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有没有出去走走的想法?”赵教授刚走,罗君阳突然开口问道。

“出去走走,朝哪里去?”刘军浩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到民川去怎么样,老头子我刚退下来没两年,在民川说句话还是管用的。你如果要到民川去我帮忙找个工作还是可以,至少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忙乎了。”末了罗君阳略带着感慨的说道,“当农民,苦呀……”

刘军浩早看出来,这老爷子不是一般人,身上有一股寻常老人没有的气势。现在如此表态,应该是真把他当成子孙辈看待,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交心的话来。

如果搁在两年前,刘军浩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那时候他对山外的生活相当向往,可自打有石锁之后,这种心思越来越淡。如今看到城里的游客隔三差五朝刘家沟跑,他更没进城的心思。城市里除了车多人多,他还真没看出有什么好。自家虽然在市里边买了套房子,可是也就到张倩爸妈家的时候住几天,平时都空着呢。

“罗老爷子,要不算了吧,我在这里挺好。”想了片刻,刘军浩笑着摇头。

不是吧,他竟然拒绝了……那个叫小陈正捧着水杯喝菊花茶,听到这话陡然愣住。

“喔,说说理由……”罗君阳也感到有些意外。拒绝那么干脆,他都有些怀疑这小伙子有没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刚才自己话里话外都暗示能够帮他的忙。

“没啥,我这个人有点恋旧,不想到外边闯荡了。就在自己家,挺好。”刘军浩还是坚决的回答。

“别急着拒绝,我估计要在大青山待两天,你认真考虑考虑再说。”罗老爷子说完后,又把话题转到其他地方。

正说着话,小陈公文包里的手机响了。他电话嗯啊几句,扭头说道,“罗老,时候不早,咱们是不是该回镇里了。”

“别呀老爷子,中午在这里吃饭吧,尝尝刘家沟的农家菜,保管你吃了还想吃。”

眼看到中午,自然没有把客人朝外撵的道理。更何况这人和爷爷的关系比较深,刘军浩忙热情的挽留两个人在自家吃顿便饭。

“好吧”罗老爷子迟疑一下,点点头吩咐道,“小陈,你给青山镇政府负责接待的人打个电话,就说谢谢他们了,咱们就在这里吃饭。”

自己要做饭,根本没人陪客人,刘军浩只得又把赵教授从隔壁喊过来。

***

“这院子不错”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院子内的树木早落光叶子,因此看不出夏季的胜景,加上罗老爷子刚进来的时候急着认亲,自然没过多注意院中的景致。此刻松懈下来,才品味出这个农家大院的不同之处。

饭前罗老吩咐做的简单点,越家常越好,其实刘军浩也没有做复杂的打算。

在院子里捉了只小野鸡,弄些蘑菇,去后院抓几条黄鳝就齐活。

“这是家养的野鸡?”看到鸡笼前那一群色彩斑斓的家伙,罗君阳又是一愣。

“对,是小浩养的,他本领大着呢。门口的青庄和水秧鸡子全是家养的,沟边还有两个大火头。另外还养了只猴子……”赵教授略显自豪的介绍到。

说话之间,在外边寻食的松鼠和猴子窜进院中。

两个小家伙平时生人见的多了,因此也不怯场,纷纷跑到跟前讨要食物。

“悟空、点点,别胡闹”赵教授照着它们的脑袋分别拍一下,两个小家伙乱叫一阵子跑开。

“咦,这些动物挺有灵性的。”连一直沉默寡言的小陈看到猴子和松鼠活灵活现的模样,也忍不住称赞了句。

可是他这句称赞太早,当看到猴子扭头端个小饭碗,爪子中拿着筷子跑出厨房的时候,嘴巴惊得再也合不拢了。

这……这么拟人化的动作,还是猴子吗?

悟空好像故意挑战他的神经,装模作样的坐在院中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用筷子扒了两口饭,扭头冲他龇牙咧嘴的叫两声。然后这家伙把碗递过去,似乎想请他吃饭。

“悟空,你自己吃。”赵教授哭笑不得把它拉回来。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罗君阳看到这幅充满童趣的场面,忍不住连赞两声。

“这家伙特别喜欢耍宝,你不能给它好脸色看。”赵教授刚批评两句,猴子用筷子指着他乱叫一团。

“哈哈”这情态彻底把两位客人逗笑。罗君阳最后忙用手擦了擦眼角,这么多年一直板着脸,还是第一次笑的这么自在。

“啊……”小陈脸色陡然变得僵硬,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怎么了,小陈?”罗君阳不解的问道。

“罗老小心!”他陡然从椅子上窜起,拦在罗老爷子的身后。

“这……”罗君阳刚扭头,头皮也开始发麻。只见一只色彩斑斓的豹子正在大门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们。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这家伙嘴中噙着只血淋淋的野兔,在它身后还跟着几个半大的小豹子。

“没事,没事,这也是小浩养的。”赵教授赶忙冲着厨房大喊一声,“刘军浩,你家的云豹回来了。它们看到陌生人不肯进院子,赶紧领楼上去。”

“来了,来了!!”刘军浩慌里慌张的从厨房窜出。这头草豹子的胆子越来越大,记得以前见人就逃,现在却时不时摆出攻击姿势。

他暗中猜测应该和体型变大有关,在这里自己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到一个月时间,伤势完全养好,体型大将近三分之一,肌肉显得更加健硕,这些变化恐怕让它的胆子增大不少。

领头那只草豹子看到刘军浩,眼中戒备的神色完全消失,冲着他低吼一声,才大摇大摆的领着自己的孩子朝楼上走去。

和之前的猜想一样,母云豹已经打算在刘军浩这里安家落户,现在进出院门越来越自然。最近每天天刚亮就领着几个孩子出去学习捕猎知识,到饭点准时回来,这只野兔应该是它上午的捕猎成果。

猴子此刻又调皮捣蛋起来,快步窜到母云豹跟前,用爪子指着它们乱叫一团,看样子是责怪它们惊扰了客人。

母云豹一声低呜,四肢微曲,做出即将扑出的姿势。

“吱吱”猴子更加愤怒,扭头就要回屋。刘军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这个家伙。不用猜他都知道,悟空想拿擦炮吓唬母云豹。

“这……这豹子也能家养?”这下不但小陈,连罗君阳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惊讶。

进院子不到两个小时,他们的所见所闻简直超出想象。

“这就是小浩的本事,云豹是他救下的,刚在院里安家落户没多久,因此有些认生,对陌生人很警惕。”赵教授跟着解释一句。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院中的动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对吧。”罗君阳感叹了句,指着懒洋洋在太阳下晒暖的两条黄狗问道,“这两个呢,有什么特殊之处。”

“呵呵,你的眼光真厉害。这两条狗是大青山有名的犬种,名叫黄斑皮,它们可是敢和野猪搏斗的主儿。”

“这就是黄斑皮!?我以前听说过,还是第一次见。”罗君阳看小皮人畜无害的模样,好奇的走到跟前观察。

“那猫呢?”小陈指着豆豆两口子开口道。

“这叫豹猫,又叫山狸,这家伙是个酒鬼。”赵教授提起它也有些头疼。今年他院里的葡萄结的也不少,秋里尝试着酿了半坛子葡萄酒埋在红薯井中,原本打算冬天的时候喝。结果前两天打开的时候却发现里边只剩下个坛底。罪魁祸首根本不用找,因为豆豆当时醉醺醺的躺在旁边。

刘军浩当了几年业余厨师,手脚早麻利无比。不到三十分钟饭菜做好,老婆正好放学回来。

互相介绍好,几个人纷纷落席就座。

小野鸡炖蘑菇当主菜,还有个红烧鳝鱼,一盘切细的老咸菜,白菜粉条外加一碟香油调萝卜丝。

最后是煮熟的咸鸡蛋,一切两瓣,橘红的蛋黄流出油来,带着麦香的白面馒头,还有一锅浓浓的绿豆汤……

饭菜简单,但是味道却不同凡响。

罗老爷子和小陈只尝了一口,都开始竖着大拇指称赞。

刘军浩又趁着兴致把酿造的猴儿酒拿出来,给每人倒了小半碗。

琥珀色的葡萄酒倒在白瓷碗里,色泽暗红,酒香扑鼻,很让人口中生津。

“来,咱们都端起来喝一个!”赵教授热情的建议到。

“罗老不喝酒,要不我替他得了。”小陈刚看刘军浩是从坛子里倒出来的酒,就知道是自家酿造的。这酒虽香味扑鼻,但是他怕老爷子喝出个好歹来,赶忙把碗端到自己跟前。

“放心吧,这是小浩酿制的猴儿酒,喝了不上头,还养身子。”赵教授自然明白他的心思,笑着说道。

“没事,我陪老哥喝一个。”罗君阳吃的爽利,一时豪情大发。他抓起瓷碗干了一口,跟着咕嘟咕嘟喝个精光,大赞一声,“好酒!”

小陈抿一小口,接着也将半碗猴儿酒一饮而尽,然后才问道,“这酒是用什么酿的,不像是葡萄酒?”

酒喝到嘴里非常爽口,进入腹中却缠绵温热,让人浑身懒洋洋的。虽不是名酒,但绝对不寻常。

“呵呵,这酒叫猴儿酒。独此一家,除了小浩没人会酿,当然不包括山里的猴子……”赵教授兴致勃勃讲起猴儿酒的来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