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什么玩笑,动物会流眼泪……估计是眼屎吧”刘军浩笑着打趣道。动物流泪的事情他以前也听说过,不过总觉得有些玄乎。就像那个“鳄鱼的眼泪”,以前人们以为它有慈悲之心,不忍心吃掉猎物,最后不过证明是动物的泪腺分泌物罢了。

“你仔细看看,”见老公神经如此大条,张倩恼怒的拧他一把。

“好,好……”刘军浩躲闪着媳妇的手,扭头看过去,当即傻愣的站在那里。

还真是眼泪……这草豹子的眼神非常复杂,几乎和人类没什么区别。莫不是在石锁中饲养一段时间,智商提高,感情也复杂起来了?

“啊……老公,快把它腿上的绳子解开,你快点呀……看它的身子下边”张倩突然又一声惊呼。

只见云豹脏兮兮充满血污的肚皮上,几只微涨的***赫然入目!这云豹应该饲养有一群小豹崽,那些小家伙还没有断奶。

难怪自己刚才觉得能看懂它的眼神,这是同为母亲的默契。在这一点上,动物和人类的母爱没什么区别。

它肯定是急着回去哺育几个嗷嗷待哺的小家伙,所以才挣扎着想离开的,结果在两人的眼中却成了发疯!

昨天晚上黑灯瞎火,加上刘军浩有些气愤,因此也没有细看。感情这只草豹子正在哺乳期,难怪会如此凶悍。

他记得以前看过一句话,再怯弱的动物在保护自己孩子的时候也会变得勇敢起来。就像院里的母鸡,平常看到黄斑皮立马闪的远远的,可是等到抱窝时却敢追着狗满院子叮啄。

张倩不想再耽搁下去,也不顾云豹可能窜起伤人,直接拿小刀把绳子割断。几乎是一刹那,那只云豹已经从地上窜起,踉踉跄跄的朝院子外逃去。

“小皮!”刘军浩吃了一惊,跟着一声大喝,手指过去。

得到主人的命令,黄斑皮再次窜扑上去将草豹子摁在身下。吃一堑长一智,小皮这次牙口恰好压在对方的脖颈处,让它没办法还击。

“老公,你要干啥,快把它放掉呀?”张倩急急的叫道。

“别慌,别慌,等我把铁笼子拿来再说。”刘军浩也没给老婆解释,转身将楼梯间里的铁笼子拿出,随后把云豹塞入其中。

这笼子将近半米高,用来装云豹却太小了点。那家伙装进笼子后更加暴躁,龇牙咧嘴的冲他们咆哮,脑袋不住冲着钢筋撞击,直把铁笼撞的东倒西歪。

“你到底想做什么?”见老公重新把云豹抓住,张倩的脸色相当难看。

“我这是救它呢……你看看这里”刘军浩用手指指云豹的侧面,“它肯定是在山上和什么动物争斗受的伤,说不定还伤到肋骨了。现在放回山中你觉得能活下去吗?还是等它身上的伤养好再说。”

“那些豹崽子怎么办,它们还在吃奶呢,如果脱离母云豹的保护,绝对会饿死或者被其他动物吃掉。”张倩觉得老公说的很有道理,继而又开始担心起来。

“这问题简单,把它们也带咱家饲养不就行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决定救下这只云豹,自然要把那些小家伙也带回来。

说话之间赵教授走进院中,他看到这只云豹也很吃惊,连说要马上进山找到几个豹崽。现在母云豹已经脱离孩子七八个小时,很容易出意外情况。

于是乎刘军浩饭也没吃,直接带着小皮出发。

深秋的大青山多了几分冷峻,北风吹过光秃秃的树枝,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路边、田野、远处的山林都覆盖着薄薄的一层白霜。

太阳还没有出来,到处雾蒙蒙一片,周围除了呜咽的风声和鸟类的鸣啾外,似乎仍然沉睡在静谧之中。

云豹下山的时候带着一路血迹,气味很重,因此小皮追踪起来非常容易。他们的行进速度相当快,不到半个小时就钻入山林深处。

这只草豹子平常在大青山外围活动,刘军浩原本以为它的巢穴肯定也在附近,哪知道踪迹直朝深山中延伸。

小皮寻觅了将近两个小时,仍然没有找到云豹的巢穴。不过看到草丛中不时闪现的血迹,刘军浩知道这条路线没有错。

其实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动物伤到云豹的,要知道大青山并没有大型猛兽。几只云豹已经站在食物链顶端,除了人类应该没有其他动物能够是它们的对手。

正思索着,突然小皮的身子一弓,四肢下意识的微曲。这个姿势刘军浩很熟悉,知道接近目标了。

他猛吸了几下鼻子,立刻闻到山林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事情不对头,刘军浩赶忙抽出腰里的小刀横在胸前。

等了两分钟见没有动静,他的胆子打起来,提刀朝灌木丛中走了两步。

只见不远处的一株枯树旁躺着头野猪,应该有上百斤重。没有想到在这里会有野猪出没……脑袋下边流了一大滩干涸的血渍。瞧这样子,估计死掉的时间不短了。

刘军浩这才松懈下来,领着小皮上前查看。野猪的躯体早已经僵硬,脖颈带着几个尖锐的深洞,应该是草豹子的犬齿留下的。

记得查资料的时候在网上看过,云豹主要以老鼠、野兔、小鹿等小哺乳动物为食,有时还偷吃鸡、鸭等家禽、但是它们并不敢伤害野猪、牛、马等大型动物。

那头母云豹不知道是疯了还是怎么地,尽然想捕猎野猪。虽然最后胜利,但是代价很惨痛,几乎丧掉半条命。

“汪汪……”这个时候小皮开始狂啸起来,显然又发现了什么。

刘军浩快步走过去,跟着瞪大眼睛。

他终于找到云豹和野猪争斗的原因,感情这枯树下是云豹产仔时的栖息场所呀。

巨大的树根曲折蜿蜒形成了一个桌面大的窟窿,加上树根处长满稀疏的蒿草,正好可以拿来当洞穴。

应该是野猪在觅食的时候发现了豹崽子想吃掉,结果被母云豹察觉,这才引起一番争斗。

树洞中的几个小家伙几个小时没有进食,大概饿坏了。它们听到外边的动静立刻闹腾起来,扯着嗓子发出清脆的嗷嗷声。

刘军浩没有在这里多呆,赶忙用篮子把几只小豹崽收起,跟着将僵硬的野猪扔进石锁中,领着黄斑皮快速朝山下走去。

回去时候是直线行进,他们只花了一个小时就走出大山。

刘军浩看看四周没人,就钻进石锁把野猪抗出来,大摇大摆朝家中走去。

几个游客吃过早饭来他家买黄鳝,看到云豹很有些惊讶。等他们返回村中一宣传,大部分游客都知道了。

没一会儿,院子里就围了半院子人。

等刘军浩把几个豹崽子带回来,人群中再次引发轰动。没有人关注那头死掉的野猪……他们只当是刘军浩上山猎到的。

闻到幼仔的气息,母云豹情绪更加激动,张着大嘴朝钢筋上咬去,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直到此刻,那些游客才发现这家伙不好惹。

刘军浩弄些芦苇叶子在楼梯间内做了个窝,跟着把几只小豹崽放入其中。铁笼刚打开,母云豹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

游客们看的啧啧称奇,都想走近点看个清楚。可是没等他们靠近,母云豹突然窜起,虎视眈眈的守在楼梯间门口。瞧那样子,如果有人敢再朝前走,它绝对会冲上去撕咬。

害怕这家伙暴起发怒,刘军浩只得让游客们暂时离开,说是等养熟再过来观看也不迟。

把草豹子一家安顿好,他才想起自己的早饭还没吃,进厨房胡乱扒了口了事。

等吃完饭,刘军浩又砍了一大块野猪肉扔到楼梯间内。这云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进食,估计也饿坏了。

一整天的时间,云豹都牢牢地守在楼梯口,根本不给任何东西靠近的机会。

张倩本来想给它的伤口上涂些药,看这情形也只能作罢。

本以为楼梯间空间封闭,云豹呆在里边会觉得很安全,谁知道第二天早上张倩起床的时候却发现里边空荡荡的。

她立刻急急的喊道,“老公,云豹全不见了,连那些小豹崽也没有了!”

不是吧……刘军浩慌里慌张从厨房跑出来,连手中的菜刀都忘了放下。楼梯间内堆积的芦苇叶子还在,不过那头云豹和几个小家伙却无影无踪……

莫不是偷偷顺着水道眼钻跑掉?刘军浩下意识的跑到院墙边。几个小家伙不过比猫崽略大,完全可以从这里逃出去。至于母云豹,爬树本领超强,这院墙更是困不住它。“还真跑出去了,小皮昨天晚上也没个惊动”刘军浩四下查看一遍,什么踪迹也没有发现。“它们回山里边能活的成吗?”张倩微蹙着眉头,面带担忧的问道。

几个小家伙不会独立捕食,而母云豹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它们生存下来的可能微乎其微。

“应该没事吧”刘军浩正想喊来小皮寻找云豹的踪迹。谁知道两只黄斑皮大清早就跑出院子了。这会儿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根本叫不应。

***

等下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