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娜娜这次来刘家沟有小住一段时间的打算,对此张倩自然表示欢迎。正好可以让她帮着自己带几天课。虽然刘家沟多了四名教师,但是却增加几十名学生,教师人手仍然有些紧张。

刘军浩原本打算上午去邮局一趟,把网友订购的菊花茶邮递出去。没等他动身,刘军奇就找上门,约他去鲫鱼骨投马蜂窝。

这马蜂窝是春上寻找朱鹮时候发现的,刘军奇早有投掉卖钱的打算,可是当时上边马蜂太多,他没敢动手。

现在这么冷的天气,马蜂应该早飞走,正是投马蜂窝的好时机。

刘军浩刚开始没有上山的意思,一个马蜂窝也就千把块钱,这点钱他看不到眼中。让刘军奇自己发笔小财吧……哪知人家根本没有独吞的意思,非要拉着他和赵光明一起,说当初是三个人共同发现的。

可是架不住刘军奇劝说,他只好回屋给赵光明打了个电话。

这货一听要山上投马蜂窝倒很有兴致,只用了十几分钟就骑着摩托赶到刘家沟。

趁着他们准备器具的功夫,刘军浩到赵教授家打了声招呼,让他半晌注意一下院中的小豹崽,别跑丢了。

刚出门,悟空和松鼠就跟了上来。小皮原本也想跟着,却被主人委派留在家中看守。主要是防着母云豹,这家伙的伤势好了大半,现在对院中的鸡鸭明显“图谋不轨”。如果没人在院中守护,说不定半天时间会把鸡鸭咬死个精光。

几个人春上发现的马蜂窝还不到一米长,最宽处只有脸盆那么大。可是等再来到毛枸树下,他们却全部张大嘴巴。

不到半年的瞬间,马蜂窝的体积长大了一倍。看上去更加骇人。层层蜂窝密密相连,好像土黄色的大蟒盘曲在树干上。

这东西看上去很显眼,不过人迹罕至,竟然没有人在他们之前摘走,真算是个奇迹。

“小浩,这马蜂窝最少值两千块钱,你真不要,我可和小赵平分了……”刘军奇口中啧啧赞叹,马蜂窝还没摘下来,他已经在盘算着能卖多少钱了。

“说不要就不要,我是上山玩的”刘军浩摇摇头。

这次采摘马蜂窝没有任何危险,窝里的马蜂应该早飞走,只要上树用锯条把马蜂窝锯掉即可。

“我上去……”赵光明想显摆一番。他把鞋子一脱,蹭蹭朝树上爬去。

“你小心点”刘军奇在下边叮嘱道。

“放心,哥们小时候在爬树方面也深有研究,上这毛枸树跟玩似的。”赵光明爬到树半腰,挥挥手冲他们摆了个姿势。

可接下来刘军奇的话让他手一滑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人家张口来句,“我不担心人,担心马蜂窝,别弄坏了,值千把块钱呢。”

其实这家伙爬树的动作不错,应该打小练过的。

刘军浩想开口称赞一句,可没等他话说出口,赵光明突然“嗷”的一声尖叫。跟着“妈呀”一哆嗦,二话不说,直接朝树下爬。

他下树的速度非常迅速,好像一只大狸猫,眨眼之间落到地面。

“怎么了,窝里还有马蜂?”刘军奇惊讶的问道。这马蜂窝太大,春上那次他爬上去也吓一跳,不过按说这个时候早没有马蜂存在了呀。

“你看看我的手……”赵光明哭丧着脸抬起自己的手。只见手背上红肿一片,眨眼的功夫已经肿的跟馒头没什么区别。

“靠,真有马蜂?”刘军浩觉得不可思议:今天最高温度不过七八度,怎么可能有马蜂存在,莫非马蜂中也有耐寒品种不成?

“快给我把毒刺弄出来”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赵光明自然知道这东西的厉害。马蜂的毒性比较强,尤其是山马蜂。被它们蛰住后要立刻把毒刺拔出,而且尽快清理里边的毒素。否则等毒性彻底发作,绝对让人疼的乱蹦。

见赵光明在那里咧嘴,刘军浩赶忙上前挤毒刺。

“我X,终日打雁让雁啄瞎了眼”毒刺虽然拔出,但是他们来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会出意外,因此没带风油精。此刻只能让这家伙干忍着,下山再想办法。

“咋办?”等赵光明停歇,刘军奇看着那个硕大的蜂巢问道。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么大个的马蜂窝如果弄下去至少值两千块钱,可万一被群蜂蛰到就得不偿失,花几千块钱都未必能治好。

“当然是想办法摘掉,不然我白挨一下了。”刚一张嘴,赵光明又疼的直咧嘴。

“还摘,你小子不要命?”刘军浩有些犯憷的看着头顶的大家伙。

“放心,窝里上边没有马蜂”赵光明解释道,“刚才我是大意才让马蜂蛰到的,如果窝里有马蜂的话,你们觉得我还能囫囵下来吗?”

对呀……这个时候两人才发现事情不对头。山马蜂攻击人的时候一般成群,刚才他们没有发现马蜂群舞的景象。

“这毛枸树干上有个大窟窿,估计是被啄木鸟掏空的。马蜂全躲在树洞中,我刚才是无意中碰到树洞才被蛰到的。只要上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应该没事。”赵光明这才讲出被蛰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你不早说。”听说马蜂窝上没有马蜂,刘军奇终于安下心。

每到秋天气温降到十度左右时马蜂就开始离巢,寻找墙缝、柴垛、树洞等向阳避风的地方群集抱团越冬。这个时候它们的活动能力很差,一般不会飞出树洞蜇人,只要上树摘马蜂窝的时候不惊动它们,应该没什么问题。

“小浩,要不你上去把树枝锯掉?”明知道没危险,刘军奇还有些害怕。

“不干”刘军浩干脆利索的拒绝,“你们自己看着办,我刚说了,蜂窝弄下来我不要。”

“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刘军奇左思右想还是不舍近在咫尺的几千块钱,最后咬咬牙把外套脱下来。

“你这是想干啥?”赵光明不解的问。

“等我上去把外套盖在树洞上,这样马蜂就飞不出来了。”刘军奇回答一句,把锯条插在腰里,背着绳子上树。

爬到树腰,他将外套在树干上缠绕一圈,然后又用绳子系好马蜂窝所在的树枝。这方法倒不错,至少他上去后没有马蜂再飞出来。

毛枸树木质松散,锯起来不费什么力气,不到五分钟,刘军奇就把树枝锯断。

在绳子的作用下,马蜂窝被小心翼翼的送下来。这玩意儿值千把块钱呢,不容他不小心。

在毛枸树上的时候还看得不直观,等马蜂窝放到地面上,刘军浩很是吃了一惊。这么大的蜂窝,最少有几万只马蜂。如果群起蜇人,后果不敢想象。

蜂窝摘下来,几个人歇息一阵子就准备下山。

刘军浩扭头找悟空和豆豆,这才发现悟两个家伙早跑得无影无踪,无奈他只得扯着嗓子喊叫起来。

悟空并没有跑远,听到主人的召唤,立刻窜回来。这家伙回来的时候还提着个塑料袋,里边装满通红的山柿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摘的。

刘军浩随手剥开一个,果肉晶莹,带着霜气。虽然和自家院中的柿子没有可比性,但是味道还不错。

“悟空,也给我一个,”赵光明伸手想要,猴子却吱吱叫着不给。

“靠,我掏钱买总行了吧?”赵光明说着从钱包里摸张一角的纸币递上前。

“吱吱”猴子立刻傻乐的接过来,同时把一整袋山柿子送过去。

“你家悟空真好骗”赵光明拿柿子扣了个小洞,然后猛然一吸,浓浓柿香沁人心脾。

“你还好意思,连猴子也骗”刘军浩撇撇嘴。自家悟空的确太傻了点,这么多柿子卖一毛钱还乐的不能行。

喊了几声没见点点的身影,就在他准备寻找的时候这家伙终于出现,手中捧着一个金黄色的东西。

“这是啥?”刘军浩伸手过去抢夺。哪知道小家伙很不给面子。尖叫几声扭身跳开,小爪子捧着稀奇的和宝贝一样。

可它忽略了旁边的猴子,悟空凑过去猛然一抓抢过来,讨好般的送到主人手中。

“叽吱……叽吱……”松鼠立刻愤怒起来,张嘴照着猴子的爪子撕咬。

悟空只得纵身跳上大树,可是点点并不肯罢休,尖叫着追了上去。其实松鼠根本不是猴子的对手,人家只是想逗着玩罢了。

“军奇哥,你看看这是啥东西?”刘军浩没管两个打闹的小家伙,转身把手中这个黄澄澄、有点像鸡蛋皮又有点像银耳的东西递给刘军奇观看。

刘军奇拿到手中掂量几下,跟着撕下一块放在嘴中咀嚼,“嗯,有点像木耳,还有菊花味……,以前没见过。”

“肯定是菌类”赵光明也凑过去拽一小块。

三个人看了几分钟,都看不出个所以然然。不过松鼠既然采摘食用,这东西应该无毒。以前从没有听说谁见过这东西,说不定是什么稀罕物。

刘军浩打算弄些回去让赵教授看下,人家见多识广,也许认识。

当他把这东西递到松鼠爪子内,小家伙立刻塞到嘴里。让它领路,点点却乱叫几声,根本没有拐回去的意思,一点都不配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