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刘军浩用扁担挑着两个粪篮子往后院的油菜地里施肥。

月前播下的油菜种子,原本以为过了季节,苗肯定出不齐,谁知道出的很顺利。一眨眼的功夫,已经长的有模有样。远远看去地块中一片嫩幽幽的绿色,菜芽不但整齐而且肥实。

苗出的太稠密也不是好事儿,刘军浩隔三差五就往后院拽两把小油菜炒着吃。

这个时候的小油菜正嫩,用手一掐就出水,是炒着吃的好时机。两口子连吃几天都不厌,那天赵教授串门子无意中看到他们炒油菜吃,也过来拽了不少。

后院中的油菜厚实,照他们这速度,估计吃到明年春上也吃不完。

攒两个多月的马粪在墙根堆了很大一片,在赵教授的帮忙下,刘军浩清理两个多小时才弄光。

事情办完,他刚准备让赵老爷子洗洗手回屋喝口水,人家扭头已经领着几只斑鸠去田里转悠去了。

这老爷子如今把精神完全投入到养斑鸠的伟大事业中,当初的几个小斑鸠繁衍出几十只后代。现在他家那片竹林中垒有二十多个斑鸠窝,也算的上是刘家沟的一个奇景。

这种天气,刘军浩可没有出去找虐的心思。

进屋把电脑打开,懒懒散散的躺在靠椅上看起电视剧。

话说他已经不看国产剧好多年,这部片子是庞旭前几天给推荐的,他看了三集还不错,准备凑个时间把它看完。

刚看一半,媳妇兴冲冲的从外边回来,晃着手中的东西显摆到,“老公,你看我手巧不……”

刘军浩扭头一看,才发现那不过是个高粱杆扎成的眼镜。

“这是刚才我在村里跟阿琴学的,阿琴的手好巧呀……我怎么没有想到用高粱杆可以制作玩具。”

老婆难得高兴一回,刘军浩不好意思打击她。用高粱杆扎东西……这根本就是自己穿开裆裤时玩的游戏。可以说,随便在刘家沟找个人都比她扎出来的眼镜好。

无聊的某人撇了两眼……似乎两个眼镜框一大一小,根本不对称,而且那篾子没有刮干净,很容易划到手。

不过老婆第一次做东西,值得鼓励的,他违心的夸了句。

没想到这让张倩的兴趣更加高涨,说准备扎几个好看的等下传到十八楼上让网友们看看什么叫民间艺术。

汗一个……刘军浩直在心里叽咕,想显摆直说,你那算什么艺术。

“哦,对了!老公,我拿回来的高粱杆不多,你再去外边给我找点吧。我害怕一会儿不够用……”张倩在小小的得意之后,接着发现地原材料有问题。“好,我让悟空帮你找。”刘军浩头疼的叫来猴子,给两个水果糖鼓励,然后拿高粱杆比划几下,这家伙兴奋地冲出院子。

话说在他们两口子的训练下,悟空的理解能力越来越强,已经可以很好的理解简单手势表达的意思。

“懒”张倩白了老公一眼,继续忙乎。

高粱杆扎小动物很简单,就是选那种茎节饱满的高粱杆,把外皮扒下去,露出里面雪白的瓤子。然后截成小段像拼图一样凑在一起,组成各种动物的形状。

见老婆忙得不亦乐乎,刘军浩没打算插手,索性继续看自己的电视剧。

不到两分钟,张倩把高粱杆往地上一扔,略带着羞恼的叫道,“不扎了,不扎了,刚才看阿琴弄得很简单,怎么到我这里那么难。”

她再次郁闷的发现,自己的动手能力不像估计的那么高。

“我说,你到底要扎什么,这看起来不是很好吗?”刘军浩捡起那个扎了一半的小马问道。

“我准备扎个咱们院子的模型,里边有树,有桥,还有各种动物……老公,要不你扎吧,你手巧,我可以提供构想。”张倩突然眼睛一亮说道。不得不承认,老公在很多方面不堪,但是动手能力比自己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没想到最后还是找到自己,刘军浩只能把电视剧暂停掉。

老婆随口一说,他基本上能领悟,把一大堆高粱杆噼里啪啦扒光、截断。眨眼之间,一只小燕子就出现在手上。跟着蜗牛、客车、木船……张倩很快眼睛看花了,原本在自己手中很困难的东西到老公这里根本就不是事儿。

刘军浩零零散散做了一大堆高粱杆,最后弄个七层玲珑宝塔了事。张倩抓过相机猛拍,拍了二十多张才住手。回头又把老公从电脑前撵走,自己要将照片朝网上传呢。

争不过媳妇,他只能退位让贤,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嗷——嗷——”听到两声稚嫩的吼叫,跟着发现有什么东西在扯自己的鞋带。刘军浩低头一看,一只色彩斑斓的小家伙正咬住鞋带,圆乎乎毛茸茸的小脑瓜还卖力的摇晃着。

好家伙,小豹崽啥时间钻进屋里了,刘军浩的脑瓜一时有点短路。这个时候它不应该跟着母豹子进山捕食吗?

这些小家伙虽然尚未完全断奶,但是母云豹已经开始教它们捕猎技巧。

“吱吱”悟空溜到门口看看,发现母云豹没在后边跟着。这家伙立刻胆大起来,抓起鞋架子上的一双棉袜朝小豹崽口中塞。

刘军浩看的又好气又好笑,这袜子是刚脱得,天冷没来得及洗,带着股脚臭味呢。

“嗷呜……嗷呜……”豹崽并不傻,脑袋晃着不肯就范。可是根本躲不过去,一连几次,这个二十多厘米长的小家伙终于怒起来,冲着悟空吼叫不已。声音虽然很嫩,但是与生俱来的那股威猛却已经显现出来。

悟空兴趣更浓,伸出爪子抱着小家伙的圆脑袋使劲摇晃,企图把袜子套在它的脑袋上。小豹崽奋起反抗,四肢不断踢腾,最后终于把猴子扑倒在地,完成了逆推。

张倩在边上看的有意思,又抓起相机拍照。

他们正在逗小豹崽,赵教授却在院子外大叫起来,“小浩,小浩,赶快出来,你家那云豹捉了个什么东西,好像是紫貂!!”

“紫貂!大青山有紫貂?”一听这消息,张倩立刻推门跑出去。

“慢点,慢点”刘军浩急急的在后边叫嚷。

“云豹呢?”等出了院门,才发现赵教授一个人站在门口。

“在山坡上,你快给我过去,不然再过两分钟云豹就把紫貂咬死了。”赵教授到田间转悠的时候碰到那母云豹领着几个孩子捕食,他最初以为这家伙捉了只兔子,就没怎么在意。等到跟前才发现不对,好像云豹爪下是只紫貂。

那家伙已经被几只豹崽摆弄的半死,赵教授想把它救下来,可是没等靠近,母云豹就窜过来拦住。

知道这东西和自己不熟,他只能回来喊刘军浩。

紫貂,貂皮!听到这个词语,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貂皮。“头品玄狐二品貂、三品四品穿倭刀。”这东西从古至今一直是名贵的皮革,尤其是随着野生貂类日渐稀少,也越发珍稀。

据说国外商人把貂皮当黄金一样储备,因而有“软黄金”之称。

不过刘军浩还是第一次听说大青山有紫貂,禁不住问道,“你没有看错吧,真是紫貂?”这东西在中国好像只产于东北地区,与“人参、鹿茸”并称为“东北三宝”。

“我能骗你还是咋的,真是的,赶紧跟我去。”赵教授是个急性子,赶忙拽着他朝山边走。

张倩那边把家中的小豹崽抱起,准备领着它找妈妈。

没走多远,就看到母云豹领着孩子晃晃悠悠迎面走来,口中还噙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东西,应该就是赵老爷子说的紫貂。

几个小豹崽看到人类,立刻奔过来围着众人欢叫。它们从小在人类的环境中长大,倒没有母云豹那么大的戒心。

“还真可能是紫貂!”张倩看过云豹口中的动物后惊叫道。小学课本上有紫貂的图片,和眼前这东西的模样很像。

灰褐色的皮毛,四肢显短,体形细长,尾巴呈圆筒状,上边的毛非常蓬松,好似一把大扫帚。外形猛然看上去和黄鼠狼有几分相像,个头也差不多。

“这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见过……”刘军浩看了半分钟,最后茫然的摇摇头,他以前没在山中见过。不过他并不认为这就是紫貂,因为从未听老人们提起过大青山有紫貂存在。

早四五十年,茂密的山林中豺狼虎豹鹿俱全,上山的野东西数不胜数。如果真有的话,老人们讲古的时候肯定说过。

“正常,这玩意儿非常稀少,一般人根本见不到。快让云豹把紫貂放下呀!”赵老爷子已经认定这东西是紫貂了,想把它救下来。

刘军浩刚上前一步,母云豹立刻后退。这东西虽已经在院内安家落户,可是野性很重。连试了几次,发现想从它口中夺取食物很困难。

最后三个人一商量,还是先回去再想办法。其实看那东西耷拉着脑袋,浑身血肉模糊的模样,估计离死已经不远,弄回去也不一定救得活。

***

今天更新一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