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快挖开我看看,我还没有见过翠鸟窝呢。”听到刚才飞出去那个小东西是翠鸟,江峰顿时来了劲头。

别说他,其他几个游客也很有兴致,他们以前都没有见过翠鸟筑巢。

刘军浩耸了耸肩,“没啥看的,就一个破洞。”

翠鸟现在虽然少见,但是小时候特别多。这些家伙只住在洞里,洞穴靠近水边,刘军浩小以前捉过几次。捉小翠鸟很简单,可以用树枝直接勾出来。一般都是没长毛没睁眼的,少数长了几根绒毛,同时还会从洞里勾出些鱼骨头什么的。除此之外,洞中光秃秃啥东西都没有。

不过在河边钓鱼的时候,他们还是很喜欢在有翠鸟的地方钓。因为翠鸟只吃指头般大小的鱼,有翠鸟的地方就证明有小鱼,有小鱼肯定有大鱼!

“没这么简单吧?”这洞并不深,江峰几铁锨就挖到底。

让他们失望了,洞里边的情形和刘军浩说的没区别,连根草也没见到。

经过两场意外,这些游客终于知道挖老鼠洞不是那么简单,纷纷让刘军浩帮忙找。

沟边老鼠洞很多,不到两分钟时间,他就找了四个。

没人打扰,刘军浩挥动铁锹的速度飞快,几分钟的时间直接挖到老鼠仓。那几只老鼠当然没跑的,全部被黄斑皮咬死。

田鼠储存的粮食远不能和山老鼠相比,一个仓里只挖到十几斤粮食,以花生黄豆为主。

等几个游客把剩余的田鼠洞挖到底,天差不多已经黑了。

收获不错……一下午挖了七八十斤粮食。不过这些粮食里边泥土太多,没法吃,只能弄回去喂鸡鸭。

那些游客只图个乐子,挖到的粮食最后全送给刘军浩。

看着大半袋粮食,刘军浩小有成就感。第二天干脆提起铁锨漫山遍野找老鼠洞,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这也算是搞创收了。

几天时间,他领着黄斑皮将附近的沟坡转遍,连挖出五六袋粮食,足够院里的鸡鸭等吃一冬天。

不过优哉游哉的生活很快停止,他刚回到家铁锹还没放下,刘广聚的电话就打过来,说是让他赶快去村里开会。

刘军浩洗了把手,领着悟空朝村里赶。哪知道刚走到水洼边,就见到毛孩子离老远冲自己招手,“小浩叔,你过来我给你说个事儿。”

这熊孩子一脸奸笑的模样,刘军浩知道准没有好事。

旁边小娃子等人的表情也证实他的猜测,几个家伙嗤嗤的笑着,小脸憋得通红。

“毛孩子,又在捣蛋是不是,我等下回去告诉张老师啊……”刘军浩开口训斥道。这熊孩子从来就没有干过好事,不知道现在又在琢磨什么。自己急等着开会,哪有时间陪他胡闹。

“你过来呀,肯定是好事。”毛孩子手中拿根点燃的香烟不断甩动。

“滚蛋,我走了。”刘军浩扭头见小娃子望着不远处的一堆刚出炉不久的牛粪,顿时明白过来。小家伙在自己面前摆弄,不知道这套是自己玩剩下的吗。

“啊,你走干啥”毛孩子见他不上当,只能在后边大声叫嚷。

“我就说不行吧,小浩叔那么精”一个孩子凑上前叫道。

没等他靠近,毛孩子突然把手中的香烟朝地上的牛粪插去,“你们快跑,我要点鞭炮了……”

他这样一说那群熊孩子立刻四散逃开,一连试了几次,不知道是自己玩高兴过头,还是老天打算作弄他,这次正把香烟朝炮引上放的时候,悲剧发生了……这家伙竟然真的把引线点燃,而且更悲剧的是恰好放在炮纸接触的地方。

“通”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动,鸡蛋粗的鞭炮炸开。

牛粪四散溅起……毛孩子领悟到人生之中最大的一个道理: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他的头发、衣服、鞋子上全是湿答答的牛粪,而且还是干刚刚出炉的那种,擦都擦不掉!

远处的几个熊孩子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等刘军浩赶到刘广聚家,屋里已经坐满了人。

见人到齐,刘广聚咳嗽两声,把手中的纸递过去说道,“咱们村今年的收入我和老三已经算出来,全在这张纸上,你们相互传下看看,讨论讨论怎么分?”

二麻子刚接过来就惊呼道:“这么多,乖乖!”

“是不少”刘老三凑过去指着上边的几项数据解释,“卖柴鸡是大头,今年养几千只连带卖鸡蛋,光这个利润就有六万多块,加上游客包地、租宾馆的钱,算下来一共有十几万。”这张纸在几个人手中递了一转,个个都在心中盘算着每户能分多少钱。其实算下来也没有多少,一户就是三四千块钱的样子。

“咳,”刘广聚看大家看完,这才清清嗓子开始说,“这钱咱们不能全分掉。首先要支援小学一部分,另外咱们村头的农夫果园还要购买果树,明年养鸡场还要扩大规模,争取养一万只鸡……”“广聚叔,你就说每户到底能分多少钱吧?”刘军奇催促道。大家今天来都是等着分钱的,没人想听他讲宏伟的规划。

“我们初步计划每户分三千块钱,剩余的钱明年春上买果树苗。等果园结了果子,收入应该更高。”刘广聚见大家都不想听他的计划,只能简单的叙述几句,然后让大家回去商量商量,没什么意见的话就按说的分钱。三千块钱说多不多,不过能拿到钱,村里人还是很高兴的。

会议结束,刘军浩想起种油菜的事儿,赶忙拉住二麻子。

“啥,现在种油菜……能种活吗?你这人是不是脑子缺根筋,别人家的油菜种完个把月苗都出来了,你才想起来种。早干啥去了……”二麻子听他问自己要菜籽,直说不靠谱。这个时候要种油菜,最好到街上买些抗冻性强的品种。

刘军浩只能说种着看,他刚刚在网上查过,只要气温高于3℃,油菜籽就能发芽出苗。真不行,自己还有石锁帮忙呢。

二麻子见他坚持,回家弄了一斤多菜籽送过来,这是他家留着准备过年榨油用的。

别人家种地要用铁犁翻耕一遍,刘军浩院里根本施展不开,只能随便撒下去,等春上的时候再补苗。

将后院中来来回回撒两遍,种子还剩下不少,刘军浩干脆又钻进石锁中,全部撒在沙土地上。

***

等钱分到村民手中,私有地种植果树的事情也定下来,要求每家必须出一个劳力挖树窝。

这种力气活原本是年轻人的事儿,谁知道很多游客听说后也要求参与其中,而且相当一部分是在刘家沟养老的老人。

这些老爷子个个有六十多岁,刚来刘家沟的时候大多数人一身毛病。可是在粗茶淡饭的调养下,现在全部健健康康的。

他们每天除了下棋读书看报之外没其他事儿,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身体都快闲出病,活动活动筋骨才好。

刘广聚看众人求的真切,只好答应下来。

别人的私有地每年还种些蔬菜自家吃,刘军浩家这块地平时根本没管过,已经完全荒芜下来。现在地中间长出不少杂七杂八的树木,他需要早点整理出来腾地方。

到私有地看过后,他开始头疼起来。不算那两株快死掉的杨树,其他的树苗足有十来棵,这些统统要挪走。树已经长到三四米高,砍掉当柴烧实在可惜。不过自己院中栽满果树,根本没有空闲的地方。

他只好回村问下,谁家需要直接挖走得了。哪知在村里问一圈,根本没有人稀罕这些杂树。

在农村一些常见的树苗还真没有市场,主要是它们的繁殖能力很强。拿毛枸树来说,它结的果子鸟类很喜欢吃。种子在鸟肚里消化后顺着鸟粪落在土地上,第二年肯定那里会出一大窝毛枸树。

不过这种树很容易招虫子,除了当柴火烧外根本没其他的作用,农村人看到自家宅子上长这种树都是直接砍掉。

无奈,刘军浩只能找几个人帮忙砍树。

等杨树放倒,他正准备拖回家晒干烧火呢,结果却被一个游客阻止。

“小浩,别慌,等我把树里的虫子弄出来再说。”这人指着杨树上的虫孔说道,“估计里边有很多虫子,正好弄回去炸着吃。”

“啥……”几个帮忙的人还以为听差了呢。

“炸着吃呀,你们没吃过?”

众人赶忙摇头,再看对方的时候都有些发憷。

这人也不知道是哪的,干什么工作?竟然有如此品味。

刘军浩真的很好奇,一般人看到虫子都觉得恶心,没看出来他竟然敢吃。

“呵呵,我们一家都有吃虫子的爱好。上次在楝树上捉了二十多条弄回家用油炸好,我和媳妇刚尝两口,满满一盘虫子就被儿子吃个精光了。”

听这人说的如此带劲,刘军浩除了惊讶就剩下佩服。要说吃蜂蛹还可以理解,但是看着白花花的虫子,他实在没有这个胆量下咽。

在对方的指挥下,众人用草茎投,用烟熏,最后还用上风油精。忙活大半天,终于把那些白白嫩嫩的虫子驱赶出来。

“其实这没有什么,这些都是高蛋白,用油炸熟很好吃,要不中午等炸完,我给你送点。”

“算了,我享受不起,”刘军浩连连摆手,光看着东西就觉得慎得慌,哪敢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