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他多虑了,隔天那木板下已经露出半个乳白色的燕盏,看上去分外诱人。

张倩将燕窝和猴头的照片传到十八楼,自然再次引起网友们的兴趣。大青山有猴头,相当一部分人觉得不可思议。看来他们和张倩一样,都被小学课本误导了。

至于金丝燕结出的那个燕窝,大部分人则早早的预定下来,说是要掏钱收购呢。刘军浩看的直咂嘴,他根本没有卖的念头,就这几只金丝燕,筑的巢还不够自家吃呢。

燕窝虽然结出来,但是刘军浩却不敢立刻让老婆服用。毕竟这几只金丝燕已经脱离了原来的生活环境,谁知道发生变异没有。

他想想还是把电话打给霍军,让他来刘家沟一趟,弄些燕条回去找人检验,看是否符合人食用。

霍军接到电话还有些不相信,以为刘军浩给他开玩笑,等上网看过照片才知道人家没骗他。

要说其实他最初给金丝燕的时候也没抱多大的希望,没有想到真让刘军浩给养成了。

隔天霍军就来到刘家沟,说是带些燕条回去检验一下,当然取燕条的事儿就交给刘军浩。金丝燕早已经喂熟,他借助梯子攀到燕窝附近的时候,这几个家伙也没有叮啄,反倒亲昵的落在肩膀上。

燕窝本来就不大,刘军浩只是小心翼翼的用小刀割下指头宽的一条。

“小浩,要不直接把燕窝摘下来吧。我从网上看过,人们把金丝燕第一次做的窝采去以后,它们便毫不犹豫地开工做第二次窝,你赶紧摘了,咱们还能多采几个。”霍军看他割下来的太少,就开口鼓动道。

“还是算了吧,少采摘点为好”刘军浩一个劲儿的摇头。金丝燕一年是能做几次窝,但是只有第一次完全是由唾液凝成,营养价值最高,是燕窝中的上品。第二次唾液就没有那么多,金丝燕只得把身体上的绒毛啄下和着唾液粘结成燕窝,这种窝质量较为次之。

当第二次做的窝也被采走以后,第三次就更为困难,唾液所剩无几,身上的绒毛也不多。它们只能衔来海藻和其他植物纤维混以少量的唾液再次把窝做成。

这种竭泽而渔的事儿不能干,少采些就少采些,反正自己又没有指望燕窝挣钱。

他从网上查到过,金丝燕每年都会筑新的巢,即使前次筑的巢尚在,它们也会在原有的窝上面重新筑巢,并不会因前次筑的巢还在而不再筑新巢,所以采收燕窝并不会造成金丝燕无家可归。

还是等金丝燕孵化完小燕子再说,这样保证细水长流。

这几天大青山的山货到了收获的季节,霍军忙得厉害,因此也没再刘军浩家多呆,弄几斤黄鳝后就匆匆离开。

将客人送走,刘军浩刚准备坐下来歇口气,结果就听到抽屉里传来“叽吱……叽吱……”的尖叫声。他才想起松鼠忘记喂了,老婆去学校前可是再三叮嘱的。

要说刘军浩现在很不耐烦养这些小家伙,可是没办法,媳妇很喜欢,说这松鼠非常可爱,特意给它取名叫点点。

小家伙现在还看不见东西,必须用吸管给它喂食热牛奶,每天要喂五六次,相当烦人。

刚给松鼠喂好,刘广聚的电话响了,说是大青山的狩猎队成立,让他到街上报道。

看来从今天开始又要忙起来,刘军浩只好把点点托给赵教授照看,自己则领着三条黄斑皮朝街上进发。

到集合地点,老远就看到赵光明冲自己挥手。

狩猎队总共有十几个人,但是除他和赵光明外,其他都上了年纪,平均年龄最少在四十五岁。而且他们带来的狗只有三头狼犬,其他的还是看家的柴狗。几条狗见到小皮纷纷低呜着躲闪,根本不敢和它照面,显然是感觉到它的威胁。

刘军浩看的小有些郁闷,这队伍的战斗力也太差糊了点吧。

“你就是刘家沟的刘军浩,这几条黄斑皮是你养的,果然厉害……”刘军浩现在在刘家沟的名气相当大,这几个人当中还有从他家取太岁水的,因此彼此也不算陌生。

本以为参加这个狩猎队要给些工资,谁知道一分钱也没有,所谓的狩猎队不过是将捕杀野猪合法化而已。

不给工资也行,至少要配备猎枪……可惜连这个也没有。刘军浩一问负责人才知道猎枪早在九十年代收缴干净,现在猎枪和子弹的销售和使用管理权限在公安部门,而公安部门对批准持枪证非常谨慎。县里又没有批准枪支使用的权限,因此只能让他们采取原始的方法打野猪。

出发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拿着炮筒,不少人还拿着弓箭和铁叉上山,猛然一看像是来到古代,他和赵光明手中的弩弓倒成先进武器。这不是典型的只让马儿跑,不让马吃草吗,更何况还不给工资。

更让他觉得郁闷的是还有人提着面铜锣……靠这种工具能打野猪?刘军浩很是无语,这些人大概是当成玩杂技了吧。

最他和赵光明两人不服气的是众人竟然推举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当队长。这老爷子叫肖宝财,走起山路来颤巍巍,估计等下碰到野猪还要分个人保护他呢。

不过他们两个是小辈,在队伍中根本没有发言的权利,只能一路紧紧跟随。两人现在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只当是上山闲逛。

小皮很快就在山梁上发现野猪的踪迹,跟着朝前飞窜出去。

肖老爷子却急忙叫道,“停下,停下……小浩,让你家的黄斑皮慢点走,别慌!”

“老爷子,咱们再慢点的话野猪就进山里边了。”赵光明急急的回答道。他第一次参加围猎野猪,心中很是兴奋,一心想露露威风。

“你懂什么,野猪是吃一路走一路,没人惊动肯定会走走停停。咱们只要顺着蹄印走就行。你们小年轻办事就是毛毛糙糙,一点耐性都没有……”肖老爷子将他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

听人家一说,他们也没有表现积极的打算,还是随大流吧。真不行到时候两人分开行动,相信凭借四只黄斑皮和两把弩弓,捕杀头野猪应该问题不大。

这老爷子走路越来越慢,每走一段山路后都会停下,拿根小木棍在草丛中扒拉一阵子,然后点点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老爷子,你到底在看什么呢?”刘军浩实在忍不住,就开口问道。

“我在查野猪数量,刚才数过蹄印,一大七小,这么一大群肯定跑不快,咱们很快就能赶上。”肖老爷子解释道。

“我说老爷子,你开玩笑的吧,这个也能看出来?”赵光明很是怀疑的问道。他学着用木棍敲了敲草丛,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

“呵呵,你要发现就成牛人了。知道这老爷子是谁吗,是咱们镇有名的‘肖狗腿’,十里八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个汉子大笑着解释。

他很有名吗,我怎么没听过?赵光明冲着刘军浩做了个询问的眼神。

“给他们解释啥,年轻人哪知道这个外号呀。”另一位姓马的汉子跟了句。

“你……你是肖狗腿。”刘军浩却大吃一惊,呆呆的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老爷子,还真看不出来。

“你知道我?”这次轮到肖宝财惊讶了。他的名声显于二三十年前,后来封山育林就收手当起护林员,因此年轻人很少有知道的。

“当然,当然。我爷爷是刘老头,就是卖十三香的那个。”刘军浩略带着激动的解释道,“我爷爷以前说过咱们大青山有两大奇人,上山要找‘肖狗腿’,下河必须‘刘天眼’。”

这两个人的名字刘军浩小时候常听刘老头念叨,刘天眼就是刘家沟的刘五爷,他在水中捕捉鱼鳖虾蟹方面无人能及;而肖狗腿则是当之无愧的猎人之王,据说在山上随便看到一个蹄印就能知道是什么动物留下的,而且这动物的公母大小都能判断出来,总之刘老头讲起来的时候满脸佩服。

“哦,我说呢”肖老爷子点点头问道,“刘老五还好吗,这些年很少见他上街了。”

“好着呢,我五爷现在帮村里照看养鸡场,忙得很,所以不得闲上街。”刘军浩的语气愈发恭敬起来。

“我说刘军浩,这老爷子真的很牛?”等人群走开后,赵光明悄悄地拉住他问道。

“废话,你不是见过刘五爷的徒手捉鳖术吗,你想想能和他其名的人会有假?”

“那也不好说,这老爷子七八十岁的人,眼力早不好使,说不定手艺也丢下。”赵光明却很是不服气。

“大家都停下”他们正说着,肖老爷子突然叫声停。

“怎么了?”刘军浩忙跟过去。

“野猪就在前面,咱们三面包围着散开吧……”肖老爷子吩咐道。

“不是吧,黄斑皮没有叫唤。”赵光明话刚出口,在前面探路的小皮突然翻身回来冲着主人几声低吼。

“没错,野猪就在前面”看到自家黄斑皮的反应,刘军浩也点点头。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赵光明本来想说人家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话没出口就醒悟起来时骂人的,赶忙改变口气。

“老王、小赵,还有三秃子,你们三个各带一队人马。听到我的口令再行动,我先去前面下野猪夹,记住野猪夹上绑着红布带,等下看到了千万别踩,”肖老爷子交代几句,跟着就拎起几个铁夹子离开。

“这山又没个遮挡,谁知道野猪朝什么方向跑,就他手里那几个铁架子能行吗?”赵光明很是困惑,实在不知道这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看看再说”其实刘军浩也有些怀疑。

按照老王的吩咐,他们十几个人分成三组散开。大概是为了照顾两个年轻人,老王特意把刘军浩两人安排在自己身边。刚做好准备没多久,突然听到一阵响亮的口哨声。

刘军浩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边老王已经抓起铜锣猛敲。

仿佛回声一般,左右也开始狂响起来,这些人扯起嗓子大叫着朝前冲。

赵光明两人被气氛吸引,也嗷嗷直叫。

就这样,铜锣声、人吼声、犬吠声全混在在一起。

他们刚冲出上百米远,果然看到前面的树林中有几个黑色的身影在晃动。

“真的是一大七小”赵光明这个时候还有闲心查野猪的数量。

后边和左右都有声音,野猪只能发疯的朝前跑。众人刚追出二百米远,老王就让他们停下来。

“怎么不追了?”赵光明奇怪的问道,他正在兴头上呢。

“你看,那不是已经抓到一头了吗”老王指指前面,众人这才发现前面有头野猪正在原地哼唧,应该是正中陷阱。

好家伙,没有想到一下子就抓到了头猪,足有三百多斤重。几头黄斑皮根本没出上力气,算是白来了。

等赵光明看过几个铁夹子后,心中有说不出的服气。几个铁架子都下在一丈方圆的地方,显然老爷子早已经认定野猪会朝这个方向逃跑。

见野猪冲着自己咧着獠牙乱叫,他刚要举起弩弓来一下,结果肖老爷子再次拦住,“别杀,等咱们把它牵回镇上再杀。”

“牵回镇上,老爷子你当这是牵家猪呢?”赵光明再次困惑道。

“你猜对了,我就是当家猪牵。”肖老爷子指指他腰中的小刀说道,“小伙子受个劳,去砍几根竹竿。”

等赵光明两人把竹竿砍回来,那边肖老爷子已经削好几个木签子。只见他在竹竿上钻几个眼,然后把木签子塞进去固定好,跟着用竹竿编织成一个牛痒绳模样的器物。

牛痒绳就是农村用铁犁犁地时拴牛的物事,在牛不听主人指挥的时候只要把这个东西一拉,就可以让牛老实起来。

在几个人的帮助下,他们很快把竹竿套在野猪的身体周围,那几根木签子恰好对着猪皮的薄弱部位。

这下刘军浩算是明白几分,这竹竿器物和牛痒绳的作用很类似,都是控制不让其中的动物别乱动。

“走……”肖老爷子在前面一拉,那野猪就乖乖的起身。

***

今天应该可以三更一万字,先更新四千字。后边两更大概会到两点左右修改完放出,大家可以等明天再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