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五爷的记性很好,几乎每个从车上下来的老人他都能准确叫出名字,当然全是外号。令刘军浩很纳闷的是竟然有位老人外号叫“拖拉机”,他悄悄拉住二麻子问这名字的来历,才知道感情看似平常的名字也有深刻的时代意义。

那时候有个非常鼓舞人心的口号叫“奋战三五年,1980年全面实现农业机械化”。乡里给刘家沟所在的大队配备了一台“东方红”拖拉机,这老爷子当年就是拖拉机手。

当时开的“东方红”很神气,拖拉机手是个很吃香的岗位。每到春耕秋收的时节,拖拉机根本忙活不过来,每个队都请,而且还要排号。拖拉机手到哪个队都是好吃好喝地伺候,绝对地牛X。

知青们看见他羡慕得不得了,就给起个外号叫拖拉机。

这些老人有三四十年没有见,要谈论的话很多。刘军浩此刻完全插不上嘴,只有倒茶的份儿。二十多个人喝茶,开水根本烧不及。无奈,二麻子只好把自家的柴炉提过来应对。这种柴炉刚刚在大青山流行开,模样和煤炉很相似,但是中间烧玉米芯子。一次可以烧半桶水,既经济又省事,因此买的人家很多。

刘军浩忙前忙后差不多等天黑才抽身,本来刘广聚还想让他晚上陪客人,结果给推辞掉了。

家里就媳妇一个人,估计忙不过来,他有些担心。

刚要走却给刘广聚拉住吩咐道,“小浩,你让张老师去学校上课的时候给学生说下,咱们刘家沟明天晚上要放电影,欢迎他们到时间观看。”

“放电影,放啥电影,这不年不节的?”刘军浩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庆祝会了,这不是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嘛,算是给这些老人弄个庆祝活动。”刘广聚将其中的意义详细解释一番。

“那有学生什么事儿?”

“他们回家通知大人看电影呀,省的放电影的时候冷场。这东西图的就是人多热闹,正好可以让学生再受一次革命教育。”

“革命教育,你不会准备放《地雷战》吧?”刘军浩脑海中立刻冒出一个非常熟悉的片子。

在九十年代电视尚未普及的时候,看电影是农村人难得的乐趣,只要听说哪个村子放电影,几乎人人轰动。

大人们天还没黑就催着自家的媳妇赶紧做饭,小孩儿赶紧写作业,等吃完饭好早点去占地方。电影一般是在麦场放的,一个白色的布幕挂在树杈上,等放影人把机器架好,对着布幕就开始放了。

那场面比刘家沟唱大戏还热闹几分,十里八村的人都会拿着椅子跑过来看,而且百看不厌。当时有人能够把《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等几个常见的电影台词从头背到尾。

放电影时最难解决的就是个人问题,大人们跑到田地里解决,小孩子通常到麦秸垛根解决,更有甚者憋到尿裤子的。

刘军浩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看到布幕上出现打仗场面,问刘老头被打死的日本鬼子去哪里了?还有那些掉在地上的枪放在什么地方?刘老头也不懂,就忽悠着说:“被打死的人和枪等电影放完都被放映员捡走,第二天还要继续拿出来给大家看。”

他和刘启勇听完解释后为防止放映员把枪捡走,还特意趁电影没结束跑到布幕下边寻找,可惜啥都没找到。

至于电影里边的杀人镜头——他们几个小孩子都说当演员好倒霉啊,演一部电影就把命送掉了。后来推测出一个合理的答案:那些被杀的人肯定都是杀人犯,判死刑在临死前演一次电影。

再后来农民生活水平提高,很多人家都有了电视,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这个热闹的场景日渐没落起来,最近几年更是没有。

等到家里,刘军浩才知道张倩已经把饭做好,单等他回来吃。

“今天享受贵宾待遇呀,能让媳妇大人动手做饭。”刘军浩笑了一句,准备洗手吃饭。

哪知道张倩白了他一眼,跟着兴奋地拉着要让他看稀奇,说是自己回来整理偏屋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东西。

“偏屋里能有啥,不都是以前的破烂?”刘军浩疑惑的问道。刘军浩结婚的时候把以前使用的旧东西全部扔在偏屋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翻腾过,不知道媳妇哪来的兴致。

“这几天镇里的废品价格上涨,我就想把咱们不用的旧书本弄出去卖掉,结果收拾出来有几十斤,全是你小学时候的书本。现在课本都更新换代好几次,你应该用不上吧?”

“哦,卖点也好,这都是咱爷收拾的,要不然早卖掉了。”刘老头他们那一代人吃够没文化的苦,因此对课本很重视。刘军浩小时候的课本他都收拾着,说啥也不让卖。

刘军浩后来毕业后懒得折腾,也没管那些旧书。这一放就是十几年,估计那些旧书都成碎末了,不知道还有人收不。

不过老婆也有点小财迷,这点旧书能卖几个钱,还抵不上一斤黄鳝。

“呵呵,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书中发现一张小学五年级的期中考试成绩单,要不要我给你念念?”张倩满脸带着希冀的色彩,好像很想看老公出丑的样子。

“念吧,让你看看老公的优异成绩。”刘军浩大手一挥,故作豪放道。他小学的时候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数学几乎没有下过九十分,因此不怕媳妇打击。

“数学九十八,语文八十三——”张倩故意拉长强调。

“怎么样,这个成绩很不错吧”刘军浩自恋的甩甩脑袋。话说他高中以前成绩真的很不错,只是后来玩性大,加上没人管给耽搁了。

“是不错,不过下边老师的评语更精彩”张倩笑着说道,“我给你念念听听……”

小学的时候每学期结束成绩单上都会有老师写评语,自己老公这上边的评语实在太精彩了。她大笑着念起来,“‘上课有小动作,不注意听讲’、‘经常偷学校老师菜地里的西红柿,屡教不改’、‘不按时完成作业还企图欺骗班长’、‘在学校散布谣言,鼓动学生不上课’……”

没等老婆念完,刘军浩脑门上已经全是黑线。

他想起来了,这张通知书当时被自己拿回家,但是并没有挨揍。主要是刘老头不识字,而且上边的成绩也很好,在班里能占到前几名呢。

“我也是老师……”张倩笑完,接着用很忧郁的语气看着自己的老公说道,“很难想象当时你做出多少让老师们咬牙切齿的事情,以至于给出这样的评价……一般来说,成绩好的学生不是应该受到优待吗,怎么你的评语上连句优点都没有?哦,有一句是‘该同学头脑比较灵活,就是不用到正经地方,望家长好好教育’……”

“偏见,绝对是老师的偏见”刘军浩只能这样诋毁语文老师。其实那个时候坏事倒真没少干,转下脑子就想出几个。

记得有次觉得老师们布置的家庭作业太多,就和村里的几个熊孩子一商量写了封匿名信,以家长的口吻威胁老师少留作业。

当然由于“叛徒”的出卖,最后事情被老师查出来。以至于后来老师留完作业都会笑咪咪地再问他一句,“今天的作业多吗?”

还有回是闲着无聊,他和刘启勇找来一只黑钢笔在某男同学的小JJ周围画了好多毛,后来那家伙哭着喊着到办公室告状,把几个老师笑得腰都弯了。

最经典的那次是自制火药……刘启勇不知道听谁说人的尿液里边含有硝。于是乎,几个熊孩子用教室洒水的洋瓷盆去厕所舀了半盆,放学后在教室内生火熬尿。等水熬开也没成功,把整间教室弄的那个味呀……事情的结果是作为主谋的他和刘启勇两人罚站一整天,跟着打扫卫生两星期。

说到小时候的捣蛋事儿,估计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当然这些事情是不能让媳妇知道的……被取笑一阵子,刘军浩才想起村支书交代的正事,赶忙把放电影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种面子工程,张倩自然不情愿。她脑瓜子一转,突然开口道:“让学生去捧场,至少应该给学校弄些好处吧?”

“学校要啥好处?”刘军浩不解的问道,他发现老婆越来越有财迷倾向。

“这你别管,你只要说动广聚叔明天领这些老人们来学校参观一趟就行……”张倩在心中盘算着小九九。

“那好吧……”刘军浩猜不透媳妇要干什么,最后只能点头答应。

第二天吃过早饭不久,刘广聚就领着一众人过来观鸟。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末,可是树林中那些水鸟大部分没有飞走的迹象,看样子是打算在刘家沟过冬了。

对于这种反常的现象,郭记者特意来报道过一次,电视中的专家推测说是刘家沟这片大山层层阻隔,冷空气很难到达,很适合鸟类的生存,加上附近是活水,它们并不缺食物。

刘军浩觉得这推测相当扯淡,今年天气冷的出奇,现在天天早上结冰。

这些鸟类没有迁到南方越冬,多半是泉水的原因。

***

马上还有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