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导带领剧组在刘家沟呆将近一个月,院中动物的戏份已经拍的七七八八。刘军浩也松懈下来,拍摄电视剧的过程刚开始看着还新鲜,时间长了觉得没多大意思,因此他只是每天去拍摄现场报个到而已。

如果马导没事吩咐,自己就回屋休息。这种冷飕飕的天气,能在屋里躲着实在不想出门找虐。

话说今年的天气奇了怪,刚进入十一月份已经开始结薄冰。中间倒是有段时间气温转暖和,可是几场秋雨过后,天气彻底冷下来。每天早上起来,水桶里的冰有三四厘米厚,不少人都把厚衣服穿上了。

刘军浩现在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当然也没有委屈自己的肚皮,用盘子弄了几把葡萄干当零食,边吃边看。这些全都是石锁出品,味道自然不同凡响。

有吃食儿,悟空和点点自然凑上来讨要。两只八哥表现更离谱,直接把嘴伸到盘子里啄。

不过葡萄干好像不合它们的口味,两个小家伙叮啄一阵子,不但没吃,反而把葡萄干甩扔在地上。

晕,不吃还浪费。刘军浩此刻深深感觉这两只八哥都被媳妇给惯坏:太挑食,稍微不合口味就扔掉。

“刘军浩,在家干啥呢”听声音就知道是赵光明找上门来了。话说自从周玥儿来刘家沟当计算机教师后,这小子几乎每天都要来刘家沟一趟。

时间长了,刘军浩自然不会再拿他当客人对待,当然这货也没当自己是外人,来来去去随意。

正在桌子上吃葡萄干的点点听到动静,立刻窜起,直接跳上来人的肩膀上。

刘军浩小有些嫉妒,自家的松鼠如今对赵光明比和他还亲。这货每次上门都带些水果之类的食物喂松鼠,如此几次,点点自然对他亲热起来。

“给”赵光明这次也没有空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松塔。

“这么大,在哪里采的?”刘军浩看到后眼睛一亮。大青山的松树有几种,但主要是马尾松的天下。这种松树结的松塔只有鸭蛋大小,像赵光明手中的松塔很少见到。

“呵呵,上午和玥儿在街上转悠,碰到有人提了半篮子松塔卖,我就全买下来。尝尝味道怎么样……”赵光明说着又从口袋里翻出一个。

刘军浩接到手中,把松塔在小桌上磕几下,胖乎乎泛着油渍的松子就落入手中。看样子采松塔的应该是有经验的老手,采摘的时机把握很好。手中的松子颗粒圆润饱满,一看就是上品。把硬壳磕开,顿时清香扑鼻,中间微微泛着些许腥味。扔到嘴里一嚼,滑润舒爽,满齿留香。

“吱吱”猴子看主人吃的干脆,也忙把爪子内的葡萄干丢下。倒是赵光明看到桌子上的葡萄干毫不客气的抓了一把往嘴里塞。

等他扭头见桌子上摆着的四方城模型,心中又郁闷连连。自己尝试几次,根本做不出来。让刘军浩帮忙又开不了口,知道开口人家也不会帮他做。

“你来的正好,吃完和我去村里挖树根去。”刘军浩略带兴奋地说道。他正准备抓壮丁呢,这人就自动送上门。

自家在村里有块宅基地,盖宾馆的时候没有用完。恰好余下的那块宅子上有株大枣树,这枣树他去年就有移到院中的打算,后来怕种不活没动手。等那株槐树王移植成功,他才动了挪回来的打算。

可是前段时间到村里一看,才发现枣树已经枯死。好好的树不会突然死掉,他推测着可能是盖宾馆的时候无意动住树根了。

树干已经干枯,用泉水估计也救不会来,除了当木材外没有其他作用。

枣树抗旱,生长缓慢,所以木材坚硬细致,不易变形,很适合做木器。以前街上卖的擀面杖前部都是枣木做的。

前些日子他已经找人把树干锯断,原本没有挖树根的心思,只是这两天家里的木柴用的差不多了,他就想着把枣树根挖回来烧火。

“靠,刚吃你一把葡萄干就这么使唤我。”赵光明抱怨一句,又抓了把葡萄干,然后到门口去找䦆头。

“我哪有这东西,去村里借吧。”刘军浩把客厅门锁好,直接拽着赵光明走。他家根本没置办劈柴的家伙,每次需要的时候都是到村理借,一次劈大半天,够自家烧一个多月的。

“你家有两只黄斑皮和云豹看家,还用得着锁门呀?”这货鄙视的问道,“我那黄斑皮在家,开着大门都没人敢进。”

“呵呵,我不是防人,而是防猴子和松鼠,这两个家伙经常进屋偷东西。”刘军浩笑着解释。

“吱吱,”悟空好像很不满他的职责,张嘴乱叫一气。

点点听不懂主人在说什么,继续抱着松塔猛啃。

***

“这么直的枣树杆当大檩正好,做家具有点可惜……”赵光明蹲在枣树上用手量一下开口说道。枣木硬实,承重能力强,以前农村盖房子的时候很多采用枣木檩。不过现在人盖房子大都是平房,很少有人买枣木檩,只能卖到家具店做家具。

“嗯,”刘军浩也觉得可惜,准备等下问问村里有哪家需要的。

这枣树刚死没几个月,树根尚未腐朽。赵光明用䦆头连刨几下,结果都弹跳起来,差点砸住刘军浩脑袋。

“靠,你赶紧给我停下”刘军浩紧急叫停。看样子现在用䦆头不行,只能拿铁锨把根全部挖出,然后弄回去晒干慢慢劈开。

没有想到这枣树干不粗,根系倒是很发达,盘根错节的缠绕在一起。两个人忙乎半个小时,累得半头大汗才刚挖了膝盖深。

几个游客在旁边看着觉得有意思,也跳下树坑帮忙。

挖到一米多的时候,铁锨忽然咔嚓一声,显然是挖到石头……

刘家沟的田地以黄土为主,主要是以前白条河涨水冲积上岸的泥沙。不过这层泥沙并不厚,只有三四十厘米深。以下更多的是砂石地,因此挖出石头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等这块大石头露出端倪,最终还是让众人吃了一惊。枣树的几个树根恰好钻在石缝中,看样子已经牢牢地和石头长在一起。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几个人看着枣树根的模样,都啧啧称奇,惊讶枣树的顽强生命力。“用䦆头把石头打碎吧,不然没办法挖。”赵光明往地上呸了一口痰,摩拳擦掌准备开砸。

“慢着”一个声音叫道。

“谁?!”赵光明憋足劲准备轮下去,这一嗓子叫的突然,差点让他把腰扭到了。

“我……别砸石头,给我滚上来。”钟老爷子站在旁边喊道。

“外公,你怎么来了?”赵光明原本想发火的,结果看到是玥儿他外公,立马老老实实的上去。

“这石头不能砸,小浩,枣树根是你家的吧,等一会儿挖上来我个人五百块钱收购怎么样?”钟老爷子盯着树根看了半分钟,略带兴奋的说道。听说这个破树根值五百块钱,闻讯赶来的村民们都惊讶不已,不知道这老头发什么神经。

“老爷子你要这个树疙瘩做什么?”刘军浩纳闷的问道。看钟老爷子的表情,似乎捡到什么宝贝一样。虽然说枣树根可以做擀面杖,但是也不值那么多钱呀。

“呵呵,我当然是把它做成根雕了……你们难道没发现这树根的整体形象很似一头东北虎。”老爷子跳下树坑,用手在树墩上来回比划。

“咳……”刘军浩差点一头栽倒树坑中。这老爷子啥眼神,能把一个枣树根看成东北虎,需要多大的想象力呀。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跟着人家学这么长时间雕刻还没出师,感情自己的想象力不够夸张,那啥有句话叫“艺术需要夸张和想象”。

“你看这些疙瘩,它们才是枣树根的精华部分。将树皮刮掉,顺着纹理把疙瘩磨平,就是一个个条纹。还有四个树根,正好是四条岔开的腿。这块石头犹如神来之笔,可以让猛虎站在石头上,做一个虎啸山林……”钟老爷子创作灵感迸发,指着树根现场讲解起来。

“老爷子,还是等你做好让我看吧,”刘军浩按照他的指点看半天,还是没瞧出个所以然然。

原本把树根挖掉了事,被钟老爷子这一打岔,下边的挖掘几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将石头弄破。

这会儿功夫,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还以为挖到什么宝贝呢。

等树根连带石头抬到地面上,刘军浩不甘心的重新看一遍。结果发现自己这个所谓的民间艺术家真没多少艺术细胞。近看是树根,远看还是树根!

钟老爷子当场掏出五百块钱,刘军浩说啥也不要。这枣树根在农村就是烧火的东西,哪能真收钱。如果人家能雕刻出一头东北虎,也算是废物利用。

这半天算是白忙乎,看看时间还早,他招呼赵光明取土把大坑填平。不然等天黑的时候有人无意中跌进大坑就惨了。

***

两点左右还有一章更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