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广聚的指挥下,他们开始朝外挖铜钱。这些铜钱直径2厘米左右,在地下水的腐蚀下完全锈粘在一起,根本没办法一个一个的挑拣,无奈,众人只得用铁锨朝外铲。

等铜钱挖完,地面上堆出一座半人高的铜山。

可能是坟墓年代久远,加上地下水侵蚀,里边清理空时并没有发现尸骨,只发现几个腐蚀了的铁质棺材钉。

徐老爷子早守在铜钱堆边查看,他指着这些模糊不清的字体说道,“淳祐元宝、崇宁通宝、嘉定通宝、熙宁通宝、绍熙元宝……从年号上看,全是宋代的铜钱。”

“宋代的,值钱不?”一个游客问出大家的心声。

“呵呵,这次挖出的铜钱品相太差,全部被锈蚀了,而且宋代得铜钱存世量相当大,如果这些钱拿到收藏市场上出售,一枚也就一两元钱钱。”

出土的铜钱虽然价值不大,但是积少成多,这一堆少说能卖两三万块。

本着见者有份的原则,现场看热闹的每人都分了一枚做留念,剩余的铜钱刘广聚并没有卖掉的打算,而是准备移交给县文物局。当然移交之前还是要为刘家沟宣传一把,他中午特意给郭记者打了个电话,估计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应该到了。

虽说这些铜钱的价值量不大,但是晚上的新闻中还是给了不少镜头。

这件事情的影响并不小,从那以后很多游客都在刘家沟周围的农田中寻摸,希望找出几枚铜钱收藏着玩。

刘军浩灵机一动,干脆在十八楼发了个到刘家沟寻宝的帖子。再配上几张铜钱图片,一时间倒吸引了不少网友的注意力。

铜钱事件一连热闹好几天才渐渐消散,喷大气这次虽然没有找到水脉,但是也算“独具慧眼”,因此在镇里边名声也大起来。

***

一阵秋雨一阵凉,几场秋雨过后,天气冷了许多,早上起来经常可以看到水沟中落着一层薄薄的浮冰。

天气一冷,刘军浩就好像冬眠的刺猬一样,根本不想动弹。除有课的时候去趟学校,平时大多都呆在自家院中。

晚上天更冷,张倩也打消了吃过饭上网的念头,早早的躺进被窝里翻看杂志。刘军浩则弄给不断剥山核桃给媳妇吃,小两口的时间就这么悠哉悠哉的打发。

“老公,我想吃葡萄干!”由于自家悟空经常偷嘴,张倩特意把储存的零食锁在偏屋里。平常钥匙拿在自己手中,不让猴子有偷吃的机会。外边冷飕飕的,被窝刚暖热,她实在不想下床,只好吩咐老公去取。

秋里自家院中的这几株葡萄树结的葡萄不少,他们两口子短时间根本吃不完。最初刘军浩打算酿些葡萄酒喝,可是张倩却想吃葡萄干。

刘军浩最后只能随老婆的意思,在网上找了篇做葡萄干的方法。

网上说自然风干出的葡萄干最好,尤其是经过霜打之后采摘的,绝对是上品。不过自家院中没这条件,葡萄留在架子上,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被馋嘴的鸟儿偷个精光。

无奈他只能摘掉晾晒,石锁中的葡萄倒是留了下来,到现在风干的时间足有两个多月,应该差不多了。

听老婆一提,刘军浩钻进偏屋后赶忙去查看石锁中的葡萄干。

却见藤上那些紫红色的葡萄已经干瘪,表面上覆盖着层雪样白霜,好似在白面里沾过一样,看上去相当诱人。

刘军浩忍不住摘了一粒尝尝,蜜甜中带着淡淡的酸味,味道非常独特。越是细品,越觉得上佳,甜酸两种感觉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更难得的是嚼起来非常有劲道,吃完口中带着淡淡的清香。他吃得连连点头,不禁摘了半斤拿出石锁,然后回卧室让老婆品尝。

“嗯,经霜的就是不一样。”张倩以为是原来的葡萄干,边吃边点头称赞。

就这样,两人在床头悠悠闲闲靠在一起,没事看书玩手机吃东西,完全是一副逍遥自在的样子。话说庞旭每次来看到他们过得日子都羡慕的眼睛发红,说是自己结婚了,工作了,生活变得忙碌了……因为责任大了,必须挣钱养家,穿衣吃饭,都要时间啊!

刘军浩始终认为平淡的生活才是人生的真谛,天天勾心斗角,争名夺利,那不是生活,纯粹是找虐!激情只是一时,平淡才是一世!

人怀孕的时候容易犯瞌睡,刚到十点多,张倩的眼睛就开始打架。她把杂志一丢,准备扭头睡觉。

还没等躺下,院里的两只黄斑皮突然狂啸起来,跟着赵教授家那只也开始吼叫着相合。

“又来野东西了?”天太冷,刘军浩根本不想出门查看。有几只黄斑皮看门,野东西根本进不来,应该很快就会被惊走。

可是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小皮越叫越凶,连带着院中的鸡鸭也被惊起,在笼子内乱叫一团。

“你快出去看看……”张倩再也睡不着,忙把老公拉起来。

“小浩,是啥东西?”他刚出门打开手提灯,那边赵教授也起床了,隔着院子大声询问。

“草豹子,这东西怎么又来了?”刘军浩把手提灯顺着小皮吼叫的方向照去,结果发现一个色彩斑斓的身影出现在自家的楼门上。它似乎想跳入院内,可是害怕黄斑皮攻击,只能不断在上边徘徊。

这头草豹子被他放在石锁中治疗一段时间后,好像对刘军浩产生了一种亲切感,几乎他每次上山都能够碰到。

“小皮,回来?”不知道草豹子找上门想干什么,刘军浩只能呵退黄斑皮。

听到主人的话,小皮低吼两声老老实实的返回。

“噗”草豹子身子一纵,四抓在芦苇跺上一滑,已经落在地面上。

不过它的平衡性掌握的并不太好,落地时还栽了个跟头。刘军浩很快找到草豹子到来的原因:它受伤了!难怪找上门来,看样子上次在石锁中的治疗经历给它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家伙虽不明白原因,但是还下意识找上门来。

刘军浩本想重新把它收进石锁中,谁知没想到等他靠近,草豹子已经飞速窜过来,张着大口朝他的手臂上咬。

“吼”一直没放松警惕的小皮突然反扑过去,直接将草豹子摁在身下。

“我X,这家伙恩将仇报。”刘军浩真没想到它会突然发疯,要知道平常草豹子给他的印象就是胆小怯弱,还是第一次见到它主动攻击人。

这家伙被小皮压在身下仍然不老实,口中吼叫连连,突然一扭头,直接咬上小皮的脖颈。

“靠,真疯了!”刘军浩彻底被惊呆。要知道云豹的牙齿很独特,犬齿的长度比例在猫科动物中排名第一。犬齿与前臼齿之间的缝隙也较大,与史前已灭绝的剑齿虎相似,这种特征让它们更容易杀死较大的猎物。

此刻云豹正好咬在小皮脖颈的薄弱部位……刘军浩一愣神不过两秒的时间,他刚要冲上去把这个疯狂的家伙拿下,谁知变故再生。旁边那只小黄斑皮陡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跟着也扑窜上去,咬住云豹的脖颈。

两犬一豹在院子里来回翻滚,刘军浩想插手也插不上。翻滚之中,草豹子终于松开了大口,小皮一个翻滚脱离现场。

张倩开门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口中大叫起来,“老公,快把它们分开”

刘军浩赶忙呵斥住小黄斑皮,他要是叫的再晚一点,恐怕小黄斑皮已经把云豹给咬死了。

将这家伙捆绑住之后,刘军浩忙去查看小皮的伤势。让他白担心一场,小皮受到的伤并不重,只是皮外伤而已。

不过草豹子的反应明显不正常,被绑着仍然不老实,不断地冲他们咆哮。

“这云豹受伤了,要不咱们现在送到街上找兽医吧?”张倩担心的问道。

“放心,死不了,现在到街上估计凌晨一点多,人家兽医不一定开门。”如果这草豹子没有伤到小皮,刘军浩还会摸黑跑一趟,可是现在他的确恼了。

这东西简直是个白眼狼,恩将仇报,还是把它扔到石锁中,等明天早上再说,生死由天。

等老婆回去睡觉后,刘军浩随手把草豹子扔到石锁中,连绳子也没有解开。

可是令他奇怪的是这只草豹子并不像以前那样安稳的呆在石锁内,相反表现的非常急躁,似乎还挣扎着想去咬刘军浩。

张倩惦记着草豹子的事儿,天刚亮就让老公起床查看。

刘军浩只得起床把草豹子放出,这家伙经过一夜休整,脊骨上的伤口已经看起来不是那么可怕了。

放出来时它仍在不断挣扎咆哮,声音惊人,好像彻底疯掉一样,完全没有半点害怕人的姿态。

“咦,老公,不对……你快看啊,这只草豹子还哭呢!”张倩突然发现云豹那乌黑发亮的眼眸中,竟然有两行浑浊的眼泪慢慢的流下来。在低吼声中,它的眼中带着莫可名状的复杂颜色。

这眼神,让她看的直揪心,似乎在哀求自己立刻放掉它!

几乎是瞬间,张倩的心脏就好像被锤子狠狠地撞击一下,刹那间读懂这云豹的感情:焦虑、狂躁,哀伤,祈求!

***

高估自己的能力,打了个夜市也不过写了六千字,汗一个,睡觉去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