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天气冷的特别早,还没有进入十一月,几场秋风刮过,气温已经下降了好几度。

早上起来,刘军浩刚穿着保暖衬衫打开客厅门,却陡然打了个哆嗦。

冷,实在太冷!他赶忙回屋在衣柜中翻了件薄毛衫套在身上,才觉得缓和过来。

“叽吱……喳喳……”没等洗把脸开始做饭,就听到院中的大杨树上传来阵阵尖叫声。

听到这动静,刘军浩不用看也知道是院中的松鼠和喜鹊斗上了。

这两种动物好像是天生的敌人,松鼠刚睁眼没几天,就瞄准杨树上的喜鹊窝,想占为己有。

如果是一般的喜鹊可能早被它赶走,可刘军浩院中这几只根本不是省油的灯,它们和悟空、豆豆都争斗过,对敌经验很丰富。经常把点点弄得抱头鼠窜,直往狗窝里逃。

不过这小家伙屡教不改,等安全之后继续朝树上爬,乐此不疲。

“今天的最低气温估计到零下了”张倩起床的时候得到老公的提醒,特意多加件衣裳,可是仍然觉得有点冷。

这种天气人都想着加衣服。更何况院中那些动物。尤其是点点,才刚出生一个月多点。于是她跟老公提议,是不是弄些破棉絮给动物做窝。

听老婆提醒,刘军浩也觉得是这个理。去年打被套还剩下不少棉花,一直扔在家里,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谁知道到猴窝前才知道自己多此一举,悟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弄了团棉花垫窝里边。

再去看豆豆两口子的窝,里边同样垫了一大堆干草。

大概天冷的原因,两口子躲在窝里根本不出来,看到主人只是瞄一声,继续闭目养神。

口胡,看来这些家伙深谙为人的八字真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刘军浩伸手在草堆里摸一下,里边非常暖和,他这个主人白操心了。

吃过饭张倩去学校,刘军浩则在家等霍军。这人昨天打的电话,说是要过来收蘑菇。今年学校多了几十个学生,因此采摘的蘑菇要比去年多几蛇皮袋。

这些蘑菇刚采摘回来的时候就有游客提出要购买,而且要的数量还比较大。不过霍军很早就打过招呼,因此刘军浩没有同意。

将院里拾掇一遍,看时间还早,他想想打开电脑看这两天网店的留言情况。

果然不出他所料上边又有几个留言,其中三个是点名想购买野菊花的。随着石锁中野菊花丰收,网店中的野菊花销售也达到一个小高潮。

话说去年刘军浩就把野菊花放到网店中,可是当成茶销售时一直半温不火,更多的是订购菊花枕。

最初他还很有些纳闷,以为网友不知道野菊花的功效。后来才明白原因:野菊花这东西太常见。山坡草地、灌木丛、河边水湿地,田埂路边……总之只要能生长植物的地方几乎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

网上又不是只有自己一家卖这东西,销路自然没那么好。

今年却有些反常,野菊花销售突然火起来,几乎是毫无征兆的。而且他翻看最近的十几个评论,全部说是买来当茶喝的。

见给自己留言的一个网友恰好在线,刘军浩赶忙发个信息过去询问。这人最近从自己的网店中连续三次购买了半斤野菊花,算是标准的回头客。

“呵呵,店主你卖的野菊花泡茶之后香味浓烈,经久不散,应该算是其中的上品。别家店的野菊花我也买过,泡茶后香味很淡,只喝一遍就没效果了……而且你这个去火效果很好,前些日子我媳妇嗓子发肿上火,结果喝了两天野菊花就消肿,我现在是给家里老人订购的。”

“原来如此”刘军浩总算明白过来。

野菊花香味主要靠花里的香精油产生,但是香精油会挥发,因此野菊花弄干后想保持香味很难。

他最近卖的野菊花全是从石锁中采摘,自然品质不同凡响。至于那网友说的去火效果好,估计也是沾了泉水的光。

如果不是人家说,他还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主要是一直用石锁中出产的东西,对里边植物的特效早习以为常,反倒不如网友们的感触深。

正事儿办完,刘军浩准备点开门户网站看看新闻,哪知道QQ却有对话框弹跳出来。

“刘军浩,帮个忙呀。你给诊断下我家的小月月是怎么回事,最近很喜欢吃钱?”说话的是一个相熟的游客,不知道他怎么看出自己隐身的。

“小月月?”见到这个词语,刘军浩脑门上立刻升起黑线。虽然不爱上网,但是前段时间这个在网络上炒的沸沸扬扬的名字他还是知道。此人被认为是最极品女,甚至有网友专门成立了“拜月一族”,“拜月神教”,以此来“膜拜”她。

“嗯,就是我家的小狗……”

“汗,真有个性”刘军浩只能称赞一句。能给自家的宠物起名叫小月月,真不是一般的有个性。

“前几天我随手把一张人民币丢在沙发上,不知道小月月怎么盯上,张口就把这钱给撕着吃掉,我夺都夺不及。就刚刚它又将我钱包咬烂,把里边的钱扯下来吃掉,等哥们发现后已经只剩下几张碎片了。”这哥们大概求教心切,噼里啪啦的打过来一连串文字。

“小狗吃钱……”这个的确新鲜,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听说。他家的两头黄斑皮没有类似习性,也没有听说谁家的狗有这个爱好。

“嗯,你知道该怎么治疗吗,我怀疑它生病了?”这哥们见刘军浩家动物养的很出彩,下意识的把对方当成兽医。

“我也不知道,你还是找宠物医生看看吧,要不在群中发信息求助。”刘军浩只能给此建议。他家养的动物是不少,但是并不能说自己会给动物看病。

“哦,”这哥们一刻也不想等,直接在刘家沟旅游群里发问。

原本群里一片寂静,谁知道他刚发了个消息,群中立马人头攒动。不到两分钟信息满天飞,直接把对话框占满。

感情都是潜水一族呀,瞧着不断闪烁的头像,刘军浩才知道闲人真不少。

等他看完网友发的消息,顿时又囧了!

除去最初几个回复表示赞叹和惊讶外,后边出的主意很有创意。

“应该可以把你家的小月月送给你最痛恨的人!”

“哥们你绝对是富二代,把钱当狗粮了,你应该喂金条的?”

“你家狗狗智商很高,现在已经认识到事情的本质,直奔本质了!”

……

“我家狗狗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我特意找宠物医院的人了解过,他们说是动物体内缺乏微量元素所致。因为钱在很多人手中传递过后会沾有不少汗渍,而汗渍中含有盐分和矿物质。所以它们才会抢钱吃。其实你只要到宠物医院买些微量元素营养粉让狗狗吃了准会好的。”

看了半天,总算发现一个回复靠谱的。

不过他刚露头,网友讨论方向立马转移。这么多人和自己打招呼,刘军浩也不好立刻退掉QQ。

正聊着,霍军的电话就打到手机上,说马上到他家。

之前的价格都是商量好的,因此霍军到来后也没有耽搁,等蘑菇秤完他直接抓着蛇皮袋朝车上装。

刘军浩也赶忙提起两个蛇皮袋帮忙,把蛇皮袋朝车上扔的时候却发现车厢中放了一大块瘦肉,足有二三十斤。

“霍老板,你这是买的什么肉?”刘军浩鼻子挺尖,稍微闻了下就感觉不寻常。

“猜”霍军露出个神秘的笑容。

刘军浩用手指头掐一下,然后略带惊讶的问道:“野羊肉?”

“你竟然认识……这是我刚从大王庄一个农户手中买的。”霍军比他更惊讶,没有想到这人只看看肉质就能够辨别出。

在大青山,土话中的“野羊”并不是人们平常认为的野山羊,而是傻袍子。顺口溜“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就有这种动物。

刘军浩一直很纳闷为什么狍子在大青山会叫这个名字,这东西怎么看也和羊攀扯不上关系。

其实狍子并不是真的傻,而是这家伙天生好奇心很重,见到什么都想研究个究竟。在山中碰到人它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走,而是站在那儿琢磨这人是怎么一回子事,给人一种傻到极点的感觉。

即使遇到危险,它也不会像其它动物那样拼命疯跑,直跑到安全的地方为止。傻袍子一般会跑几十米停下来看一看,如果形势对自己不利后再跑,跑一会儿又忍不住停下来看。

有时候人追累了停下来休息或者突然大喊一声,它也会停在哪里等着你。

刘军浩能认出这玩意儿,完全是因为他和刘启勇有年冬天上山捉到过一只狍子。

当时两人逃学想捉些斑鸠会去烧着吃,就趁大人不注意偷偷爬到山上。冬天是捉鸟的最佳季节,尤其是下过几场大雪后,什么鸟都缺食物吃。

他们在雪地里挖了几个茶杯口大的深洞,里边撒些玉米粒,然后趴在树后边等斑鸠上钩。

这种方法和捉冒失鸟一样,对付贪吃的斑鸠很好用。斑鸠吃不到洞中的玉米粒时会伸头来个倒栽葱钻下去,却再也扑棱不起来,到时候只要随便上去捡就可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