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谁对刘家沟开辟农夫果园的事儿最开心,无疑是刘军浩。

只要这块土地种上果树,以后他家的土蜂子就有福气了,至少整个春天不用再为蜜源的事情发愁。

几窝蜜蜂在院里养了两年时间,由于蜜源太少,蜂蜜的产量一直没有增大。在保证自家消耗的情况下,每个月仅仅能提供六七斤的产量。

物以稀为贵,这土蜂蜜本来就是稀罕之物,在人们误传下竟然成了养生的佳品,能够包治百病。

其实也不算误传,至少服用过土蜂蜜的游客都感觉到自身的变化。这方面最明显的例子是来刘家沟疗养的那些老年人,他们喝过蜂蜜水之后或多或少感觉到皮肤变得光滑。因此隔三差五都有人上门预定,更别提那些来买黄鳝的相熟的游客。

土蜂蜜可以说是远远供不应求,很多预定的人上门时直接把钞票留下,为的就是让主人在收割蜂蜜时早些给自己预备。

生意太火爆也让人头疼……其实在刘军浩看来,土蜂蜜真没有那么大的神奇功效。至少在品质上和赵教授院中那一箱蜜蜂酿出的蜂蜜没啥区别,毕竟蜜源一样。

可是游客不这么想,他们更认同稀罕的东西,土蜂蜜在别处可见不到!

等明年这片土地上的果树开花,相信土蜂蜜的产量将会有较大的突破。

在刘广聚的组织下,挖树窝这项活动进行的轰轰烈烈,不到三天时间,几百个树窝全部挖好。

刘军浩这两天出的力气不少,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挖老鼠洞,身体恢复的不催,因此倒没有像往常那样躺在床上哼唧。

本想着忙完能好好在家歇两天,老婆却又给派任务:到学校听课。

这是乡教办室的要求,学校每年要组织老师进行听课教研活动。以前刘家沟小学只有张倩和王老师两人,这项工作根本没开展过。

现在多出几名教师,自然要认真对待……其实听课还是走走过场。

刘军浩一个体育老师本不想去看热闹,可架不住老婆劝说,他也只好拿个本子坐进教室内凑数。

这节课是听小王老师讲解语文,他最初以为两个年轻的老师在刘家沟坚持不到两个月,谁知道两人教学挺认真负责,到现在也没有听说有要走的念头。尤其是杜飞,没事的时候总在教室外转悠,把那群熊孩子收拾的老老实实。

一堂课平平淡淡,刘军浩有几年没当学生,现在听着倒觉得新鲜。

还有十分钟下课,王芳刚好讲到“喜欢”一词,就随手点了班里一个小同学的名字问道,“XX,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

不料这个流着鼻涕的小家伙扭头看看坐在后边的杜飞,然后又看着王老师说道:“喜欢……就是像杜老师喜欢王老师那样,经常站在来我们班窗户外边听课。”

几个在后边听课的老师先是一愣,继而笑喷了,小王老师站在讲台上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的学生,脸要多红有多红。

反倒是杜飞这小子咧着嘴直笑,看样子挺兴奋。

难怪这人经常到窗户外边溜达,刘军浩还以为他是防止学生捣蛋呢,感情是看上小王老师了。

要说小王老师不错,性子温和,和杜飞倒是挺般配。

听完课,刘军浩和几个老师正在办公室打趣杜飞。结果王芳急急的冲进来,说是在教室里发现了一把枪。

“枪,是玩具吧?”周瑞民随口问道。七八岁的小孩子正是捣蛋的年纪,把玩具带到学校很正常。

“不是,是那种铁枪,打火药的。声音很响,桌子都打烂了。你们快去看看……”

王芳说的很严重,几个老师不敢大意,赶忙返回教室。

等把铁枪收缴上来,众人才知道只是一把链子枪。带枪的是大梁村的一个孩子,小家伙费很大功夫才做出把链子枪,因此可以说爱不释手,吃饭、睡觉时都拿在手里玩,连上学时也不例外。

上一堂几个老师听课,他憋了四十多分钟不敢动,等下课后迫不及待的拿出来摆弄。结果“啪”的一声响,链子枪走火了!

王芳当时吓得“哇”一声,看过后立马跑到办公室喊人。

再看到手中的链子枪,刘军浩有些感慨,没想到还有学生喜欢玩这种老掉牙的玩具。

但是当他检查完后,脸色立刻黑下来,里边竟然有钢珠。加了钢珠的链子枪的确和土枪没什么两样,如果打在小动物身上能一枪毙命。

貌似这东西是他们那个时代才流行的吧,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做了。街上卖的玩具枪很多,而且非常逼真。如今的小孩子虽然喜欢玩枪,但是应该没有人会花费这么长时间做一把链子枪。

他们小时候不同,当时农村的学生中很流行用自行车链条制作“小手枪”。工序倒不复杂,把链条分拆下来串在用粗铁丝弯成的枪杆上,然后再用粗铁丝做撞针。

它的威力体现在枪前端安了一截铁管,里面填充上从鞭炮里剥出来的火药,这种“枪”装上炮药后打起来像放炮一样响。一到下课,学校枪声轰鸣,很有点节日的喜庆气氛。

为增加威力,他们经常还在铁管里塞些小钢珠之类的弹核。这样的链子枪最适合打白菜,一枪出去,白菜灰飞烟灭,就只剩把儿了。当然也有捣蛋的家伙拿着链条枪打别人家养的鸡鸭,那些鸡鸭自然当场毙命,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如果是单纯的链子枪刘军浩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事,但是这种加强版的很危险,他立刻动员媳妇来个全班大搜查。

按照惯例,小孩子都喜欢跟风,班里出现一只,应该其他人还有。

靠……这么彪悍,连刘军浩自己都没有想到现在的小孩子会如此彪悍!本来以为整个学校收到两三只链子枪就算了不起,谁知道一圈下来,他已经查出五只。杜飞边搜边感叹,说学生的书包跟军火库差不多。

他们将整个教室搜完,男孩子几乎是人手一把链子枪。

最后张倩看的脑袋上冒汗,实在没有想到这些学生会如此离谱,弄出这么多链子枪。幸亏发现的早,没有出什么意外。

她当即决定挨班搜查,结果一圈转下来,收缴的链子枪装了大半竹筐。杜飞一个人根本提不动,还是刘军浩给他帮忙抬到办公室里。

几个老师看着地上那一大堆枪,都有些无语,现在的小孩子实在是太彪悍了。

“看样子应该给学生们找个事儿做,不然这样下去非让咱们头疼坏。”

这些枪留在办公室不出两天肯定被学生偷走,张倩决定让老公全部弄回去,等过些日子拉到街上当废铁卖掉做班费。

其他老师还有课,刘军浩只能一个人提着竹筐回家。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私有地头围着不少人。

刘军浩以为有什么大事儿,忙将竹筐扔到院中,然后领着黄斑皮过去。

走近才发现刘广聚领着一个陌生人在地里来回指点,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广喜叔,这是干什么呢?”刘军浩凑上前问道。

“村长准备给果园挖口井,正找水脉呢。”二麻子应道。

“现在还挖井,找人打个机井多省事”刘军浩不解的问了句。

“你这熊孩子说得好听,打个机井要千把块钱。咱们自己挖,两天时间就能弄好,再说这井咱们主要用于浇果园,打那么深干什么。”

刘家沟靠近白条河,水资源并不缺,往往挖一丈多就能出水,找人打个机井的确浪费了。

如果自己挖井的话,就需要找个懂水脉的人来选址,这个很重要。说来也怪,有时候两个井相隔不过数丈远,可是有的井出的是苦水,根本不能喝,有的却很甘甜。

“那也要找个懂行的呀,广聚叔找的这人行吗……他不是侯庙村卖老鼠药那个?”只看两眼,刘军浩就发现这个打井的人非常熟悉,根本就是以前在街上卖老鼠药的“喷大气”。喷大气是大青山的土话,和东北话里的大忽悠一个意思。

这家伙口才奇好,非常能吹,赶集时摊子前经常围一大群人。

刘老头当时卖十三香的时候自己跟去过很多次,恰好和这人的摊子相邻,每次都看的津津有味。

喷大气卖老鼠药前必定要吆喝一阵子,等围观的多起来,他先抓个老鼠把尾巴拽断,然后从

尾巴里边抽出那根白色的细线状的筋。

接着开始吹牛说这筋是出口到美国的高价材料,可以用在航天飞机上,一斤老鼠筋至少能卖五千块钱!

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这个价格绝对够惊人的。要知道当时一亩地的年收入不过几百块钱,再加上种子化肥和提留款,一年下来根本不挣几个钱。

因此看到老鼠筋这么值钱,大家当然很是惊诧。看过众人的反应,他跟着大声叫道,“抽老鼠的筋,扒老鼠的皮,把它送到外贸局,换来冰箱洗衣机;把它运过太平洋,白花花的票子存银行……”

***

终于更新完,睡觉去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