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儿工夫刘军浩已经冷静下来,多想无益,等吃过饭再领着黄斑皮进山找一趟,应该能够发现它们的踪迹。

正准备安慰一下老婆,突然听到头顶传来几声微弱的叫声。

两口子下意识的抬起头,发现二楼楼梯上一个色彩斑斓的家伙瞪眼看着他们。

口胡,原来母云豹在楼上。他们赶忙上楼,发现豹崽一个不少全在楼梯拐角处的狭小空间中躲着。地上还铺着不少芦苇叶,应该是草豹子噙上来的。

“楼梯间的环境不好吗,为什么云豹会领着孩子到二楼?”张倩很纳闷的问道。

“应该是危机意识吧,它害怕小皮”对母云豹的心思,刘军浩能猜出几分。这东西肯定是感觉到黄斑皮的威胁,所以才把孩子叼到高处。

可是几个小豹崽好像并不理解母亲的苦心,见到有人来,它们兴奋的从窝内爬出,低吼着跑到张倩的腿边,不住的用爪子撕扯着她的鞋带。

大概是看到自己的孩子毫发无损,仅仅一天时间草豹子的情绪就恢复正常。他们靠近时这家伙虽然眼中带着戒备,但是却没摆出攻击姿势。

找到草豹子,两口子总算安心下楼。

等吃过饭,一个胆大的小家伙更是尝试着顺着楼梯朝下爬。可惜它的个头太小,一脚踩空连咕噜带爬从楼梯上跌下来。

刘军浩吓一跳,赶忙上前准备把它捡起。谁知道没等靠近,这小家伙已经晃晃脑袋从地上爬起,跟着一路小跑冲向黄斑皮。

母云豹似乎也被惊到,不顾受伤的躯体,直接从两米多高的楼梯上跃下,一个窜身挡在小皮跟前。

“呜呜”小皮根本不想给它一般见识,低吼两声,耷拉着眼睛继续晒太阳。

赤果果的无视云豹的存在……它没受伤的时候就不是小皮的对手,更何况现在。

见黄斑皮没有趁势攻击,母云豹才小心翼翼的叼起自己的孩子上二楼。可惜上边的几个小家伙看到自己的兄弟下楼也学得有模有样,像煮饺子“扑通扑通”滚下二楼,拦都拦不住。

这些家伙全部是傻大胆,下楼后不顾母亲的吼叫,开始大摇大摆在院里转悠起来。

幸亏现在院中的鸡鸭都出去找食去了,否则它们肯定被啄的抱头鼠窜。

有个家伙最后竟然钻到小皮肚子下边想吃奶……人家是公的好不好。

小皮估计也相当郁闷,低吼两声,可是那小家伙反而冲它龇牙咧嘴。

无奈小皮只得窜身站起,惹不起还躲不起,直接溜出院门。

看到这副搞笑的情景,刘军浩忙举起相机拍了两张。

****

今天太阳很好,张倩原打算在家好好休息,谁知道进屋接了个电话,再出来就开始唉声叹气。

“怎么了?”发现老婆情绪不对头,刘军浩忙问道。

“我们宿舍老大要来住一段时间……”张倩无语的摇摇头。

听说苏娜娜要来……刘军浩都不好意思问老婆她有什么事儿。这个时候到刘家沟度假,十有八九是工作又没了,看张倩的表情,显然也是为这个叹息。

苏娜娜是到镇上才打的电话,他们刚到村口迎接,人家已经坐麻木车赶过来。

“刘军浩,我刚才和小倩说过了,你们这个孩子生下来一定要认我当干妈……对了,你们检查了没有,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寒暄几句,苏娜娜问起孩子的事情。

“没呢,过些日子再说。”张倩浅浅的一笑。

现在技术发达,早能够鉴定出怀孕的是儿子还是女儿。可她和刘军浩暂时没有检查的意思,一切顺其自然。就像老公说的,“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儿子是两口子的开心果”,生男生女没啥区别。

回到家中,苏娜娜立刻把推拉箱里的东西统统掏出来。没一会儿桌子上摆了一大堆,全是小衣服和儿童玩具。

“这些都是给我未来的干儿子或者干女儿,本来想给你带些补品,后来想想算了。现在超市卖的东西死贵烂贵,而且不安全,还不如你家自己的东西营养好。”

死党好不容易来一趟,张倩自然有显摆的心思,拉着苏娜娜进屋打开电脑,让她看自己拍摄的照片。

虽然这段时间朝网上传了不少,但是很多私密照片都只在电脑上保存着。

苏娜娜对几个豹崽子嬉戏的场景很感兴趣,看过照片觉得很不过瘾,立刻拉着张倩要去二楼查看。

可是母云豹很不给面子,没等她爬到楼上,那家伙已经弓身发出低低的威胁声。瞧那阵势,她再敢朝前一步,云豹就会猛扑过来。

相反张倩上去的时候母云豹眼中的敌意顿消,还讨好般的闪过身子。吃人家的嘴软,这些日子在这里借宿,怎么好意思给主人脸色。

“老公,要不你去偏屋睡吧,今晚上我和老大一起睡,正好可以聊天。”晚上吃过饭,张倩突然开口说道。

得,老婆吩咐,刘军浩只得扭头去偏屋睡。

几个人相当长时间没见了,要说的私房话很多。

“老四,你给我说实话,当初你怎么就看上刘军浩了?要知道刚来那阵子我可清楚的记得,这人除养黄鳝有一手,其他很稀松平常。怎么着都算不上是潜力股吧?”聊几句近况,苏娜娜突然话题一转问起刘军浩。

虽然她当初拿两人的关系打趣,可说真的那个时候还真没看上刘军浩。

主要是两人的差距太大,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农村人,一个却是城市里的大学生。怎么看,他们都不搭界。

事情偏偏就这么奇怪,他们最后还真走到一起。

“呵呵,当初就是看他是潜力股呀,”张倩抿嘴一笑。其实当时没想那么多,主要是过生日那次被刘军浩用萤火虫做的浪漫礼物感动,稀里糊涂上了贼船。

“屁的潜力股,他又没个正经工作。就这院子,一年能收入多少,三四万块到天边呀。”苏娜娜虽知道她家的黄鳝畅销,可是院子地方就那么大,充其量一年能卖几万块。城里随便找个高级白领的工资都有这么多……当然她自己除外。

“去你的,你知道我老公今年挣多少?”被她刺激一下,张倩开始为老公鸣不平起来。

“多少,不会七八上十万吧?”苏娜娜诧异地问,看人家的表情,显然自己说少了。

“让你猜对了,到现在为止已经破十万,”在自己的死党面前,张倩也没有要隐藏的心思。

“真的,就这个院子?”苏娜娜刚才只是往大里说,真没有想到自己一语猜中。她眼睛滞问着:“卖黄鳝能挣十万块钱,怎么可能?”

“不单单是卖黄鳝呀,我老公还开有网店呀,另外院里的鸡鸭……”

“受不了,太受打击了,赶明儿我也在刘家沟包块地,勤劳致富。”苏娜娜开始在床上踢腾起来。

她的确深受打击了,自己每天上班忙得焦头烂额,争的工资没有人家的三分之一多。

当初张倩告诉她两人打算结婚时,苏娜娜还劝了次说一定要考虑好。谈恋爱的时候可以浪漫,结婚就必须要考虑以后的生活,他们两人的生活经历不同,婚后怕是很难找到共同语言。现在看人家的模样,好像过的很幸福。

想到这里,苏娜娜开口问道,“老四,你给我说实话,刘军浩吵过你吗?”

“好端端的他吵我干啥?”张倩先是一愣,继而明白过来,“放心吧,我们结婚一年多什么事儿都是商量着来,绝对没红过脸。”

“我不相信你们没吵过架”苏娜娜开口质疑道。

“真没生过气,我骗你干啥……你没看我老公那德行,是个没注意的,我说啥他都没意见。”张倩抿着嘴说道。这话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她偶尔会发些女人的小脾气,但是老公大度,根本不给自己一般见识。

“天,真不能想象你们的日子怎么过的……”苏娜娜都觉得自己应该嫉妒了,跟着她又问起张倩爸妈当初的意见。

两个女人絮絮叨叨说半夜,声音渐渐小下来。倒是苏娜娜先睡着,张倩此刻并没有睡意。这些日子苏娜娜隔三差五的给她打电话谈心,现在更是直接跑到刘家沟来。拿今天晚上来说,不停询问她结婚后的点点滴滴。

她能感觉出来,老大也想有个家了。

话说老大比自己还大一岁,过年就二十六七,是时候找个人结婚了。

当初宿舍的四个姐妹,除苏娜娜,其余三人都有对象了。前两天李培打电话过来,还说准备年前结婚。

结婚过日子的感觉,没成家的人根本想象不到,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准确表达。但是两个人中间有了牵挂,会互相为对方考虑。像前些日子老公参加狩猎队,自己虽然口中不说,但是心中却一直担心着,尽管知道那份担心是多余。

老公似乎也理解自己的担心,每天要报几次平安。

刘军浩这性子的确不是那么完美,说好听点小富即安,实话实说就是胸无大志。可这又有什么呢,只要对自己好就行。他真成了千万富翁,又该自己担心了。

***

这几天睡的很晚,加上昨天晚上打个夜市,今天一天都不精神。两更终于完毕,睡觉去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