头,隔数千米都能看到一大片红云,煞是喜人。

今天星期六终于可以在家好好歇歇,老婆吃过早饭就惦记着想吃红枣,刘军浩立刻招来悟空上树打枣。正打得起劲,村里那帮熊孩子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没一会儿就来了七八个。

得,只能让悟空多打一些枣子了。

正在院里忙乎着,霍军的声音从院外传来。

他今天到刘家沟收购山货,顺便是给刘军浩送无尘粉笔。

这无尘粉笔是刘军浩特意托他从市里边买的,是给媳妇上课时使用的。学校的粉笔倒也不是不能用,只是书写之后粉尘比较大,很容易吸入肺部。

以前刘军浩没怎么在意,现在媳妇怀孕自然要考虑这事儿。为安全起见,他特意找人打听说可以用无尘粉笔。现在不在意多花几个小钱,一切以老婆的安全为主。

张倩本不打算用,可是也拗不过老公,只好任他胡闹。

“小浩,你家的枣子已经成熟,要不今天全打了吧?正好给我弄几十斤回去。”霍军进院子看到满树的红枣立刻叫起来。

刘军浩听他一提,再看看院中这么多人,跟着点点头。

几个熊孩子欢呼起来,自告奋勇回去借长竹竿钩子。

几个大人人手一根站在枣树下晃动,立刻哗啦啦下了一场暴雨。

这些熊孩子则钻进厨房将刘军浩家的几个塑料钵子拿出来捡枣。硬红的枣子酥甜酥甜,他们边捡边往嘴里猛塞。

没一会儿盛枣子的几个竹筐就放满,刘军浩赶忙又让赵教授从家里弄了两个筐过来。

忙乎两个多小时,众人才把树上的枣子打的七七八八。树头上还有不少,可惜他们够不到。只能先留着,等有时间让悟空摘。

霍军原本想找个布袋装枣子,可进屋看到放在木盆中的蚂蚱后很感兴趣,开口询问是从哪里捉的,想让刘军浩给自己匀半斤回去炸着吃。

“就在河滩上捉的,你想吃自己捉。河滩上多得很,到处都是”刘军浩回答一句。

霍军一听来了兴致,立刻跑到河滩上。

捉蚂蚱看似简单,其实并不好捉,首先蚂蚱身上带有保护色,稍不留神就错过去。而且很多蚂蚱的弹跳能力惊人,你稍微反应慢点就会让它从指间飞走。捉的时候还不能用力过猛,否则会把蚂蚱压得粉碎。

霍军以前没捉过蚂蚱,行动起来笨手笨脚的,捉半天才弄了七八只。

无奈他重新跑到刘军浩家讨教经验,最后干脆自己不动手,而是召唤毛孩子等人去帮忙捉蚂蚱,每只一角钱。

这些熊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有金钱奖励自然干劲十足。他们纷纷跑到河滩上捉蚂蚱,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捉了一大塑料袋。

霍军只打算弄些蚂蚱回去自家吃,因此没让他们多捉,收了三斤就停手。

***

谢谢大家,内存卡现在可以用了,今天的更新照旧,还是两更。

说来郁闷,刚刚我急一头汗,按照朋友们的提示各种方法尝试了个遍都没有起作用(本人的电脑技术实在不敢恭维),无奈只好喊网管来帮忙。谁知道人家用纸擦了几下内存卡,然后再插到电脑上竟然可以了。

这样也可以……学了一招,但愿以后别出问题。

嗯,第二更的时间可能比较晚,大家还是早点睡吧,等明天再看。

熬夜不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