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随手扒了一下,结果把上边的浮土全部扒开,树叶下露出一大堆核桃。

树下为什么会有核桃……不用问肯定是自家点点藏的。

前些日子他和张倩把院子里找遍,也只找到了两堆核桃,剩下的怎么也找不到。

可是没有想到两只小八哥如此聪明,竟然发现了松鼠藏食物的地点。

这家伙藏那么多核桃肯定吃不完,没收掉!刘军浩心安理得的将那些山核桃全部挖起来,然后找个塑料袋带走。

刚扭头要钻进前院,刘军浩又瞄准后院的地块。

西瓜秧该拔了,很多瓜秧上边虽然还零星的开着几朵小花,但是看那些枯黄的叶子就知道没多少光景。

一个夏天他们两口子把西瓜吃够,刘军浩自然没有让它们再长下去的必要,早点拔掉好腾地方,省的碍眼。

左右无事,他干脆开始在后院拽起西瓜秧。没曾想瓜秧下的漏网之鱼还真不少,一趟翻过来,找到十几个碗口大的小西瓜。

屋里还放着二十多个大花皮没动,估计吃到冬天也吃不完。不过刘军浩没有快速消灭掉的打算,反正大花皮皮厚实,耐放。只要保护得当,再放上个把月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种生个蛋子刘军浩自然不稀的吃,准备砸烂扔到水沟中喂黄鳝,哪知道等砸开后又愣住了。

瓜瓤通红,散发着一股瓜果特有的清香,颜色看上去甚至要比自己屋里的大花皮好上几分。

“歪瓜疙瘩梨”,说得果然没错。很多人以为这话是骂人的,其实在农村人眼中赋予了新的含义:一般模样不周正的瓜和被昆虫叮咬过的梨子吃起来更甜。

这下他没了扔掉的打算,站在水沟边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一个。拍拍浑圆的肚皮,继续工作。

院里只种了几百株西瓜秧,根本不够他忙乎,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拔个净光。

整个后院此刻像被台风洗劫过一样,到处光秃秃的。

院中的事情忙乎完,刘军浩又想起石锁中那些瓜秧,差不多也是时候拔掉了。

可是等他进去才发现石锁中的瓜秧虽然有不少叶子呈枯黄色,但是更多的却是青枝绿叶,上边的小花开的正艳,而且有不少土蜂蜜在采蜜。

估计石锁中还要结一茬,见到这情况刘军浩打消了消除瓜秧的打算,准备再留段时间,正好给土蜂子留些蜜源。其实石锁中现在并不缺蜜源,去年刘军浩在石锁内栽种的那些野菊花已经完全长开,举目望去,大半个沙滩都被它们占据,一丛丛一簇簇金黄色的小花开的争艳,连带整个空间中都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

按照去年的时间推算,石锁中的菊花能开到十一月末的样子,这样还可以提供不少蜂蜜。不过石锁的环境缺点也很明显,就是空间不够大,制约着石锁内的蜂蜜产量一直不高。

说来也怪,石锁空间的增长现在好像到了瓶颈期间,最近几个月没有明显变大。刘军浩研究了几次,始终还找不到原因。

他本不是刨根问底的人,索性这么着,只要那眼泉水继续上涌,不影响自己的发财大业就行。

扭头打量几眼石锁中的环境,看没什么异常,刘军浩就翻身退出石锁。

刚退出来,却见悟空拿着手机吱吱乱叫着跑过来。

“有人打电话了……”看到猴子慌里慌张的样子,刘军浩赶忙抓过手机。自家悟空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它听到手机响知道给主人送过来。

“小浩,快来我家,我家房子倒了!!”电话里二麻子的声音很急。

“什么……房子倒了!!广喜叔,人没出啥事吧?”刘军浩吓一跳,手中的核桃散落一地。

“没事,倒的是牛屋!”二麻子跟着来了句。

“哦……”刘军浩总算心安下来,人没事就好。他印象这二麻子家的牛屋很有些年代,是刘家沟少有的几间半土坯半石头房子。前段时间帮刘五爷抓蜈蚣的时候,刘军浩还特意到过那里,在牛屋中抓了几只大蝎子。

“广喜叔,好好地房子怎么会倒了?”看到几间牛屋倒塌大半,刘军浩很困惑的问道。这牛屋墙壁虽然是用土坯堆砌,但是地基却垫的条石,应该很结实呀。

“你问他自己干的好事。”二麻子媳妇指着自己的老公训斥道。

“我不是忙嘛”二麻子弱弱的分辨一句。

“就你忙,咱们全村就你一个人忙。别人家的牛屋怎么没问题,你咋不说你懒。这几年牛屋还是小三他爷在世的时候盖的,有五六十年了,根基一直好好的,我们以前结婚的时候还住的是这屋。后来盖前面的房子,才改成牛屋……”二麻子媳妇对自家的老房子很有感情,训起来劈头盖脸一顿。

被媳妇当着众人抢白几句,二麻子干脆不辩解,脑袋耷拉着一声不吭,显然是理亏。

听完二麻子媳妇断断续续的叙述,刘军浩才知道感情不怨地基的问题。他家那两头牛吃喝拉撒全在牛屋里边,按常理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垫些碎土保持干燥。因此牛屋里的地面越多越高,过一段时间就要清理。

二麻子懒省事,根本不想清理,每次都是隔一个多月才清理一次,这样就造成牛屋中积水过多,最后地基下沉。

挖牛粪的时候需要使劲朝地下挖,二麻子挖了这么长时间,把地基周围的土挖空。地基不平,才让牛屋倒掉。

“婶子,我广喜叔也不是故意的。你们这牛屋是准备扒了重新盖,还是直接垒?”刘军奇在一旁开口劝阻道。

“当然是扒了重新盖,就这么盖,我估计要不了几天还会倒塌。”

土坯现在根本没人要,二麻子也没有再拿土坯垒墙的心思。因此几个人一商量,干脆把上边的水泥瓦取下来,剩下的几堵墙推倒了事。

土坯房扒起来简单,几个人站到墙下一推,整面墙壁轰然倒塌。

刺鼻的烟尘四散开,里边几只蝎子惊慌失措的乱爬。

等尘埃落定,二麻子看到土坯中露出个烟盒。那模样挺旧,可是一直在土坯里边保持干燥,看上去挺完整的。

“这里边咋会有烟盒?”他用脚踢了一下,结果发现烟盒中露出一叠纸。

二麻子随手捡起来,等把烟盒打开,他眼睛顿时亮起来,咂巴着嘴说道,“小浩,你们过来看看,这是啥钱,五佰元呢……”

“广喜爷,你想钱想糊涂了吧,哪有五百的钱”刘启华笑着走过来。

“你这熊孩子我骗你干啥,自己看”二麻子说着把钱递到他手中。

“咦,还真是的,小浩叔,你来看看这是啥钱?”刘启华看过那几张破旧的纸币后,很是惊讶的叫道。

“啥钱,我看看”刘军奇这个时候也凑过来,他翻看两下开口说道,“这东西你们都不认识,这是死人烧的纸。冥钞呀,街上卖的多得是,你看看这头像,谁见过。”

以前烧纸都是拿张人民币在黄纸上打几下了事,现代给死人烧纸也与时俱进,直接印刷成纸币模样。

“不像冥钞吧,我怎么看是蒋光头,让小浩叔看”见刘军浩过来,刘启华忙把几张钱币递过去。

“这哪是冥钞,是国民党时期发行的纸币。而且上边也不是蒋光头,是孙中山”刘军浩指着上边的“中华民国XX年”和国父的头像解释道。刘军奇说的那种冥钞他也见过,非常逼真,上次赵卫东过来的时候还讲过一个搞笑的事儿,小浩宇捡到几张冥钞还特意交给警察,结果让那警察哭笑不得。

“民国时期的纸币,广喜叔,你可要发财了。我前几天还看报纸上说咱们以前用的那种一分两分钱的毛票,一张值几百块呢。早知道留一些了……”刘军奇很是羡慕的开口道。

“是呀,我以前在网上查过。说是八一年的一分硬币能卖一千多块呢。为这事儿我回家还翻箱倒柜,结果就是没找到。”这个时候,一个相熟的游客插嘴。

“早知道以前那些零钱别花掉,放在家里该多好。”

“就是,我回去往箱子里扒扒看,印象着我家还收拾着几个硬币。”

……

盛世话收藏,提起收藏钱币的事儿,人群中一时议论纷纷。不少人都说二麻子家的牛屋倒对了,该人家有财运。

二麻子媳妇听的满脸笑容,也顾不上数落老公,赶忙进屋给看热闹的人倒茶。

二麻子刚开始还准备把这几张纸币扔掉,现在抓在手中像宝贝一样,别人看的时候他也小心翼翼,生怕被人抓破。

“广喜,听说你家刚才扒房子找到几张民国纸币,能给我看下嘛?”众人正议论着,一个声音在外边响起。

“郭老爷子,你来了!!”听到他的声音,人群立刻散出一道缝隙。

这老爷子叫郭振华,是刘家沟的熟客,已经在这里住几个月,因此众人对他都不陌生。郭振华同时也是市收藏协会的会员,专攻钱币,对这个很有研究。

“对,老爷子你给张张眼,看看值多少钱”刘军浩小心翼翼的把手中那张递过去。

“是这个呀,不值钱,一张最多就是二十块钱的样子。你不用递给我看了……”郭振华只看了一眼,就没有伸手接住的意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