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过来干啥,店里的生意不忙了?”等庞旭胡吃海塞一通,刘军浩才问正事儿。

“哦,差点把正事儿忘掉。你给我准备九只柴鸡,再弄九条三斤重的鲤鱼。给你,这是钱……”庞旭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大把票子。

“要这么多干啥?”刘军浩哭丧着脸。院中的东西他真没打算卖,刚刚被霍军要走几只水秧鸡子不说,连带柴鸡也收走七八只,没想到这哥们转头又来……不过既然来了,他只能忍痛割爱。

“看你小子哭丧着脸那样子,好像我欠你钱似的。这回是庞昇结婚,上次我结婚那次的囫囵鸡子囫囵鱼吃起来让客人赞不绝口,二叔就求到我头上了。”庞旭开口解释道。

“那好吧”结婚是一场好事,刘军浩只能点头。看样子今年过年少杀两只柴鸡了。

一下子捉走十来只柴鸡,自家院中的也只剩下二十多只,当然野鸡没算在内。倒是鲤鱼不用发愁,水沟中有不少,真不够还可以从石锁中凑。

因为家里的厨师等着鸡鱼做菜,庞旭就没在刘家沟多留,当然临走这吃货又弄了些野羊肉回去。

把人送走,刘军浩给院中的几只动物弄了点野羊肉,然后自己也抱着碗吃。二斤多野羊肉下肚,他开始打起饱嗝,看样子等下不用吃饭了。

张倩放学回来,刚进院子就闻到香味。

她觉得这味道很诱人,很想吃两口,可是刚加了一块还没张口就开始干呕。

吃了几粒葡萄才把难受的感觉压下去……碰到好东西自己不能吃,张倩小有些郁闷,一个劲儿的嘟囔道,“等咱家孩子出生了我也要照着他的屁股打两巴掌,看把他老娘给折腾的。”

“该打,”刘军浩一个劲儿的点头。话说有孩子后,自己已经好久没和老婆亲热了,憋得是相当难受。

本来中午准备炒个木耳吃,谁知道媳妇却说要到后院拔些青菜吃。

“老公,你说咱们后院空那么大的地方种什么好?”等青菜弄回来,张倩开始关心起种地的问题。

“你说……”事实上刘军浩最近正发愁这件事情。后院地块有几分,种菜只要几小块就足够,太多的话他们两口子根本吃不完,完全是浪费。

种麦子刘军浩又没有这个心思,主要是收起来太费事。后院水沟交错,不可能用机器收割,唯有用人力。其实收割不是问题,凭借自己的速度估计半天时间就能割完。更重要的是收完之后还要脱粒、扬场、晾晒。折腾下来把人累得够呛,就那几分地,实在不划算。

就这样,别人家的麦子都出来了,他还在考虑种什么。

张倩听老公发愁,眼睛一亮说道,“要不咱们种油菜吧,我前段时间从网上看过兴化千岛菜花风景区的图片,那里的油菜花太漂亮了。”

她去年就在关注,当时如果不是季节不对,张倩还有去兴化度蜜月的打算。

十八楼有游客贴过兴化菜花风景区的照片,刘军浩自然也查过这方面的资料。

看过后他只有惊叹的份儿,人家那是大手笔,直接用万亩油菜花开辟出田园生态风光。既能把油菜花当成传统的经济作物,又可以丰富当地的旅游资源,的确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原本没有栽种油菜的念头,听老婆这么一说,刘军浩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那几分地种上油菜可以为自家的土蜂子提供新的蜜源,同时也解决了他们吃油的问题。

以前刘军浩是直接从街上买些成品油吃,后来觉得吃着不对味,他就从村里买些黄豆自己榨油吃。

今年院中的芝麻收有几十斤,他和张倩全部留下来榨油。榨了油给张妈和张倩小姨家送几斤,

最后反倒自家没剩多少。

家里的香油估计能坚持到过年,如果种些油菜的话,吃油的问题就完全解决掉。菜籽油吃起来味道也很好,相信有泉水的滋润,品质绝对有保证。

还有就是后院全种上油菜花,可以想象等明年花开后院中的蝴蝶会有多少,那将是何等的盛况!

想到种油菜这么多好处,刘军浩很有些迫不及待,打算吃过午饭就去村里找些种子。

可是没等他跨出楼门,就看到一群游客说说笑笑从不远处走来。

“你们这是要干啥?”见众人手拿铁锨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刘军浩好奇的问道。“去河滩上挖老鼠洞呀,你下午应该没事吧,要不跟我们一起去,正好帮我们辨认老鼠洞?”打头那游客拍了拍铁锹说道。

感情是挖老鼠洞呀,刚才看他们这造型,还以为是参加大生产运动呢。刘军浩本没什么兴趣,不过在众人的热情邀请下,他还是从院里拎了把铁锨跟上,完全忘了要种油菜的事儿。

十一月的芦苇荡已经枯黄,秋风吹起,茂密的芦苇一簇压着一簇,一丛连着一丛,一簇簇,一片片,似波浪翻滚,有种说不出的美感……最近一段时间,这里成了拍摄婚纱照的首选地点。

“这是啥鸟,叫那么好听?”一个游客指着天空中的黑点感兴趣的问道。这哥们叫江峰,是前段时间通过电视剧找到刘家沟的。

刘军浩之所以能清楚记得他的名字,还是因为此人闹出的中毒事件。

江峰从小生活在城市,上回是第一次来山村旅游。他在山上游玩的时候看到一嘟噜一嘟噜通红的山林果,当时馋得直流酸口水,就抓起果子没命的往嘴里塞。

山林果没经过霜打不能多吃,吃多了可了不得。

这哥们初吃山味,自然不知道内情。吃起来也没够,等下山后肚子涨疼的厉害,还以为自己中毒了呢,还是刘军浩驮他到街上打了几瓶吊针才好。

“应该是叫天子,就是书上说的云雀,对吧?”老常回答一句,接着不确定的问刘军浩。

这鸟飞的太高,他根本看不清楚。

“呵呵,不是云雀,叫黄燕,它们倒是挺像的。”刘军浩听了几声鸟叫,然后笑呵呵的说。

云雀飞得更高,它们常常凌空直上,可以在几十米以上的天空悬飞停留歌唱。有时候会毫无征兆的停止鸣叫,骤然垂直下落,待接近地面时再向上飞起,又重新名叫起来。

黄燕的模样跟云雀相仿,只是个头稍小一点,全身带有黄褐色的斑点。这鸟没有云雀飞得高,不过肉倒是贼香。它们做窝很简单,春夏季节在芦苇荡或田地里随便找个小坑,叼上几根枯草便可以做窝,一窝能产四五个蛋。

黄燕鸟也属于比较傻那种,捉起来相当容易。发现鸟窝后,只要弄些树枝插在鸟窝周围组成一个鸟笼状,出口再插上一段弯弯曲曲的巷道。它回巢的时候会找入口直接往里钻,等钻进去就再也找不到出口,到时候人直接用手捂住就是。

云雀则没有那么傻,它们行动比较诡秘,经常把巢穴坐在地沟里边,颜色和土块没什么两样,人即使走到跟前也很难发现。

众人说说笑笑来到沟边,还没等刘军浩给他们讲解挖老鼠洞的注意事项,几个游客已经甩着膀子开挖。

得……让人家自己挖吧,反正他们拿挖老鼠洞当个乐子。

一般人觉得挖老鼠洞只要有蛮力就行,其实不然,这是项技巧性很高的活。首先要做的事儿就是查看洞穴形状,因为沟边不只有老鼠做洞。即使找到老鼠洞,也要看洞边的痕迹,有很多洞穴里边并没有老鼠。

刘军浩领着两条黄斑皮走了十几米远,终于在向阳面找到一个老鼠洞。瞧见洞口不远处那一堆细土,显然是刚挖的。

他刚挖了不到十分钟,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大叫“我滴妈呀”,扭头就见江峰跌坐在土堆上,铁锹扔出老远。

“怎么了,怎么了?”等众人赶过去才发现他挖出几条一米多长的菜花蛇,这些蛇虽然在冬眠当中,但是肥硕的躯体足有茶杯粗细,蠕动起来相当吓人。

“这……这里怎么会有老鼠?”江峰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蛇,吓得两腿直哆嗦,说话都不囫囵。

“呵呵,正常情况,蛇冬眠一般就是找老鼠洞的。你们都要小心点……”刘军浩铲了几铁锨土,重新把洞封闭上。

“到底什么洞里有老鼠?”过了将近两分钟,江峰的脸色才恢复过来。“挖老鼠洞要找那种洞前有碎土粒的,其他的洞一般没老鼠,而且还容易出现意外。”刘军浩只能再次强调。

“小浩,看看我这个是不是。”老常又把他拉到自己挖的洞穴前面。

“不是,你别挖了,这个不是老鼠洞……”看看洞内的形状以及洞穴的位置,刘军浩就肯定的回答。

“怎么可能不是,我刚才都看到老鼠了,就挖的时候,一个黑影还朝里边钻……”老常的话没说完,有东西“嗖”的从洞中窜出,跟着一溜烟飞向天际。

“啥东西?!”众人再次被惊动。

刘军浩嘿嘿两声,“没事,是翠鸟,这东西也在地下做巢。”

***

嗯,今天大概三更九千字,不过后两更要一点半左右放出,大家可以等明天再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