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嘘一阵子,喷大气接着开始卖药,“这材料好搞不?!看,小小一包老鼠药,效果真奇妙,买回我这老鼠药,保管你家的耗子死翘翘。一晚上能捉几百只,只要你们把老鼠筋晒好,国家保管回收,一两这样的东西500块!”

那个时候大家消息闭塞,加上这家伙说得很诱人,当时有很多人心动……老鼠药卖的那叫畅销啊。不到半天时间,几方便面箱子的老鼠药就给抢购一空。

可惜等大家把老鼠筋晒好,左等右等,也没有见国家来收这玩意儿。

后来听说还专门有人找到喷大气家里,这才知道根本没有人要老鼠筋,再后来不了了之……

没有想到“喷大气”被请来看水脉,刘军浩总觉得不怎么靠谱。

“就这里”喷大气突然把罗盘一收,指着脚下的土地说道,“你找人从这里往下挖,挖出来绝对是甜水。”

“小浩,来拿家伙开挖,你劲儿大……”刘广聚正要找人开挖,扭头看到刘军浩站在人群中,立刻递给他一把铲子模样的东西。前两天挖树窝,刘军浩的力气把众人都惊到,这家伙平时懒懒散散,干起活来却像头牛。一个人干起活快抵得上两个劳力,不找他找谁。

“不是吧,广聚叔,我可不会挖井呀,万一挖偏怎么办?”刘军浩哭丧着脸说道。早知道不过来看热闹,刚来就有事儿找自己。

“没事,就挖一丈多深,还引着吊线呢,你看着线绝对错不了。”喷大气拧开水杯,咕嘟咕嘟喝了两口凉水说道。

众人都看着,刘军浩也不好再偷懒,只能抓起铲子开挖。

这里属于耕地,土质比较疏松,挖起来并不费什么力气。他的动作飞快,不到五分钟时间,已经挖了将近一米深。

再往下就难挖了,必须一个人蹲在井中慢慢铲。刘军浩个头大,在狭小空间中施展不开,只能换刘启华下井。

越往下越难挖,两个多小时的功夫连换六个劳力,已经挖到三米多深。

刘家沟地下水比较丰富,按理说这个深度已经可以见到水,可让人奇怪的是挖出来的土和地面上的没多大区别。

不少人开始疑惑起来,连刘广聚也觉得事情不对,赶忙拉住喷大气问道,“老侯,这水脉选对了吗?”

“对,绝对没问题,你们继续往下挖,估计再挖一米就能出水!”别看侯大勇回答的斩钉截铁,其实心中也开始犯叽咕。他这人虽然喜欢吹个小牛,但是在挖井方面绝对应验丰富。

刚才查看过地形,按理说不会出问题呀。

“挖不动了,好像是石头。”这个时候井中的二麻子扯着嗓子叫。他在下边连铲了几下,最后只挖出些许浮土。

等篮子里的土拉出井口,众人都发现有些不对头:这土颜色发白,和刚才那种黄土对不上号。

“别挖了,挖到旱龙了,咱们换个地方。”看到土的颜色,侯大勇脸色立马改变。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有打眼的一天,看水脉的人偶尔挖出苦水井不算啥,但是如果挖出旱龙就说明技术不到家,是非常丢人的!

“二麻子,你上来吧……”刘广聚也很纳闷,没有想到出师不利。

“别慌,这里可能有东西!”一旁看热闹的徐老爷子突然蹲到刚才的土堆旁,用手指自己捻起些许碎土。

“啥东西?”众人的注意力再次发生转移。

“你们看这土,很可能是夯土。如果真是夯土的话,那下边肯定有东西!这么深的地方有夯土,不是地基就是坟墓。”徐老爷子根据经验分析道。

“你是说这里可能是做坟墓……不可能吧,刘家沟的老坟全在村西头,这里要有的话……”刘军浩的声音戛然而止。

如果真是座坟墓,那么埋葬年代至少在明朝以前。因为刘家沟人的先祖是明朝的时候搬迁过来的,从那以后刘家沟埋人全部在一片的,不可能出现孤坟。

“徐老爷子,哪有坟墓埋这么深的?”这个时候,刘启勇也疑惑的问道。

“呵呵,我也没说一定是坟墓呀,说不定是古代的城墙遗址。我看过大青山的乡志,这附近好像是古常国的遗址。”老爷子笑着解释道。

乡志中关于古常国的推测刘军浩也看过,根据之一就是郦道元注《水经》有记载:“德会水出常国县盖山,西北流经常国县古城南……又西北,世谓之白云沟,又北流注时水。”描述中的白云沟就是后来的白条河。关于古常国的具体位置,乡志上也说得很模糊,主要是因为白条河以前经常发大水,改道过几次。

听徐老爷子这么一说,大家都来了劲儿,一时间议论纷纷,都在猜测下边到底是什么东西。

“肯定是达官贵人的坟墓,平头老百姓哪会埋这么深。”

“不好说,说不定是古代城市遗址……”

刘广聚这个时候最兴奋,又能给刘家沟找个新闻点了。他拎着铁锨走到井边说:“不管地下有啥玩意,咱们先挖出来再说。”听他一说,众人赶忙从村里取了几把铁锹过来帮忙。

按理说挖到夯土,肯定和古董有关,最好的办法是把井回填打电话等文物局的人来。可是众人没那耐心,都想看看地下里边到底有啥东西。

这会儿工夫,村里的游客也得到消息,三三两两的赶过来,没一会儿,周围就站了几十人。

人多力量大,七八根铁锹同时朝下挖,再加上周围站着的人帮忙朝上拉土。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已经在那片地上挖出个三丈方圆的大坑。

众人正挖的起劲,突然刘军奇“啊呀”一声惊呼。

“怎么了,怎么了?”他们的神经为之一紧,赶忙凑过去。

“钉子挂住裤腿,把裤脚挂破了。”刘军奇抬起裤腿说道。

“那你鬼叫个啥,”刘广聚没好气的训斥道。瞎高兴一场,他还以为挖到什么好东西呢。

等挖到夯土层时众人的速度才慢下来,这土已经完全板结,铁锹根本排不上用场,刘军浩挖了十几分钟才铲掉几厘米厚的一层。

连续挖半个小时,他也累的够呛,只得爬上深坑换人。

刚才在徐老爷子的建议下,他们挖坑的时候特意在旁边挖出几层阶梯,因此上下很方便。

等上到地面上,刘军浩才发现张倩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学校已经放学,他到现在连中午饭也没有做呢。

“饭做好了,要不你回家吃完饭再来吧?”看老公脸上沾满黄泥,张倩赶忙拿出餐巾纸给他擦拭。

刚才一直处在兴奋中,根本感觉不到恶意,现在经媳妇一提,刘军浩才觉得肚子内空荡荡的。

这夯土不知道有多厚,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挖不到底。

众人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想到此处,刘军浩又凑到刘广聚跟前说道,“广聚叔,时候不早了,要不让人都上来吧,等下午再挖。”

“可到饭点了?”刘广聚一看手表,可不是已经接近一点。

他找几个人看守现场,剩下的人全赶回去吃饭。

张倩来的时候已经把饭做好,倒省去刘军浩不少事儿。因为惦记着地下的动静,他回家胡吃了两碗又急急的把碗放下。

“等等,带上相机,有稀奇东西拍几张照片,”张倩下午还要去上课,自然没时间再到现场去。

等刘军浩赶到私有地,才发现吃饭比他速度的大有人在,二麻子等人已经早早的来到坑边。

吃饱喝足,众人的干劲更大,速度明显比上午提升许多。

他们正挖的起劲,突然听到身边“咔嚓”一声,跟着就听到刘启勇喊起来,“我挖到石头了!”

几个人赶忙过去查看,只见夯土下露出一块打磨的很平整的石头。

“顺着石头挖”找到目标就好办,他们快速把石头周围的浮土清理掉。这石头还真不小,足有半间屋子大,上边打磨的很光滑,一看就是人工凿出来的。“说不定石头下边是藏宝库,以前大户人家都把金银财宝藏在地下。”挖到石头,基本上证明地下真有东西,围观的人群再次议论纷纷。

在上边人赞叹的时候,刘军浩等人已经把石头搬起来,小心翼翼的放置在空闲处。

“石油?!”刚把石板打开,二麻子惊叫起来。

一个大坑出现在众人面前,坑中全是黑乎乎的水,跟墨汁没什么区别。

刘军浩用铁锹试着朝下投了投,将近一米深,水坑周围露出整整齐齐的砖墙,看上去很像一座坟。

“去,把潜水泵拿过来,再扯上电线”刘广聚一看出意外,立刻叫人回村拿排水机器。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坑内的水全部被抽干,这坟墓终于露出本来的面目。

围观的群众再次被坑中的景象惊到:铜钱,整个坑内密密麻麻的全是铜钱,看上去足有上万枚。

人群纷纷朝坑中涌动,不到两分钟,大坑边已经沾满了。

刘军浩抢着机会拍了几张照片,就听到二麻子大喊,“别挤,别挤!”跟着扑通一声被挤掉进坑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