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斑鸠没有引到,却有只狍子傻傻的上钩。

他们原本没打算捉,可这东西赶走后不到两分钟又吧嗒吧嗒跑回来。两人商量一下,干脆把竹筐放在在雪地里,弄根绳子挽了个活结扔地上,接着站在不远处等待。

结果那傻袍子竟真的胆大妄为,根本不管离它只有十几米的人类,而是伸着脖子凑到框中吃玉米。两人一拉活结,直接拴住了狍子腿。

捉到后它也不知道跑,就傻乎乎的让人牵回家。

刘军浩那次美美的吃了顿狍子肉,后来山上的狍子少很多,他就没再吃过。

按说碰到机会自然不能错过,可是这两年在老婆的熏陶下,他也知道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迟疑了一下问道,“霍老板,你这野羊肉哪来的,如今吃这东西可违法?”

“放心吧,来路绝对没问题,这是大王庄王老三在自家养的。他准备杀了吃肉,我就买了二十多斤,想弄回去分。”

话说老婆自从怀孕后很不喜欢吃肉,几乎看见就反胃,因此刘军浩做菜一直朝清淡方向发展。

平常肉能吃够,可是忍了不到半个月还真有些想吃。

更何况野羊肉他有很多年没吃过了,错过这个机会实在可惜。于是就开口说道,“霍老板,要不你也给我匀十来斤怎么样?”

“不行,我弄回去有用呢,刚才在村东头二麻子想买我都没卖”霍军的脑袋一个劲儿晃动。

“反正你弄回去也是卖掉,卖给谁不是卖,卖给我几斤怎么了……就这样,我砍十斤”刘军浩也耍赖一回,直接把肉拎下来。

“谁说我要卖,我是买回去自己吃的,刚才好说歹说老王才给我弄了二十几斤。你倒好,一下子要一半。”霍军很有些肉疼,刘军浩开口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从人家这里占便宜的次数不少。

不过这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跟着来了句,“听说你前些日子上山弄了两个猴头,要不拿猴头给我换得了?”

“你想得到美”刘军浩说啥不愿意。猴头可遇不可求,他自己都舍不得吃呢,还准备等过年的时候给老婆炖汤呢。

“那你捉两只水秧鸡子给我?”见求猴头不成,霍军只能退而求次。

“这个……好吧”拿人家的手短,刘军浩只能点头,毕竟两只水秧鸡子并不是什么大事儿。去年过年的时候他和赵教授捉了十几只水秧鸡子,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些家伙就在院里孵化出一大群,足有三十多只。如果不是老婆拦的紧,刘军浩自己都有捉几只炖着吃的念头。

霍军早动了收购的念头,只是他一直没松口。

如今为了狍子肉,他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万一老婆回来发现水秧鸡子少两只,只能推说可能飞走了。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也存在的,毕竟这种鸟长着翅膀不是。

其实张倩清查水秧鸡子的可能很小……老婆和自己一样,对院中饲养的家禽没数目观念。

事情办完,霍军急着赶回市里边,因此没有多停留,发动车子就准备走。

等他车子发动起来,刘军浩才想起问燕窝的事儿。

“对,差点忘记把这个给你。”霍军一拍皮包,从里边掏出一叠纸递过来,“这是鉴定材料,你家那几只金丝燕筑的燕窝属于优质品,完全可以食用。记着明年给我留两个……”

将手中厚厚的一叠资料翻完,刘军浩总算放下心,准备过些日子摘了燕窝给媳妇炖汤。肉拎到厨房,他才想着如何处理这七八斤野山羊肉。

卤制野味,最重要的是料下到,将檀腥味完全清除。媳妇怀孕后,刘军浩炒菜很少再加味料。这次反正老婆不吃,自己就好好做顿卤肉。

想把狍子肉卤好要花费很大的功夫,一般人根本没这耐性。不过刘军浩不一样,他最近正无聊,正好可以用这个消磨时间。

先找个纱布缝成口袋,把胡椒、花椒、大蘑菇、姜片、陈皮等等十几样佐料全部塞进去。

这完全是他家祖传调料的配置,不过刘军浩懒得打磨罢了。

他在锅灶边忙乎,有时候来不及烧火。原想让自家猴子代劳,谁知道这家伙耍滑头,一转身的功夫不知道跑什么地方了。

无奈,只能自己动手。等锅滚透,将上边的浮沫捞干净,刘军浩开始用文火煮起来,没一会儿浓浓的肉香料香就飘满院子。

这个时候猴子吱吱的跑进厨房,没等主人吩咐,已经蹲到灶前烧起火来。

这家伙,刘军浩无奈的摇摇头,咱不能和动物一般见识不是!

很快,三只黄斑皮也被味道吸引过来,一个个伸着舌头趴在门口,显然是等着肉出锅。

煮了一个多小时感觉差不多了,他刚准备把火弄小点,门外却再次传来车鸣声。

“刘军浩,出来接客!你在做什么好吃的,我离你家二里地就闻到了”庞旭在外边叫嚣道。刚到院门口,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说不出的香气,他猛吸了吸,只觉得口中生津。

这小子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在家开超市吗?听到熟悉的声音,刘军浩相当不解和郁闷。

八月初庞旭送自己去市里边的时候说要借钱开超市,刘军浩回来就把钱给他送去。这货忙乎近一个月总算把超市开起来,自己给他打过两次电话,每次都说忙得厉害。

真是吃货,鼻子太尖了点……早不来玩不来,自己刚弄几斤狍子肉,他就找上门。

不等刘军浩开始寒暄,庞旭已经自顾自钻进厨房。几条黄斑皮对他很熟悉,因此也没有阻拦。

“靠,已经熟了,我替你尝尝咸淡……”这货厚着脸皮掀开锅盖,一股浓烈的蒸汽带着香味扑面而至。他也不管烫不烫,直接用笊篱舀了一大块肉放到钵子里。

没等刘军浩阻止,他已经迫不及待的送到口中,结果被烫的直翻白眼,最后捂着嘴巴哇哇直叫。

“活该”刘军浩只能这么评价。

虽然烫的嗷嗷直叫,但是一嚼之下肉香、料香和着汁香舒舒爽爽钻入喉咙。肉稍微凉一些,庞旭早顾不上形象了,流星赶月地吃着,嘴里不迭地问:“这个,这肉好吃,味道足,是什么肉,猪肉,不像呀……”

见这货往嘴里狠塞,刘军浩忙劝阻道,“你慢点,别噎住了……”

“放心,绝对没……嗝……噎住,”庞旭正吃得兴起,突然张口说话,“嗝”的一下,还真被噎住了。

滚烫的肉块卡在嗓子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他飞快冲到水龙头前,咕嘟咕嘟连灌了几口凉水终于顺下气。

“我X,差点背过气。”拍了几下胸膛,庞旭的脸色总算恢复正常,跟着好奇的问道,“刘军浩,你这倒是弄得是啥肉?”

“野羊肉,味道怎么样?”刘军浩小有些得以的问道。

“没说的,野羊……狍子肉。靠,你不会是上山抓到了只狍子吧,给我弄几十斤肉回去。”庞旭一听激动起来。他的心更大,张嘴就是几十斤。

“做什么美梦呢,你……这是大王庄有人抓到的小狍子自己饲养大的。还是霍军过来给我弄了十几斤,全卤在锅里了。”

“哦,那等下回去的时候给我弄一半卤肉”庞旭看碗里的肉还剩下一点没吃,用筷子夹起三两口就下肚。末了他又抓过笊篱说道,“我再捞块瘦的尝尝,……咦,里边怎么还有鸡蛋,卤肉里边需要加入鸡蛋当佐料吗?”庞旭惊诧的问道。

“一看你准是没做过饭的人,给我滚过来吧,尝尝就行了,还没卤好呢”刘军浩把这货拉到锅灶外边解释道,“这是用卤肉的汤卤鸡蛋。”

把煮熟的鸡蛋剥了壳,然后放入肉汤中烹煮,煮好的话汤汁味料全部浸入鸡蛋内,吃起来滋味绝佳。

“费那事干啥”庞旭咂咂嘴又凑过去。野羊肉本来就是美味,再配上自己兄弟这手艺,绝对没说的。他有时候就在想刘军浩如果开个农家乐的话,自己绝对天天来捧场。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存在……这人比自己还懒呢。

“你小子,等卤好再吃不行,味还没有全进去呢。”

“肉还没有好,我尝尝汤总可以吧……”庞旭说着用勺子舀了半块肉,

刘军浩知道这人纯粹就是一吃货,因此也没有再劝阻,任他胡闹。喝凉水吃肉,等下闹肚子才好。

好歹有上一块肉垫底,庞旭这次的吃相倒没有那么难看。他先将肉舀在碗里,准备等凉下再吃。

可是扭头的功夫,那只小松鼠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厨房。“嗖”的跳上案板,两只小爪子在肉汤中一捞,抓起肉块就跑。

“靠!”庞旭一看肉到松鼠手中,顿时大叫起来,“松鼠还吃肉,刘军浩,你家这东西不会变异了吧?!”

“呵呵,只能怪你小子没福气,松鼠本身就吃肉好不好。”刘军浩笑着解释。松鼠主要以植物的果、花、叶为食,但是偶而也摄取一些动物性食饵打牙祭,吃肉再正常不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